文书楼 > 春野小农民 > 第1657章 逃之夭夭

第1657章 逃之夭夭

<>然而,就在鼠皇准备对鹰皇痛下杀手之际,异变突生!
  
  原本被刘伟排山劲击打的人事不醒的鹰皇,突然睁开了那双黄褐色的眼睛,瞪向了鼠皇!
  
  紧跟着,没等鼠皇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金色的鹰嘴便狠狠啄向了它的眼睛!
  
  “啊!”
  
  一声惨叫从鼠皇口中传出。雅文言情.org
  
  眼睛被啄,它疼的嗷嗷直叫,‘噔噔噔’连退了数步,捂着眼睛满地打滚!
  
  鹰皇这一下,可不是普通攻击,而是它们这一族的保命技能!
  
  比刀剑还要锋利的鹰嘴,不但啄瞎了鼠皇的眼睛,而且在离开之际,前端的弯钩还把对方的眼球生生拽了出来!
  
  这样的重击,别说是鼠皇,就是任何一个生物也无法承受!
  
  在地上翻滚了一阵之后,疼痛难忍的鼠皇便昏了过去。
  
  黑洞洞的眼眶之中,鲜血如注,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刘伟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戏剧性的事情发生。
  
  他呆呆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鼠皇,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而偷袭得手的鹰皇,此时也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同样栽倒在地。
  
  这鹰皇虽然表面上看,神经大条,暴躁易怒。
  
  但实际上能够当上一族皇者,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
  
  若是没有头脑,又怎能拥有掌控一族的实力。
  
  率领群雄,可不仅仅需要强大的武力,智慧同样重要。
  
  如此反转连连的情节,不禁让刘伟再次受益匪浅。
  
  虽然对于修炼一途毫无帮助,但却让刘伟清楚的认识到,有时候,实力并不是决定一切的唯一标准。.org雅文吧
  
  由此,他想到了自己。
  
  一味蛮干,仗着自己拥有洞府之便,心中从未有过真正惧怕的时候。
  
  可是,刚才的情况,若是把鼠皇换成刘伟自己,他也万难躲开那致命的一啄!
  
  鹰皇的动作只在转瞬之间,便已完成,就算进入洞府,只需刘伟心念一动。
  
  但在那种情况下,任何生灵,第一反应绝对是震惊!
  
  哪怕手握洞府,刘伟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进入其中。
  
  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任何对手,都不能轻视。
  
  刘伟终于悟出了这个道理,这个道理,对于他以后的道路,甚至比任何异宝功法,还要重要!
  
  风停尘落,场中只留下他一个,依旧保持着清醒。
  
  刘伟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刚刚迈出一步,便再次摔倒在地。
  
  两大皇者昏迷不醒,而他的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
  
  “这就怪不得我了!没想到,最终火元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即便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但刘伟第一个想到的却不是立刻疗伤,反而把目光,聚集在了鹰皇身边的那颗火元珠上。
  
  只是,因为方才的一幕,刘伟心中也犯起了嘀咕。
  
  若是这两个家伙再给自己玩一次那种手段,可就真的歇菜了!
  
  就在刘伟思考着,要不要把涂卡叫出来,取走火元珠的时候,远处的旷野之中,却突然尘土飞扬,他定睛一看,立马打消了贪念!
  
  鼠人的大军到了。
  
  而且,不仅是鼠人,烟尘骤起,天空中也传来了鹰鸣之声!
  
  两大种族的军队,距离此地已不足两千米了。
  
  刘伟再不敢停留,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战胜数量惊人的两族联军,一颗青云生机丹入腹,刘伟暂时压制住身上的伤势,拔腿便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进入死亡森林,这帮鼠人便不敢再对自己动手了。
  
  无论是谁,只要自身的力量伤害到死亡森林中的草木,必然会遭到森林的攻击。
  
  而且,死亡森林何其庞大,只要刘伟遁入其中,两组联军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他。
  
  身体中传来阵阵疲惫之感,但刘伟还是强忍着,飞速向森林冲去。
  
  两千米的距离,若是在平时,对刘伟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是现在,每走一步他都异常艰难。
  
  好在,两族的皇者均重伤垂死,鼠人和鹰人赶到之后,哪一方也没有再对刘伟进行追击,都开始全力抢救自己的皇者。
  
  趁着这个机会,刘伟得以进入死亡森林。
  
  眼见周围景物全部变成了大树,刘伟这才放下忐忑不安的心,心念一动,进入了洞府之中。
  
  一进洞府,刘伟便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倒在了地上。
  
  正在其中焦急等待的涂卡见他这个样子,立马被吓的惊叫了一声,随后冲了过去。
  
  涂卡把吃奶的劲儿使出来了,才把比它大了好几倍的刘伟抬上床。
  
  随后,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各种灵果,给刘伟喂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涂卡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什么巨大的工程一般,坐在了一旁。
  
  这一战,刘伟几次力竭到虚脱,又几次强行对敌,身体早就承受不住了。
  
  若不是他意志力坚定,早就倒在半路上了。
  
  此刻终于到达了安全的地方,因此,刚一进入洞府,便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他的身体不仅遭受连番重创,最主要的还是极为乏累。
  
  休息自然必不可少。
  
  就这样,外界的纷纷扰扰暂时与刘伟绝缘,一直在洞府中睡了两天,他才悠悠醒转。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守在病榻前的涂卡。
  
  这让刘伟心中顿时一暖。
  
  自从脱离了十万大山之后,就只有他和涂卡相依为命。
  
  涂卡受伤,他遍寻天才地宝为其疗伤。
  
  而等到刘伟遭受重创,涂卡同样寸步不离的守候在他的身旁。
  
  如此患难与共的情谊,就算是在人类之中,刘伟也未曾体会过多少。
  
  “我又睡了多久了?”
  
  声音沙哑,但刘伟还是想知道,自己这一次又睡了多久。
  
  时间,一直都是悬在他心中的一颗*。
  
  三年之约,就是*的引线。
  
  他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最终打败轩辕覆。
  
  仇恨,在他心中从未削减半分。
  
  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拼命在死亡边缘挣扎,寻求增强实力的办法。
  
  “涂卡也不清楚具体时间!你这里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不过,涂卡估计,这次的时间没有多久!那一袋好吃的,还没有吃完呢!”
  
  听到涂卡的话,刘伟不觉被它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