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春野小农民 > 第2639章 李家家主

第2639章 李家家主

    “嗷!”
  
      “吼!”
  
      就在猛虎快要欺进剑无痕的身躯后,一条金龙突然出现在猛虎的背后,熠熠生辉的龙爪轻轻一击,猛虎发出一声哀嚎,消散于空气中。
  
      “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
  
      天刀老人阴狠的咧开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两下杀你足够了!”刘伟淡淡道。
  
      “既然你急着送死,老夫就先送你上路!”
  
      天刀老人全身的灵力汹涌的朝着手中的利剑灌输,剑尖上的蓝色火焰更加澎湃,重新蕴含出了一条下山猛虎。
  
      似乎是记恨刘伟刚刚的偷袭,猛虎张开血盆大口,将蓝色火焰全部吸入体内,身形急速地变大,轻轻一跃朝着刘伟扑去。
  
      “小子,给老夫去死吧!”
  
      “刘伟小心!”
  
      剑无痕刚刚已经吃了猛虎的大亏,此时见到刘伟呆在原地,打算硬抗猛虎的攻击,情急之下急忙开口提醒。
  
      下山猛虎在距刘伟不到一米的距离时,虎眼内露出狠毒的神色,全身被蓝色的火焰笼罩,自爆在刘伟身前。
  
      轰!
  
      巨大的能量猛然爆发,中堂内被浓烟充斥,刘伟倒飞出去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浓烟中。
  
      “竟然敢硬抗老夫的下山猛虎,真是不自量力!”
  
      天刀老人嘴角挂起阴狠的微笑,慢慢地走到剑无痕的身边,“下一个就该你了!”
  
      突然!
  
      天刀老人感觉到背后的空气爆裂声,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急忙转身将利剑挡在胸前,但依然还是被势不可挡的一拳狠狠击飞。
  
      “小子,你竟然没死!”
  
      见到刘伟的身影从浓烟中走出,天道长老有些难以置信,猛虎自爆的力量竟然没能奈何到他分毫!
  
      “我给你了机会,可是你不中用啊!”刘伟轻轻一笑,眼神中露出戏孽的神色,“接下来就该我表演了!”
  
      “别以为你这次侥幸不死,老夫就杀不了你!”
  
      开天!
  
      拳上金芒闪烁,硬碰硬地与利剑的剑尖撞在一起,无坚不摧的利剑发出一声哀鸣,竟然裂出几道缝隙。
  
      “噗!”
  
      天刀老人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狠狠的撞在中堂内的一根石柱上,挣扎着站起身,看向刘伟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惧。
  
      “好样的,刘伟!”
  
      轻易击败自己的天刀老人,在刘伟区区几招过后,就吃了这么大的亏,让剑无痕感觉到十分的解气。
  
      “咳咳!这都是你逼老夫的,可别怪我!
  
      能活到现在这个岁数,我已经很满意了,临死之前还能拉上你这样的天才,这笔买卖做的值!”
  
      将手中的利剑高高举起,天刀老人周围灵力开始暴动,身形开始迅速的干瘪,几息时间内,天刀老人竟变得和风干千年的干尸一般。
  
      “凝聚了我全部生命力的一剑,你还不给我死!”
  
      天刀老人手中的利剑慢慢的飞到半空中,下山猛虎如同疯魔般撕咬起了自己的身躯,很快的就成了一堆垒垒白骨,化作点点星芒状的能量被利剑吸收。
  
      利剑上的蓝色火焰猛涨,如同即将喷发的岩溶,周围的空气瞬时间炽热起来,仿佛划破了时间般朝着刘伟刺去。
  
      “快逃!”
  
      倒在地上的剑无痕绝望的嘶喊,面对这仿佛能毁天灭地的一剑,他感觉就算将风波剑诀修炼到第六式,不,第七式才能勉强应对。
  
      “现在才想要逃,太晚了!”
  
      见到刘伟的身影已经彻底被蓝色火焰覆盖,天刀老人仰天大笑几声,神色疯狂。
  
      “吼!”
  
      一条金龙突然从蓝色火焰内飞出,轻轻打了一下鼻息,铺天盖地般的蓝色火焰如同被水浇灭,刘伟挺拔的身躯慢慢从内显露。
  
      “你……你……”
  
      天刀老人见到刘伟安然无恙,挣扎了几下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又吐出一口鲜血,眸中的神采灰白,死不瞑目。
  
      “你真的只是天人境九重?”
  
      剑无痕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同样都是天人境九重的实力,这差距未免有点太大了吧。
  
      就在此时,中堂对面湖泊的桥梁上一行人急匆匆的出现,见到惨死的天刀老人后,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神色愤怒,“你竟然敢在我李家杀人!”
  
      “是这个老家伙先动的手!我们只是被迫反击!”剑无痕抢先开口。
  
      “你是青木门的内门弟子?”
  
      为首的中年男子见到刘伟身上所穿的蓝色衣衫,疑惑开口。
  
      “青木门,刘伟!”
  
      “你就是刘伟?”中年男子眼中杀意浮现,但很快的就掩饰过去,“我是李家的家主,李旋意!”
  
      “前几日我的儿子李洪福在生死擂台上战死,虽然和你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打探清楚,也算的上是他咎由自取!
  
      不过今日你斩杀我李家的长老,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很好的交代,我定让你血债血偿!
  
      想必到时候,就算是深渊巨人和刘长老也说不出来什么!”
  
      李旋意一席话说的是滴水不漏,正义凛然,刘伟不由得在内心中暗叹一句,不愧是沧澜城第一世家的家主。
  
      “你们李家的一个奴仆在万珍楼门口带领我们来到这里,事情的经过找到万珍楼的周掌柜和那个仆人自会一清二楚!刘伟淡淡开口。
  
      “好,按他说的去做!”
  
      李旋意身后的几名侍卫抱拳离开,不一会那名奴仆就被带到了中堂。
  
      见到一脸怒容的李旋意,奴仆惊惧的跪下,不打自招:
  
      “家主饶命啊!天刀长老借您出去收购玄灵草的功夫,将府内所有下人打晕,并逼迫小人将刘伟大人带到中堂!
  
      小人是被迫的啊,家主饶命啊!”
  
      “天刀长老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出现在万珍楼门口?”
  
      刘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难道又是张安通布的局?
  
      “这个小人也不清楚啊,天刀长老只是告诉小人在万珍楼门口等候,还告诉小人您会穿着蓝衣,其余的小人一概不知啊!”
  
      看着不断磕头求饶的奴仆,刘伟感觉他不像在说假话,对着李旋意微微一拱手,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将他拖出去杀了!”李旋意有些厌恶的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