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 2005 威武徐妈妈

2005 威武徐妈妈

    但,此刻的威尔逊也只能是说说而已,殊不知此刻的他已经陷入到非常窘迫,自身难保的地步了。他甚至已经接到了议会要弹劾他的告知,很有可能他下一步的去处会是山姆国的监狱!
  
      监狱,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威尔逊心中很明白那里可怕的程度。因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里可是卡拉哈迪达摩利剑兄弟们的出身地!
  
      而果不其然,就在他拍桌子大骂的时刻,房门被人礼貌的敲响,在还没有等到自己允许的情况下,几名身形利落穿戴得体的家伙们很不客气的推门而入,竟然直接向他出示了逮捕令。
  
      被逮捕,这简直是太可笑了。但有些时候偏偏就这么的可笑。威尔逊大势已去,并且来不及由得他自己组织一些什么对抗的措施。他犯的错误太大了,大到就连他自己现在也无法力挽狂澜。
  
      那么弹劾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说白了很简单,就是对高级官员以及总统做出的司法行政手段。而威尔逊赶上了,深夜被请喝茶!
  
      不仅如此,而像一些犯了罪的高级官员,比如巨大的贪污受贿行为,乃至行为不检,做出了道德败坏,有违伦理甚至违法的的事情时,对他们进行案件审查,追究他们刑事责任的一种程序。
  
      消息传开,举众哗然。可想而知,威尔逊上台还不到两年的时间,便遭此巨变,不仅仅是他本人不能够接受,整个山姆国亿万群众也是膛目结舌。说起来很多人对威尔逊还是相当信任的。这家伙从山姆国三军总帅做起,那是踩着让人无比痛恨的哈根达斯的肩膀爬上去的。
  
      可想而知,在亿万民众的眼中,他是个不折不扣很有担当的功臣。
  
      山姆国民众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总统,因为这个强盛的国家,必须要有一个更为强势的人站出来,可以主导一切,甚至征服世界。
  
      但现在他们的总统传出了丑闻,甚至被监禁要进行弹劾,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到了司法的程序。民众们怒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们开始了大规模的反对示威活动。他们走到总统府,高举着需要真相,需要公平,需要公正。大喊着还我们的总统,你们站出来说个明白的大幅白色标语,进行示威。
  
      臭鸡蛋,矿泉水瓶子,密密麻麻的投向了绿地,草坪,甚至击中了汽车,窗户和洋房。
  
      国会不得不找出发言人来紧急对外宣布总统被监禁的直接原因。他私自动用了他不该不加考虑便动用了的国家秘密,甚至导致国家机密外泄,造成了非常恶劣并且无法挽回的损失。甚至他的错误决定,使山姆国在世界某些方面的科研力量,一下子趋于零的趋势。
  
      这是胡说,这是驴象之争!
  
      有人立刻进行反驳。但声音顿时就被更大的反对声压制了。
  
      后面有小道消息快速的传了过来,威尔逊竟然动用了基因人和山姆国51区最秘密的生化和高科技飞行器。很可怕的是这些东西都坠毁了,没能再回到这个优胜并且强大的国家。不仅如此,还被别国获得,造成了科研机密的极大泄露......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不是说不到最后的时候,就连总统也没有权利私自动用这些东西吗。
  
      奥买噶的,传说中的那些先进的武-器装备啊,那可一直都是山姆国最神秘的骄傲。让国民们引以自豪的东西,可现在竟然玩完了。
  
      这怎么可能!
  
      不,一定是驴象之争!
  
      有人再次愤怒的大吼着,绝对不相信这样的消息。
  
      可随即还没等他们的反对声激起多大的波澜,就见大批的mpc从正前方,左侧右侧以及身后各个地方蜂拥而入。Mpc们挥舞着手中的盾牌,甚至蹲下来,端起了自动步,开始投掷瓦斯驱散与抓捕组织者和闹事者......
  
      万里之外,此刻悠闲不已的洛夫斯基正端着一杯红酒煞有介事的观看着卫星画面的实时报道。
  
      他笑得脸上无比灿烂。
  
      啪的打出了一个响指,劲霸的洛夫斯基突然大手一挥,朗声的对外宣布着自己的命令!
  
      “告诉他们,不,礼貌的通知他们。亲爱的朋友们,我会进行一次伟大的访问工作!
  
      这很可能会改变整个世界!”
  
      ......
  
      卡拉哈迪我们的兵哥早就回到了皇宫之内。但他此刻心中拥有的却不是释然,也不是放下。因为还没等他喘口气,第一眼就瞧见了自己的妈妈。
  
      “你这个臭小子,给我滚过来。你老实告诉我你去哪了。啊?把你妈我给诳到这里来,你把我和你爸丢到这里就不管了。
  
      还有这么多的老邻居,老朋友,你让大家都看我笑话是不是。老徐家的儿子牛鼻了现在,可不得了了。都大酋长了。
  
      国之君主啊!
  
      是是是,你牛鼻了。可是我们呢?你把妈扔到这里,一转眼听说你就去打仗去了。我说我的兵子啊。这里就这么不安全吗?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我告诉你,我可不待在这样的地方,并且我的儿子,我的儿媳妇,任何一个都不允许待在这样的地方!
  
      我不放心!
  
      你们都给我收拾收拾,赶紧走,你不是有专机吗,一机拉了,回华夏!那里最起码是我们的家,哪怕是穷点,累点,苦点,但舒适安全!”
  
      “妈,您说什么呢,我哪有出去打什么仗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是有公务需要处理!”兵哥赶紧解释,说实在的,徐妈妈从不发火,长这么大兵哥也没见过徐妈妈发过几次火。唯一的一次就是自己小时候还上学的时候,在学校里把人家孩子脑袋给打了个坑,鲜血直流。
  
      回去后让徐妈妈好一顿鞋底子伺候,现在想想兵哥还心有余悸!那时候的徐妈妈是真打啊,谁都别拦着,连徐国强说话都不管用。那次也让兵哥真正见识到了母亲的威力。这一顿鞋底子砸的,愣是让兵哥一连几天都没敢好好地走路。
  
      “徐——右——兵——!
  
      你还敢骗我,你真以为你妈我大字不识几个,就是个摆摊卖水果的好欺负了是不是,这大半夜的就连你这皇宫都响起了抢声,你当你妈我是个傻子吗?
  
      这里再漂亮,这里再富有,那也不是你的家,更不是我们的家!
  
      孩子我们的家在华夏,我们应该回家!
  
      一个人有多大的能力自己应该知道,你曾经是一名兵,那时候妈整天便提心吊胆的不得安生。你知道我每天晚上是怎么睡过去的吗,又是怎么醒过来的!
  
      十年啊!
  
      兵子,整整十年你妈都是坐在床上实在是熬不住了才困过去的,而半夜里又做噩梦惊醒的!
  
      你是一名特种兵,你别以为妈不懂,别以为妈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呢,电视上天天都在放什么是特种兵,你以为你妈我傻是不!
  
      但现在呢,你已经回家了,我终于能够安心地睡个觉了!
  
      兵子,你知道能够安稳的睡上一觉这对你妈我来说,是多大的奢侈吗?老徐,你告诉他,告诉你的儿子,我说的有没有一句假话!”徐妈妈跳着脚指着徐右兵的鼻子,怒其不争。
  
      都骗她,要骗到什么时候。都到了这种地步了,连这个国家的皇宫之内半夜还在响抢,足以可见,这个国家有多么的可怕和凶险。自己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赚的再多,身份地位再尊贵,但也不是自己希望的。自己只希望他能安好!
  
      “行了,先别说了,我们进去再说!”徐国强不得不接话了,太尴尬了!
  
      现场这么多的人,不仅仅有瓦纳女皇陛下,还有这些看起来都是自己儿媳妇的女人们。
  
      你让自己怎么说,是偏向于自己的婆娘呢,还是偏向自己的儿子!
  
      徐国强谁也不想帮,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干大事的人。老徐家骨子里就有一个传统,男人当自强!
  
      要不身为半路下岗的徐国强绝不会突然就整了个水果摊要单干。以他的技术和能力,哪怕就是年已四十,随便去个厂子,那也是被人万分尊敬的技工!
  
      可憋屈啊,本以为以小做大,先整个水果摊慢慢来,生意就会越做越大。但不想到头来钱没能赚下多少不说,守着守着就连家都没了。
  
      这要不是儿子回来了,和开放商雇佣的地皮们打了一架,很可能自己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伯母快进去说,外面太热,还有蚊子,你看这里的蚊子可与我们那里的不一样,被咬一口瓶盖大的包!”陈晓雅一直都想劝,但一直都找不到机会。让她感到震惊的是,没想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慈祥和蔼的准婆婆,发起火来这么大的脾气。
  
      吓得她刚才大气都没敢出!
  
      这要是自己以后嫁过去,可千万别惹到老人家啊!
  
      “徐阿姨,我们进去吧,兵哥哥衣服都没换呢,你看他全身都是沙子。让他洗个澡您再训斥他好吗,算我求您了!”而不想韩小艺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她可不怕徐妈妈狠辣厉害的样子。反而觉得这才像一个母亲,小艺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在自己的脑海中,早就脑补过母亲的N多形象。
  
      徐妈妈发起火来的样子好威风啊,这才像个一家之主的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