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暴力丹尊 > 第1833章 陈玄之死?

第1833章 陈玄之死?

    难道自己就这样要死了?陈玄暗自发问道。但是一波又一波的疼痛就像是疯狂的浪潮一次又一次朝着陈玄的五脏六腑冲击过来。
  
      此时自己身体之内的地火之力就像是被某个强大的力量给掣肘住了一般,无论陈玄如何调动都像是一滩死水。
  
      噗……
  
      陈玄又一口鲜血腾涌到喉咙口就像是一条鲜红的巨龙般喷腾而出。陈玄的脸上面如死灰,心里反而平静的毫无波澜。
  
      果然,自己还是抗争不过自己头顶的那片天。自己现在连动一下的自由都没有,只能静静的看着时间和体内的生机一丝一丝的流逝,但是自己却连挽留的力量都没有。
  
      陈玄的眼中全是决绝之色,抬眼看了一下虚空的符还只剩下半截。但就这半截足以要了自己全部的生机……
  
      “哈哈哈……”陈玄放声狂笑,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气力。但是这笑声只有自己可以听见,每一声都像是重锤般敲打在自己的心上。
  
      哼!陈玄的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陈玄生不能由自己做主,现在就是死也不能由自己做主!若是有来世,我陈玄必做一个能够捅破天际的强者!让命运在我脚下屈服,让三界在我皇座下臣服!”
  
      陈玄的声音极为的弱小,就犹如是蚊虫的叫声般的微弱。但是语气之中的那种气势就犹如是帝王般散发着无比的霸气,但是更多的却是壮志难酬的悲壮和可惜。
  
      “罢了!这一世若是进入轮回,真有着地府阎罗殿。我陈玄就算是一个孤魂野鬼也要修炼到让鬼帝都颤抖的地步。只是不知死后到底是犹如尘埃一般还是……”
  
      陈玄的双眸幽冷猩红,流出了几滴犹如是冰块般的玉泪。轰!又一波痛苦朝着陈玄的血脉之中扩张开来,他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体内正藏着一只凶猛的狮子正乱撞一般。
  
      嘣!陈玄感觉自己的身体宛如是粉身碎骨般的剧痛,全身的血脉在这一世界全部崩裂开来,血液倒流到陈玄的脑海之中。陈玄感觉自己的脑海此时好像重比千斤,自己的四肢浮肿如泰山之柱。
  
      终于要来了吗?陈玄的嘴唇颤抖了起来,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呜呜呜的嘶鸣,哀恸至极……
  
      轰!忽然陈玄感觉自己的身影好像是一个及轻的灵魂般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他感觉自己身体的疼痛在这一瞬间完全消逝,此时他无悲无喜,更无任何的感觉。
  
      自己这是死了吗?陈玄念及此,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倒不是他对死亡恐惧万分,而是他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他不甘!
  
      轰!强大的黑气在陈玄的周围缭绕起来,就像是一条黑色的龙般在陈玄的四周游动起来。
  
      “你不甘心吗?”一个震如天雷的声音犹如是万斤的石头砸在陈玄的心上。而这一股声音带来的力量好像是要逼迫陈玄屈服一般。
  
      他是谁?是鬼王?还是什么?
  
      陈玄的心里暗自猜测到,他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四周。他看到一具已经是碎肉残肢的尸体正洒在自己的周围。而自己此时正飘在这具惨烈的尸体旁。
  
      那应该就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真的死了。
  
      “是的!”陈玄清冷的声音犹如是三九之日的凌霜傲雪般的冷厉。而陈玄也可能是死了缘故,所以此时自己的气息变得地气凌厉。
  
      “可是你已经是鬼了!”
  
      那个声音忽然扬声喝到就像是在教训一个卑贱的奴隶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一般。那股声音好像能够深入陈玄灵魂深处,把他的灵魂给直直的撕裂开来一般。
  
      陈玄的脸色猛得惨白,心里一慌。但是他的脸上还是非常从容不发。自己现在已经死了,那自己的道心力不就是自己的灵魂吗?
  
      自己原先修炼之时,修炼而来的凝神道心之力如此雄浑,脱离了血脉的掌控就像是脱缰的野马,自己调动激发起来应该更为的容易才是。
  
      陈玄的眼里满是毅然之色,姑且一试把!陈玄暗自腹诽道。
  
      轰!忽然陈玄的意念一动,浑身的道心力就像是离弦之剑般的迸发开来。陈玄的四周迅速被一股青雾给覆盖上来。
  
      而那股黑气居然在地火之力下变得有些消散开来。陈玄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原来脱离了血脉的道心之力可以如此强大!
  
      “嗯?天雷五方地火?”
  
      那股威严而冰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天而降一般此刻变得迟疑起来。
  
      “哼!原来是仙家的人!”那股冷厉之声刚刚还威严如帝王一般气势全开,此时好像褪去了所有威严的气势。
  
      嗯?陈玄心里更是疑惑。难道长老会的势力真是仙?这个世界真有仙?陈玄此时心绪更是复杂,只不过他的脸上阴柔白暂到了极点,还是没有丝毫的变色。
  
      犹如是一个千年老怪般见惯了生死,此次看起来还有戏!陈玄压抑住心里的兴奋对自己暗道。
  
      “哼!既然是仙家的人,怎么能如此不知规矩?”
  
      那个声音再次凌厉起来,就像是一把刀刃般碾压在陈玄的灵魂之上。那股凌厉好像是长年杀伐果断,杀戮无数的人而积攒而来的。
  
      规矩?陈玄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什么规矩?要是严格而言,自己还不算是那边的人……
  
      “嗯!不过据传,仙家最近找了一个道心大陆位面的小子,认作少主!哼!难不成……”那个声音就像是一只千年狡诈的老狐狸般试探着陈玄。
  
      陈玄的心里仿佛是跳漏了一拍,没有着急回答,而是不置可否,一脸平静。
  
      那股黑气把陈玄的青雾给团团包围了起来,陈玄再一次感觉到四面八方逼迫而来的压力。陈玄的心就像是慌乱的小鹿,不受控制疯狂的跳动起来。
  
      陈玄感觉到自己的心绪好像也被这股黑气给包裹起来了一般,自己的心志此时就像是被一个妩媚的妖精给魅惑了一般,昏昏沉沉的。
  
      自己的大脑和灵魂就像是停顿住的钟表一般,无力思考更无力反抗。
  
      难道此子连长老会的实力都不需要顾忌吗?还是他只是在试探自己?
  
      大约片刻,陈玄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眼前满是黑暗,自己的青雾很快就被眼前的黑暗给倾吞得一丝不剩。而那一层一层的黑雾就像是龙卷风一般把陈玄卷上了虚天之上。
  
      陈玄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黑蛇给盯住了一般,无尽的危险和杀意正朝着自己迎面逼来。陈玄看到整片世界此时都变成了黑色,而山洞之中的景物此时哪里还看得清楚半分?只有无尽如黑洞般的黑……
  
      但是无尽的黑气并没有就此放过陈玄,就像是一根绳子紧紧勒住他的喉咙,逼得他快要窒息。强烈的窒息感却又让他恢复了一丝清明的空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妖兽?
  
      不!就算是道心大陆最强大的妖兽都不可能有着这股气息!要不然哪里还轮得到五大宗派林立?看来今日自己得栽在此地了?不过这东西还未杀了自己,还是试探!
  
      陈玄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眼神之中透露着幽冷之气就像是大寒之夜的风雪般冷艳。
  
      “大胆鬼王!”
  
      轰!又一股压力朝着陈玄的黑雾撞了过来,陈玄感觉浑身一松,缠绕着自己的那股黑气消散了不少。自己的脑子也被这犹如是雄狮巨吼般的声音给震得清朗了许多。
  
      “胆敢挑衅长老会的权威!”
  
      又是一声杀气逼人的怒吼,让陈玄的眼前浮现出尸山火海的场景。而此时陈玄的眼前重新恢复到了之前的清明。
  
      “原来真是仙家的人!真是失敬啊!”有些沙哑的威严之声再一次响起,虽然说这次是道歉之意。但是言语之中却是听不出丝毫的诚恳。
  
      “哼!”长老会来人冷声一哼,围绕着的黑雾便完全退却了。虚空之中一个黑色如光眼般的物体,呈现在陈玄眼前。
  
      “嗯?是白河长老?白河长老,我光眼现身,你怎么好意思避而不见?”
  
      黑色光眼的声音满是调侃之意,好像是一个老朋友之间叙旧一般。但是声音之下的力量,让陈玄的灵魂都感觉到掉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那股宛如魔音般的寒意就像是死亡般的气息,只要听到一个语调仿佛就会浑身颤抖,抽搐而死。
  
      嘣!虚空之中炸开了一声虚响,而后便是纷纷扬扬的雪花从九天苍穹之上婉然落下。此景就犹如是富家公子欣赏的雪景一般的凄美。
  
      一个身影在风中和雪花仿佛是凝聚成了一体,而后仿佛是一片羽毛一般在了白云之上。
  
      这张脸在陈玄的眼里显得那么熟悉,但是又非常的欠揍!就是那个面如冰块的,冷面剑客白河!但是此时的白河显得那么的桀骜,脸上少了一丝寡淡,但是却多了一丝睥睨的敌意。
  
      嘶……陈玄倒吸一口凉气,这黑色光眼到底是谁?能够让冷若冰霜的白河都以他为敌,应该实力也非常强横吧。
  
      “鬼王!你不要得寸进尺!”白河的双眼满是嗜血的杀意,直勾勾的凝视着黑色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