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剑叩天门 > 第五百三十章 你等我一下,我去拍死那只苍蝇

第五百三十章 你等我一下,我去拍死那只苍蝇

    “我看你以后的也别叫秋水余孽了,叫秋水孬种如何?”
  
      他冷笑道。
  
      “算了,既然你还不出来,就好好欣赏一下我杀人的手段吧,等下轮到你的时候,你也好有个心里准备。”
  
      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随后一边走向张帘儿,一边无比兴奋道:
  
      “听说过庖丁解牛吗?我朱亥杀人的手段绝不比那庖丁差,等下我会先敲碎这小女娃的脑子,记住是脑子不是脑壳,然后趁着她意识还未消散,先剥下她这一身白皙滑嫩的皮囊,然后再一根一根地抽出她身上的骨头,从脚趾骨开始,每抽下一块就在旁边摆好,这样就能让她那意识还未泯灭的脑袋,好好瞧瞧自己身上的每一块骨头。”
  
      这话说完的同时,朱亥也已经站在了张帘儿旁边。
  
      “我来了哦。”
  
      他眯眼笑看着面带不甘的张帘儿。
  
      此时毫无还手之力的张帘儿,无疑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朱亥扬起拳头。
  
      可就在这时,一阵纸张被风吹起的“哗哗”声,忽然异常突兀地在这林子里响起。
  
      “终于肯出来了?”
  
      朱亥嘴角勾起,然后循声转过头去,只见几张符箓在他身后随风摇摆。
  
      “这种低阶符箓,是在吓唬……”
  
      当他看到这不过是几张低阶符箓时,不由得想要讥讽几句,可话说到一半,他的瞳孔骤然扩张。
  
      只见那几张低阶符箓,在眨眼间迅速自动折叠,化作一只洁白的纸鹤,一股高阶符箓独有威能倾泻而出。
  
      由于距离太近,朱亥根本无法躲闪。
  
      随后就听到“砰”地一声,一道风墙将那朱亥整个人直接掀飞而起。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形倾长的人影从林间走出。
  
      满身缠绕赤色血气的李云生,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般出现在朱亥面前。
  
      “哈哈哈,你这是生气了吗?这小女娃难不成是你姘头?”
  
      从地上爬起的朱亥,笑得很疯狂道。
  
      刚刚那一道符还不足以伤到他。
  
      李云生看也没看那朱亥,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张帘儿身上。
  
      他并没有着急,而是一步一步地走向张帘儿,像是在利用这每一步的间隙平复着心头难以抑制的怒火。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还真是不要脸啊,这么小的小姑娘也下得去手,你们秋水果然都是些男盗女娼之辈。”
  
      那头的朱亥正极尽其能地挑衅着李云生,试图让他彻底暴怒失去理智,这是他对付敌人是管用的套路。
  
      可李云生,依旧没有理会他。
  
      见此情形,他冷笑了一声,然后一步冲向张帘儿。
  
      “滚!”
  
      李云生怒喝一声,一道由符箓组成的纸墙挡在那朱亥面前,所以符箓在瞬间组合折叠,一道道风声鹤唳符好似雨点般轰击在朱亥身上,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整片山林一时间狂风四起,“春雷”滚滚。
  
      终于,李云生走到张帘儿的跟前。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着此刻的张帘儿,他依旧气得浑身颤抖。
  
      可他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因为必须先救治张帘儿。
  
      他先将一口真元到渡入张帘儿体内,然后以这一口真元暂时封住张帘儿的周身穴道,以此帮她止血跟减轻她的痛楚,然后开始再以那口真元温养住她的脏腑。
  
      做完这些后,张帘儿原本已经有些混沌的眼神总算是清晰了许多。
  
      “云叔,你的伤,好些了吗?”
  
      李云生没想到张帘儿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询问自己的伤势,心头不由得愧疚万分。
  
      “嗯,已经痊愈了,多亏了帘儿帮我拖延时间。”
  
      不过他还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
  
      说完他直接取出一张专门制作龙符的无患纸,然后将这一大块符纸裁成长条状,并且咬破手指在上面画下一道道固元养灵的符咒,最后以神念控制着符纸钻入张帘儿的衣服里,一点一点地将张帘儿周身的伤口尽数包扎起来。
  
      一张符纸不够,他又毫不吝啬地再拿出一张。
  
      这一幕看得面具中的轩辕乱直摇头,暗骂李云生这是暴殄天物,因为这能够绘制龙符的符纸本就是一件极难得宝物。
  
      “好舒服啊,像被包在棉里一样,谢谢云叔。”
  
      被龙符符纸包裹着的张帘儿忍不住开心道,就算不问她也明白这是李云生在帮他疗伤。
  
      “你好好休息几天,就能痊愈了。”
  
      李云生笑着拍了拍张帘儿的小脑袋道。
  
      “真的吗?我还以为我这次死定了。”
  
      张帘儿开心道,此刻她身体还很虚弱,尽管很开心,但说话的声音还是很小。
  
      “有我在,谁都伤不了你。”
  
      听到张帘儿口中的“死定了”几字,李云生一直极力压抑着的怒火蹭地一声冒了出来。
  
      “只会借助符箓之力,你就这点能耐吗李云生!”
  
      也就在这时,朱亥的声音带一道十分狂暴的杀意从林地的另一端席卷而来。
  
      只见那朱亥手持长剑,眼神凶狠地看着李云生。
  
      此时他上身的衣物尽数撕裂,一身虬结的肌肉尽数显现出来,更是有一道道诡异的咒文,就像是蚂蚁一般爬满他的全身。
  
      “我对你,很失望!”
  
      他一声咆哮,身子猛然俯冲,好似闪电般射出,不过眨眼间已经握着手中长剑,一剑刺向了李云生的后心。
  
      不过还没等他的剑刺到李云生跟前,李云生的身形便好似鬼魅般出现在了他的身侧,随后一拳砸在了朱亥的腹部。
  
      这一拳他直接用上了开山劲,直接砸得朱亥倒飞而出,一连撞倒好几棵大树这才止住。
  
      “桀桀……”
  
      那朱亥仿佛根本感受不到痛苦一般,立刻又爬了起来,非但没有半点颓色,反而一脸兴奋地发出几声怪笑道:
  
      “这样才对嘛,这才才配当我无己观朱亥的对手。”
  
      说完,就见他猛地将那柄断剑插入自己心窝,然后满脸狰狞地高声尖啸道:
  
      “来了,来了,我的力量全回来了!”
  
      随后,他那满身的咒文,一条接着一条钻入他的体内。
  
      原本至多不过太上真人境的他,陡然间直接跨境入圣,随之一道道黑色的煞气从他体内涌出,一股股无形的威压骤然落下,一瞬间仿佛这片天地都被他的气场所笼罩。
  
      “让我再兴奋一些吧,李云生!”
  
      他如恶鬼一般,高高跃起,手中长剑一剑挥出。
  
      “常常我这千影剑!”
  
      随着他这一声爆喝,漫天玄色剑影犹如暴雨般落下,只一瞬间就将离得最近的一片林地斩成粉末。
  
      李云生神色冷漠地看了眼这一剑,然后对张帘儿道:
  
      “你等我一下,我去拍死那只苍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