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 第500章 想多了

第500章 想多了

    冷悠然勾动木灵气,抬手擦了一下,脸上不慎被石屑划出的伤痕,然后目光一转,很是带着几分鄙夷的扫了一眼,躲在大家身后,这一次毫发无损的阳炎,哼哼了一声。  w?w?w?.?r?a?n?w?e?na?`co?m
  
      阳炎则是回以白眼儿一枚,而后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看那里,那里,还有那里。”冷悠然抬手指着几尊高大的石人,一一点出几个位置,这些位置无一例外的,冒出了一点小小的绿影。
  
      “石头缝里长草了嘛……”阳炎看着那几点绿色,到是并不觉得如何,长草了的石人,又并不只是冷悠然点出的那几尊,还有更多的石人,或是在脖颈的缝隙,或是在手臂,胸腹处的缝隙里,长出了嫩嫩的新绿。
  
      “您就不觉得那草眼熟?”冷悠然诧异的看了一眼阳炎,照她的理解,阳炎是炼丹师,应该对这些花花草草的特别注意才对,怎么那些清一色冒出来的,还正在因着周围木灵气茁壮成长着的蒲公英,竟是得不到他半点的主意呢?
  
      “眼熟?”阳炎呆了呆,细看过去,这才发现,那些杂草,确实都是一般模样,可眼熟的话……
  
      阳炎忽然一机灵,猛的扭头看向了耩耨。
  
      终于得到了自家主人注意的耩耨脸色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有些羞愧的垂下了头,嗫嚅开声:“刚刚逃跑时候洒下的种子,只是在石林里并没有木灵气,不曾发芽,这会儿才长出来,没能帮到主人。”
  
      看着耩耨卑微的样子,冷悠然摇了摇头,眼看阳炎的面上出现了几许不耐,赶紧开口接着说道:“前辈没发现,那些石人对于木灵气特别忌讳么?”
  
      “木克土,它们由土属性灵气所化,有此忌讳也属于正常。不过,冷悠然我得提醒你,以耩耨现今的力量,并不能把他们如何,不管你想什么,本尊都宁愿被困死在此处,也不会自伤为他人做嫁。”阳炎转过头来,眸有厉色的看着冷悠然。
  
      冷悠然看着阳炎此时的模样,额角的青筋都忍不住蹦了出来,抬手指着阳炎,口气不善的嘲讽说道:“别说我没这么想过,就是我真这么想了,也不会针对耩耨,您觉得在这奔雷峰上,就算是您自己能舍己为人,选择了自爆,您能炸出多大一个坑?”
  
      “冷悠然!”阳炎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个修为不如自己的仙人这般鄙夷,本就怀疑冷悠然把脑筋动在了耩耨身上的他,此时再被嫌弃修为,就更加恼怒了。
  
      其实这到也怪不得阳炎小人之心,实在是,在这仙界,别看一个个仙人平日里都人模狗样的,装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可一旦遇险,虽然能拖着同伴一同逃命的仙人不是没有,但更多的仙人,多会本着一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想法来行事,更何况不过是牺牲一个本命仙兽呢?
  
      他虽然不待见耩耨,可若是因为冷悠然算计上了耩耨,让他更甚遭难,他也是不允的。
  
      特别是,此时他们一行人,都被困死在了此地,几乎算是走入了绝境,而他和耩耨又是这一行人中,唯二与那些石人属性相克的存在,这就不得不让他多心了。
  
      “吼什么吼!你真想被困死在这里是怎么的?!”冷悠然不耐烦的吼了回去,才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接着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您所想的那些事情,您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
  
      阳炎闻言深吸了几口气,平复着心中的烦躁情绪,倒不是冷悠然后面的话让他清醒了,而是他本就知道,怕是他自己想多了。
  
      其实那些话被说出口,阳炎自己也有些后悔,只是这样被困死的局面,总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虽知道,他必须要冷静,可奈何,若是他真的就此交代在这里,后续的太多事情,都让他觉得恐惧。
  
      特别是丹家,为了更好的掌控整个家族,让家中那些不省心的能力往一处使,他一手把握了太多的东西,他若是真的死在了这里,或是被困上个千八百年,他实是不敢想象,那时候的丹家会是如何。
  
      “我为我刚刚的话道歉。”阳炎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
  
      对于阳炎之前的莫名的猜疑和烦躁情绪,冷悠然倒是也能理解一些,毕竟当年她也被困过,还一困就是百年,那时候的她虽然没有阳炎肩负的多,可亲人的期许也是不少的。
  
      眼见着阳炎那起伏的情绪被他有意识的压了下去,冷悠然便也不准备再继续追究,而是开口说起了自己刚刚想到的办法。
  
      “你想让树人和石人打起来?”阳炎挑眉,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哭笑不得,好似冷悠然是在异想天开一般。
  
      “反正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不做点儿什么,我难受……”冷悠然摊了摊手,这事儿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异想天开,但总归她不甘心,就这么被困在这半山腰上,既然想了半天,只得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办法,总要试一试她才能死心。
  
      “也罢!不过,咱们可是在他们两方的正中间,你想过若你的想法真的成功了,咱们会如何么?刚刚你那阵盘可是连人家的一吼都没抗住的……”阳炎抬手揉了揉眉心,深觉莫不是自己也疯了。
  
      “呃……”冷悠然扫了一圈儿四周这没遮没掩的矮树丛,一时间有些卡壳。
  
      就在炎阳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般的表情,悄然爬上面颊的时候,冷悠然忽然盯着脚下的土地,跺了跺脚,取出了符笔来,挥手绘制了一枚土遁符。
  
      “前辈帮忙试试呗!”看着眼前漂浮着的土遁符,冷悠然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巴巴的望向了阳炎。
  
      其实她自己来试也是可以的,但这山上的规则明显有些不同,她不知道自己的土遁符能在地下支持多久,若是才一入地,便消散了,她可没有有着木属性的阳炎,自救来的方便。
  
      还有一点就是,对面那一排树人的根也是扎在地下的,鉴于她之前借助罚雷点了人家不少同胞,她觉得这个险,还是不能由她这个跟人家有仇的人来冒,风险系数太高了。
  
      阳炎看着那枚绘制的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相当不错的土遁符,脸色一时间青青白白,最终,却还是在冷悠然满目的期许之下,一脸菜色的抬手招过了土遁符,任由其发挥着效用,一点点的沉入了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