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妇贵 > 第七百七十章 不忘初心啊

第七百七十章 不忘初心啊

    江一凡笑着摇头,说道:“我倒是有点事,可是和你的打算相比,那就是小事了。阿颜,你是否不打算放手这件事?可是,历朝历代的律法皆是如此……”
  
      说到这里,江一凡停住话头,这花厅里还有几个丫鬟仆妇呢,下面的话就不好说了。
  
      叶欣颜很有默契的看一眼宋平家的。
  
      宋平家的把纠结的眼神在叶欣颜和江一凡身上打了好几个转,才万般无奈的领着花厅伺候的下人,退了出去。
  
      自家大小姐恐怕是改不了了,姑爷也不懂管着些。他们总是这样子单独相处,很不合礼法呢。
  
      唉,只要姑爷不嫌弃就好。姑爷连大小姐公然在衙门递状子、打官司都纵容,还亲自来接,这就很超出预期了。
  
      知道这是大小姐和姑爷有话要说,宋平家的在距离花厅门口几步远的地方停住,巡视着左右,看着别让其他人近前。
  
      屋子里的江一凡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只要做个样子,让阿桥在福王那里能站住脚即可,这件事要往长远里看。你若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想要些补偿,咱们可以通过别的方法,或者让六爷找福王,他们身份相当,想来福王不好白白窃取六爷的银钱。你就不要再出面了,好不好?”
  
      “不好。”叶欣颜回答得很干脆,接下来的话倒是很冷静,“我之前就想过,让天下工匠能有一份自己的体面,能争得一份应有的报酬,只是做起来太难。如今,遇到这样的好机会,怎能放过?”
  
      她之前想的是,把齐家的相关产业做大,用自家丰厚的薪资工钱,带动工匠行业的整体待遇。可这么做,需要的时间太长,起码要齐家的产业足够广、足够大才行。
  
      而且还不知道是否能持久。若是有一天,齐家连自己的产业都保不住,还谈什么用薪资带动整个行业的待遇?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商人在古代根本就没什么势力和地位,生死之事,全在朝廷和官员的掌控中。
  
      想那大明朝赫赫有名的沈万三,那是多大的家业?还不是顷刻之间倾覆?
  
      她选的这条路本来就很危险,可如今,福王给了她一个机会,她若是能把握的好,就算不能大幅度提高整个工匠行业的待遇,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有创新的工匠的个人权益。
  
      相应的,愿意从事工匠行业的人也应该不少,渐渐地,工匠整体水平提高之后,也许华夏之地也能有自己的工业时代来临。
  
      “啊?”饶是江一凡也算聪明,却也想不透叶欣颜的打算。这就是两家制作器具的产业之间争夺利益,怎么能给天下工匠挣得体面和报酬?
  
      叶欣颜斜了江一凡一眼,心下得意。别看你是天下读书人中的翘楚,也比本姑娘聪明,可你终究是个古人,就算再聪明,也不过多读了几本之乎者也的迂腐典籍,能和朝堂上那些老狐狸斗斗心眼儿。可对于我们这样生长在文明社会的现代人的想法,你哪能明了?
  
      可什么也不说,就有卖关子的嫌疑,似乎也不太好。
  
      “那个,我打算把事情捅到皇帝那里。至于后续的事情,你和六爷就不要掺合了,免得六爷被人攻讦。”至于让朝廷加一条保证创新的律法想法,也就是专利权之类的东西,叶欣颜没说,若是把这个告诉江一凡,只怕她光是像他解释,就得费了牛劲。
  
      在古人根深蒂固的想法里,匠人搞出来的东西,不值得什么,理应为广大人民和权贵使用。若是限制,就是妨碍先进技术推广,不利于生产力和民生。
  
      当然,这是叶欣颜的现代说法,但大体就是这么个意思。
  
      江一凡一听就皱了眉头,要把这种经商赚钱的事情捅到皇上那里?不好吧?
  
      即使阿颜在皇上那里已经小小的排了个号,可是,皇上日理万机,若是她事事都找皇上做主,陛下会不会厌烦了她?
  
      这可不行。
  
      江一凡委婉劝道:“阿颜,你有什么打算,可以和我说说,行不行的,我一定尽力帮你做成。至于圣上那里……,圣上最近事情很多,因为这等商业盈利之事叨扰圣上,说不定他会不高兴。”
  
      叶欣颜很不在意:“没事,有我祖父撑着呢。就算皇帝不高兴,也要给我祖父些颜面,不会把我怎样的。”
  
      江一凡眨眨眼,难道安国公对他说的话是骗他的?
  
      “可是,国公爷不是说过,他不再管你这件事了吗?”江一凡问道。
  
      叶欣颜立即给了江一凡一个白眼:“你傻啊?祖父说的话你知道、我知道,别人又不知道,难道我祖父还会把这种话敲锣打鼓的到处宣扬不成?无论走到哪里,我也是安国公府的人,是安国公的嫡孙女。”
  
      说着,叶欣颜大咧咧的摆摆手,“好啦,我有分寸的,你们不要介入就是了。不管能不能在皇帝那里讨个说法,只要不能连累六爷就好。”
  
      瑾融可是想要当皇帝的人,这些拿不准结果的事情,最好离他远一些。
  
      叶欣颜不打算在这个事情上多做讨论,她想起江一凡的来意,当时看着他应该是有事的。
  
      “你今天来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叶欣颜问道。
  
      江一凡点点头,“是有点事,是你父亲的事情。不过,还是你自己这件事要紧,那个事先放在一边吧,看能不能往后拖一拖。嗯,就算拖不了也没关系,不是大事。”
  
      啊?她父亲?叶欣颜立即来了精神,叶宏阳又搞事情了?
  
      她原本很是犯愁,生怕找不道叶宏阳的差错,尹氏没理由和他和离呢。
  
      难道他如此识相,愿意配合她们母女,搞些作死的事情?那可太好了!
  
      江一凡见叶欣颜立即来了精神,情绪极为高涨,不由笑道:“是这样,你父亲看上一个唱曲儿的女孩子,这些天频繁前去茶楼听书、听曲儿。我看着,你父亲大概就要把她带进府里了。原本想这就是这几天的事儿,所以想提前告诉你一声,事到临头,你也好有个应对。”
  
      叶欣颜听得眼睛发亮,摩拳擦掌的、很有些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意思。
  
      这叶宏阳竟然如此不长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这根本就是一点儿追求都没有嘛。二十多年前,他带进来一个这样身份的女子,就是那刘姨娘。如今,已然过了二十多年,他又看上一个女子,还是这样的身份。
  
      这份执着,真是不容易。
  
      “不忘初心啊!”叶欣颜啧啧赞道。
  
      “噗!”江一凡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阿颜啊,不忘初心这个词能这么用吗?你能不能给我交个实底,你到底有没有读过十几年书?若是照你这样子读书,先生也得被你气死好几个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妇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