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海贼之横行天下 > 第二八六章 探病礼!

第二八六章 探病礼!

    “维利,当初你被天罚击中之后,我们到达的时候,你的手脚就已经暴露出来了,要不是上官代院长和大长老脱下衣物帮你遮掩,事情就麻烦了。”圣梦儿在看到维利的眼神有点变化之后,连忙补充道。

    “这样的么?那还要感谢两位了,先坐下来吧,关于这件事情,我早就想给你们说了。实际上手脚是我在去不周山的恢复的,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问我有过梦想没,我告诉他,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有那就是让断掉的手脚在长出来。接着他就让我从新长出了手脚。”

    说实话啊,对于维利的解释,上官连城和宋仁佳根本就不信,以为那个所谓的老头是维利编出来的人物,而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是维利自身拥有四神属性的其中之一,因为只有这样的解释才最合理。

    可当维利拿过了纸笔,将梦魔的画像给勾画出来之后,上官连城一时间还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但宋仁佳却是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个人应该在几百年前就死于了当初大陆强者的围攻才对。怎么可能现在还活着?维利你在那里看到他的画像?告诉我!”面对宋仁佳如此急切的追问。

    维利摇了摇头,说道:“大长老应该知道,我几乎就没去过学院的资料存放处,何谈找到几百年人物的画像呢?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原本对我有恩的这个人,我从不周山回来之后,就想通过学院的力量去寻找他的,但却偏偏遇到了学院的危急时刻。因此我才一直没说。这点我没有骗你,至于我做了什么,以至于引来了天罚,那是因为我在研究引动法则的力量。法之一道,凌驾于天,挣脱于地,逍遥自在。研究这样的力量,被天弃,甚至是被天罚也很正常吧。”

    厄...

    听完了维利的解释,上官连城完全傻眼了。就连宋仁佳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不少。

    自己的院长实在太疯狂了。

    “那么院长,你被天罚而且还活了下来,是不是证明你已经研究成功了呢?”上官连城对于能够对抗天罚的力量是非常好奇的。

    “成功,还早着呢,不过有点头绪了到是真的。天地是一个大囚笼,里面充斥这各种各样的法则,而这些法则一直被天地控制着用来束缚囚笼里面的一切。可当某天,有人试着去剥夺或者窃取天地掌管的力量时,天罚自然就出现了。我的属性是锋利,在揣摩了很久之后,我才接触到了锋利法则,这次就是引动了法则的力量,才被天罚了。不过我却没死,证明我已经得到了一条法则的使用权,可惜没能够将控制权偷过来,要不然我就可以不惧天下任何锋利之物,掌管锋利法则,任何锋利在我面前都将臣服。就算是四神属性的人,我也能够斩杀,毕竟那个时候我就是掌握法则的神,不再被天地的其他法则所束缚,完全凌驾于天地之上。”

    听完维利这种新奇和疯狂到极点的理论,宋仁佳和上官连城只觉得一道前所未有的大门朝他们敞开了来。

    但维利说的法则是在太过玄奥了。而且按照维利的话来说,就是自身具备什么属性,去揣摩和掌握的就是什么法则,因此想要借鉴别人的经验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也就面前这个疯狂到极点的家伙侥幸成功了。

    可不管怎么说,维利的这一番话比起任何的东西都更有价值。凌驾于天地之上,也就是说不受天地间生死法则的影响了,那么不死不灭岂不是有可能办得到事情了么?

    “感谢李院长的恩典!”很是慎重,宋仁佳和上官连城,都朝着维利鞠了一躬,然后才说道。

    “你们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们,很公平的事情,而且你们感谢得也太早了,能不能理解法则还有得说,理解之后,如何去引动法则也得靠你们自己去摸索,还有就是要面对的天罚,想成神,想不死不灭,没那么容易的。今天的话,出我之口,入你们之耳,就别传出去了。然后给我通知那些还没走的探望者,一周之后我接受他们的探访!”

    “知道了!”回答完,宋仁佳便和上官连城退了出去。

    而等到他们两走后,田真才走上前来,对着维利问道:“老师,你刚才的那些话都是真的么?”

    “呵呵,小家伙,你跟了我几年,到很是了解了我呢,刚才的话,百分之九十都是真的,只有一点我掺杂了一点假话,那就是我掌握到了引动法则的方法。而根据我的了解,只要了解了法则,都可以靠着同样的方法来引动法则的力量。不过这些对于你来说还太早了。等到你实力达到足够程度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引引来天罚的,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好好专研一下你的公平法则吧,看上去越是简单的字眼,所代表的属性就越是抽象和难以理解。现在你们都去好好休息吧,我要修炼了。七天之后还要见一见,那些想看我死没死的家伙们呢。”

    ~~~~~~~~~~~~~~~·~~~~~~~~~~~~~~~

    一周之后,正西学院的会客大厅里面,已经好了不少的维利,在圣梦儿她们的陪同之下来到了这里。

    看着眼前三男两女的组合,维利到是小小的惊呀了一下。

    原因是五个人里面其中有一个与他自己有过一面之缘。

    尤其是那清纯脱俗的脸蛋上带着狡黠的目光,让维利很是记忆深刻,搭配的上那火爆到极点的身材,是让维利想忘记也忘记不了。毕竟能够给他留下印象的美女都是极具特色的。

    “几位就是代表,除开西北和正南学院来探望我伤势的吧?”维利首先开口了,尽管声音不大,也没有露出任何的威势,但听到维利说话的人都有这样的一个感觉。

    那就是维利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比起他,自己的渺小几乎连自己都觉得惭愧。甚至于觉得抬头仰望都觉得是那么的刺眼。明明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感觉却是那么的遥远而不可及。

    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不正常的想法呢?前来探望维利的年轻一辈佼佼者们,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因为他们能够意识得到,这种不正常的感觉是从心里面伸出冒出来的,而不是受到了什么属性能力的影响。

    “李院长,我代表东南学院前来表示探望!”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和维利曾经在通灵城有过一面之缘的瑶瑶。

    看着那还在自己记忆里面留得有一丝印象的女孩,维利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你,当初我在通灵城和你见过一面,回去之后替我转告逍遥世家的人,当年的事情,虽然他们针对我在前,但也因为他们,我得到了一些奇遇,因此我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

    而说到这里,维利便不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其他的人。

    不过其他几个明显不如东南学院来的代表。

    很是厌烦是接受了几个代表的问候之后,照理,就应该是以维利伤势初愈,需要休息为由,让人送客了。

    毕竟这些人来的目的就只是为了确定维利的生死和伤势。

    可让他们郁闷的是,维利什么话也不说,就盯着他们看,也没有送客的意思。

    大眼对小眼,一时间气氛顿时就沉没了下来。

    良久之后,是在被盯得发毛的西南代表聂云站了出来。

    “李叔叔,你伤势初愈,实在不应该太过劳累,侄儿打扰到了你的休息已经是万分不该,这就告辞了。希望你早日恢复当日的雄风。”

    听完聂云的话,维利只是淡淡的问道:“聂云,你老爹不会就让你空着手来探望我吧,探病也是应该有探病礼的。去把你忘记的探病礼给补上,然后在回去告诉聂风院长,最多五年,我就帮他收回混乱片区,去吧!”

    探病礼?只是来看你死没死,大家都赶得那么急,谁带什么探病礼啊,万一你嗝屁了,带来的东西不就浪费了么。难不成你死了,还要老子给你送什么陪葬品吧。

    虽然满肚子的抱怨,但聂云可不敢和维利对持,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不过才出门,上官连城就已经等在了那里。

    看着上官连城递到自己面前的一张清单,聂云还真半天都反应过来。

    直到上官连城带着一点脸红说是探病礼的时候,聂云才恍然的接过了清单。

    接得虽然很是轻松,可当看过清单上面列出的礼品之后,聂云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

    将目光投向了上官连城,却发现来家伙双眼朝上,就好像天空有极品美女在对他招手一般,完全没有落下来的意思。

    很是不甘心的将清单揣进了怀里,聂云做了一个告辞的手势之后便离开了。

    而接着代表东南学院的瑶瑶也跟着退了出来。

    还是老样子,上官连城将一张清单递到了她面前。

    不过瑶瑶可就没有聂云的沉稳了。

    看了清单的她,顿时就失声叫道:“这算什么探病礼啊,纯粹是在*,这是**裸的*!”

    “小丫头,*什么的,你说了算么,将这张清单发回去给你爷爷吧,由他来决定到底是不是*。而在那之前,你就先留在这里参观学院好了,而你们几个也是一样。”维利的声音随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听完了维利的话,尽管瑶瑶和其他的那几个人很是不满,甚至想联合起来,借着几大学院的名义向维利抗议,到最后这个想法也只是在脑子里面转了转,并没能够说出口。

    李维利的嗜杀可是这个大陆都闻名的。惹火了他,被杀了也是白杀,自己所在的学院也没办法对他干掉什么,毕竟这个家伙是连天罚都可以接得下来的人,没有一个家伙愿意去惹到他。

    所以不管在怎么不满,众人还是将清单还是接了下来,接着发消息回去,静静等待自己学院的回音。

    而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宋仁佳从一个角落转了出来,对着维利问道:“院长,你刚才的做法是不是太那个了一点,那样会让其他学院不满的。而且对院长你的名声也...”

    “不满,我管他们满不满,作为正西的院长,我现在就知道,不从他们身上敲一笔,非凡城的损失可不容易填补起来,毕竟正南和西北两边,老是烦个不停,导致我们的经济一直起不来,因此这笔损失必须找些冤大头来顶顶,就算让其他学院不满了,我也没办法。谁叫他们派来的都是很值钱的家伙呢,话说回来,五个学院平分那点损失,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而且我让上官连城列出的清单也只是物资啊,一分钱都没要不是。如果那些混蛋不是执意和我为敌,他们会将东西送来的。至少西南和东北不敢不送,因此损失是怎么都可以弥补一些的。至于我的名声,不是已经很臭了么,在臭点也没关系吧,只要学院里面的人知道我是在为学院考虑就好。至于其他学院的人,我用得着去理会么?”直接打断了宋仁佳的话,维利才慢慢的回答道。

    而听完了维利的话,宋仁佳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在说什么,不过宋仁佳的心理面却是很感动的。毕竟维利是处处在为学院着想。自己当初没选错人。

    天罚的风波随着维利对其他五大学院的竹杠而慢慢落下了帷幕。

    而随着维利的从新出现,正南和西北的军队也暂时沉寂了下来。

    正西学院里面,伤势已经完全复原的维利,正在地下研究着自己的新力量。

    法力,能够引动法则的力量,其威力自然不言而喻,但消耗,也很是夸张。用了接近半年,维利才将丹田里面的那一粒法丹恢复到了之前的大小,可才动用不到十次法力,那一粒法丹就又缩小了一倍。

    对于这种高消耗的底牌,让维利原本准备依仗着这个杀手锏,去直接灭了西北法则城的愿望直接落空了。

    不过还好的是,每一丝法力都可以在剥离之后迅速的分解为灵力和元力,甚至转化成霸气融入到攻击里面,要不然维利绝对会非常苦恼的。

    看着秋收又快到来,维利现在除了每天的修炼之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在了处理即将来到的秋收上面。

    和一年多之前不一样,维利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正南和西北对于这次的秋收,恐怕都不会向以前那样只是做做样子了。

    这次的秋收,正南和西北的大军绝对会进一步收缩正西的地盘。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必须的。

    不收缩正西的地盘,就会让正西进一步做大,那样的话,他们两个学院想要阻挡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自己给两位院长的压力实在太大了点。

    而且现在每天传来的军情里面,关于两大学院调动军队的消息是最多的。

    学院的会议室里面,已经被维利提拔起来的一些军官和主要的一些负责人都聚集到了这里。

    在看到人都到齐之后,维利首先开口说道:“各位,根据传来的消息,正南和西北的军队最近是蠢蠢欲动,而这一次,如果我没猜错,恐怕两边的调动的军队都不会低于十万。把大家找来,就是看看要动用什么样的计划和策略才能够抵挡住他们的进攻。要是今年没有把他们其中一家给打痛,之后的几年我们都没办法消停下来。”

    听完了维利的话,在坐所有人的脸色都异常沉重。

    一会之后,上官云才开口对着维利问道:“元帅大人,鉴于前面两年的战局,我们都是在正南的军队上面做文章,因此今年我也还是认为,应该和西北对持,而把主力的精力放到对抗正南大军上面来。”

    “不错,从混乱片区到非凡城的所属接近一千公里,范围也足够大,有足够的缓冲地带,便于我们用游击战和正南进行拉锯战。但西北军才距离我们不到两百公里,不用大军直接进行对垒,一旦被他们突破我们就非常被动了。非凡城是不能可丢的,因此我也赞成上官将军的话。”说话的是张牧,自从他第一年的出色表现之后,维利就直接将他提拔了起来,现在已经是万夫长了。

    “那么你们其他人的意见呢?”维利没有急着做决定,而是继续问道。

    “元帅,虽然我也赞同上官将军他们的话,但我更认为,这次的西北肯定也不会和往昔一样,就那么和我们干瞪眼,因此西北这边也必须注意才行。大意肯定会吃大亏的,而且关于正南那边,我认为游击战虽然好,也必须用,但还是必须做出改变才行,同样的方法,上第一次当,那是大意。上第二次当,那是没能够找到对策。但上第三次当那绝对是猪了,正南的人不是猪,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在同样的战术上上第三次当,不改变也会吃亏的。”

    看了看发言的那个人,维利问道:“你应该是才升上来的吧,告诉我你叫什么?”

    “元帅,属下诸葛明!”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 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