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极道飞升 > 第八百二十六章 野狗道人的异样!!

第八百二十六章 野狗道人的异样!!

        “大人,怎么了?”
  
      眼见项尚好像有些愣神,剑无真妖连忙冲上前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
  
      项尚回过神,淡笑一声,然后才将目光放在战利品之上。
  
      灵宝战甲,灵宝武器,还有储物手镯,基本上是每一个入道境中的强者的标配,特别是那种从沉睡中苏醒的强者。
  
      但是让项尚诧异的是,那张漆黑的抹布。
  
      要知道,项尚的之前的那一击,威能恐怖,就连鱼头山主整个躯体,都给生生泯灭了,这块抹布,却还能够残留,并且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坏……
  
      只此一点,就绝不简单。
  
      那鱼头山主想必对这块抹布极为的看重,不然绝不至于随身携带,就连战斗中都没有收起。
  
      项尚连忙伸手一招,将所有宝物都收入手中。
  
      上品灵宝三角叉,顶尖中品灵宝麒麟甲。
  
      项尚眉头微微一皱,这件麒麟甲之上,胸前有一个护心,凹陷了下去,好似缺失了什么,灵光闪烁之间,总给人一种并不圆润的感觉。
  
      至于那储物手镯,本身材质也极不简单,不然也不可能存留下来。
  
      最后的那件抹布,项尚微微一捏,感觉到其中的柔软,却韧性十足,心中越加的肯定,这绝对是一件好东西。
  
      “项无敌不愧是项无敌,果然强大无比,这鱼头山主,根本没能支撑几下,就被您给解决了。
  
      这一次,我野狗道人真是幸运,能够请动项无敌出手。”
  
      野狗道人飞速上前,一脸恭维。
  
      只是目光在扫向那件顶尖中品灵宝麒麟甲的时候,却不由露出一丝炙热。
  
      紧接着,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了那在项尚的凌厉攻击下,却还能够保持完好的黑色抹布之上。
  
      “那是……”
  
      野狗道人瞳孔一缩,很快地下了脑袋,掩饰了起来。
  
      是的,一定是的,没想到,这种宝物,竟然会在鱼头山主的身上……
  
      野狗道人心思浮动,无数想法在心间浮现。
  
      “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喊错的称号,您不愧项无敌之名,之前是我孟浪了,现在向您道歉。”
  
      古羊妖王也是冲了上来,一脸恭维的说道。
  
      “虚名而已。”
  
      项尚眼神淡淡,对于这古羊妖王的印象,却还是没有多好。
  
      “项无敌,之前我们谈的条件,这鱼头山主的灵宝战甲,是要给我的,是否……”
  
      野狗道人微微迟疑,一副忐忑的模样。
  
      “之前,你说那鱼头山主身上的灵宝战甲,只是一件下品灵宝,可是这件灵宝战甲,不仅是顶尖中品灵宝,而且还是由神兽麒麟身上铠甲打造的麒麟甲。
  
      这你又有何解释呢?”
  
      剑无真妖颇为不忿的说道。
  
      之前鱼头山主的辩解,虽然是为了自保。
  
      但这野狗道人从一开始,也确实没有说实话。
  
      “我也不知道,他身上的灵宝战甲竟是顶尖中品灵宝级别。
  
      我记得在八百年前,他身上佩戴的,还是下品灵宝级别的战甲。
  
      我因为没有灵宝战甲,这才想要谋夺一件……如果项无敌不舍得,那我不要就是。
  
      反正杀了鱼头山主,也算是为我父老乡亲,报了仇了,也不枉我这么多年的孜孜追求。”
  
      野狗道人连忙辩解,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显得极为无辜。
  
      “哼!”
  
      剑无真妖一脸不忿,却也不好为项尚做决定。
  
      对方这幅嘴脸,却确实让他感觉极为愤怒。
  
      野狗道人看似柔柔弱弱,实则在玩以退为进的把戏。
  
      一旦项尚当真吞没了这件顶尖中品灵宝战甲麒麟甲,估计要不了一天的时间,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大夏联盟。
  
      到时候,自然会有无数人口诛笔伐。
  
      “好了,既然是早就提好的条件,我自然不会食言。”
  
      项尚皱了皱眉,随手将顶尖中品灵宝战甲麒麟甲抛给了他。
  
      早就约好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违背。
  
      只是对方所谓,确实让他感觉心中不快。
  
      “谢谢项无敌,您果然大气!”
  
      野狗道人嘿嘿一笑,微微张开的嘴巴中,断裂的半截牙齿越加明显。
  
      “之前那鱼头山主就说过野狗道人的真正目的是这麒麟甲,而此时野狗道人如此心紧这件灵宝,加上这麒麟甲上面缺失的护心……
  
      难道那护心是在他的手中?补齐护心之后,这件灵宝战甲的品阶将会更高?
  
      晋升成为上品灵宝战甲,甚至是顶尖灵宝战甲?”
  
      项尚心中一动,有了些许的猜测。
  
      但,尽管大致猜到了对方的真正目的,但他还是没有反悔。
  
      就算对方补齐护心组合成为的灵宝战甲品阶再高,那也是别人的机缘。尽管对方为了这件机缘,多番谋划,还对他有所隐瞒。
  
      但这其实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项尚有着自己的行事规则,他的本心,让他不会去做出出尔反尔,或者杀人夺宝之事。
  
      尽管履行了诺言将麒麟甲交出去之后,他与对方的约定,已经算是解除了。
  
      “项无敌大人,您看我古羊也不是没有出力,是否也应该分润一些战利品?
  
      您放心,那上品灵宝三角叉,我古羊是不敢窥视的,那块抹布,您看是否可以给我?”
  
      正在这时,眼见项尚如此大方,一旁的古羊妖王连忙舔着脸,想要谋夺好处。
  
      那上品灵宝三角叉,价值太高,他虽然想要却也明白,绝不是自己所能够窥视的。
  
      至于储物手镯,里面或许有好东西,或许只是一些杂物,这种赌运气的事情,他是从来不干的。
  
      所以,他将目标放在了那块黑色的抹布之上。
  
      他虽然不清楚这块抹布到底是何等宝物,但能被鱼头山主那样的强者随身携带,且在项尚那无敌的攻击下却还能够保存不破碎,想必也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自然就将主意,打在了这件宝物之上了。
  
      一旁的野狗道人闻言心中一动,期待而又紧张。
  
      如果项尚真大方的将这块抹布给了古羊妖王,倒也算得上一件好事。
  
      毕竟,项尚的实力太强了,他如果想要从他的手上谋夺的难度,自然极高。
  
      而古羊妖王的实力相对较弱,他想要谋夺的几率,自然也是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