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六百六十五章:合围

第六百六十五章:合围

    “给老子把尖头砍断!”
  
      看着自己人被一个个戳死,许多闯军头领都是愤怒了,下意识就喊出口令,可流寇们在执行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
  
      阵前火星四溅,正是那些有临阵经验的老卒们在用以往遇到官军长枪阵时最简单的办法,来尽快脱离眼下这个被动挨打的局面。
  
      以往的时候,官军制式长枪都是木制枪杆,也就是和一人差不多的长度,奔着枪头去,有些力气的人想要一下子砍断还是很容易的。
  
      这批官兵用的长枪和他们印象中的不同,长杆子上的枪套起码延伸了将近半尺长,又都用铁套箍着,想要砍断,谈何容易。
  
      宣大和禁军三支队伍,甚至用的都是虎枪。
  
      这种长枪是关外满洲八旗步甲的制式兵器之一,以精钢所制,有些是缴获自关外,有些则是六局按样本打制。
  
      这种虎枪的防备能力和穿透力都是极强,流寇们奋力想要砍断,便是某些人将大刀砍卷了刃,看见火星四溅,这枪也是根本没有半点变化。
  
      一名老营小头目,看自己手下老卒兄弟们一个个无力的倒在官军阵前,手中拿着杆大刀,怒吼一声,直接跳了上去。
  
      他踩着官军阵前刀盾手的巨盾,在半空中猛地飞跃起来,大刀冲下,就来了一招从天而降的袭击。
  
      但挡在他面前的禁军,同样是多次跟随崇祯皇帝亲征的百战精锐,没有过多迟疑,站在小头目下方的官兵一下子将手中长枪举起来。
  
      这小头目方才忽然跃起,也是一时恼羞成怒,面对下方陡然间升起的枪林,心中后悔不已,但为时已晚。
  
      一人之力实难与整个阵型相抗衡,几乎是转瞬之间,这小头目就在半空中被活活刺死,禁军长枪手喊了一句号子,将他的尸体冲外头的流寇军中又扔了回去。
  
      小头目跃上去之后,至少有三五名老营和一批流寇跟着他冲上前,想要对官军的阵型攻破。
  
      这些人眼下或是冲到跟前被长枪刺死,或是直接被刀盾手砍死,要么半吊子一样挂在盾牌上,要么就是成了禁军兵士脚下诸多尸体中的一具。
  
      战场之上,生死搏杀,是这些底层兵士搏个前程的绝佳时机。
  
      出身本就低贱的他们,在起点就已落人一等,也只能从这样的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才能为自己和后世搏一个好出身。
  
      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一位不吝叙功升赏的皇帝。
  
      从甲申年开始,已经有无数曾在历史上籍籍无名的英勇兵卒,靠自己的努力,在历史中踏出了属于自己的一个专属脚印。
  
      忠烈祠、兵部验功簿、地方武备志的上面,已经写了密密麻麻数之不清的名字,还有他们曾立下的赫赫功绩。
  
      这些人,都是为如今大明中兴战死的铁血将士。
  
      今日这一战,乃是大明与大顺的决战,必当名垂青史,他们只要在这一战中脱颖而出,也会走上人生巅峰。
  
      而这一切,都需要用流寇的命作为铺垫!
  
      可以说,如今崇祯皇帝走过来的每一步,都是数不清的将士用性命拼出来的,也是用无数异端者脑袋堆积出来的一条大路。
  
      即便是禁军中久经训练的精锐,也不是能一直恒定的做出编训动作,有的人会在阵前畏缩,也有的人会在疲倦中被对方抓住机会,命丧黄泉。
  
      这些人之常情,人言中的精锐同样会犯,但战场之上,这样一个小小失误,就足以令你和你所奋斗的一切,瞬间化做烟云消散。
  
      打斗已经进行到白热化,最先波澜不惊的官军方阵,显然也已经出现了一丝动摇,即便宣大和禁军三阵,也成了摇摇欲坠的强弩之末。
  
      远处的河间府方阵中,一名长枪手刚刚刺死一个流寇,但此时此刻,他浑身实在是不剩下半点力气。
  
      这名长枪手只好迅速地喘息几下,可那些疯狂的流寇却不会人人都休息,有些精力依旧充沛的,合力将他猛然间拽出了方阵。
  
      失去了方阵的保护,区区一名官军长枪手是那样渺小,甚至连惨叫都没传出几句,转瞬间就湮灭在其中。
  
      这不是个例,他们也是人,并非是机器。
  
      同样是河间府的方阵,几名官军长枪手,将长枪从流寇身体中抽出的不及时,因而纷纷被拽出了方阵,就连前面盾牌手也被顺了出去。
  
      起初出现这种情况时,这个方阵的官军很快就派人后续顶上,填补了空虚,但是很快,更多的失误因战争的持续不断出现。
  
      有的长枪手刺出的枪尖不再那么沉稳有力,都被流寇轻易隔开,也有些刀盾手在换位时跑慢了几步,因而造成一个小阵的波动。
  
      起初出现问题最多的是河间府方阵,空隙愈来愈多,就连军将们都不得不亲自顶到前阵。
  
      但这于事无补,更多的空隙在阵中渐渐出现,而流寇的浪潮依旧没停,见到官军露出失误,反倒进攻的更加猛烈。
  
      这些失误不断汇集,当到达一个点时候,整个河间府的官军方阵,几乎在同一个时刻全盘崩溃,再也无法稳住阵型。
  
      官军失去阵型,军将们却毫不惊慌,各挥舞着钢刀,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再喊什么稳住,全力朝对方迎上去就是。
  
      负责进攻此处的流寇头领见状哈哈大笑,手中的大刀也是前伸,直接当成短枪和木棍来用,这可是天赐良机!
  
      他朝前冲了几步,大刀左右乱砍,砍退了几名上前来挡的长枪手,又是拨开第二排刺来的长枪,眼见是来到了本阵官军将官的眼前。
  
      似乎这位明军将官也没想到前阵会忽然间崩溃,瞪大了眼睛,直直看着那流寇头领将刀刺进了自己的胸间。
  
      “狗官兵,去死吧!!”流寇头领似乎为这一刻等待了很久,双目赤红,喊话的同时,口水也不断飞溅到那军将的脸上。
  
      可是很快,他面上的疯狂换成了惊恐,“你松手,你松手啊!”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垫背!”这朝廷军将眼见自己活不成,扔下钢刀,双手紧紧握住对方刺进来的刀,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将军!”
  
      见到上官被杀,余的家丁们纷纷瞪圆双目,赶上前去,至少两三杆长枪都被一股脑刺进那流寇头领体内。
  
      “你...你行!”这流寇头领无奈的喊出最后一句,便和那军将双双软倒在了血泊之中。
  
      ......
  
      “那是哪里的队伍?”
  
      “禀总兵大人,那是河间府周参将的队伍!”
  
      远远的山头上,吴启华带着火枪骑兵等在这里。
  
      听李世遥回话后,他也是沉默下去,余的各将全都静默无声,他们分明见到,此时河间府的整个方阵,都被黑压压的流贼彻底包了进去。
  
      “总兵,我们等了这么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上!”
  
      “就是啊,眼睁睁看着兄弟们被流寇杀死,我不甘心!”
  
      听下面骑兵的喊声,吴启华面有动容,可他还是没有任何回答,只选择独自握紧拳头。
  
      就在后方请战声愈演愈烈的时候,远远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赶忙抬头看过去,只见是一名身后插着小旗的标兵不知从何处跑来。
  
      这标兵人还没到,坚定的声音却先到了。
  
      “吴总兵,各军都已集结完毕,督师有令,立即对流寇本阵展开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