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军少的神医甜妻 > 第310章 什么难产?

第310章 什么难产?

    丁毅觉得胸前的湿热烧到了他的心上,闷胀的疼。.『.晓暖很少在她面前哭,他见到她最多的是阳光灿烂的笑,到底是什么事情把她委屈到如此。
  
      轻轻的推开她,丁毅捧着她的脸轻轻的吻去上面的眼泪,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说:“你是要把我心疼死啊!”
  
      唐晓暖哭的更凶,丁毅无奈给他擦眼泪,不说就不说吧,早晚都会知道的。
  
      门被敲响,唐晓暖打着泪嗝说:“你...照顾好...自己。”
  
      丁毅苦笑,又给她擦了眼泪笑着说:“我敢不照顾好自己吗?不然你不把我给淹了。”
  
      唐晓暖被他说的不好意思,噘着嘴拿眼睛瞪他,这一眼把丁毅的一颗心酥的简直要碎掉,他又把人搂在怀里说:“乖,什么也别想,等我回去。”
  
      唐晓暖在他怀里嗯了一声,丁毅见她乖巧,心里叹息,她的晓暖终于又回来了。
  
      “快去收拾把,别一会儿赶不上。”丁毅推开唐晓暖满眼不舍的道。
  
      唐晓暖嗯了一声要站起来,但丁毅拉着她的手不松,唐晓暖抿唇看他,丁毅眼眸深邃,他双手捧上唐晓暖的头狠狠的朝那嫣红的唇亲了上去,那狠劲儿好似要把她拆分入肚。
  
      “乖乖的等我回去娶你!”丁毅再次说出了这句话,要不是现在是在前线,他都想立刻马上结婚。
  
      唐晓暖没回答他的话,站起来说:“我走了!”
  
      丁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但还是扯出一个笑说:“我没办法送你了,路上小心。”
  
      唐晓暖点头,没有再多做任何停留的走了。她消失在门口那一刻丁毅觉得自己的心好似缺失了一块。
  
      唐晓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几件衣服。因为来不及跟程思哲道别,她让小李跟程思哲说一声。这次他们坐的是火车,不过因为丁国胜打过招呼,唐晓暖和高虹坐的是卧铺。
  
      ......
  
      小李送完唐晓暖回来就站在丁国胜面前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丁国胜看了他一眼道:“有什么话直接说。”
  
      小李艰难的开口,“将军我做检讨,有些事情我没有跟您汇报。”
  
      小李觉得唐晓暖肯定是因为战地医院的流言走的,而且就在刚才他还听到丁毅和唐晓暖的婚事已经吹了,这事儿可是大事儿。
  
      之前他听了一些流言,说唐晓暖的脸毁了,他觉得那些传言不一定可信,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他可不敢跟丁国胜汇报,但是丁毅和唐晓暖婚事吹了这事儿,现在就是谣言他也得汇报了。
  
      “说!”丁国胜道。
  
      “将军,我听到一些流言,说唐晓暖原来的长发剪了,是因为她脸上有一道伤疤,她的脸已经毁了,”小李小心的汇报。他跟丁国胜时间不长,不知道以前唐晓暖是什么样子。
  
      丁国胜眯了眯眼睛,“流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唐晓暖脸有没有毁他并不是很关注,就是唐晓暖一张脸都是伤疤,她一样会是他丁家的儿媳妇。他关注的是谁在后面传这些里流言,这人肯定跟晓暖或者是跟他们丁家不对付,这样的人定然不能姑息。
  
      小李知道丁国胜这样的表情是怒了,他更加小心,“这个我还没查,我马上去查...还有.....”
  
      丁国胜没有说话的看了小李一眼,那一眼吓的小李马上说:“流言还传....丁队长跟唐晓暖已经退亲了。”
  
      小李这次的话让丁国胜猛地站了起来,小李站在哪儿大气不敢出。
  
      “走,去看丁毅!”丁国胜迈大步往前走,他认为退亲的事情就是晓暖没有跟丁毅说,丁毅也应该能感觉到唐晓暖的不一样,他们不是有什么心灵感应吗?
  
      两人到了丁毅的病房,雷小天和严成刚也在,他们两个一个是雷家的人,一个是唐晓暖的师兄,丁国胜也没避着他们直接跟丁毅说:“外边传你和晓暖退婚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丁毅本来靠在床头,听到丁国胜的话猛地坐直,因为力道过猛又牵动了伤口,但他一点儿也没在意,他惊愕中带着怒意说:“谁传的流言?”
  
      旁边的雷小天也是一脸的惊讶,他向来喜欢打听八卦的事情,但这两天他们特种部队有任务,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晓暖就是因为这流言走的?”雷小天看着丁毅问。
  
      丁国胜眉头紧皱,是他大意了,晓暖跟丁毅感情好,现在两人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了,又怎么会想着回家?想来就是因为这些流言。
  
      这时一直在旁边沉默的严成刚说:“退亲的事情是真的。”
  
      他的话一出,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严成刚硬着头皮又道:“是晓暖不让我说的,怕影响队长休养。”
  
      丁毅气的简直想揍严成刚一顿,“她不让你说你就不说?”
  
      严成刚低头,丁毅又怒喝道:“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说。”
  
      “我是听我表哥程思哲说的。叶正勋的妹妹被汽车撞伤了有生命危险,晓暖去给她治病,当时也凑巧,丁...丁玲...难...产要找晓暖给她医治.....”
  
      严成刚的话还没说完,丁国胜就恼怒的问:“什么难产?”
  
      严成刚觉得这话很难说出口,但这确实是事实,程思哲没必要骗他。
  
      “确实是丁玲难产。”
  
      严成刚这肯定的话让丁毅和丁国胜都想了很多,怪不得吴爱蓉要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到京都,怪不得就是丁国胜生命垂危了,吴爱蓉还是呆在京都不去看丁国胜一眼,原来是因为丁玲怀孕了。两人脸均是被气的铁青。
  
      “接着说。”丁毅压抑着怒气对严成刚道。
  
      “晓暖因为正在给叶正晴看病,就没去给丁玲看病,后来晓暖给叶正晴治好了病去医院看丁玲,不知怎么你母亲就推了晓暖一下,晓暖被推倒磕在桌子上,脸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留了伤疤。当时好像唐家人也去了,就跟你母亲吵了起来,你母亲说要退亲,唐家就直接答应了,第二天唐家就把你们之前送去的彩礼送到了军区大院儿,这事儿军区大院儿的人应该都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