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军少的神医甜妻 > 第559章 是谁

第559章 是谁

    第559章
  
      雷家大伯母听了叹口气说:“赵旅长是农村出身,走到现在不容易,她这一闹腾,估计对赵旅长的影响不小。”
  
      男人说这话往前走,路上还碰到了其他起来看情况的人。到了赵旅长家门口,就见他家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唐晓暖走到人群的,就见陆金华正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喊:
  
      “没法活了,没法让人活了,我在家伺候你爹娘,照顾你弟妹,嫁给你二十多年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在你家我辛辛苦苦了20多年,好不容易搬到京都,还没过上两天好日子呢,你就在外边找女人。赵洪亮,你自己说说你还是人吗呜呜呜”
  
      赵洪亮站在院子门口,这全都一脸怒气的看着陆金华。他没想到他的事情会败露,而且是这么快就败露了。更没想到,他就是道了歉,陆金华这个女人还是不依不饶,还闹到了外边。
  
      “这是真的吗?陆金华要说的是真的,赵洪亮可真是坏了良心了。”
  
      “听说赵洪亮家里兄弟姐妹很多,他是老大,他在部队当兵,家里一直是陆金华照顾。两年前,他最小的弟弟结了婚,陆金华才随军的。真的挺不容易的。”
  
      “是真的在外边有女人了啊?那可是犯了大忌了。”
  
      “谁知道呢?”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唐晓暖听了也觉得赵洪亮是坏了良心,家里有一个跟着他吃苦受累那么多年的女人,他还要在外边找女人,真是没良心。
  
      “陆金华,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了,你误会了,我天天在部队忙,哪有时间找什么女人。赶快回屋,别让人看笑话了。”
  
      赵洪亮说着上前拉陆金华,弯腰的时候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你要是想让我丢了官,你就继续闹。”
  
      陆金华听了他的话,愣了一瞬,然后继续哭,“你说是误会,我看那就是真的。你不说你包里那**香水是谁的,今天就跟你没完。我要找首长评理呜呜呜”
  
      赵洪亮听了她的话,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还没傻到家,要是再闹下去,他这身军装就要脱下来了。
  
      “我那是给女儿买的,我觉得你这么大年纪了用不着香水了,就没给你买。你要是想要,我再给你买一**。”赵洪亮拉着陆金华从地上站起来。
  
      陆金华站起来,指着赵洪亮说:“好啊,这是嫌我老了啊,你想去找小姑娘了是不是?”
  
      赵洪亮连忙说:“没有,都老夫老妻了,你还扯我这点话头。好了,快回屋吧。”
  
      陆金华拍了拍身上的土,哼了一声进了院子。赵洪亮尴尬的对着众人说:“农村妇女不通情理,让大家见笑了。”
  
      众人对这件事半信半疑,但明面上谁也不会说不好听的话,劝了赵洪亮几句纷纷回家了。
  
      唐晓暖跟丁毅也回了家,上了床她问丁毅,“赵洪亮这事儿会不会有人抓着不放”
  
      丁毅帮她脱着衣服,嘴里说:“肯定会。方玉莹那个窝点,我已经查的差不多了,我考虑一下这个信息要怎么用。”
  
      “陆金华肯定很矛盾,又想赵洪亮得到惩罚,又不想他丢了官职哎,你干嘛”
  
      “当然是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陆金华坐在床上双眼冒火的盯着赵洪亮:“赵洪亮,你别给我玩儿花花绕,把事情给我讲明白了,什么话逗好说。不然,我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我陆金华吃苦吃惯了,就是回家种地我也不怕。”
  
      赵洪亮坐在椅子上低头吸烟,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始料未及的。现在他都不清楚陆金华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狠狠的的抽了一口烟,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陆金华冷哼一声,“我怎么知道的?人家都找到我跟前跟我说,让我跟你离婚,你们是真爱,你说我知道不知道?”
  
      陆金华的话,让赵洪亮大脑胀的一瞬,他意识到自己是被人下套了。方玉莹跟他说,那个地方很安全,里面的人也都很受规矩,不会有人乱说。
  
      部队的几个人也去过那里,见他们都没事情他才敢去的,没想到却被人下套了。是谁?他这些年谨小慎微,他自认为没的最什么人,而且两边派系的竞争,他没有参与。
  
      因为他没有背景,职位又不是特别高,两边的人也都没想过要拉拢他,不可能因为派系的竞争。到底是谁?因为什么呢?
  
      “赵洪亮,你最好给我说清楚,那个女人是这么回事,不然我到外边接着闹。”陆金华又恨恨的说。其实她都这把年级了,再跟赵洪亮说什么爱不爱的太矫情,她跟他也没那些情情爱爱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现在赵洪亮死了,只要她的两个孩子都能好好的,她就没什么伤心的。不过,她忍不下那口气,凭什么她为他们赵家付出了那么多,赵洪亮却没有一点感恩的心,还在外面逍遥快活?
  
      赵洪亮现在脑子一团乱,他想不出他得罪了什么人。
  
      “你平常在大院儿得罪人了吗?”赵洪亮问。
  
      陆金华站起身掐着腰好食指指着他说:“赵洪亮,说话要讲良心,我能得罪什么人?要得罪人也是你得罪人。”
  
      赵洪亮皱着眉掐灭了烟,“你敢说你没得罪唐大夫。”
  
      “狗屁!唐大夫根本就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今天她下班我还跟她说话呢。唐大夫笑意盈盈的,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陆金华说。
  
      赵洪亮不说话了,他觉得唐晓暖也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他已经找方玉莹说过了,让她在唐晓暖面前说个情。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你妹妹在医院插队那件事,我让方小姐唐大夫解释过了。”
  
      陆金华冷哼了一声,“方玉莹?唐大夫厌烦她的很,你还让她说情,你找死是不是?”
  
      赵洪亮脑子里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他急切的问:“你怎么知道方钰莹跟唐大夫不和的?”
  
      “那天早上,温家两兄弟送方玉莹走,在半路上遇到了唐大夫夫妻。他们说话的时候,神色很不好。后来我过去,看到方玉莹往丁上校身上看了好几眼。我是女人我知道那种眼神是什么,我敢肯定方玉莹喜欢丁上校,你说唐大夫恨不恨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军少的神医甜妻,微信关注“优读”,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