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贵女联盟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并未结束

第三百九十三章 并未结束

    防盗章,明天替换~~自动订阅的宝宝莫慌,明天刷新就好~么么哒~~
  
      请支持正版,坐标“起点女生网”~~
  
      …………………………………………
  
      “梁宜贞,”他神色紧绷,“你别吓我…”
  
      话音未落,梁南渚上下摸索,喂了粒寒毒解药。
  
      梁宜贞缓了口气,轻喘:
  
      “这个位置,应是寒潭底下。墓穴本就阴冷,加之寒潭,我难免有几分受不得。正常的,我没事。”
  
      她双唇发颤,面色煞白。这叫正常?这叫没事?!
  
      梁南渚凝着她,有些生气。也说不上生谁的气,只是心头憋屈得慌。
  
      “眼闭。”他命令。
  
      ……………………………………
  
      “这叫什么事啊!”晋阳侯夫人摁着头,花白头发下是张疲惫不堪的脸。
  
      已是后半夜,天空将白未白。内室坐满了女眷,灯火悠悠,烛心换了一回又一回。
  
      三夫人薛氏看了看晋阳侯夫人,只道:
  
      “母亲,好在是虚惊一场。宜贞那孩子大夫已看过,说毒已解过,眼下正睡着。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晋阳侯夫人鼻息哼了声,颇觉无奈:
  
      “一家人吓得够呛,她倒睡得安稳!”
  
      坐在她身边的圆眼少女亦跟着哼了声:
  
      “祖母,我看她就是故意的!平日怂成那样子,怎就真敢殉葬了?原来不仅服了毒,还自备了解药。这是诚心演一出诈尸的戏码吓咱们呢!什么东西?”
  
      “宜萱,”二夫人郑氏低声道,“不好胡说的。”
  
      郑氏是续弦,对原配留下的梁宜萱想劝又不敢劝。只一副唯唯诺诺,进退两难的模样。
  
      “好了宜萱,你是大姐姐,少说两句。”三夫人薛氏忙打圆场。
  
      众人虽不说,大抵也是这般想。梁宜贞仗着母亲的公主身份,一向不大将晋阳侯府放在眼里。
  
      在她心中,虚有富贵的武夫之家本配不上母女二人的身份。
  
      此番“诈尸”行径,震慑众人,原也是她做得出的。
  
      晋阳侯夫人一脸无奈,问身后的刘嬷嬷:
  
      “爷们儿那处都去说了?”
  
      刘嬷嬷年纪大了,有些发福,看上去是个老实稳重的人。
  
      她应声:
  
      “都支会过了。二老爷、三老爷敷衍着外头的丧礼人情,听闻二小姐死而复生,这会子正忙着修正出殡礼数。老侯爷在观中清修,已安排小子上山去说。世孙那头也派人上京城送信了。”
  
      晋阳侯夫人点点头,因想到梁宜贞,又无奈叹一声: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那是她母亲的灵堂,闹成这般何谈敬重?”
  
      梁宜萱急急点头附和:
  
      “大伯母公主之尊,在世时对家中还客客气气的呢!梁宜贞凭什么这般戏弄?咱们家也不欠她的!”
  
      ………………………………………………………………
  
      “这大白日的,见鬼了?”梁南清听梁宜萱说起前日道歉之事,直不敢信。
  
      他一身葱白锦袍,约莫十来岁的年纪,生得富贵又白净。一双黑眼滴溜溜地转,颇得灵气,瞧来是位好动的小少爷。
  
      梁宜萱撇撇嘴,半靠在假山上:
  
      “小弟,我当时亦是你这副神情。”
  
      她勾了勾手指,向前倾身,将声音压得很低:
  
      “我同你讲,这多半又是梁宜贞在打什么主意。故意装大度,指不定有后招呢!”
  
      “着实怪了些。”梁南清手握折扇在掌心敲打。
  
      若在往日,梁宜贞怎么也得闹起来。她素以皇亲国戚自居,此番受恁大委屈,不让梁宜萱受一顿罚如何甘心?
  
      梁宜萱哼了声:
  
      “我看你那临棺一脚是踢轻了!”
  
      “大姐,”梁南清忽抬头,“你不会毫不作为,等着她整你吧?”
  
      “呸!”梁宜萱白了弟弟一眼,“我是那样好欺负的?”
  
      梁南清偷笑:
  
      “你待怎的?”
  
      “打人是我不对,我认,也道歉。”梁宜萱眼波一转,狡黠一笑,“可一码归一码,有人装神弄鬼害全家担心,总该自己吃点苦头。既然祖母坐视不理,咱们便让她长长记性!”
  
      梁南清凑上前:
  
      “姐,怎样长?”
  
      梁宜萱一指戳上弟弟的小脑袋:
  
      “这不与你商量么?你平日鬼主意最多,这会子没办法了?”
  
      梁南清护住头,嘿嘿笑两声:
  
      “她嫌弃咱们是武夫之家,咱就武夫给她看呗!”
  
      …………那很厉害啊!
  
      百年前的鉴鸿司,太厉害了!与国子监并驾齐驱,大楚第一女学。
  
      梁宜贞沉吟半刻,遂问:
  
      “今年…是哪一年?”
  
      梁宜萱正吃茶,险些一口喷出:
  
      “你傻了吧?正永十五年啊!”
  
      正永十五年……梁宜贞心头默念。
  
      据史书记载,这一年,鉴鸿司的创立者谢蓼谢夫子还健在,是鉴鸿司女学的鼎盛时期。
  
      此后谢夫子去世,鉴鸿司才渐渐衰落。到梁宜贞的时代,早已不能与国子监同日而语。
  
      可于女学之中,仍是一等一的。
  
      重生之前,梁宜贞本也考上过鉴鸿司。奈何爹爹恰发掘了一座千年墓葬,其间还保存着千年古尸。她只得下墓帮忙,从此再未入学。
  
      如今想来,颇觉可惜。
  
      而眼下面对的,是百年前最鼎盛的鉴鸿司!
  
      说不定还能受教于谢蓼夫子,那可是被历代文人当作天神供着的人物啊!当初为收藏她一幅字,梁宜贞可没少跟人装孙子!
  
      她心脏扑通直跳,难抑激动,忽一把抓住大姐的手臂:
  
      “我也能去考?”
  
      梁宜萱一惊,转而讪讪撇嘴:
  
      “如今不能咯!富商们再闹下去,拖过春日,鉴鸿司哪里还收人?”
  
      梁宜贞蹙眉:
  
      “按理说,各州县应都有名额。咱们川宁若空缺,岂不惹人笑话?这样大的盛会,府衙自己出钱也会撑吧?”
  
      梁南清摆手,凑上前道:
  
      “鉴鸿司与国子监不同,说到底还是女学,选拔的才女也不能做官,于朝政没什么直接效用。”
  
      可间接效用总该有吧!
  
      历代皇后、命妇多是鉴鸿司出身,其地位可见一斑。朝廷何至于一毛不拔?
  
      梁宜萱挥挥团扇,压低声音:
  
      “我听从前李知府家的小姐说,朝廷其实三番五次想拨款,可那谢夫子硬是不要。脾气古怪呢!”
  
      原来如此,梁宜贞恍然大悟。
  
      史书中也讲,鉴鸿司的花销多是文人、商人资助,即使官员要捐,也只能以个人之名。
  
      唯有如此,才能让治学不受朝政牵制。
  
      梁宜贞暗自点头。谢夫子虽为女子,却是难得的有大抱负大胸怀之人。
  
      越发令人心向往之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贵女联盟》,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