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魔女酒馆 > 第六百五十八章 依偎是最长久的陪伴

第六百五十八章 依偎是最长久的陪伴

    除了这位陌生的访问者,周围还有不少浓郁的黑暗系奥能元素汇聚,如此异常的情况让白夜不禁警觉。
  
      奥克莱斯城堡的防御部队还是比较完善的,不大可能让这么一大波黑暗系魔兽入侵却没有一丝警报。
  
      在白夜好奇之际,门外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陡然响起,生冷的语气里除了无尽的冷漠外还夹带着一丝激动。
  
      “老师,您在吗?”
  
      南茜站在门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黑色斗篷,里面什么都没,她习惯了赤身裸体,只有这样才能让身体更加贴近纯粹的黑暗奥能元素。
  
      在元素亲和力测试和向亚斯兰开始学习死灵奥术后,她深切的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运,同时天赋是多么的差劲。
  
      只因为雪漫境找不出第二个合格的继承者,她才勉强成为了亚斯兰的弟子,在她没有登堂入室前,亚斯兰都一直赞扬着她的出色天赋。
  
      这也一度让南茜认为自己只要努力就能通过学习,和那些魔女们一样真正帮助到白夜。
  
      可事实是,真正步入了奥术殿堂大门后,南茜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庞大,自己的渺小。人类的元素亲和力极限是9,极个别的绝世天才有可能达到10,但那和一些天生与奥能元素亲和的种族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至于黑暗奥能元素,最出色的黑龙一族在大后期,甚至有族人能达到真正的极限值99。
  
      天赋决定了高度,南茜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还远远不够,死灵奥术唯一的好处在于召唤类奥术并不十分依赖施法者的身体素质,她有足够的战斗力,可同样,也怀有精神分裂的征兆,后期还可能发展到人格甚至灵魂分裂。
  
      这种损伤是不可逆的。
  
      但南茜停不下来,看到魔女们一个个轻松蜕变,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明明是她第一个认识的白夜,为什么会这样?
  
      强烈的好胜心和意志力让南茜在死灵奥术的修行上过分偏执,效果也是出色的,以至于连亚斯兰都难以相信以她的天赋竟然可以走到这一步——
  
      数个月时间,就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死灵奥术师,完成了别人数年的修行成果。
  
      可这其中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南茜的头疼症状越来越严重,面无表情,一脸死气,性格开始大变,喜怒无常,对人冷酷,连感情都淡薄了不少。
  
      要不是冰焰时常陪伴她,南茜可能早就在不归路上一去不返了。面对这种情况,即便是蓝妮也无可奈何。
  
      劝不动,根本劝不动。
  
      就算拖着无比疲惫的身体,她也会继续潜修死灵奥术,最后连亚斯兰都看不上去,却也动摇不了她的信念。
  
      就算这次白夜不召唤她过来,墨菲斯也打算跟白夜详谈这个问题了,这样下去,没到永恒黑夜,南茜就先把自己给毁了。
  
      此刻站在门口的南茜有些局促不安,很长时间没笑过的她现在却拼命调整着笑脸,双手不断揉搓着斗篷的边角,一副小女孩见初恋心上人的模样,看的她身后的死灵骑士一脸懵逼。
  
      主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异常了,都让它有些怀疑南茜被人精神控制了。
  
      可连接着的精神锁链上传递来的感情让它明确,南茜还是南茜,没有改变。
  
      门开了。
  
      白夜看着寒风中单薄的南茜,白了她一眼,伸手拉住她冰冷的手腕就往房间里拽。
  
      “这么冷的天,你一直傻乎乎站着干什么?咦......”白夜看向南茜背后的死灵骑士,自己居然没有感知到这个大家伙的存在!
  
      周围黑压压,密密麻麻的一片,有不少幽绿色的眼瞳在黑夜中闪烁,看来她带来了一波不少的死灵生物,也难怪会有如此高的黑暗奥能元素反应。
  
      那死灵骑士比白夜第一次见变了不少,形体更凝实了,虽然还是虚幻的黑色雾气缭绕,却让人有了实质的感觉。
  
      听说死灵奥术师召唤的强大死灵生物是和她本身有着深切联系的,不知道这个死灵骑士和南茜有什么内部关联,白夜也只是好奇了一下,就将视线和死灵骑士对上了。
  
      “吼!!!”
  
      死灵骑士怒吼一声,手里的长枪就要出手,它看到南茜被抓住手腕,就如同爱人被侵犯一样,怒不可遏,翻涌的杀气扑面而来。
  
      一向冷静的南茜此时却慌了阵脚,脑袋一片空白,手足无措,眼看死灵骑士就要扑向白夜,白夜却是微微一笑,身上同样爆出了骇人的气息。
  
      他将身上几大血脉的气息同时释放,那样的威势直接逼退了附近了死灵生物,它们犹如见到了自己的君主般纷纷退散,生怕被余威波及。
  
      英勇的死灵骑士也被震慑住了,从身体本能传来的颤栗阻止着他去送死,可连接的羁绊让他不愿意放手南茜,表现出了无比痛苦的模样。
  
      这么一停顿,南茜才晃过神,对着它大喊一声:“白夜,没事的!”
  
      说完这句,她的脸颊难得变得通红,像是只熟透了的苹果,躲到白夜身后,不让他看到自己的正脸。
  
      完蛋完蛋完蛋!
  
      心里念叨了无数遍,南茜都快羞愧死了,为什么当初缔结正式契约赋予它名字的时候要用上老师的名字,这样一来,在他的面前喊出来,岂不是把自己的心意都暴露出来了?
  
      这还怎么做人呀?
  
      她真想找个洞钻进去,而庞大的死灵骑士得到主人的命令,自然退后了几步,不过还是非常警惕的看着白夜。
  
      倒是白夜一脸懵逼,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情况,哈?自己的名字,刚才叫的是自己的名字吧?
  
      他下意识回头看南茜,小丫头却一步跳开,再次躲到他的背后,是死也不想面对他了。
  
      同样名叫“白夜”的死灵骑士挠着头看着两人在门口你来我往,虽然不明白他们在干嘛,但好歹知道白夜对南茜没有恶意。
  
      玩闹了一阵,南茜“呀”了一声,在拉扯中,胸口的黑斗篷系带一下子散开,露出了正面雪白粉嫩的肌肤和完美的曲线,以及两只诱人的小白兔......
  
      这个画面就太刺激了......
  
      白夜干咳几声,偷瞄了几眼后就背过身去了。
  
      南茜手忙脚乱的系好系带,心里慌乱却又甜蜜,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不知道说啥,脑海里却反复回绕着“老师会不会觉得我很放荡”之类的想法。
  
      “咳咳,这个,以后出门还是要系好安全带的,防止出现交通事故。”
  
      出现了,白夜许久未见的骚话。
  
      他总算有机会吐槽一番,可惜南茜根本听不懂,他只能自嘲般干笑几声,拉着她的手走进房间。
  
      门外的死灵骑士可怜兮兮的被留在了外头,守着寒风,为他们把风。
  
      在伸手拉南茜的那一刹,她的手下意识回缩了下,白夜感觉到了,却还是第二次紧紧握住了她冰冷的手掌。
  
      手指末端有厚厚的茧,不需要修炼兵器的她却磨出了茧,可见平时修行的刻苦,一般女孩子都非常注意自己的身体和皮肤,该忘我到什么程度才会这样啊,白夜心里有些刺疼。
  
      如果当初没有给她施加白夜镇的压力,而只是和蓝妮一样,给南茜一份议事厅稳妥体面的工作,会不会好些?
  
      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按照南茜的性格,最后必然还是会走到这一步,白夜稍微郁闷了下,心情就平复了。
  
      “你刚才为什么缩手,是因为手上的茧?”白夜直言不讳,吓了南茜一跳,从见到他的瞬间,南茜就感觉到白夜的一丝不同。
  
      他在关心自己,担心自己,和从前那种不闻不问不一样,他在努力表达,是怜悯么,还是......
  
      南茜摇头,抛开胡思乱想的念头,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只是她不愿意开口。
  
      不过白夜却再次说了出来。
  
      “还有一个理由吧,你觉得我在明确拒绝你之后,再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白夜戏谑地一笑,有种调戏的语调。
  
      南茜大吃一惊,脸色再次绯红,不过很快就冷静了,她点头,又摇头。
  
      “不、不是过分,这......这个不过分,只是,只是不太好。对我们,都不好,不可以的。”南茜的心里挣扎了无数次,渴望了无数次,就希望白夜有一天能真的这样主动牵自己的手。
  
      等到他这样做了,却反而有些惶恐,幸福会不会一纵即逝,如果是这样,她希望永远都得不到。
  
      “不要想太多,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情,但我想,如果你嫁给别人,我一定会非常难受的。”
  
      啊啊啊,这是什么渣男言论啊。
  
      白夜彻底被自己的无耻给击败了,他都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感性,其实感觉一直有,他虽然失去了爱情,但是那种男人特有的劣根性却还在。
  
      我不想选择,真的不想选择,我全部都要。
  
      开后宫确实是非常无耻的爱情观,对女孩们非常不公平,可看着她们离开,投入别人的怀抱更加难受。
  
      这是一直压抑在白夜心底的欲望,邪恶却又真实。
  
      始终纠结他的是他的伦理心和愧疚心,这样做是不是对她们的伤害,自己的爱这样平分合适么?可如果他对每一个人都一样呢,那......
  
      白夜早就发现了这是一个无解的答案,而促使他这样做,直接表露出来的,还多亏了那失去的爱情,让他意识到身边这些各色女孩子对自己的重要性。
  
      还有,大概就是黑龙这赤裸裸淫龙的体质也有些影响了他吧。
  
      南茜都被他这一句话给惊呆了!
  
      这算什么,她可不是傻瓜,这等同于贵族少爷公开表示我要占有你的肉体和灵魂,却无法给予你名分,愿意这样成为我的情妇么?
  
      虽然这在贵族群体里再正常不过,但是白夜,白夜是不一样的啊......
  
      “怎么办,怎么办。”下意识把这个当做选择的南茜再度陷入纠结中,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自己真的答应,如果还把珍贵的处子之身给了白夜,那以后会不会严重影响到他?
  
      脑海里越来越乱。感觉时间所剩无几,南茜豁出去了,一抬头就坚定的回答:“我愿意!”
  
      “哈?愿意啥?”白夜愣了下。
  
      这下再次换到南茜脸红,一晚上脸红三次,她感觉自己又变回了那个清纯少女,什么都很羞涩,自己在想什么啊,老师没有太多弦外之音,她怎么就脑补了这么多呢!
  
      不过白夜多多少少有些猜到,明白这暂时是个无解的题目,立即转移了话题:“哦,对了,南茜,这次叫你过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拜托你。”
  
      只有公事才能让她彻底冷静。
  
      南茜如同蒸汽水壶般的脑袋终于停止冒气,长吁一口气,坐到白夜的床上,静静听着他的吩咐。
  
      事情还要从他离开雪漫境的原因开始讲起,太过漫长,很多细节也不能遗漏,本来这些事情南茜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知道,现在既然要告诉她,就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两人说着说着就钻进了被窝里(别想太多,只是在外面太冷了而已!),南茜安静听着,没想到白夜身上背负着如此恐怖的压力,和他比起来,自己那点小压力,真的不算什么。
  
      说完大背景和所有细节,天有些蒙蒙亮了,白夜开始说这次叫她过来的原因,进攻奥术师协会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狗急了还会跳墙,万一他们殊死一搏,说不定会弄伤雯,有南茜的死灵大军,那么就十拿九稳了。
  
      她的主要任务当然还是永恒长城,这才是重中之重,听到白夜为了他们而拼命争取位置名额,南茜心里说不出的感动。
  
      两人认识也不过一年多,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南茜真的很庆幸,当初自己决定带着卫兵去蓝妮那里抓回本该被烧死的温莎。
  
      不然就不会有他们的相遇。换一个人,也许就直接进门捅死了所有人,那么一切都会不同吧。
  
      想着往事,南茜忽然觉得眼皮有些沉,就这样躺在白夜的怀里睡着了,看到她斗篷下身体刻上了各种各样的奇怪死灵印记,白夜的心再度隐隐作痛。
  
      就这一晚,自己好好陪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