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翊神相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地下

第两百八十五章 地下

    正当沈翊查看四周环境,判断阴火煞的来源时,一位青年扶着一位老者出现在赵永贵等人视线之中。
  
      “施老,您怎么来了?”赵永贵连忙迎了上去,客气地问候老者。
  
      施老微微一笑:“这个地方的规划,我也参与过,我徒弟没能耐解决问题,我过来看一下,赵总不会不欢迎吧?”
  
      “施老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不欢迎呢。”
  
      赵永贵笑容之中带着一些尴尬,毕竟昨天来的是施老的弟子,虽然没有解决问题,但施老也没有说,让他另请高明。
  
      按照风水界的规矩,当一名风水师出手,事情还没有解决之前,除非出手的风水师表示无能为力,那么别的同行,是绝不可以插手。否则,可以视为挑衅。
  
      其实,赵永贵到也不是不想请施老过来,但施老这段时间得了重病,一身本事能发挥出来的,估计连三分之一都够呛,要是在此过程中,施老出了问题,他也担待不起,所以就没有再去麻烦施老。
  
      而且,他相信施老应该不会在意这件事情的,却没想到,施老居然拖着病躯来了。
  
      “赵总,别担心,我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纯粹是对这件事情好奇而已,我听说,今天这边的不少树木都枯萎了?”
  
      施老呵呵一笑,他都七老八十了,几十年江湖闯荡,什么事情没见过,况且,自己现在又得了重病,赵永贵如果还邀请他过来解决问题,才有问题。
  
      他这次来,一来,这里的规划到底出自他之手,想要尽一分力;二来,对此地发生的情况,也确实非常好奇,想要探个究竟。
  
      当然,他多少也想看看赵永贵请来的风水师,是怎么解决这里的问题的。
  
      赵永贵跟施老介绍了这里的情况,施老走到枯树跟前,看着枯树的根部,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个时候,沈翊等人从山上下来了,看到施老时,沈翊心里有些讶异,因为老人身上的特质一眼就能看出来,肯定是同行。
  
      赵永贵为避免误会,急忙为双方做了介绍。
  
      而施老和他一起来的青年,得知沈翊便是赵永贵请来的风水师,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好在,赵永贵也点出了沈翊的身份,才让他们没有再觉得赵永贵在开玩笑。
  
      施老也是风水研究会的成员,虽然不在新海分会,但也知道风水师想要加入协会没那么容易,修为必须要达到要求,否则天王老子求情都没用。因此,他并没有小瞧了沈翊。
  
      赵永贵问道:“沈师,不知您有没有什么发现了?”
  
      沈翊说:“我怀疑是地下的问题,麻烦赵总派人把枯树这边挖开。”
  
      “好的……”
  
      马上,工人就使用工具开挖,不过是往地下挖了一两米,泥土的颜色就有了很明显的变化。问题的源头不言而喻。
  
      看到泥土的颜色,施老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他沉思了片刻,脸色突然大变,而后向沈翊问道:“难道此地的煞气是阴火煞?”
  
      沈翊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确实是阴火煞,观这些土的色泽,这里的阴火煞可能并不一般。”
  
      说到这里,他起身对着周围的人说:“接下来,烦请大家退后一些。”
  
      施老郑重地说道:“沈小友,我得提醒你,这可是阴火煞。”
  
      沈翊微微一笑:“您老放心,我只是探究一番,不会轻举妄动的。”
  
      虽然才认识沈翊,但施老知道,像沈翊这样自信的风水师,是不可能轻言放弃的,于是并没有再劝,让沈翊多加小心,便和大家一起退到不远处。
  
      “施老,这阴火煞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赵永贵看到施老和沈翊凝重的表情,心里也打起鼓来,害怕听到非常严重的情况。
  
      “唉!情况确实有些严重,我也没料到,这里居然会有阴火煞!”
  
      施老长叹一声,接着便给大家介绍了阴火煞的形成原因,以及危害程度。
  
      赵永贵父子听了之后大惊失色。
  
      “施老,如果情况严重,这块地是否就不能开发了?”赵永贵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施老叹息道:“这是必然的,如果阴火煞严重,将来就算解决了问题,此地也会变成死地。只是,我有一点觉得很奇怪,这山青水秀之地,怎么可能会有阴火煞呢?而且偏偏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
  
      “是啊,为什么会这样呢……”赵永贵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正当两人对话时,另一边的沈翊做出了动作,他使用秘法,念头一动,灵识化为一条灵蛇,直接钻进了地下。
  
      一般来说,炼气期的灵识并不能离本人太远,不过沈翊有一门秘法,可以让灵识离体二三十米,只是消耗比较大,并且只有探查环境的作用。要不是这里出现了阴火煞,沈翊肯定不会使用灵识。
  
      言归正传,灵识一入地,便有无数的影像刹那映入脑海,当深入地下十几米时,居然发现了一大片碎瓷,并且深达数米。
  
      “难道这里曾是一处烧制瓷器的瓷窑?”沈翊眉头一凝,心里稍稍有些讶异,之前他并没有看到过,小青山这边有瓷窑的记载。
  
      沈翊的念头只是打了一个岔,地下浓郁的阴火煞便沿着灵识,向他蜂拥而来,普通人如果被这些阴火煞沾到,就会像枯树一般,瞬间变成干尸,他也讨不了好。
  
      沈翊不敢怠慢,取出识瓶,发动咒语,识瓶瓶口便产生了一股吸力。刹那间,汹汹涌来的阴火煞,就被识瓶所吸收,转眼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此时,沈翊只觉脑中轰然一震,灵识已突破了碎瓷层,进入了地底的深处。
  
      怦!
  
      突然间,沈翊的心神猛地一震,灵识似是撞到了一层什么屏障,竟然一头给撞了回来,令他脑袋有些昏沉之感。
  
      “地底果然有问题,这下面有人为布置的阵法。”
  
      这一点,并没有出乎沈翊的意料,如果没有阵法的阻隔,阴火煞早就爆发了。当然,阵法的阻隔对阴火煞其实也是一种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