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扶一把大秦 > 第392章 赐婚

第392章 赐婚

    说到胡亥,就不得不说赵高,虽然赵高都已经被嬴高弄死了不知道多久了,但是他的影响,在咸阳城里,或者说是在大秦的朝堂上面,还远远未能散去。
  
      虽然没有人提起来,但是所有人又都不得不承认,赵高是大秦朝堂上面永远的耻辱,是始皇帝的一大败笔,一个的赵国的贵族之后,裹挟着自己复仇的目的,甚至不惜将自己身体上最是重要的部位了断了,竟然就骗过了一统天下的始皇帝,还连同骗过了几乎全部的大秦朝臣。
  
      若非是嬴高的横空出世,现在的大秦在赵高的手里会走向何方,没有人敢去预测。
  
      而随着赵高的死去,胡亥则成为了一个几乎被整个咸阳宫,整个咸阳城,或是整个大秦遗忘的人。
  
      始皇帝在的时候的那个始皇帝最为宠溺的公子经过了他人生中那么一个重大的变故,已经渐渐的从一个在咸阳宫里面嚣张跋扈的公子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而嬴高,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也却没有什么苛责之类的对待,作为始皇帝的儿子之中年纪最小的,当嬴高登基之后其他的公子纷纷走出了咸阳宫开辟府邸之后,他却依然在咸阳宫之中蹉跎。
  
      当发现自己的兄弟姐妹都离开了之后,胡亥特意向嬴高申请了将自己挪到了咸阳宫里面最是偏僻的一处宫殿里面。
  
      之前阳滋还在的时候,倒是对他颇为照顾,但是现在阳滋也出嫁出了咸阳宫,宫内基本上已经没人愿意搭理胡亥这个险些就成为了大秦罪人的公子了。
  
      虽然没人愿意搭理,但是因为嬴高把这咸阳宫里面的大事小情就交给了冯清来官管理,所以对于胡亥的情况,冯清还是了解的。
  
      “胡亥公子已的确是在咸阳宫之中,日日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殿内,倒是不怎么出门,只有君上派遣的侍卫,伴读和数个舞女相伴。”
  
      其实这个时候按道理已经到了嬴高对于戚懿和田言两个人做决定的时候了,戚懿的小眼神那是早就盯着嬴高的那张看着相当英俊潇洒的脸了,一刻都不敢松开,生怕这位皇帝说出了什么话自己却没有听见。
  
      而田言呢,就只是愣愣的坐在那里,刚才嬴高转身离去的时候,她最终还是没能向前一步,她不知道这位年轻的皇帝的身上有着什么样的魔力,怎么好像他说的话自己根本就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一样。
  
      总之,田言没有动,她知道,按照皇帝的说法,她要是没有动作,就算是答应了他的说法,进入咸阳宫,看一看他到底是一个明君,还是一个无道昏君。
  
      他竟然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那他为何还会允许我存在在这个世上?是因为我的美貌真的打动了他吗?还是因为他只是想要让我看看他是一个明君而非是一个昏君?他真的不怕我在咸阳宫之中了结了他的性命吗?
  
      田言的脑袋里面几乎全都是疑问,仿佛自己长这么大所有的问题都在这个时候一股脑的向自己奔涌而来了一样。她甚至都没怎么细听嬴高回到座位上之后说出了什么话。
  
      “那就对了,胡亥乃是朕的幼弟,今年算起来也有二十余岁了,不应再如同个孩子一般在这咸阳宫之内晃悠了,这宫内女眷若是渐渐的多了,还是多有不便的!”
  
      嬴高这话,倒是让冯清有点明白了他是个什么意思,也让一直紧张的看着嬴高的脸,生怕错过什么消息的戚懿长长的出了口气。
  
      原来皇帝是怕自己新进宫了女子之后,他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见了什么自己不该见的事儿,碰见了什么自己不该碰的人啊!这说明啥,说明皇帝对于自己这个可能即将进入咸阳宫的女子是非常的重视啊!
  
      至于田言,戚懿一看她那魂不舍守的样子,基本上也就猜出来了,之前嬴高到了她面前说出来的那几句话,应该肯定是对于她十分的不满意啊,她肯定是已然出局了,等到把这位什么胡亥公子给撵出咸阳宫去之后,应该就开始宣布自己进入咸阳宫,成为大秦皇帝的第二位夫人的事儿了吧?
  
      “君上的意思是……在召入新的夫人之前,先将胡亥公子……”冯清已经了解了嬴高到底是啥意思,但是却并没有直说,虽然在场的除了这两个女子就是朱家了,但是要是因为你皇帝想要召进宫新的女子了就把自己的弟弟给撵出去,这好像终归是有点不太好的。
  
      “对,既然胡亥已然是二十余岁了,就不应在咸阳宫中不见天日,这咸阳城里的百姓是如何生活的,他也应该见识一番了。今日,就先将那这个事儿给办了!”
  
      嬴高可不像冯清那么瞻前顾后,他才不管传出去别人怎么看呢,而且在嬴高的心里,把胡亥放出去那是为了他自己好,不然的话好像自己一味的想要把当年跟自己争夺过储君之位的弟弟软禁起来一样,成何体统啊?
  
      “但凭君上吩咐。”
  
      “好!朱家,去在跟其他公子府邸相近的地方去给胡亥找一处府邸,并且通知下去,明日便着其带着宫中的侍从,出宫开府!”
  
      “谨遵君上诏命!”朱家倒是从来不问为啥,你皇帝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就算是今天嬴高忽然之间让他去把胡亥给砍杀了,他也不带提出什么意见的,因为在他的心里,反正胡亥也没什么用。
  
      “君上,胡亥公子还未曾成婚,便出了咸阳宫,这要是传出去……”冯清的思虑还是更为周到一些的,见这个事儿已经成了定局,还是微微的提醒了嬴高一句。
  
      “夫人多虑了,今日朕在此提出胡亥出宫之事,自然是想要把他的婚事一并定下来!”
  
      “但不知哪一家贵族乐意将自己的女儿嫁与胡亥公子啊……”冯清这话说的,又是相当的实在,胡亥是啥人啊,那是个所有人都不待见的人,就算他是大秦的公子,也没有贵族愿意把自己的女人下嫁给胡亥,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估计胡亥早就可以到咸阳宫外面去了。
  
      “没关系,朕今日就给胡亥赐婚!”
  
      “赐婚?”
  
      “不错,此二人之中,有一人当真是十分适合胡亥公子,正可以赐婚给胡亥公子!”
  
      嬴高向戚懿和田言的方向一指,嘴里面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
  
      这话一出来,原本充满了期待的戚懿先是一愣,之后又放松了下来,皇帝要在她们俩里面选择一个下嫁给自己的弟弟,那肯定是对哪个不满意就把哪个给自己的弟弟啊,而看着情况,自己应该是稳了,而田言,肯定就只能去下嫁给皇帝那个不受待见的弟弟了。
  
      “君上当真舍得将此二人中的一个下嫁给胡亥?”
  
      这句话,冯清是低着头用非常小的声音问出来的,毕竟这俩可都是按照嬴高那极为严苛的条件在整个大秦范围内选择出来的,都是万里挑一的人,虽然肯定是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说句实话,这女人对于嬴高来说那不就是放在后宫享用的吗,只要有个好的皮囊也就够了,别的管那么多干啥?
  
      “夫人你这是何意,朕只有一人,这若是一下子弄进了后宫两个女子,朕如何能分得开身?加上夫人,再有一个就足矣了,不然便要耽搁这大秦的江山了,大秦的江山自然是耽搁不得,故而朕只有忍痛割爱……”
  
      嬴高说到这,冯清差不点没笑出声来,嬴高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没谱了,别人不知道,冯清还能不知道吗,她的这个君上,就算是白天有的时候兴致来了,那可是抱着她就往俩人的寝宫里面跑,这个时候他哪里去管大秦的江山了?
  
      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上,冯清自然不能戳穿嬴高,其实嬴高这么说的话,对于今天这件事儿的结果她基本上已经有数了,对于这个结果,也算是挺符合冯清自己的心意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冯清理智的选择了微笑的闭上嘴,等待着嬴高的最终决策。
  
      见冯清没啥疑问了,嬴高知道,该到了自己一锤定音的时候了,于是乎,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之后开了口。
  
      “你二人尽皆是从我大秦领土之中选拔出的万中无一的女子,朕命右相全权处理此事,不但是因朕尚无子嗣,同时亦是为了朕的幼弟胡亥,今日经过对你二人的一番考校,朕已然决意,戚懿赐婚给公子胡亥,并随胡亥出咸阳宫开府,田言留在朕的咸阳宫之中!”
  
      随着嬴高一句句话的出口,表情最是丰富的就是戚懿的,原本那叫一个自信满满的她,在听到嬴高第一次提到她的名字竟然是为了将她下嫁给胡亥的时候,她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戚懿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皇帝不喜欢舞蹈吗?是自己跳的不好吗?为什么会落到这么一个结果呢?田言不是已经露出了失败的神色了吗,为什么皇帝还是会选择将她这么一个只会舞刀弄枪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戚懿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嬴高是不会回答她任何一个问题的,她能做的只是接受自己的结果。
  
      嬴高的话音落下之后,二个有着惊世容颜的女子竟然全部都沉默了,呆呆的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表示。
  
      戚懿很明显是有些不能相信刚刚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儿,而田言的,好像是还沉浸在之前自己跟嬴高的对话里面,她甚至好像都没有听见刚才嬴高用自己洪亮的嗓音宣布的决定。
  
      “咳咳,你二人还不谢君上的恩赐?”
  
      足足瞪着眼珠子看了好几秒,竟然冷场了,嬴高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番无奈的神情,这个时候还是冯清提高了自己的嗓音,又提醒了一句。
  
      这一个提醒之后,戚懿和田言才纷纷拜倒在了地上,对着嬴高说出了拜谢之言。
  
      针对这两个女子的考校,足足持续了有近乎两个时辰,嬴高这个时候终于是松了口气,并没有再说什么其余的事儿,而是站起身来向大殿的内间走去了,临走的时候在冯清的耳朵边上稍微嘱咐了几句,显然是她们俩的安置问题。
  
      当晚,大秦的皇帝扩充后宫的事儿就在咸阳城里面传开了,因为当晚,嬴高的下了一道诏命,狠狠的赏赐了刚刚暗中回到咸阳城不长时间的冯去疾。
  
      至于赏赐的理由,则是冯去疾不辞辛劳,不但为嬴高找到了一名内外兼修的夫人,更是为唯一还在咸阳宫之中的胡亥公子找到了良配。
  
      这一下子,咸阳城当天晚上就有点炸锅了,谁都知道胡亥是之前赵高的铁杆,要不是嬴高他就成了傀儡皇帝了,所以在这个咸阳城里,要说谁的人缘是最不好的,那肯定要属胡亥了,之前在咸阳宫里面的时候,除了阳滋几乎没有哪个公子或是公主敢于去跟胡亥套近乎。
  
      “君上竟然不再软禁胡亥公子了?竟准许他出咸阳宫独自开府邸?还给了赐婚?”
  
      “莫要胡言,君上何时都未曾说过要软禁胡亥公子,只不过是他一直尚未成婚,年岁也才刚刚满了二十余岁,这才在咸阳宫之中蹉跎到了今日。”
  
      “君上当真是人中龙凤,若是换做他人的话,胡亥公子那是万万活不到今日的!”
  
      “那是,君上宏图大志,怎能在乎区区一个胡亥公子?”
  
      类似于这样的对话,在咸阳城里面几乎每一个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身边发生着,而且以极快的速度从咸阳城向周边传递着。而这件事所让大秦的百姓知道的就是,我们的皇帝,还真的是相当的大度呢!
  
      咸阳宫之外的这些流言,作为当事人的田言和戚懿自然是不知道的,从嬴高最后的一锤定音开始,她们的命运也不再相同了。
  
      戚懿当时就被朱家带到了宫外一处嬴高刚刚赏赐给胡亥的府邸,准备着数日之后她和胡亥的大婚,虽然她好像是连胡亥都没怎么见过,更不知道胡亥和嬴高之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