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曾混过的日子 > 300 给我介绍姑娘

300 给我介绍姑娘

说句实话,当我听到春妮姐最后这一句话的一瞬间。内心无比的压抑和震撼。我努力平息着心底的震撼,嘬着牙花子,抬头看向春妮姐,哑了口气问道,“哪得是什么样的人啊?真特么变.态。姐,这样你都能挺得过来?”
  
  春妮姐站在阳台边上,眺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忍不住感慨道,“呵呵,哪能怎么办。都是为了生存,你不去做这些事儿,难道想靠着打工来赚钱吗?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五十岁以前享受到现在的生活。即便是可以,又有什么用?我都五十岁了,你说对吧?”
  
  我忍不住点点头,十分认同春妮姐的这番话。是啊,人到了五十岁的时候,还在社会上争名利有什么用呢?那种年少轻狂激昂的斗志早已经被岁月磨平了吧?就连年轻时候锋利的爪牙,也照样会被磨平。
  
  所以说,人活着还是要靠年轻时候的折腾。最起码,不能白活一次。
  
  无论现在混社会也好,做生意也罢。我们都是为了自己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在努力。其实,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多年以后我才渐渐的明白,并且羡慕上了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那种忙碌起来忘记了时间的工作。每当累的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压根就不会去想其余的事情。所以,也就不会心烦,不会有哪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多年以后,看着我身边相处每一个夕阳日出的兄弟们死的死,逃的逃。有的牢底坐穿,有的四海为家,亡命天涯。
  
  哪一刻,我是真正的后悔了。我后悔自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如果当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不定2018年的自己,也是一个重点单位的正式员工,入着五险一金,每个月几千块钱,谈个对象,日子过的到也舒坦。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我们在这里,暂且不提。
  
  言归正传。我跟春妮姐聊了许久以后,春妮姐算是彻底的打开了心结。这半年来她受的全部委屈,全都宣泄而出,或许对她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诉说完这一切以后,春妮姐伸手轻拍了一下额头,嗔笑着看了我两眼,“哎呀,你看我。聊起天来就忘了正事。走吧!上三楼,我给你介绍一下姑娘,这个姑娘这几天就不干了,帮了你这个忙刚好就离开了。孙强到时候想查也查不到,呵呵!”
  
  春妮姐说罢话,抬脚就往三楼走。我盯着她娇弱的背影看了一眼,心中忍不住感慨道:这个女人,究竟经历了多少辛酸。
  
  走到了三楼以后,春妮姐带着我敲了两下其中一个房间的屋门。整个三楼跟二楼的布局完全不同。三楼基本上就像是酒店,全都是单独的房间。而春妮姐带我敲门的房间,就在楼梯的右手边,第一间屋子。
  
  敲了几下以后,屋里的灯一下亮了起来。紧接着,我听到了拖鞋走路的声音,然后门被人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来,我只看了一眼,确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看样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姑娘是那种长相比较清纯的类型,皮肤很白皙,身材也很好。开门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肯定是空的,但也就是这样,睡衣的前面都鼓了出来,姑娘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打着哈欠看了眼春妮姐,“春妮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啊?”
  
  “呵呵,今天这么早就休息了?”春妮姐轻笑了两声,伸手指了我一下,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刘封。今晚找你来,应该让他跟你聊聊。”
  
  姑娘闻言,睁开了她朦胧的眼睛朝我看了一眼。顿时,脸上刮起了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然后扭过头朝着春妮姐扮了个鬼脸,挺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宛然一笑说,“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现在还没找对象的打算。再说了,我打算回我们老家在找对象,找个普普通通的男人,我觉得挺好!”
  
  姑娘很明显,是误会了春妮姐的意思了。
  
  而春妮姐闻言,顿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伸手点了一下姑娘的额头,嗔笑道,“想什么臭丫头,我可没说给你介绍对象吧?我这是找你帮忙来了,我这个朋友遇到点事儿。我寻思着你不是要走了吗?刚好可以帮他一个忙,怎么样?姐这个面子,你给不给呀?”
  
  春妮姐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姑娘,虽然她说话的口气很轻松,但也是故意在给这个姑娘施压。姑娘一听,顿时微微皱眉,一脸不情愿的表情。不过,虽然表情很僵硬,但她却嘟起了嘴巴,抱怨地说道,“春妮姐你都张嘴了,还亲自来找我了。你说,你这个面子我能不给吗?再说了,我这大半年赚的钱是我以前在别的地方两年都赚不到的。所以说,我还得谢谢你呢。这个忙,我帮了!”
  
  一听姑娘十分豪爽的同意了,我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我往前走了两步,朝着她,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
  
  春妮姐十分欣慰的点点头,伸手拍了一下姑娘的肩膀,“赚钱的事儿还是你们自己的努力。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个平台,能赚多少还是自己的能力。今天这件事,姐谢谢你了。既然你答应了,那你们俩就先聊一下,我这边还有事儿,就先离开一会儿。”
  
  “小封,张妍这个姑娘我就交给你了。不管你的事儿有多重要,你必须保证她的安全,知道没?”春妮姐说罢话,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微微诧异了片刻,有些不知道春妮姐那个眼神的意思。不过,我还是重重的点头,呲牙一笑,“妥了姐。我肯定把她当成祖宗似的供起来,办完了这件事,我再请她吃饭,你看妥不妥?”
  
  “行了,就你小子嘴甜。”春妮姐挺开心的笑了笑,转头嘱咐了张妍一句,“妍妍,你跟小封你俩聊聊吧。办完了这件事,你临走的时候来找我一趟!”
  
  “行,找你,你给我颁奖呀?”张妍掩嘴浅笑道,“又不是让我陪他上床,好处费我就不要了。我说了,这次我义务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