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无敌学生俏校花 > 第504章 那么我们就对赌吧!

第504章 那么我们就对赌吧!

郭正毅开门见山的道:“我知道曹珮如女士的想法,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你看,我之前答应过司鸿初,现在就已经撤出桃花帮的地盘了。”
  
  曹珮如急忙问:“那么你要我怎么做?”
  
  郭正毅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了一句:“实话实说,同时跟三大世家作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蓝昊点点头:“你知道就好。”
  
  郭正毅马上又道:“所以我还不如各个击破!”
  
  这一句话说出口,曹珮如和蓝昊脸上都变颜变色的,熟料郭正毅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开玩笑的。”
  
  郭正毅说话半真半假,谁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才真的是假。或许是假中有真,真中有假,如此真真假假,郭正毅就是要让人搞不清楚真实图谋。
  
  蓝昊还是第一次正面接触郭正毅,其他方面暂时还说不好,至少这几句话下来,感觉跟郭正毅打交道很累。
  
  “你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是另一个话题,现在咱们谈的是我的地盘……”曹珮如顿了顿,重复了一直以来的态度“你卖的那些玩意,绝对不能进入我的地盘,当然我更不会把地盘和生意交给你!”
  
  郭正毅不温不火的道:“你在这里说几句话,我就让出这么大的利益,换做你站在我的角度会同意吗?”
  
  曹珮如马上问:“那么你想怎么样?”
  
  郭正毅反问:“我开出条件你会接受?”
  
  “我们可以商榷。”
  
  “好。”郭正毅用力点点头:“那么我就直说了,以后你每个月给我交保护费,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什么?我没听错吧?”曹珮如听到这话,实在被气坏了,自己本来就是收保护费的,如今竟然要给别人交保护费。黑涩会被人勒索,这还有天理吗。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不过这也没关系……”郭正毅满面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我想要的东西一定都会得到!”
  
  饶是曹珮如为人很有定力,却也不由得提高了嗓门,怒道:“不行,这绝对不行,你还是另开一个条件吧!”
  
  “没有其他条件了。”郭正毅伸出两根手指,在曹珮如面前晃了晃:“或者你同意我的条件,或者静待我出手,没有第三种选择。”
  
  “有第三种选择……”司鸿初一直没出声,这时说话了:“郭老大不是说了吗,既然曹姐擅长赌,可以对赌决定。”
  
  “没错。”郭正毅笑着点了点头:“我最擅长用别人擅长的东西,去打倒别人。”
  
  司鸿初果断的道:“那么我们就对赌吧!”
  
  “你确定?”郭正毅看着司鸿初,挖苦的道:“上一次预热,你已经输得这么惨,再和我赌一次,只怕连裤CHA都留不下了!”
  
  司鸿初自信满满的道:“如同你一样,我也有擅长的东西……”
  
  “说来听听!”
  
  “那就是在哪里跌倒,在哪里趴下……”司鸿初急忙纠正道:“哦,不对……是在哪里站起!”
  
  “也就是说,你输给了我,就一定要再赢回来?”郭正毅点点头,嘉许的道:“年轻人,有抱负,我喜欢!”
  
  “这么说你同意了?”
  
  “我当然同意了,虽然你是我的晚辈,可我也不在意看着你这一次彻底趴下。”说着,郭正毅转过头来,看向曹珮如:“不过最后还得曹姐拿主意。”
  
  既不能让郭正毅集团渗透进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同时也不能给郭正毅交保护费,因为这就意味着从此以后都要受制于郭正毅。眼下,曹珮如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同意:“我们就以赌定输赢好了。”
  
  “好。”郭正毅站起身,冲在座的人笑着点点头:“我们赌场上见。”
  
  随后,郭正毅看着司鸿初,用手指点了几下:“文豹以变,你开始变成你应该的样子了,这让我很高兴。”
  
  郭正毅告辞了,曹珮如深吸了一口气,招呼了一声:“肥虎。”
  
  肥虎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马上来到曹珮如身边:“曹姐有什么吩咐?”
  
  “刚才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无奈的摇摇头,曹珮如说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这个郭正毅是有真本事的,既然咱们打不过他,就只有和他赌一局。”
  
  “我明白。”肥虎点点头,又道:“赌的办法有很多,比如扑克牌,比如麻将,还可以是台球,我们跟他赌什么?”
  
  “这个可以再研究……”对这件事,曹珮如总是隐隐感觉不妥,因为郭正毅的头脑确实太厉害了:“在我的手下里,肥虎的你的赌术是最好的,不如这次出战怎么样?”
  
  肥虎双拳紧握,嘴角荡起一抹凄然的笑容:“老大既然吩咐了,千刀万剐我也要上!”
  
  蓝昊这时插了一句:“你的这个小弟好像没什么信心。”顿了顿,蓝昊又道:“世上能人无数,精通一个领域就可称为天才,能精通两个领域则算是鬼才了。郭正毅这种人少之又少,简直就是天妒的英才,几乎没什么事情是他不精通的,我觉得你还是慎重考虑派谁上场……”
  
  曹珮如既像是对郭正毅说,也像是在安慰自己:“郭正毅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人,就算有通天本事,也有自己的弱点,我认为他不可能每个方面都强悍到变态的程度。”
  
  蓝昊端起咖啡了一口:“这可不好说。”
  
  肥虎有些不乐意了,冲着蓝昊嚷道:“喂,你这人怎么回事,长别人志气,灭我们威风……”
  
  “肥虎别乱讲。”曹珮如白了一眼肥虎:“蓝先生这么说,也是提醒我们。”
  
  蓝昊根本不在意肥虎的态度,自顾自的道:“还是得另找一个高手,你的这个手下不行。我这么一句话,他的情绪就被刺激到了,首先定力就不过关。”
  
  “没错。”曹珮如赞同的点点头:“你们也都看到了,郭正毅不管什么时候,总是那么云淡风轻。这要是对赌起来,他只需用几句话刺激一下,我们的人就可能乱了方寸。”
  
  “喂!”司鸿初感觉自己被忽略了,拍了拍桌子,强调一下自己的存在:“你们怎么忘了我,刚才跟郭正毅提议对赌的,也是我!”
  
  “你?”蓝昊和曹珮如一起看向司鸿初,随后又一起摇了摇头。
  
  当着肥虎这种手下的面,两个老大不好揭司鸿初的老底,既然司鸿初差点连内裤都输给郭正毅,再上场恐怕只有更丢人。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要阴沟里翻船。”蓝昊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还是另找别人吧,司鸿初也好,你这个手下也罢,都不行!”
  
  “等等……”肥虎突然想到了什么,忙道:“我管的那个场子,常有一个叫侯学文的人来玩,他非常低调,逢赌必赢。但他也不多赢,每次赢个几百块就走人,后来我听说他是赌神级别的人物,当年在广府省赫赫有名。我们都知道,因为广府省比邻港澳,所以代表了全国赌术的最高水平。这个侯学文当年横扫澳门赌场和公海赌船,可惜后来得罪了人,结果遭人陷害,还被斩掉了手指。所以,他现在不敢大赌,唯恐被当年的仇家知道,只靠着小赌赚点生活费……”
  
  “原来还真有这样的隐士高人。”曹珮如点点头,有点心动了:“我们可以试着把他请出山,不管他当年留下什么样的过节,我们都能帮他摆平。”
  
  “我看这个主意不错。”蓝昊点点头:“不过,在他出手之前,还是要检验一下成色如何。”
  
  “喂!”司鸿初又拍了拍桌子:“你们有没有想到我?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无视我的存在?”
  
  曹珮如和蓝昊一起看了一眼司鸿初,什么都没说,开始商议起细节。
  
  在肥虎的安排下,曹珮如很快联系到了侯学文,像曹珮如这样的老大自然不可能去见一个没落多年的赌王,侯学文倒是要主动来见曹珮如。
  
  “我知道你的故事……”曹珮如抽着烟,一双深邃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侯学文:“我承诺给你一次翻身的机会,只要你肯帮我上场,你当年失去的一切我都可以还给你。但是,我不希望看到失败……”
  
  曹珮如的话似乎没说完,但也不用说完,意思已经很明显,侯学文要是输了就别指望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曹珮如和蓝昊原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才能说服侯学文,熟料侯学文只是冷静的问了一句:“需要我做什么?”
  
  曹珮如微微一笑:“我只希望你能赢。”
  
  “对手是谁?”
  
  “郭正毅。”曹珮如幽幽道,阴森的语气,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这个人很厉害,但你必须赢!”
  
  “我知道这个人……”侯学文深吸了一口气,自信满满的道:“他不是毒贩子吗,怎么开始混赌行了?”
  
  “这个你不用管。”曹珮如摇摇头:“你只需要告诉我——有信心吗?”
  
  “既然你知道我的故事,就知道我这些年隐忍多少屈辱……”怆然一笑,侯学文欢欢说道:“如果能重新站在赌场上,我就会找回当年的一切。”
  
  侯学文的话语中有种说不出的自信,曹珮如嘉许的点点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一次与郭正毅对赌,就是你铅华洗尽重新发扬光大的机会。
  
  “谢谢曹老大给我这个机会。”
  
  “能不能知道,当年谁害的你?”
  
  “就是郭正毅。”侯学文不带丝毫的怒气,平静无波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波澜:“我当年风光最盛的时候,郭正毅的一个亲信输给我一千多万,但是这个亲信不想付钱,就串通了郭正毅……”
  
  “然后呢?”
  
  “然后,我最后一次去澳门和当地一个赌王较量,郭正毅派人在我这里做了手脚,让人以为我在出千……”侯学文说着,缓缓伸出右手,上面缺了两根手指:“于是我就变成这样了!这些年,郭正毅坐了牢,手下却还到处盯着我,搞得我根本不敢出头!”
  
  “现在你复仇的机会来了!”
  
  侯学文果断的道:“没错。”
  
  “只要你能赢,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郭正毅奈何不了你。”
  
  “只要能赢,我不在乎安全。”冷冷一笑,侯学文又道:“我要的只是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