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2、不打自招

22、不打自招


  室友们主要是把照片当成证明发给了各种各样认识的同学,强调这是钱多多打零工店里的小姑娘,帮老二辟谣。
  可这依旧没法避免钱多多周一一早重新回到学校上课时,继彩票事件后,再次成为同学们关注的焦点。
  特别是女生,都是那种另类的眼光和鄙视的神情,看来钱多多想在自己专业发展女朋友,确实成了个很困难的事情。
  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指指点点的关注感觉。
  上一回类似的记忆深刻,还是小学因为没法交出参加春游的钱,被整个年级甚至隔壁教室的同学来打探,很多同学难以相信还有人给不出那几十块的春游路费。
  好心的班干部竟然还提议大家捐钱凑起来让他去春游,年少不懂事的孩子们捐了,钱多多更不懂事的去了。
  然后最难受的就是全程被围观,像个动物一样被围观,大家把自己的零花钱、早餐费凑起来让钱多多去春游的,好像每个人都有资格随便评价了。
  七八岁的孩子,也许就是从那时候,深刻的体会到了语言的威力,也体会到了雪中送炭的温馨。
  那个双马尾的小身影,傻乎乎的建议大家捐款,听到各种风言风语又怒不可遏的去批评制止。
  这些都成了钱多多各种心酸回忆里面的小甜蜜。
  所以从那以后,钱多多再也没申请过贫困补贴,起码他知道拿了那份补贴,哪怕是长得胖,也是一种罪过。
  再怎么内心强大,从小在别人异样眼光中成长的感觉,钱多多也不愿再来一次。
  但这样的经历,确实也让钱多多的内心足够强大,起码这时候,他知道自己只要专注到在意的事情上,就能对那些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充耳不闻了。
  以前是沉醉到关于汽车的绘画中。
  现在真的能全身心思考关于建筑的细节。
  昨天老三都说多多有点变化,钱多多自己好像也察觉到了。
  难道真的是钱壮怂人胆,现在考虑的事情都不一样了。
  不但对这堂城市设计原理专心听课,中间休息的时候还拿了自己手绘的牛皮纸上去找老师询问。
  话说大学老师通常都是这种反应,学生懈怠呢,他们教得也没精打采,但如果真有某个学生在认真询问跟专业的东西,往往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往日颇有些漫不经心的老教授专注倾听了钱多多的说法,他肯定也没受到什么照片传闻的影响:“思路很独特,但是具体实施有大量的细节问题需要补充,大一你们不是已经上过建筑测绘基础课么,既然你说这是个基于实地设想的案例,那就应该有详细的测绘图纸、数据、照片,以及三维建模的效果图,下一步再考虑标准的设计图稿,你的电脑设计成绩怎么样?这是个基本的快题设计科目吧,三周时间希望你能拿出些实际的东西来给我看看,而不是只有手稿,当然,灵感和手稿是一切的基础,可要来咨询我,并且让我充分理解你的设计意图,那就要有完整的东西,以后你们面对甲方也是这样的。”
  其实钱多多站在讲台边咨询提问,已经有几个学生不由自主的靠过来侧耳旁听,还有探头看钱多多手稿的,有人是好学,有人是好奇。
  钱多多却得逐渐得到了比较清晰的方向。
  如果说以前的学业还有点得过且过,因为自己也不完全清楚自己这个建筑设计专业以后到底能干什么,甚至很大的几率自己并不会从事这个行业,现在显然是明晰了。
  无论以后做什么,起码这次要针对那块地,做出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设计方案,哪怕最终不能付诸实施,也是给父母的一个交代。
  起码自己买了黑仔,才能理所当然的报账啊。
  钱多多的初衷就这么简单。
  其实好多伟大的梦想起步都很简单琐碎,反而好高骛远的雄心壮志很容易被时光和琐碎磨掉。
  钱多多就是个琐碎的家伙,中午在食堂吃了饭,终于能拎着塑料水桶、抹布、笤帚之类赶到废弃车间,先在黑仔趴着的范围做个清扫保洁,并且对这一排三个类似教室大小的厂房维修车间做了全面勘察。
  六条地沟维修道,每个车间看来都能摆开两部卡车维修的规模,只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最边上还有一间破旧漏水的工具房或者说是休息间,木门早就腐烂破掉,更别说门锁,里面高低铁架子床和墙边堆着废弃零件的钢架一样锈得都要垮了,但钱多多试着用笤帚推合上旁边的防水电闸,竟然把白炽灯点亮了!
  锈得龙头都拧不动的水管还在滴水,这说明水和电都是有的。
  这两个发现让钱多多兴奋不已,能够让载重货车倒车入库的地面淤泥、青苔足有二指厚,但这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也让他忍不住把黑仔发动起来小范围转圈,每天让发动机和车内油水保证流动,汽车往往就是闲置才会坏掉。
  但主要还是过过瘾,最后把黑仔开到地沟之上,兴致勃勃的想钻到车底再看看,结果地沟里面的脏污油泥直接把他的旧运动鞋给毁了。
  于是从斑驳的砖柱上掰了点白灰,就在乱糟糟的墙面黑板上开始记下自己要弄来改变这里的各种东西,水龙头、管钳、铁铲、插线板、汽修灯、榔头扳手之类各种工具!
  没错,准备下一步就是对黑仔动手了,复杂的维修不会,那就先从简单的轮胎拆卸、油料滤芯保养之类开始。
  如果说那个建筑设计方案是自己的主业,围绕黑仔和这里的事情才是自己的兴趣,这才是他下闲棋的路数。
  而且从内心来说,钱多多还是更喜欢车,他期望自己以后能从事跟汽车有关的工作。
  这本来就是他读了一年多大学的思路,现在只是得到了更多实践的机会,以前总不能把老四的小宝马拆了轮胎放掉机油吧?
  而且这个和足球场之间还隔着排绿化树木跟灌木丛草坪的废弃角落,隐隐像一个独立天地,可以完全把那些怜悯、歧视还有风言风语都隔绝掉的小天地。
  钱多多打算把这里慢慢收拾出来,每天做点,让自己和黑仔都有个安宁舒服的小天地,就像自己的内心世界一样。
  谁说胖子、穷人就不能有自己的思想和爱好了?
  下午室友问他,也只说去给黑仔洗车了,晚上再去的时候,除了买双几十块的帆布运动鞋,还买了些简单的东西,点亮了灯泡,一直忙碌到熄灯前才回寝室去。
  这一周的时间,钱多多都处在这种极为充实的学习工作中,因为自从进了大学开始他就经常在外面打零工,室友们也习惯了。
  唯一的小插曲可能就是周四中午时候,跟室友们在食堂碰见了经管院的四位美女。
  其实这几天偶尔也会想起这接触,钱多多猜测可能以前桃子也到那条步行街去过,只是自己从来不关注美女,现在认识了可能才会注意到,这点就像他现在感觉到处都能看见高尔夫一个道理,买了这辆车,才会不由自主的关注。
  女生更是,不认识的时候都是美女,认识以后肯定关注点不太一样。
  以前可能点头示意下的交情,现在老三他们几个已经殷勤的过去问要不要帮忙排队了,然后女生们就在赵同学带领下坐到一起来,在宽敞明亮的学生食堂里,就凭这点气场都能让男生们乐不可支,颇有小公鸡般的得意了,好多人都在偷看呢。
  结果赵同学代表女生找钱多多证实了下,那个照片上的小姑娘真的是他打零工店里的孩子?
  钱多多忽然想起来那个桃子见过小囡!
  而且就是当天那身淡蓝色的小裙子。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件印着光头强的黑T恤,他都没敢去看她的表情,觉得尴尬极了,好像看见别人隐私那样的尴尬,头都没抬:“我在那里打零工已经一年多了,经常帮老板接送孩子,有时候我去书店看书都还得帮她带着,人家做母亲的也蛮辛苦,我这一年多的生活费可以说都是从人家小店里面打工得来的,帮点忙是应该的。”
  室友们也纷纷证明,那个吴婶可凶悍了,只是在路边坐会儿都要跳出来骂,俨然把钱多多形容得像个被剥削的长工!
  赵同学的语气有点苦口婆心:“你一个年轻大学生,照顾女童还是要注意影响,容易引起误会……”
  从小没少被误会的钱多多低头看着自己饭盆,嘴动了下却没说出来,只默默的点头继续吃饭。
  反而是老四口无遮拦:“我们专门去看过,就是个还没上小学的孩子,可能单亲妈妈带大格外依恋多多这种憨厚的,哪有那么肮脏!我说拍照的家伙真是自己心里有多龌蹉,才会看成多龌蹉……”
  话音没落,那个短头发的玲玲腾的一下跳起来:“说谁呢!”
  五个男生这才诧异的一起抬眼看她,原来就是她啊!

Ps:书友们,我是中秋月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