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84、果实也有很多种

84、果实也有很多种


  孟桃夭听钱多多简短讲解了事情经过,哪怕没有提到是驻京办主任,只说餐厅老板有公职在身,却被严阵以待的进行调查了。
  电话那头的安静很像是没人听,但钱多多说完以后,孟桃夭有标志性的冷笑:“意思是你爹妈的工作也出问题了?”
  钱多多以为她是担心那份生活费没了:“他们……反正叫我不要担心,估计很快跟我一起回江州吧,他们还有点积蓄,可能我们要在江州开个餐厅,你有兴趣来当餐厅厅花不,很正规很高档的那种。”
  孟桃夭噗嗤:“滚!你那个样子能高档到哪里去……”但旋即回到自己的高冷状态:“这种呢,两个倒霉孩子有没有事,不取决于什么条款,取决于这个老板认不认罪,这点其实跟西方法律中认罪从轻的道理也差不多,你明白我的意思没?”
  钱多多这时候才猛然发现,孟桃夭的智商貌似并不是她平时显现出来的那种程度,甚至某些社会宏观透彻程度在赵晓雅面前才是扮猪吃老虎,他都觉得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我不是很明白,但主要想问你我现在该怎么做,我是想帮帮他们的。”
  孟桃夭还是冷笑:“你就是兜里那点钱烧的,钱壮怂人胆,这些破事儿点破就没意思了,一句话,啥都不要做,静静的看着,既然你说老板都这样了,这种事情不会拖很久,结论出来什么都一清二楚,基本上没他们什么事儿,但待在那看到结果再走比较靠谱。”
  钱多多真心实意的说谢谢,一个大二学法务的女生,还不是正儿八经政法学院的,却能说出这些话,那不是课堂上能学到的。
  孟桃夭只关心:“我给晓雅打了电话的,说你去平京打工看望父母了,她说嗯,然后给你联系没?”
  钱多多忽然有点自豪:“上个月我发了消息给她,说我很想念她,不过她没回应我。”
  孟桃夭大力表扬:“对嘛!主动点,不要怂,趁着在平京买两套衣服,我给你指定几个牌子,江州的专卖店基本都是滞销款,京沪两地的才最丰富,你到时候拍照片我搭配下,然后再强调一次,发型,好好把头发打理下,不要花里胡哨的样子,但也起码是认真精心打理过的样子,这是一种尊重,别脏兮兮的以为是个性!”
  钱多多低头看眼身上的个性,心甘情愿的说好。
  形象总监满意的抢先挂电话。
  回到车上再看见秦峰和袁媛的神态表情时候,就觉得很庆幸自己的家庭没那么复杂,很想珍惜眼前一切的感觉,声音都温柔了:“我的朋友建议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做,静观其变,我们就住在……袁媛住在校园内的酒店吧,其实这个时候做任何决定都可能是不合适的,毕竟我们在社会经历上都很浅薄,连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做什么,观察一下,万一秦伯伯没什么事情呢。”
  两个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的富三代听了富二代的建议,并且没有跟自己父母联络,因为他们的父母也没联系他们,就像他们都知道孩子在哪里,这点田丽霞他们有很多手段面对面通知提醒不要担心。
  事情就有这么翻天覆地,哪怕钱多多从来没想把秦伯伯当成靠山,但也确实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突然。
  那种官方层面的事情,跟钱富贵两口子也没关联,但哪怕是在现代社会,秦家这种变故依旧会不可避免的带来一系列影响,无论是餐饮集团的员工,还是上上下下的各种亲属关系。
  只不过有人失去的可能是份工作,有的人天都要塌下来了。
  紧接着更没想到结论来得是那么快,第二天下午,钱多多还去看了眼那个坐在前台桌边疯狂打赛车游戏的少女,正准备叫她吃饭时候,钱富贵把电话打过来:“秦伯伯……去世了,整个餐饮集团要什么重组,你不要过来掺和,先回江州去。”
  钱多多有点惊讶自己的冷静:“你们呢,不跟着一起回江州吗?秦伯伯叮嘱我带上这些机器回江州,还有袁媛。”
  钱富贵的回应出人意料:“这么多乡里乡亲的厨师服务员,不可能说走就走,必须让大家不至于断了生计,我跟你妈要留在这里保证餐厅能继续营业,你先带她走,散散心避避风头,我们把这一摊子收拾好再回去,你毕业不是还有三年嘛,不着急。”
  就这么简单朴实的理由,可能才是钱多多能够顺利成长为现在这样的原因,也许有懦弱或者胆怯,但在自己应该负起的责任面前,会有担当,不会逃避。
  稍微想想:“好的,我也再停留一周左右,建筑打印机的工作完成再走,顺便看看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钱富贵沉默下:“多多,记住,任何时候都做个光明磊落的人,对得起良心,不要违法乱纪,汲取我们看见的这场教训。”
  钱多多说嗯。
  忍住了没有给秦峰两兄妹说这件事,这个时候感情用事于事无补。
  又过了两天,情形却愈发严重,田丽霞的说法是好像整个餐饮集团撞到枪口上了,毕竟从老秦最早开始,这餐厅就是围绕公款消费来作为主要收入,包括开了那么多分店,基本上还是在做官家生意,现在国家政府大力打击公款消费,要把这家餐饮集团来作为典型……
  据说是所有店面可能要开始分拆,做成家常小炒的类型,这是餐饮集团新进入的股东要求,理论上来说秦总他们已经开始在各餐厅露面安定军心,然后成天给所有员工开会,但还是没人联系俩富三代。
  难道真的是因为跟钱多多在一起,就格外放心,也不愿他们陷入到这场风波中去?
  八月二十号,钱多多这边的建筑3D打印机完成,依旧是个放大版的普通原型机模样,各种配件都是使用的其他打印机零配件拼凑,但硬件上的彩色打印功能,软件上的自动分切拼图功能却反复调试出来效果稳定,跟随八台食品处理机的款项一起,钱多多花了二十三万!
  餐饮集团财务都冻结了,当然只能钱多多给钱,心疼得要命!
  而这台建筑3D打印机之所以最贵,本身复杂程度还在其次,关键在于他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设计知识产权,未来如果建筑学院、建筑设计院之类找这边购买,他有利润分红,当然江大建筑学院来批量购买的话,能打个狠折,在这层意义上来说,开学大三的建院学生钱多多,竟然因为食品打印机,抢先占领了建筑设计专业打印机这个领域,成为规则制定或者蛋糕分食者了。
  平大清风的这几位主管老板合伙人亲手帮忙把东西搬上车时候,还笑说钱老弟记得当好销售主管,然后每年争取回公司培训下新技术。
  很多这种依托于高校的研发机构,销售并不是他们的强项,基本上就是卖一个发展个下线,钱多多还是个他们特别喜欢的下线。
  一个多月的相处很融洽,可能这就是钱胖子随和的人格魅力吧。
  不知道经手那份知识产权协议的孟桃夭会怎么想。
  反正钱多多悄无声息的在这个晚上离开了平京。
  九台大小不一的3D打印雕刻机被精心拆开再包装叠放在G55的宽阔车厢里,本来这种越野车驾驶座后面是左右两排座位,能携带六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现在除了副驾驶上坐个一声不吭的少女,绿光也赫然被捆绑固定在车厢里。
  钱多多的思路还是他跟赵晓雅说过的那意思,有些办事单位的态度就是不主动问呢,马虎眼就过去了,所以这个时候秦峰和袁媛没必要去主动伸头找罪受,既没犯法又没做错什么,只是因为家里产业的事情回去被盯着盘查真没意义,就当是放假旅游,袁媛先到江州去呆些日子,等待她父母的联络吧。
  但秦峰还是坚持去了龙泉寺。
  说是要为祖父祈福诵经。
  钱多多依旧没给他们说老人家已经去世了,只是叮嘱在父母找过来以前,千万不要主动联系。
  对于偌大个京城,这种小事情甚至连浪花都不泛一个。
  但对有些人来说肯定就是人生命运的转折。
  而这个暑假,钱多多收获最大的到底是什么呢?
  到底是这一车人和东西,还是别的什么?

Ps:书友们,我是中秋月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