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173、专利就是专有的所属

173、专利就是专有的所属


      老许的态度让孟桃夭无比吃惊。
  
      看起来什么都懂的海归专家,对于知识产权居然毫无兴趣。
  
      在孟桃夭的想象中,海归派在国外留学深造,应该最清楚知识产权专利对于科研项目的重要性,可老许最喜欢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道理我都懂,可你得知道这是在中国,这个国家有种神奇的力量,可以把一切仪式感的东西儿戏化,我们就不用瞎费劲了……你跟多多是同学?”
  
      孟桃夭警惕:“你不知道西南地区有种神奇的关系叫做童养媳吗?就跟专利归属一样,锁定就很难解除了,你们就一点都不在乎专利?”
  
      老许笑着靠坐在椅子里,给漂亮的大三女生解释了下什么叫做现实。
  
      平大清风说到底还是归属于高校的研发机构,技术才是核心,他们一切的研发经费、职称考评甚至专家人手都来自于项目数量和论文数量,钱多多这种业务只是顺带的小福利。
  
      这里并不负责生产设备,钱多多那样的叫做研发原型机,他们往往是把东西研发出来上报就算完成任务,至于技术转化,平大清风已经算是和市场接轨比较多的,但专利什么的都是产业化的责任,跟研发没关系,这也是中国特色。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钱多多要求,他们连那一个专利都懒得去申请,因为在老许看来申请了也没用:“我们这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如此之快,其中有很大部分就是快速转化发达国家先进技术,这是好听的说法,这是个由上到下的行为,普遍认为这是落后追赶的最佳途径,也就无所谓道德不道德了,所以我们哪怕申请以后,明天南方某地的厂家山寨了也没什么约束力,别太把这种课堂上的东西当真,你才大三就开始学这个,真是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女生还这么好学?”
  
      孟桃夭攻防兼备:“漂亮就只能当花瓶咯?那关于这次的专利知识产权申请,我能不能理解为你们放弃了对这些新颖性分案的所有权诉求?”
  
      老许都笑得手肘放桌上没什么正形了:“漂亮女孩子说这种专业性术语还真是有种特殊的魅力,有没有想法到国外再深造,我有不少朋友都在国外,无论是法学还是经济方面的专业,国外才是最强的。”
  
      刚刚才跟债权人对于留学做出了讨论的法务秘书,露出点娇媚的笑容,也把手肘放在桌面上倚靠着腻声:“哦?这个对女孩子吸引很大吗?”
  
      老许像个相国寺门前卖金鱼的老伯伯:“有才华的人就应该去更好的地方嘛,怎么样?有兴趣吗?”
  
      孟桃夭已经有点忍耐不住:“你都这样泡女孩子的?”
  
      老许三十多,正在风华正茂的黄金岁月,成熟而得体:“资源的交换不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吗?”
  
      孟桃夭冷脸直身:“来的时候,钱多多告诉我这里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愿按照商业规则,而是讲感情讲义气,看来是不需要了。”
  
      老许慢悠悠的也坐直,身体后仰似笑非笑:“你跟钱老弟是恋人关系么,这么维护他?”
  
      孟桃夭不想再套话:“好了,钱多多是个善良的人,他总是用好心对待其他人,这有点傻,可谁叫他就是这样的人呢,所以我就是保护他的那个唱黑脸,这份专利清单您过目下,愿意签字放弃产权诉求我们再谈条件,不愿那就随便你了。”
  
      面对陡然变得傲慢的女大学生,还面对推过来的打印件,老许只是戏谑的用指尖转着玩:“他给你多少股份或者待遇?“
  
      孟桃夭把另一张声明推过去:“我已经把专利清单送达,请签收。”这次她就一直按在声明上,还递了支笔过去。
  
      老许看着穿牛仔服的漂亮姑娘。
  
      这样青春打扮的女生在平大随处可见,但够把学生气和世故醒目糅合到一起的很难看见,因为短发清爽的脸蛋上有种毋庸置疑的锐利,眸子里的眼神更加凌冽戒备。
  
      毫不退让的跟中年男人对视。
  
      对男人来说,这样的美人儿真是百看不厌,李易铭估计就是被这种高冷的藐视吸引了。
  
      所以持续了好一会儿,孟桃夭像个好斗的小母鸡,眼里愈发不善。
  
      直到老许先笑起来,伸手拿过笔在文件上签字:“暑假我第一次看见多多,就挺喜欢他,勤奋上进还不计较,成天乐呵呵的跟所有人都尽量相处,想方设法的改变帮助他那表兄表妹,这确实是种值得保护的善良,当然他付钱也挺爽快。”
  
      顺手再把那份密密麻麻的专利清单也签署了递回来:“我同样担心他乐呵呵的被人骗,所以试探下你,毕竟你太出色了,出现在他身边很让我惊讶,这样的女孩儿我不得不猜测真实目的。”
  
      孟桃夭不轻信,仔细检查过签名声明:“能按照程序提供企业法人证件之类的复印件么?我这么做只是想保证手续完整性,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做法务类的工作,有什么不恰当不成熟的地方还请包涵。”
  
      老许彻底轻松,翘着二郎腿:“没事儿,待会儿要看什么都行,我们就是个二级研发机构,都是技术宅,从来不跟法务类打交道,就当你自己练手吧。”
  
      孟桃夭抬头确认了下老许的态度,终于有点笑:“我已经解释了,我就是干这种脏活的,真傻乎乎的善良死都不知道怎么写。”
  
      说着还主动伸手去握下。
  
      老许一触即放的夸张惊讶:“看来你跟多多关系真的不一般啊,看来是个好弟媳!”
  
      孟桃夭终于满意对方的态度,利落的收起桌上文件:“那是你没见过他女朋友,我是他的好哥们儿,对吧,许哥,让我看看手续复印件,有什么得罪做得不好的地方,您担待下,我跟多多都还很年轻,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周到,以后还请多照顾我们,他很努力的。”
  
      老许认真惊讶:“你俩真不是?”
  
      孟桃夭潇洒自如:“我不喜欢他这款的,当兄弟还行,其他免谈!”
  
      老许哈哈哈的走在陈旧通道里,笑声回荡,钱多多探头出来也带着笑:“我就知道你俩能谈得好,桃子来,我给你介绍俩年轻帅哥,老许都结婚了!”
  
      里面立刻爆发出压抑的笑声,但没人探头看。
  
      孟桃夭皮笑肉不笑的给老许炫耀:“看见没,这就是兄弟!”
  
      老许的笑声干脆没停过,其实孟桃夭是好奇的:“这就是平京大学的研究中心?这么简陋!”
  
      非要形容就是八十年代的粉刷墙壁老砖墙屋里,破三合板办公桌角上都能发霉了,跟各种乱七八糟的电子设备凑在一起,古怪而和谐的感觉,因为那些笨重办公铁门上,无一不是挂着各种“教育部科技部电子工业部”之类重点实验室牌子,各种发射扫描、背散射、阴极荧光光谱系统之类不明觉厉的高科技项目介绍用最廉价的kt板贴在墙上,各种反差让人觉得很魔幻。
  
      然后孟桃夭走进去,就像一道彩虹照亮了魔法城堡,五六个研究员都意外的看着这么漂亮又笑吟吟的女生,话都说不出来。
  
      钱多多热情的挨个儿介绍:“桃子,孟桃夭,我们江大学商务法律的高材生,当然,在你们面前谁都不敢说高材生……这里基本上都博士起步……,大强,鲁东的博士后,一米九!你不是最喜欢高个儿嘛。”
  
      说得有俩研究员都不由自主的在办公桌后踮了下脚跟。
  
      孟桃夭笑着挨个儿握手:“感谢感谢,江州小地方,我俩开了个3d打印餐厅,我就算是替我的打印机员工回娘家拜访了,谢谢,谢谢……”
  
      然后终于在靠近钱多多的时候,pia的给他后脑勺一巴掌,手上用力脸上带笑:“这家伙说了好几回,今天才来,全怪他!”
  
      钱多多给打得歪嘴咧齿,研究员们还以为他作怪,哈哈哈的笑不停,热情的给美女介绍各种设备,走后面的老许都使劲唉声叹气摇头了。
  
      这帮家伙也是活该单身!
  
      好歹也问个联系方式啊……  

Ps:书友们,我是中秋月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