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14、如果你不去自己探索生命的秘密,它就将毫无意义

214、如果你不去自己探索生命的秘密,它就将毫无意义

    站在赛车场边,钱多多其实很容易思考人生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没有赵晓雅,他肯定不会思考这种东西。
  
      哪怕有家里给的一百万,他走到现在的轨迹也肯定不同。
  
      穷的时候,人生的意义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活得更好的可能,只是那会儿他自己都是迷茫的,不知道方向在哪里,读也说不上很悬梁刺股。
  
      就因为他连努力的意义是什么还不明白,没人教。
  
      现在有点明白了。
  
      原来赛车这种只有在电视里面看见的东西,其实就在身边,哪怕江州目前还没有职业赛车场,但看看这种趋势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不是说这东西有多了不起,而是随着大家吃饱穿暖,不可避免的就要开始寻思这些娱乐爱好的东西。
  
      也许有人说对汽车不感兴趣,还有很多人说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那样的人生难免太过无趣,也太悲哀了些。
  
      人活一世,如果按照那种逻辑无非就是吃饭睡觉排泄,为了达成这些基本生理需求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哪还有什么意义?
  
      给自己早点乐子,找点追求,恐怕才是人活着的意义。
  
      穷有穷开心,富有土豪金。
  
      如果能把这点追求爱好转化为生存技能带来效益,那就是天大的幸运。
  
      能走到这一步的人生,已经比很多人有意义。
  
      钱多多有那么丁点能懂赵晓雅说的体验宽度比深度更重要了。
  
      因为只有足够的宽度,才能找到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人生有太多全新不同的领域了。
  
      贫穷确实能限制对太多领域的涉足,也从小就禁锢了探索的雄心。
  
      所幸自己还爱好汽车,这个当键盘侠也能过瘾的神奇世界。
  
      站在赛车场那个刀背的位置,也就是最长的冲刺直道边,感受着赛车以超过两百多公里的时速全力咆哮而过的感受,就是脖子猛然拧动要折了一样,都跟不上车屁股!
  
      反正每次看见袁媛的绿色头盔风驰电掣而过的时候,他对这小姑奶奶的景仰就油然而生。
  
      换他是不敢的!
  
      哪怕培训中不断强调那些弯道进出的细节,钱多多也不敢这么做,他连正规的跟趾动作都没尝试过。
  
      但袁媛显然找到了她的人生意义,黑仔已经把空调音响全都拆除了,可以说跟速度操控无关的所有东西都拆了,哪怕是在冬天,闷在车厢里面一圈圈跑下来,浑身就跟水里捞出来一样,这姑娘一个苦字都没叫过,反而甘之若饴的站在场边一边补水一边听细节调整。
  
      孙慧明上蹿下跳的拍照。
  
      是该买个带语音系统的头盔了,最后到排位赛的时候,只能把一台手机打开双向通话用胶带缠在翻滚架上免提联络。
  
      相比其他车手,袁媛有种高开低走的感觉,这么多豪华配置的团队人员,车辆更是所有自驾车里面改装最彻底的,但成绩一直磕磕绊绊,两天的培训跟赛道熟悉都断断续续,很少完整跑完整圈,排位赛就是一部车接一部的连续单独跑三圈,最好单圈成绩作为正赛排位依据。
  
      赛道上没有其他任何车辆,她跑得依旧不成功,在0t这个级别的17部车里面,排在第十二位,这时候看台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各级技术人员和厂商之类,对这个女驾驶员好奇的感受就是,她的驾驶风格有点飘,漂浮不定的那种缺乏稳定性,有人还笑称是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子太轻了压不住车辆暴躁的动力。
  
      钱多多没有给袁媛任何压力:“我们都是来玩的,一不要你赚钱,二不要你拼命获胜,就是大家都来体验下赛车的乐趣,包括我也才知道原来赛车就在身边,可以合法的开到两三百时速,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袁媛提着绿色头盔,像个卡通娃娃似的仰头:“头发有点长,晚上帮我剪了,塞在头盔里闷得很。”
  
      钱多多建议她出去找个理发店,袁媛摇头嫌懒得走,要抓紧时间休息。
  
      想想这事儿也没多难,钱多多到小卖部买个剪刀就来了。
  
      晚上一群男生围着看车手剪头发,从没给女生剪过长发的钱多多发现,根本不是影视剧里面咔嚓一下就能把一把头发给剪成一束的,头发在刃口要滑,他只能一撮撮的剪。
  
      于是随口跟战术组还讨论着细节的袁媛,最后看眼被剪得狗啃过一样癞疤头的自己,也有点哭笑不得:“你好歹找个推子吧?!”
  
      然后居然也没说什么了。
  
      这点跟对自己外表丝毫不放松的桃子形成了巨大反差,其实这小姑娘哪怕穿着赛车服,也还是个清新俏丽风啊。
  
      看来天天面对姿色明显超过自己的孟桃夭,袁媛有点放飞自我不在乎成绩了。
  
      钱多多也算是交了差,还是去跑步吧。
  
      袁媛看着他坐在白妈车屁股上换了跑鞋,嘴动动没说出来。
  
      最后一天早上,整个赛场还有点淡淡的冬日薄雾,袁媛从引人瞩目的银色房车里面出来,她有这个习惯,总是很正式的穿好了赛车服才出现,在外面再热都不会解开领口,白色上面贴得花花绿绿的各种自制广告标识,很有种仪式感的味道。
  
      yuan之队,3d打印餐厅、402模型公司都是广告大户,江大和建筑学院也荣登名头。
  
      坐在房车门边台阶上穿上那双红色赛车靴以后,坑坑洼洼的短发让钱多多有点汗颜!
  
      赶紧奉上头盔遮掩时忍不住提醒:“安全”
  
      还没说完,站在台阶上的袁媛随手把头盔敲他头上:“闭嘴!”
  
      钱多多感受着举重若轻的头盔压力,乖乖的住嘴了。
  
      车房里面黑仔已经被打着火在进行最后的调试,连接了行车电脑的技术组在笔记本上确认整个输出平稳正常,胎压、轮胎磨损状况都确认,昨天还特别开了套新胎来打磨下,现在一切准备就绪,袁媛笑着给众人俏皮的行个军礼,然后双手撑着防滚架跳进驾驶座里,钱多多难得探身动手协助袁媛把四点式安全带系上,主要还是强调安全。
  
      正要抽身出来,袁媛那被摘了透明面罩的头盔里发出吱吱吱的齿缝声音。
  
      他抬眼一眼,近在咫尺的脸蛋被挤在头盔里说不出的英武,袁媛嘟嘴,用戴着手套的右手二指沾一下,再弹钱多多脸上:“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是不求报的感情!爱你哦。”
  
      被挤压的嘴里,说些什么词儿啊!
  
      钱多多本能的闪躲,硬生生撞在防滚架上,哎哟哟的疼得抽身出来,袁媛也没笑声,对外面做了个手势,其他人员立刻扣上最后的防护网,防止赛道碎片,最后关上车门。
  
      看她把手指放在缠了黄色正标识的方向盘上,专门站在前方的助手跟周遭所有人确认后,树个大拇指,袁媛的第一次正赛就拉开序幕了。
  
      钱多多他们本来每个人都有头盔的,结果这种不太正式的贺岁杯比赛上,助手们戴头盔有点太装模作样了,所以现在全都穿着赛车服站在场边吧,场外战术组还在>孟桃夭远远的发了个红唇到袁媛的手机上,钱多多看看揣兜里。
  
      黑仔跟一大票各型0t的民用跑车驶上赛道,前导车带着热场,有些车开始左右摇摆热胎,就像短跑选手尽量在起跑点蹦跳热身似的,比较嚣张又或者显摆的那种出风头,黑仔依旧默默的跟在中间毫不起眼。
  
      雾气已经散去,有点阴沉的天气,看台上稀稀拉拉的应该主要是跟赛车相关产业的人,爱好者很少,中国人的喜好就是动不动只关注最高级别,对各种项目的入门级都不屑一顾,却从未想过正是各种入门级的庞大基数,才能支撑起最高级别的成色,所有顶级高手无一不是从最基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这种赛车场都没有高大上的感觉,陈旧的水泥看台、锈迹斑斑的隔离网,周围的建筑都有点漫不经心的敷衍。
  
      但热场无误后,车辆到位,赛场广播、倒计时红绿灯、旗语都开始有比赛的感觉了,孙慧明忍不住举起相机拍摄视频,没有传说中的赛车女郎,但那种热血沸腾的轰鸣声开始成片的在赛道上翻腾。
  
      由红转绿的信号灯亮起刹那,这种轰鸣声爆发到顶峰,然后纷纷如出栏的光猪一样疯狂冲刺!
  
      也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无谓的消耗汽油制造污染,有些人更觉得是神经病的爱好。
  
      但只有现场体验过,才知道血脉贲张是什么样的感受,人活一世连各种各样的刺激都没体验,是不是有点亏?
  
      看都没看过,就妄下结论大放厥词,那确实是种无知的愚蠢行为。
  
      反正钱多多是这样感觉的。
  
      起码对别人的爱好都应该尊重。

Ps:书友们,我是中秋月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