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26、美丽总会老去

226、美丽总会老去

没什么外人,罗小妹听见田姑大骂,赶紧蹑手蹑脚的顺着楼梯跑后厨,拉着厨子们回宿舍去收拾行李。
  
  他们在平京早就见识过田姑的凶悍,除了秦老爷子和客人,田丽霞那是整个餐饮集团都敢从上到下怼的,出了名的爆破筒。
  
  袁媛的母亲舅舅都拿田丽霞无可奈何,资格老、手艺好、影响大,这种老油条随便换到哪家餐馆都不愁活路,还得靠她管理那么多文化水平不高的服务员、帮工厨子呢。
  
  结果孟桃夭毫不示弱!
  
  以前可能还有赵晓雅稍微缓冲调节下,现在没了这调停人,田丽霞和孟桃夭相互全力开火!
  
  钱多多默契的跟老爹交叉换位,想拉住当事者。
  
  可钱富贵不敢捂老婆的嘴,钱多多更不可能和孟桃夭有身体接触,于是除了低声请求别吵了,就只能当隔离带免得升级到动武。
  
  声音回荡在打印餐厅一楼的前厅部分,袁媛和央金目瞪口呆的看着,只有机械臂慢悠悠的托着碟打印巧克力不为所动。
  
  “小丫头片子跟谁叫板呢!”
  
  “就跟你说话了!打一开始,见面就阴阳怪气的,我哪里得罪了你还是吃了你家的饭?”
  
  “这餐厅是多多的……”
  
  “多多个屁,餐厅是学校的,他就是甩手掌柜,全靠我带着这帮厨师服务员天天做事,我拿我该拿的工资对得起天地君亲师!”
  
  “我最烦就是看见你这种没教养的野丫……”
  
  “没事,不需要你喜欢,我非常喜欢我自己,把你那份也带上了!”
  
  “你不就是想跟我们多多套近乎……”
  
  “哎哟哟,你知不知道是老娘我介绍赵晓雅跟钱多多谈恋爱的!没我介绍你认为人家看得上当初的胖子?约会的裤子衣服都是我买的,就差帮他买套了!”
  
  “我说就是你这妖里妖气的不要脸破坏了晓雅和他,伟大领袖都说过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伟大领袖还说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不知道他俩是为什么分手,就别瞎比比……”
  
  可能反复的被截住口吻,从这里开始田丽霞只能气急败坏的搞人身攻击了。
  
  竟然从孟桃夭穿着说起,钱多多才吃惊的知道这姑娘居然没戴胸罩,起码今天没戴。
  
  也不知道经验超级丰富的老前辈从哪里一眼就看出来了,别指望田姑的撒泼模式多干净。
  
  外面还穿着校园西装的孟桃夭,稍微红了下脸也转换模式绝地反击:“戴不戴是我自由,这种天气空调房里捂着很舒服么?少特么咸吃萝卜淡操心!”
  
  田丽霞的路数还是菜市场老娘们吵架的风格:“哎哟喂,天晓得哪些贱货才这么瞎搞,老了要下垂的!”
  
  换做其他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这种吵法真的已经脸红哆嗦了,孟桃夭叉着腰精神抖擞,挺胸战天斗地:“老子要一对朝天的柰子干什么?日天吗?”
  
  这么看她确实规模不算大。
  
  钱多多脑海里面真的有各种记忆形态闪过,使劲忍着嘿嘿笑低三下四:“好了好了,求你了,别跟我妈吵……”
  
  站在锅子里面就要高点,孟桃夭差点习惯性的给他后脑勺一巴掌,手都抬起来了,在田丽霞虎视眈眈中忍住了低声不屑:“莫名其妙的拿捏我!我又不欠她一分半毫!”
  
  田丽霞恐怕真的是从内心就怕儿子找个这样的媳妇,能彻底丢了老娘的媳妇,看见他俩私语顿时重燃战火:“一看你就是好吃懒做,那么白那么娇气,什么苦都没吃过,以后你才有得苦头吃!”
  
  孟桃夭战斗力旺盛,脖子一梗就反抗:“长得白又怎么样了!保养精细又怎么样了?!哪怕以后老公出轨捉奸,老娘都要做个白皙漂亮的正宫娘娘!才不当个可悲的黄脸婆!”
  
  四十多岁年纪的田丽霞再怎么保养也比不过青春年少啊,听了这还回来的指桑骂槐顿时有些抓狂,钱富贵使劲抱住老婆的腰,回头给儿子个哀求的眼神,意思是摁住啊。
  
  钱多多哪里敢摁孟桃夭哦,这姑娘叉着腰还没个停歇:“年龄和激素是没法控制的,老娘控制不住自己能挣多少钱,起码能保证自己的脸蛋皮肤好看!今天保养精,明天范冰冰,永远保养精,永远小年轻,二十年后让老公像养了小老婆,三十年后跟女儿都分不出谁更年轻,四十年后跳广场舞都要被人问要不要做儿媳妇,五十年后就是走近科学专访栏目的不爱老怪物女主角,八十年后,哪怕火化入土,老娘脸上化妆都不卡粉!”
  
  已经有点不可避免皱纹的田丽霞暴跳如雷,这回钱富贵只有赶紧扛着出去了!
  
  袁媛还算机灵,赶紧跟着和央金一起跑出去招呼迎送,开了白妈先送到酒店去吧,反正钱多多每次过来都是把车钥匙交给她的。
  
  空荡荡的三层楼餐厅里面,终于只剩下钱多多和孟桃夭站在锅子边。
  
  孟桃夭其实有点红眼圈,她发飙吵架以后可能是情绪激动就容易这样,有次跟李易铭吵也这样,让李大少很是心动,以为自己有特殊待遇。
  
  餐厅音响系统在反复放着新年发财歌,钱多多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去母上大人那边负荆请罪的,可看见站在锅子里孤零零的孟桃夭,他临走前还是站在那提出解决方案:“明天我把琵琶曲拿过来餐厅放,就不会有这么俗气的感觉了。”
  
  孟桃夭噗嗤笑出声来,又摔账本,可一样的动作就是有不同的情绪气势,更像没事儿找事的撒泼撒娇:“找到个弹琵琶的高雅人儿不得了吗?马上忙着给我显摆你有品位了!”
  
  钱多多不抵抗的点头:“就这意思,你俩本来就是两路人,我妈……其实你和我妈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算了算了,别往心里去。”
  
  孟桃夭才不生气:“我就是故意要跟她别劲的,我早说过我是有点嫉妒,你爸妈没多少钱却对你这么好,我不过就是长得漂亮点,感觉威胁了你跟晓雅,就一盆子脏水泼我头上,我真能理解他们望子成龙,希望你攀上高枝的心态,可凭什么非要贬低我呢?”
  
  钱多多注视着亭亭玉立的姑娘,孟桃夭本来就跟他差不多高,这会儿有锅底加成,也低头点注视他。
  
  玻璃房子般的餐厅楼层,上面的大灯都关了,连一楼也关了不少,只留下些边角灯光其实是给夜间监控用的,唯一明亮点可能就是前台大锅子边,外面是校园,放假以后就黯淡很多,所以感觉很大片昏暗中,就这么点明亮温暖的地方,舞台中央被聚光灯照亮的男女主角感觉。
  
  换其他男女没准儿就滋生点什么了。
  
  钱多多却双眼明亮,孟桃夭都能读懂的那种明亮,所以她也露出笑容,用眼睛问询他要说什么。
  
  她在暑假剪短的头发,现在齐耳长,眉毛细细,粉红的嘴唇也细细,眼角更显得细长,加上脸蛋白皙,可能是很容易有狐狸精的媚态。
  
  也怪不得田丽霞要防着进家门。
  
  钱多多心无旁骛的忽然很想感谢:“你刚才说得对,无论是这个餐厅,还是我跟晓雅,甚至还有我跟室友朋友们之间的关系,你都费了不少心,元旦节没来得及给你说新年好,春节的时候补上,来年希望你万事如意,找个高富帅的理想能够实现!”
  
  孟桃夭都笑着骄傲的仰起下巴了,最后听见钱多多说理想还是噗嗤:“不要跟我讲大道理,给钱就对了,你说啥都对!”
  
  钱多多也轻松的笑起来点头:“对对对,下学期开始我要多赚钱,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他的思路是觉得自己拿爸妈的钱到处帮别人,总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心虚,特别是孟桃夭跟老妈还这么不对付。
  
  孟桃夭却简直欣慰:“对嘛,连我都知道,外表的美丽总有一点会消失的,留到最后能剩下的,只有钱啊!”
  
  钱多多心想,这个咱真不缺。
  
  是得多赚点钱。

Ps:书友们,我是中秋月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