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32、锅底上面刷层灰

232、锅底上面刷层灰


      很明显,哪怕钱多多这样深谙餐厅运营的年轻打荷,没有足够的资金和校方支持,要搞出这样的局面,他也不敢打包票。
  
      打印餐厅能赚钱,还是占据了各种优势,从餐厅特色,店面特色,菜品特色甚至到美女网红经济等等环节,全都契合上,还有少去很多周边费用特别是房租,才能这么大赚特赚。
  
      现在临时开成咖啡馆赚钱,其实都是靠着网红餐厅的热度红利,而且春节除夕这几天,能营业的消闲去处真不多,这种赚法只能卖这几天。
  
      钱多多很清楚。
  
      但简单轻松又赚钱的局面,依旧让孟桃夭天天笑开颜,难得给钱多多撒了回娇,问能不能这七天的营业额不算餐厅的,利润丰厚到干脆四个人分了多好。
  
      换做去年的钱多多,说不定还真会动摇,不需要厨房那么多人手工资,成本又低得很,这几天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三个一万八的包赚回来了!
  
      那会儿心如刀绞的钱多多,这会儿却坚定不移:“我们拿三倍薪水就是了,但账目千万别乱,还记得我在汽车社的教训嘛。”
  
      孟桃夭撇嘴哼哼没再说,专心跑步,如果要讲规矩,学法务的她当然比钱多多更清楚。
  
      只是忍不住就想,还忍不住要跟钱多多说。
  
      袁媛现在能咬紧牙关跟着跑,但不敢说话,不然牙疼得要命。
  
      央金有新买的跑鞋了,更蹦蹦跳跳,但只要时间差不多就赶紧先跑回去把房车里的电热水器给烧好水,帮孟桃夭她们洗澡做准备。
  
      因为从第二天晚上开始,孟桃夭带头攻占了房车,仨姑娘正好在车上都能睡,她们也懒得跑过步晚上还汗湿了回去洗澡休息,后厨那个卫生间洗澡条件还是有点差,更懒得多走这几步回去睡觉,这里多舒坦啊,钱多多给撵到餐厅大堂睡沙发!
  
      当初在平京,他就一直在餐厅沙发睡了好多年的寒暑假,现在都这样儿了,还是睡餐厅沙发,真不知道是不是命。
  
      但显然连央金都感受到,钱多多确实是个容易让人习惯依赖的好男人。
  
      她们在房车里面洗过澡换了衣裳敷上面膜,孟桃夭搬了笔记本电脑,袁媛去售卖车里面稍微加热下白天留下的小点心小蛋酥之类,央金跑后厨去榨一大壶热果汁出来,然后就挤在餐厅桌边舒舒服服的追剧,而钱多多就坐在旁边高脚凳上忙碌自己的文件。
  
      他那笔记本电脑小声的回荡琵琶曲。
  
      这几天天天晚上都这样,仿佛这样坐着不涉及到什么情爱关系,就是让人安心。
  
      钱多多肯定也是觉得安心的,
  
      他本来是想给朋友一份温暖,其实朋友反过来何尝不是也消除了他的孤独。
  
      接过央金端过来的热果汁说声谢谢,目光还是专注在自己的屏幕上,汽车组的人也有没放松的,寒假依旧把依维柯车体内部设计做出来,不同组别的成员已经很系统的把木工、机械结构、内部设备安装、电气工程等等各部分图纸都做出来。
  
      充满爱好热情的工作,总比过年时候到处走亲戚、打麻将来得舒坦,内部交流群里面尽是这种论调。
  
      汽车组的大学生们自己都惊讶,自己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上进,还这么充满干劲,这种感觉是之前学生生活里面没体验到的。
  
      热火朝天的干劲都在盼望早点结束假期返回厂房,从来没这么想早点回到学校。
  
      不过他们的干劲和402几个男生相比又要差点,这个春节带着几万块分红回到家的他们,应该接受了父母从小到大最平等的正视,不是赚多少钱的问题,而是家长们可能都突然发现孩子有种成熟的长大,不再是以前那个长不大的男生,只想着打游戏吃喝玩乐,现在能够很清晰的描绘出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人生目标了。
  
      老五曹勇甚至已经通过家里接了两家当地房地产商的模型制作,这个寒假他都在忙着做前期测绘准备,开学以后直接建模制作就行。
  
      李砚铎则说他的爸妈想开学过来和老二聊聊,实在是有些惊讶以前见过面的钱多多,那个不声不响的穷室友,突然就变得这么光芒四射,还带动了他们的儿子变化这么大。
  
      钱多多则把自己做的捐资助学方案发给两边的朋友伙伴们讨论商量,陆升说模型公司未来也应该搞个这种东西,哪怕捐不了那么多钱,也可以搞个小的奖学金项目。
  
      这可能都是钱多多带来的变化吧,就像赵晓雅给他带来的改变一样。
  
      所以他端着饮料杯,也看得有些美滋滋。
  
      二哈妖娆的绕着笔记本电脑走猫步,发现钱多多不理它就索性躺在键盘上打滚。
  
      女生其实都瞟着他的,孟桃夭最不避讳,随手捏了擦手的纸巾就砸钱多多:“男人静悄悄,必定在聊骚!看你那脸淫笑!”
  
      钱多多还下地把纸巾捡起来丢垃圾桶:“我们在说奖学金的事情,模型公司稳定业绩以后也想搞个奖学金给学校。”
  
      孟桃夭自豪:“我们餐厅一个月不到就稳定业绩了!”
  
      钱多多随口:“但是你可能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很多餐厅业绩就是在半年左右,市场上新鲜度下降后,业绩慢慢下滑而且拉都拉不回来,不是换菜品就是换师傅,餐饮行业更新率很残酷的。”
  
      他是随口打击骄傲自满情绪,孟桃夭却立刻就沉默了,可能没啥安全感的她立刻有种好景不常在的担忧,迅速进入思考状态。
  
      反倒是袁媛漫不经心:“明天他们厨师就回来上班了?”
  
      钱多多算一下:“差不多明天晚上之前吧,休整下后天大后天开始重新营业,我看现在有些街面上的餐馆已经在开张了。”
  
      袁媛在乎的是这种感觉:“要是就我们自己开个小店,天天都这样生活在一起该多好。”
  
      央金羞涩的笑下,明显有在听。
  
      孟桃夭哪怕在思考,也给了袁媛肩头小巴掌:“瞎说什么,胖子要是有了女朋友,又要撒狗粮,你俩迟早也会找男人结婚成家的,别幼稚啦。”
  
      袁媛轻蔑的嗤笑下,她总是有点与众不同的自我:“多多哥,你想过跟谁结婚时候的样子吗?”
  
      钱多多愣了愣老实承认:“以前肯定有想过,现在不想,好好学习工作赚钱才是主题。”
  
      袁媛却仰头:“我如果结婚,就想在这里……”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孟桃夭已经猛拍她的肩膀,力度把十八岁少女吓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什么了,回头却看见桃子喜不自禁:“对啊,我就应该把打印餐厅朝着婚宴餐厅发展啊!”
  
      钱多多都哈了声,对孟桃夭鼓掌。
  
      孟桃夭也赶紧对自己鼓掌,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鼓掌!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仅仅只是点思路改变,却能带来豁然开朗的光明前景。
  
      起码从现在开始酝酿打印餐厅整体接待婚庆宴席,绝对是个靠谱的商业规划。
  
      整栋楼漂亮剔透,门口的售卖车以及各种装饰装潢都很符合浪漫气息,这里又有宽敞的停车位方便婚车摆放,不用受到周边环境商家影响,如果能把这种业务开展起来,哪怕按照习俗基本都在周末,那也能保证一年四季的周末生意不愁,平时再带动下基本就不用担心业绩下滑了。
  
      孟桃夭现在也有很强的执行力,说干就干,还穿着自己的毛茸茸狗熊连体睡衣呢,跳回大锅子里开始草拟推广词,计算报价。
  
      袁媛从小耳濡目染的有些感受,过去给她介绍应该把这种婚宴餐厅的报价单搞几个档次,方便客人选择,淡季便宜点,旺季贵点。
  
      这又让孟桃夭一点就通,激动得奋笔疾书,捣鼓下来难免有点晚,袁媛都打着呵欠跟央金回房车上去睡觉了,钱多多也收了自己的电脑过来,孟桃夭感觉到抬头:“咋了?”
  
      钱多多指一下整个前台前厅:“你现在在我的卧室……”
  
      孟桃夭噗嗤,随手抓了自己的记事本和笔跳起来,出来时候站大锅灶台边还趁势跳起来给了钱多多一脚踹。
  
      结果她那狗熊连体睡衣走的卖萌路线,裤裆难免拖沓,这么大动作刺啦一声绷开了!
  
      跳起来的孟桃夭大窘!
  
      其实除了点白生生的影子,钱多多真没看见啥,桃子却手忙脚乱的被连体裤绊倒,手里又拿着点东西,想划拉旁边抓什么都不方便。
  
      钱多多也抱着电脑,他更绝,居然都没扔了电脑抱美女的觉悟,下意识伸脚去接!
  
      孟桃夭可不是袁媛那种娇小型,稍微穿带跟的鞋都跟钱多多一样高,高挑有分量的这么一压,单腿站着的钱多多也立马被带翻!
  
      他还竭尽全力的高举捧着笔记本电脑生怕摔着了。
  
      桃子重重摔他两腿间,还给了一肘子。
  
      哎哟喂,钱多多疼得都灵魂出窍了,就那么本能的一夹腿。
  
      好一招老树盘根!
  
      然后俩人就很亲密的接触了。
  
      真的,从那晚以后,除了孟桃夭拳打脚踢钱多多,从来没什么接触。
  
      现在这姿势嘛,就跟那晚反过来差不多。
  
      四目相对,反正一点旖旎浪漫都没,更没心动神摇的原始冲动,相互都觉得尴尬死了!
  
      甚至比上回还尴尬,那次好歹关了灯没有目光接触。
  
      赶紧把目光挪开!
  
      钱多多歪嘴咧齿的抽抽是真疼,疼得张开腿滚旁边去,孟桃夭也赶紧爬起身呸呸呸,遮着裤子回房车上。
  
      感觉在原有阴影上又刷了一层锅底。
  
      就二哈趴在大锅沿上慢条斯理的看热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