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35、恰恰被你看见

235、恰恰被你看见

    这个寒假,钱多多基本上都是在琵琶曲的陪伴下度过的。
  
      哪怕房车被女生征用了,他不是在餐厅里面放琵琶曲,就是坐在白妈车厢副驾驶里打开CD陪伴自己操作电脑起草方案。
  
      G55的那套哈曼卡顿音响效果也还是很不错的。
  
      钱多多起码对那两张CD名家演奏的琵琶曲是耳熟能详了。
  
      但现在听见的绝对不同。
  
      不是说有多高明,而是从音响里面流淌出来的始终和亲耳听见现场,是两种感觉。
  
      而且名家演奏跟那位周师姐的弹奏声,也有很大的区别。
  
      钱多多不知道是不是也有流派区别,就像建筑设计分很多流派一样。
  
      总之他立刻变得有点轻手轻脚,孟桃夭很得意的给他炫耀:“我厉害吧!成功加上好友聊了两天,就邀请她来餐厅弹……”
  
      钱多多置若罔闻的举手示意憋说话,他就这么绕过前台,走过机械臂,顺着台阶轻轻走上去,孟桃夭探身看了下他这郑重其事的样儿,立刻有点撇嘴做鬼脸。
  
      其实钱多多仅仅走到台阶上就止步了,探头看见确实是那个女生坐在餐厅二楼靠着中庭挑空最近的一侧玻璃墙边,正在闭着眼专心弹奏,他也就顺势在台阶上坐下来。
  
      他要听的是乐曲,又不是要看人。
  
      今天这曲子他没听过,平和悠扬,哪怕从没学习过音乐,现在钱多多也能一听就给出这个范畴。
  
      甚至有点俏皮。
  
      他就坐在那台阶上也闭目倾听了。
  
      有点摇头晃脑的怡然自得。
  
      已经是中午十一点过,其实餐厅里面已经开始高朋满座,但钱多多仿佛能完全过滤所有的杂音,全身心的倾听那也有点摇头晃脑的俏皮琵琶曲。
  
      楼梯上下的人不少,孟桃夭趁着带客人进来,也顺势往上走,可能想调侃下钱多多的,结果转上来就看见他坐在那旁若无人的一只手打拍子,脑袋跟那泥人张的芝麻官脖子加了弹簧似的不由自主摇晃,顿时笑出声:“有这么陶醉吗?”
  
      钱多多不满的睁开眼,结果看见有客人,连忙起身贴着墙边站,等客人走了继续眯着眼感受。
  
      孟桃夭只领座,大学生服务员们已经挺娴熟的接过顾客去,所以她回头过来又看见钱多多这样儿,真的很有些想研究的表情,就靠在楼梯栏杆边,看眼那边全情投入闭目演奏的女生,又看眼这明显不懂音乐,可听得眉开眼笑的钱多多,表情就从忍俊不禁慢慢变得认真。
  
      其实弹下来只有几分钟,那女生用几个结束音符停了手,靠在旁边以后慢悠悠的端过旁边小几上的玻璃杯喝茶,眼睛其实有点新奇的东张西望打量餐厅,自然也跟孟桃夭对上眼,调皮的做个飞吻。
  
      因为孟桃夭在嘟嘴招呼啊,对上暗号以后,就悄悄踢钱多多:“休息了嘿!过去说两句啊。”
  
      钱多多像瘾君子抽了口烟一样满足的深呼吸下,终于回归正常:“说什么说,我觉得请艺术学院来演奏乐曲,确实有助于提高销售,这也算是勤工俭学实践的一部分吧,多少钱?”
  
      孟桃夭白眼他:“你就装吧,我发现你现在有点跟我打官腔,这个两百块我绝对没亏待,高于市场价,我知道那边商业中心有些咖啡厅一小时才八十块。”
  
      钱多多有点吃惊的看眼自己手指:“这么不停的弹一个小时才八十块?”
  
      孟桃夭似笑非笑:“哟,现在就开始心疼了?”
  
      因为有顾客不堵路,钱多多主动往下走:“以前我大太阳下发传单一小时二十块,差点没中暑死过去,可那没技术含量啊,这得有多少年的功底才能练成这样,我还是觉得有点廉价了。”
  
      孟桃夭对那边做个可爱的拜拜手势跟着下来,其实在冷笑:“夜总会的美女陪着喝酒,一个晚上五百块,你觉得有技术含量吗?”
  
      她总是能那么残酷的直指人心,钱多多不跟她争论:“我就顺口一说,感觉有点斯文扫地,但是这么一弹,真的觉得餐厅里面就高雅起来。”
  
      孟桃夭忽然很想从后面给他一脚踹下去,但忌惮这绷得紧紧的铅笔裤,就伸手弹钱多多的后脑勺:“你个叶公好龙的怂包!”
  
      钱多多关心的是:“一天弹几个小时?”
  
      孟桃夭没好气:“那是人不是机器,一天就中午或者晚上弹一个小时,一周五次,提前一周安排好时间,我这条件给得足够宽松吧?别家店都是剥削压榨琴师的。”
  
      钱多多嗯:“还是谢谢你了,我是真喜欢听这个,就当我假公济私的听,只有我俩知道就行了……”
  
      孟桃夭扑哧:“你在艺术学院琴房窗外坐着听人美女弹琵琶,是好多人都知道的八卦,现在请到我们餐厅弹奏,就看什么时候传到周师姐耳朵里吧。”
  
      钱多多做个骇然的表情:“这有什么好嚼舌头传八卦的,既然这样我就每次来蹭着听曲儿就好了,我真不是奔着什么美女去的,顺便算我打零工,你不会克扣我工资吧,这个春节,我也辛苦打工了这么久。”
  
      孟桃夭不屑的认定钱多多是在装模作样。
  
      不过事实证明钱多多真的就只为了听曲,而且是对琵琶这种带着金石洪亮之音的乐器独好,可能是二胡听起来太悲切,古筝又太缥缈,反正钱多多说不出子丑寅卯,就是爱听,听了心情好,很宁静。
  
      等那位周师姐还买一赠一的多弹了十分钟,笑嘻嘻的背着那个黑色袋子下来和孟桃夭聊天时候,钱多多就溜了,开了新依维柯面包车到厂房那边。
  
      对整个空荡荡的车厢进行测量,不管网上数据如何,对于需要对内部完全进行生活化改装的团队来说,所有数据都得自己亲手测量,钱多多也最喜欢忙这种事情。
  
      直到晚上才过去用白妈把房车拖过来,算是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学习中,这个基本没有放假的寒假又过得无比充实。
  
      二哈又有点不习惯这种巨大空荡荡的安静,愈发喜欢来跟钱多多凑热闹,哪怕他蹲在完全没安装所有内部座椅的依维柯里面挥汗如雨忙碌,猫咪也一直转来转去。
  
      结果听闻新车已经回来,第二天就有三个汽车组的男生忍不住提前赶回学校!
  
      其他人也陆续在三天内全都提前返校。
  
      钱多多的团队,仿佛永远都有这种围绕热情和理想努力的目标。
  
      这可能是李易铭永远都没法凝聚起来的团队奢望。
  
      很神奇。
  
      当然,一直回避着周师姐,每天过去听曲儿,也是个有点小神奇的事情。
  
      孟桃夭明显有点享受这种牵线搭桥的过程,提前晚上都会发消息给钱多多,说明天周钰林是什么时候来。
  
      钱多多就过去打一小时的零工,只当是繁忙工作中的放松,顺便还能跟厨房一起蹭饭吃,再带点食材回去做饭,几个男生和二哈都有得吃。
  
      挺好的。
  
      但是元宵节这天应该是周钰林来餐厅弹奏的第四天吧,除了逍遥自在的校园学子,社会上各行各业都已经恢复到正常忙碌状态,冀老板都在催问陆升他们几个什么时候上班。
  
      钱多多晚上过去打零工的时候,就感觉到餐厅特别忙,晚餐跟午餐的区别还是很大,起码喝酒划拳的人比较多,江州这城市的江湖气息也特别浓重,所以一片喧哗的推杯换盏声中,听见那千回百转的琵琶声穿透餐厅每个角落,别有一番滋味。
  
      就像生活一样纷繁复杂的现实,内心感受是不是能坚持如一的洁身自好。
  
      浊世清流的胸怀。
  
      钱多多真能听出这种感觉来。
  
      但就像喜欢吃鸡蛋的人,没必要去关心母鸡长什么样,钱多多依旧是忙自己的,只是今天比较忙就没提前走,出来问袁媛最近的安排,因为汽车组人手都到齐了,有人在问下场比赛时间,两人在售卖车边正说呢,刚听见周钰林笑着给孟桃夭告别的声音,然后推门出来,正好这时候不知道附近哪里在放烟花。
  
      元宵节嘛,嘭嘭嘭的烟花此起彼伏,钱多多和袁媛都会时不时看眼感叹真好看,不花钱也能白看!
  
      恰好这个烟花肯定是很贵的那种,炸开很绚烂很明亮。
  
      似乎都能听见空中的火花在噼里啪啦时候,却听见周钰林轻声说了句:“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钱多多本能的扭头看过去,那张梳着厚厚齐刘海的脸蛋,正在仰望天空,被漫天礼花照亮。
  
      眸如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