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40、保佑遇见的人都内心温暖

240、保佑遇见的人都内心温暖

也许从母性的角度,是很容易被这样的男生柔软,无关爱情或者其他任何的щЩш..1a
  
  哪怕不是孟桃夭介绍的闺蜜给钱多多,起码她了解整个过程,知道这个男生是投入了什么样的感情在这段恋爱中,最真挚最纯真的爱情,没有掺杂哪怕一丁点希冀回报的那种爱情。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真实写照。
  
  谁都看见那个白白胖胖的家伙,现在变得黑乎乎的瘦了一大圈,光说是因为出去旅游导致的变化,那是骗人。
  
  现在还孤零零的跑步回那个空荡荡的巨大厂房去承受孤独。
  
  这可能才是江大八卦界女生们对钱多多普遍很有好感的最主要原因。
  
  在她们脑海里总会脑补出来那样孤独的场面,孟桃夭的小脑瓜子里说不定还能更形象的多只二哈。
  
  实际上呢?
  
  平日开车十分钟的路程,刨掉闹市区各种红绿灯堵车,起码也有三五公里距离
  
  钱多多花了接近半小时浑身大汗淋漓的跑回去,外套都脱下来系在腰间了,幸好今天穿的牛仔裤运动鞋,所以哪怕裤裆都湿透了,却没什么不适,甚至觉得运动过后浑身舒畅,突然觉得应该把这种中长距离的跑步固定下来,沿着公路边这样跑步,比在球场或者厂房外面跑圈有意思多了。
  
  一路上经过了多少场景啊,热火朝天的火锅馆,情意绵绵的恋人,吵架打骂的小摊贩,还有聚在路边下象棋的老头子们,比自己开着车经过能感受到太多了。
  
  还不用费油!
  
  自从黑仔被袁媛占用改装以后,进出都开g55,那个55升涡轮增压的发动机百公里油耗,钱多多已经很遵循各种节油技巧了,依旧能雄踞20多升!
  
  也就是开这么几公里实际上已经比打车还贵了!
  
  跑步的话多划算啊。
  
  钱多多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而且更愉快的是,灯火通明的厂房里面一大帮家伙在上蹿下跳!
  
  哪里是什么惨兮兮的孤独寂寞,哪里是什么躲在角落里暗自疗伤?
  
  钱多多想躲到房车里面眯个眼,都会被这些家伙拉出来,睡你麻痹,起来嗨!
  
  整个依维柯内部早就被拆得只剩下骨架,趁着还没开学,这帮家伙几乎二十四小时沉浸在热爱的事业里面,忙了累了就在旁边几张破沙发上上打个盹,,这让钱多多不得不考虑还是要在厂房里面空地搞个临时休息间,夏天可以随便打地铺,冬天病了可不是好玩的。
  
  这也就罢了,模型公司那边也忙得不可开交!
  
  就送周师姐回宿舍的这会儿,402的家伙们都过来了。
  
  钱多多探头看了眼车厢里面,有了拖挂车打底,大家已经很娴熟了,三五个人在里面捣鼓,其他人在外面忙碌,还有两三个在电脑前面操控制图软件分析各种零部件尺寸调整,细心的朋友在总管所有细节尺寸规程。
  
  也许这就是大学生相比普通工人的优势,他们知道自己做这个不是一辆车的事情,在做的过程中就把各种细节规范确定下来,商讨尽可能把部件模块化,也就是在拖挂车上能用,依维柯也能用,这样后期真能大批量投产时候,成本会大大降低。
  
  关键是所有人是真开心,看见钱多多都催促:“把你那琵琶乐给关了行不行?听着一点都不嗨!摇滚!我们要摇滚!”
  
  钱多多哈哈哈的跑房车上面去把d换了,其实谁都能换,但都很尊重他,感觉整个厂房里面回荡着琵琶乐曲就没谁去捣鼓。
  
  这让钱多多屁颠颠的又想顺手去抱二哈,猫咪敏捷的闪身跑了,顺势带了钱多多去模型公司,因为老三喜欢给二哈带点小鱼干之类。
  
  相比汽车组根本不需要钱多多参与废话,这边还麻烦点,几个大老爷们儿坐在模型工作台边正有点纳闷儿:“老二!你来看看,这特么楼盘模型怎么做出来有点不对劲。”
  
  钱多多跳着过去,看见那用整张木工板做的工作台上,摆着一栋建筑和小区围墙之类算是个角落场景,看着就是热气腾腾刚出炉的新打印物件,估计去吃饭的时候,这边机器都没停歇,凑近些观察建筑比例细节都很完整啊,钱多多有点奇怪:“咋了?”
  
  老三表达:“不对劲,怎么看都不对劲,要说这模型和老冀那个规划馆的模型场景不是差不多嘛,怎么看起来哪哪都不对呢?”
  
  曹勇谨慎些:“要不约老冀看看问下,他的经验还是丰富很多。”
  
  老四嗤之以鼻:“谁说了这几单业务我们要自己单独做下来?现在遇到点困难就想找援军了?”
  
  陆升拉钱多多:“你看看是哪点感觉不对,说起来我们这一个学期还真是从来没有独立做成过一件完整模型作品,打印餐厅是独立表现建筑,后来全都是只制作打印件,模型整体配套全都给了老冀,其实是不完整的,我突然有点恐慌!”
  
  钱多多承受力强得多,恐怕从以前就强,认真的看看再退远几步,像个画画的要退远看作品总体关系一样,说起来同寝室五个人,只有他的绘画技巧是最高的,虽然在美术学院可能不算什么,但起码当初也考起了美术专业的水平啊,然后就笑了,不做声的回到自己房车那边,到冰箱里面找出点生菜、葱花之类边角料,还有袋剩下的马卡龙小圆饼,取了片一起在手里使劲搓,走回模型公司这边时候,四兄弟伸长了脖子看他。
  
  看钱多多把手里搓成碎末的各种东西洒在模型上,钱多多又随手抓了杯茶水,蘸上洒在模型上,道士做法的那种手型。
  
  陆升都有点心疼了,可是还别说,真的就好像做了法,刚才看起来干巴巴的模型顿时有了生气!
  
  围墙边有些绿色碎末,看起来就像绿化带,那些带色的茶水溅到楼体上面的流淌,有些破坏陈旧的感觉,而且马卡龙蛋糕点心的碎屑洒得到处有点沾染的乱七八糟。
  
  反而有了生活气息!
  
  孙慧明眼睛都亮了,迅速抓相机拍了几张:“生活化,做旧才有场景感觉?”
  
  钱多多点头:“模型,终归是要给人看的,如果就像打印件一样整整齐齐,那就是工业品,差别就在多点细节,只有加上些场景的感觉才是艺术品,既然是艺术品我们才能卖出高价钱不是?”
  
  李砚铎终于赞叹:“老二!确实是你懂生活啊!”
  
  钱多多也能开自己的玩笑了:“那当然,怎么说我也是有过同居女友的过来人了!”
  
  兄弟们哈哈哈的开心笑起来,觉得老二真的度过那道难关了,孙慧明都喜笑颜开的问钱多多今天跟周师姐的状况如何,钱多多也开始关心起弟兄们的感情事业,还推荐自己的心得:“喜欢谁去找桃子帮忙啊,她那么喜欢做媒的!”
  
  弟兄们侧目:“就你觉得吧!她太喜怒无常了!”
  
  陆升甚至觉得干脆谈工作才最开心:“那你觉得我们有信心把这些场景艺术感做出来么,我们几个里面艺术感可能强点就是老二了,你现在连女朋友都追的是艺术学院的,你要把这个艺术总监的责任担当起来!”
  
  钱多多其实从听见几兄弟想自己把业务做起来就有点想法,招呼拉了椅子就在工作台边坐下:“我说说我的看法,你们几个自己拿主意,毕竟我主管设备技术,具体的模型公司未来发展方向是你们决定的。”
  
  老四急不可耐:“直说!你大股东还不管方向那就是渎职!”
  
  老三和老五鼓掌。
  
  老二不再是那个钱胖子,他现在知道掂量下表达方式,怎么才能让室友们更加接受:“我能看,但不会做,这种做场景氛围的事情就是个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积累经验的细致活,就像我们厨房的打荷,真得有好几年的积累,譬如灌木丛怎么做,景观树怎么做,这些细节都必须一点点积累,最好还有人教,举个例子……”
  
  他为了循序渐进甚至摸出手机看孟桃夭的朋友圈,却赫然发现孟桃夭居然在刚才发了条文字:“上帝,请你一定要保佑,保佑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战胜,都不被挫败,保佑哪怕哭过多少次,摔倒过多少次,仍然有站起来爱的勇气,保佑所遇见的人,都是内心温暖的人,请一定要保佑。”
  
  吃惊!
  
  这是保佑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