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44、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244、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父母的低调看法固然有他们的局限性,不可能什么往上走的努力尝试都不去,但钱多多觉得有道理就适当的接受。
  
      譬如这种出风头的事情,他就觉得没必要自己去,从一开学接连拒绝两三处不同的表彰会议和培训,直到这个早就说好的启动典礼仪式,他都不愿自己出头。
  
      让央金去吧。
  
      钱多多有自己的小算计,他不去,不等于不利用这次机会,孟桃夭本来最合适,漂亮出挑又有范儿,还有法律专业的能言会道,她也不去那其他人再上,效果再好也就是保平争胜的局面,没太多亮点。
  
      这样的情况下,不如剑走偏锋。
  
      也许钱多多被赵晓雅磨砺出来的特质,已经开始慢慢显现。
  
      他有信心对眼前的事务,试着开始动手调整,表达自己的态度,和做出与众不同的选择了。
  
      他还没意识到,这就是走向卓越的道路。
  
      起码当钱多多专门给建院的李院长提出主讲人选以后,站在院校领导的角度会怎么看待这个学生?
  
      懂得取舍和不一味的把各种荣誉机会都揽在自己怀里,这种年轻人已经与众不同了。
  
      所以,当姚校长都同意让一个十五岁的藏族小女孩儿来主讲以后,钱多多就跟院校领导们一起坐在第一排了!
  
      除了李院长,其他二级学院的领导都还在二排呢!
  
      当然,他是这个项目的话事人,这也没问题。
  
      可足见院校领导对这个学生的重视。
  
      反正后面坐着的学生干部里面,估计都感觉钱多多是已经超越他们的存在!
  
      人家根本就不混迹什么学生干部体系,直接坐火箭上升。
  
      当然,他的火箭助推器可都是实打实的大功率。
  
      钱多多还稍微有点郁闷,难道自己这做法被看成了以退为进的招式?
  
      姚校长的演讲简短而热烈,全程带着笑容的把论调定得很高:“这是全国第一项由在校学生勤工俭学社会实践,却反哺给校方的捐资助学项目,说实话,我非常惊讶,但又非常自豪,惊讶学生们展现的眼光和姿态,自豪这样的学生,这样的项目,这样的团队出现在我们江州大学生的身上,有很多人说担心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新时代里,年青一代怎么危险怎么迷茫,我现在可以明确的说,光明永远都在前方,那是一种能让有志青年发自内心去追寻的梦想,我很荣幸的为大家介绍,学生代表,来自打印餐厅的央金同学,大家欢迎。”
  
      江州大学一把手,却客串起主持人招呼学生,还细心的帮央金整理了下落地麦克风的话筒,顿时引来一大片镜头闪光。
  
      李院长作为直属领导,坐在钱多多旁边,都趁着鼓掌的热烈,低声给钱多多点头:“非常好,你能主动考虑这些,非常好,老姚也是非常满意的。”
  
      钱多多皮笑肉不笑的抽抽,咱只是想躲风头!
  
      又出于抠逼的心态,不想太浪费这个机会而已。
  
      央金是从最后的孟桃夭团队起身走上去的,所以他们坐在最后面,等于从全场中间通道经过,这就给了她足够的掌声时间。
  
      十五岁的孩子,可能换个人对这种场面都要发抖了,央金这样的野孩子心跟她哥一样大,尽量害羞,实际上都没脸红的走上去,反正别人看她脸蛋红红,还以为是害羞就够了。
  
      也没谢谢大领导,对各方看看,主要是对钱多多笑笑,就从校服西装口袋摸出张纸条开始照着念:“大家好,我叫央金,准确的说,我只是在校外读舞蹈培训班的餐厅服务员,如果不是打印餐厅,我想我不会有到大学校园来学习这么多的机会……”
  
      孟桃夭专注的看着央金用小学生念作文的腔调,表情略微夸张的充满感情读稿子,再看看旁边姚校长更加丰富慈祥的表情,终于开始深思了,多瞟两眼钱多多的后脑勺。
  
      周钰林轻声:“餐厅……还真是藏龙卧虎,这个女孩儿很有舞蹈气质,怎么会招到餐厅里面来的?”
  
      坐在另一边的袁媛似笑非笑:“钱多多到山区旅游,花钱帮人家修建营地,人家无以回报,送了妹妹给他当童养媳。”
  
      周钰林噗嗤:“还有这种事情?”
  
      孟桃夭不动声色:“事情就是这样,但他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兄长吧,甩手掌柜的兄长,全都是我们餐厅在带着,对他来说,能帮助改变个孩子的命运,那就值得做。”
  
      袁媛探头笑:“哟,突然一下评价这么高?”
  
      孟桃夭扬扬下巴示意前方:“事实证明嘛,他能赚钱那就不是傻子,可又主动要求把钱捐出来,除了善良,我找不到别的理由形容。”
  
      袁媛不笑了,靠回椅背上,语气肯定:“就是善良。”
  
      周钰林坐在中间,左右快速看,然后迟疑着问:“你们说的都是钱多多?”
  
      孟桃夭连忙凑起自己那讨好的笑容:“对呀!大四的小姐姐有没有兴趣收了他,他一直都是你的忠实听众呢!”
  
      周钰林也是那个态度:“说得这么好,你们为什么不自己留着呢?”
  
      孟桃夭摊开手:“我不喜欢这个款,没感觉,我也没办法。”
  
      感觉周钰林的目光转过来,袁媛邪魅的笑笑:“他不喜欢我,我是自作孽。”
  
      孟桃夭连忙:“对!就是要两情相悦才是最高境界,他这失恋也三四个月了,应该振作精神从低落情绪里面走出来了……”
  
      还顺势加大推销力度走情感线路:“整个春节前后两三月都孤零零的住在车里,跟前女友那个家再也没回去过。”
  
      袁媛靠在椅背上,都忍不住竖耳朵听孟桃夭这种另类做媒,哪有介绍时候谈前女友的。
  
      周钰林却终于有点恍然:“哦,哦哦,他就是那个,那个女朋友出国然后蛮悲情那个?”
  
      左右两位简直捂头:“大姐!您终于跟上学期末最大的八卦联系上了。”
  
      周钰林无辜:“我很多时间都在琴房,再说我们弹琵琶的也没几个人,相互都不熟,大四也没什么大课集中,就考试的时候好像听说了下。”
  
      孟桃夭想趁热打铁:“真的很不错!绝对没有花花肠子,专一,分了就再也没有半点联系。”
  
      周师姐打断:“那我就奇怪了,不就是出个国吗,现在通讯网络这么发达,再说一年回国出国见个面也不难吧,为什么非要音讯全无的分手,还是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吧。”
  
      袁媛欲言又止,孟桃夭对答如流:“前女友是我室长,经管院的女神,爱他爱得要命,但她那理想也高得要命,拖拖拉拉不是她的风格,可能在她看来,该放手就放手,各自全力追求各自的理想,而不是跟我们庸夫俗子那样啰里啰嗦牵扯,你理解这个解释不,我是觉得有点太理想化了。”
  
      周钰林却点点头:“艺术圈这样终身不娶不嫁的人还少了?艺术就是伴侣,你这么说,我倒是有点明白了。”
  
      这时候台上的央金已经把命题作文念完,主要是代表钱多多把整个捐资助学的方案规则讲述了下,现在光是上学期,已经上缴给建院院方管理的资金就有42万!
  
      这个资金量还是让下面的师生们齐齐惊叹下,看他们投向旁边打印餐厅的目光,可能都有志于投身餐饮行业的想法了。
  
      央金红着脸最后鞠躬,刚想下来,却被姚校长叫住,然后叫了钱多多还有李院长一起,给用红绸子搭住的“江州大学在校大学生社会实践课题项目组捐资助学纪念像”剪彩。
  
      昨晚才由建筑学院这边安排工程机械,连夜施工竖起来两米多高的一尊不锈钢小雕塑,上面是很多抽象的人物拱起一座球或者说桥梁之类,表达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意思吧,然后下面的黑色金属基座上有个盾型的金色牌子,上面镌刻着正式获得国家批准证书的捐资助学名号,孟桃夭早就欣赏过了,钱多多的名字显赫的在背后最上面,下面她和赵晓雅的名字都有,现在连周钰林都有,未来所有在这间餐厅打过工的学生都会被留名!
  
      哪怕是在这里赚了工资,但也为餐厅生意,也就是捐资助学做出了贡献。
  
      设置这尊纪念像的李院长还是很有情怀的。
  
      只不过看上面四人在掌声和闪光咔嚓声中摘下红色绸带花球剪彩。
  
      姚院长很关爱的陪着央金,钱多多则靠近李院长,而且还特意把年轻人安排在中间,接受各种镜头的拍摄。
  
      袁媛笑说:“这看起来有点像新媳妇拿花球哦。”
  
      孟桃夭却满意:“嚯嚯,这下免死金牌有咯!”
  
      周钰林若有所思:“名垂青史就是这样来的吧?”
  
      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就是会有不同的看法。
  
      而且,还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