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45、叫声爸爸你敢答应吗?

245、叫声爸爸你敢答应吗?

    典礼仪式过后,基本上就是全面采访,用鬼子进村,或者水银泻地来形容这么多媒体记者的热烈采访,都是很恰当的。
  
      整个打印餐厅的每个角落基本上都成了采访背景,大学生服务员几乎都被各种媒体迎上提出采访要求,当然他们希望听到的都是自己家里有多惨,在打印餐厅这样打工赚钱得到了升华之类的言语,各种提问都带着很明显的引导性。
  
      可实际上,哪怕女服务员们确实是奔着勤工俭学来做计时工的,但谁也不愿意被打上贫困的标签,就像钱多多当初就很反感别人对自己的怜悯一样。
  
      但这时候,连他也不能拒绝来自各种媒体的采访,甚至表情都不得有任何怠慢,那可是很容易被留下耍大牌、目中无人的印象。
  
      所以,从内心就很反感这种做法的钱多多相当敏感,借着陪伴领导和主要媒体镜头参观餐厅,只要看见有服务员在采访中面色不豫,就煞有其事的叫走,去厨房帮忙准备晚上的营业。
  
      服务员们多熟悉钱多多呀,他平时都不来餐厅,来了都跟服务员似的到处端盘子打荷,对他这种细心体贴的解围心知肚明,就差当面飞吻了。
  
      一个个笑盈盈的跑了。
  
      而且连周钰林都被媒体这样典型化的围住。
  
      这位大四的师姐本来想端着琵琶在二楼继续保持背景音乐的,真是转轴拨弦三两声,还没成曲调呢,就被各种记者围住打听她有什么悲惨身世了。
  
      周钰林好歹算是小康之家,来这里纯属技术性勤工俭学,给自己赚点各种零花钱,而且她这种专业在餐厅表演本来就是职业内容之一,和那些位纯粹是因为经济情况打工的服务员天差地别。
  
      可相比大学生服务员们,周钰林又习惯甚至很希冀这样的采访,她是表演艺术家啊,最渴望的就是关注度了。
  
      所以她纠结,想好好讲下自己对琵琶的感情,自己对艺术的感悟吧,记者们关注度根本不在这个上,尽问她家里多穷,是不是很艰难了才坚持来这边弹奏卖艺的,简直就牛头不对马嘴!
  
      钱多多经过看见,几乎都没跟周钰林再有过交流的,忍不住提醒句:“周师姐,你这琵琶音乐弹起来呀,你要做的就是自己的本行。”
  
      实在是被搞得焦头烂额的周钰林才如梦方醒,赶紧调整心绪,不闻周围嘈杂喧闹的提问采访声音,平心静气的进入弹奏状态。
  
      一下就把自己摆脱出来。
  
      但这,难免就会在弹奏的时候,抬眼注视下那个跟几位领导比划介绍的身影。
  
      搞艺术的还是很讲究心态修养,周钰林平日里觉得自己还是挺仙儿的,能不像普通女生那样尖酸刻薄的计较,但起码在刚才那个场面下,自己的功利心还是让自己有点迷失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度,她还是失态了。
  
      好在这么一提醒就反应过来,人家这是关注的打印餐厅,宣传的是餐厅,而不是琵琶艺术。
  
      年纪差不多,钱多多还小点吧,这份沉稳真的很难得。
  
      姚校长都满意的背着手跟他溜达,听钱多多絮叨餐厅里的每个细节,这是钱多多带着大家伙儿点滴做起来的,不经常来是因为已经顺利上路,更不想厮混在女生堆里。
  
      但细节他比谁都清楚,一盆花、一个拐角,他都能细致讲解表达。
  
      就是踏实。
  
      李院长还颇有开怀的推波助澜,配合钱多多:“听说你们那个模型公司经济效益也很不错了,据说你在西城区那个实践基地展开了其他创业项目?”
  
      钱多多是真心低调:“3D打印模型公司现在是跟社会公司合作,我的室友们负责了主要工作,我仅仅做些设备维护的配套,其他也是我跟全校汽车爱好者在试着做旅游房车的改造生产,但这一块我也仅仅做路面测试,很多主要工作都是其他同学在完成,就像这家餐厅,现在也是经管院的孟同学在做经理,我只是抽时间过来做些端盘子的事情。”
  
      看顺眼的领导却觉得他务实:“越出类拔萃的人,就有越多的责任,面对纷繁复杂的众多工作,如何取舍,分清主次,那就是走向更高的必由之路,小钱你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曾经,有那么个女孩子给钱多多叮嘱过,要取舍。
  
      可惜再也听不到了。
  
      好在这时候的钱多多,已经不会鼻头一酸眼泪下来,脸色更加沉稳:“好的,我会继续努力。”
  
      但之前本来有点滔滔不绝的他难免话语少了许多,直到看完三层楼,记者和媒体主要集中在一楼,三楼不少都是各院校的领导了,有种登高通透的眺望足球场左右,还有下面熙熙攘攘的学生干部和围观师生,有姚校长在,相互讨论的声音并不大,要随时倾听领导的话语啊,结果姚校长就这么回头一看,从自己的熟悉的院校领导里面一眼看到位眼神躲闪的家伙,笑起来:“老陈……你说,我把小钱借给你怎么样?”
  
      二三十位江大各院校的领导呢,起码都是四十岁以上的社会精英人士,管着教授博士一大堆的人物,闻声回头看见那表情恨不得躲到一楼去的陈院长,轰然笑起来,有些人还促狭的鼓掌。
  
      钱多多连忙心头警报了下,可别得罪了人,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都不敢笑了。
  
      这位陈院长却破罐子破摔的拨拨头上所剩无几的头发走上来,众位领导笑着给他让开条道儿,还有拍他肩膀的。
  
      钱多多觉得跟自己那帮沙雕弟兄也没什么区别。
  
      可能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心态竟然已经在跟这些院校领导平起平坐了。
  
      李院长都没把他当外人,一边欢迎的鼓掌迎接陈院长,一边侧头给钱多多介绍:“MBA管理学院的陈院长,叫陈院长好……”
  
      真把钱多多当自己孩子了。
  
      钱多多赶紧照做,姚校长却不嬉笑戏谑,身份职务不同嘛:“小钱明显在管理餐厅这种事情上有自己的心得体会,你们那个餐厅既然都申请破产,还上了报纸,好好的让我们的江大MBA管理学院出了名,不妨死马当作活马医,交给小钱的学生社会实践项目组,看能不能起死回生?”
  
      陈院长就握住钱多多的手了:“我来,就是想厚着脸皮主动谈这个事情,既然校长都说了,我更不怕丢脸,事情宜早不宜迟,待会儿活动完了以后,小钱就跟我过去看看,看看我们这家上了全国各大媒体的餐厅,能不能想办法稳准狠的恢复起来了。”
  
      姚校长却更稳准狠:“老陈,你们这个管理学院啊,基本的商业管理运作还是要明晰责任的,仅仅叫小钱去看看,我可不会放人的。”
  
      这话说得更是直接把钱多多当自己心腹的感觉。
  
      好些位院校领导都听出来点吃惊的口吻,怪不得这个学生能青云直上!
  
      也就亲手发掘了钱多多的李院长淡定,帮钱多多敲边鼓:“对,老陈,没点诚意是不可能把我们小钱交给你们去折腾的,年轻人需要的是在这个阶段更多的锻炼提高,而不是陷入复杂的局面中人为挫折,我们可是很注意培养小钱的成长。”
  
      钱多多还没到能听出来李院长警告口吻的地步,但感觉更加警报警惕,只能尽量不开口,好像这时候就马上拒绝,恐怕也太不给校长面子了。
  
      陈院长好像感觉到他的手在退缩,连忙握紧了使劲摇几下:“没问题!没问题,无论是职务、权限我们管理学院都会全力支持,现在餐饮公司已经破产,交给我们就是一副烂摊子,可以说我们都是搞教育的,怎么会接收这么大个烂摊子呢,哪怕不是把餐厅搞起来,起码小钱也应该懂得怎么善后,拜托,拜托了!”
  
      钱多多还是一头雾水,但转头看向姚校长,校长带着平静而审视的目光注视他。
  
      还有两个月满二十一岁的钱多多,其实还是血气方刚的,心一横就点点头:“好,那我就先跟着陈院长去学习了解怎么回事了。”
  
      姚校长满意的拍拍钱多多肩膀:“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放手去做吧。”
  
      其他院校领导立刻热烈鼓掌,极少数陪在各自学院领导旁边的学生干部,这会儿简直羡慕得心头流血!
  
      这特么钱多多是姚校长的亲儿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