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58、是念想不是梦想

258、是念想不是梦想

    也许这就是角度不同,看到事物的猜测就谬以千里。
  
      从头至尾,钱多多和李易铭就没跟蹭吃的俩三四十岁男性说过什么话,对对方手上看起来挺富贵的手表手串都没多看一眼。
  
      李易铭可能是看出来价值也就那样儿,钱多多是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虚张声势。
  
      所以他俩基本就把这事儿给说定了,明天试着在这周围找个点,看能不能把小营地推销出去,算是钱多多给李易铭演示下,然后就按照这种模式推广下去,李易铭还是信奉能花钱的就不是难事儿,这种事情找个旅行社就帮忙代做了,那些导游很熟悉各个景点情况。
  
      钱多多却倾向于自己做,起码也是自己组建团队来做,还推荐了乔万,因为他的细心很适合做这个。
  
      李易铭就觉得他这个甄选人手的模式不错,起码这十几个人哪些头脑灵光擅长设计,哪些踏实肯干适合搞技术,很清晰了然,差不多两三罐啤酒喝完,才犹豫着开口:“如果,我从中间高薪请人走,你同意吗?”
  
      钱多多居然立刻点头:“为什么不同意,能给他们更好的前程待遇,本来就是我们拉在一起搞汽车组的目的,只不过,如果我俩单说,我更倾向于他们未来能在一起是个独立的设计团队。”
  
      李易铭咂摸了一会儿,脸色有点难看:“那样的前程好过到我的公司?”
  
      钱多多笑嘻嘻:“从风险上面来说,一家独立设计公司,说不定比你们家大业大更稳妥,船小好调头嘛。”
  
      李易铭最近换了副黑框眼镜,没那么翩翩贵公子,然后慢慢靠在椅背上,眼神从钱多多脸上慢慢移到浩瀚的湖面,不说话了。
  
      也许这就是眼界和视野带来的变化。
  
      身处李氏企业里面的普通员工,又或者外界普通人,看到他们感觉都是大老板大富豪。
  
      钱多多以前也只会仰望这样的存在,觉得富二代多么遥不可及。
  
      但自己有了资本,更重要是经历过餐饮集团的变故,看待事情就不一样了。
  
      再有赵晓雅的点拨,钱多多轻而易举的就会看整体,李氏企业在全国车企里面不过是小虾米,人家一年多个车型能卖上百万辆车,李氏企业可能就几万十万级别,只不过因为汽车行业体量惊人,一辆车再差也几万十几万块,一年也是多少亿的产值。
  
      这等财富利润体现到一家私营老板身上,自然是富贵逼人。
  
      可实际上,这样的企业在现如今这种全球化竞争的局面下,随时面临崩塌,而且这种崩塌真是随着市场风云莫测的变化,分分钟存在,说不准什么时候汽车市场由盛转衰,那就马上崩盘。
  
      商业战场没有什么躲起来悠然自得小日子的说法,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想碾压夺取市场!
  
      如果是没心没肺当然可以花天酒地做富二代,稍有上进心想做出局面就只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这种财富,还真没田丽霞的一堆房子财富稳固。
  
      感觉李易铭在钱多多面前最后一层傲慢都被剥掉了。
  
      以至于第二天开始去看音乐节表演,他都挺沉默。
  
      其实江州春季的天气很容易雨淅淅,就是俗称的梅雨季节,昨晚露营的时候,很多人终于发现防潮垫和地垫的用处所在,质量稍差的帐篷根本防不住潮湿的草坪水汽,第二天都有些羡慕房车的全面性。
  
      汽车组的成员更是嗷嗷叫,回去要加快速度尽早出更多的房车,差距太大了!
  
      周钰林是紧张,早上起来就忐忑,她说自己也就小时候六七岁上台有过这种紧张忐忑的感觉,后来就愈发成为登台熟练工了,现在这种天气要是真的观众寥寥无几,可真是兴致全无。
  
      几个同伴都在不停的刷手机上面天气预报,她们的报名单上给的登台时间是中午一点,还有几个小时时间要是还聚集不起来人,连化妆都没兴趣了。
  
      钱多多正准备叫上李易铭出去转转周围的农家乐,就看见主办方的电瓶车开过来,昨晚看见过的一位接待经理跳下来说刚才临时调整了下,把来自江州大学的秀儿乐队调整到晚上七点行不行?
  
      孟桃夭和周钰林惊喜的对视下,起码看电影什么的也知道晚上六七点是黄金时段吧,来看过这种音乐节的周钰林先立刻同意了改动签字,送走电瓶车才欢喜的说很多大牌乐队都是那个时间段表演,又多了几个小时的聚集观众时间,可能就是看在这个亲友团的规模惊人面子上?
  
      说到这里钱多多的思路不一样:“那就是跟大牌同时竞争,争得过么?”
  
      一句话差点把女生都说哭了,孟桃夭赶紧跳起来飞踹他!
  
      钱多多灰溜溜的叫上乔万和老三,跟李易铭开着那辆还是他借出来的丰田越野车出去转悠农家乐。
  
      谁知道,他们四人刚离开湖畔度假区,就看见黑压压的观众人群,正在外面的草坪上集结!
  
      怕是有好几千人!
  
      然后越野车再顺着公路往景区外面走,就基本上水泄不通的算是逆行了!
  
      因为这时候外面的景区公路上已经毫不客气的全都是在朝着里面进发,双向车道全都是单行,好多等不及的观众已经跳下车来开始步行进入巨大湖畔草坪观众席。
  
      老三探身挂到车窗外面看了一圈放弃:“退吧!根本没法走,也别想出去了,赶紧回去把好消息告诉她们吧,这下完全不同担心没有观众了。”
  
      钱多多关注的是舞台造型,原来就是在一大片草坪山坡的下面,天然的形成好像剧场的坡度弧型,但是坡度很缓面积巨大,到了下面平地正面围出来很大一片需要收费的座椅区域,两侧和外围就是免费的席地而坐,正面琳琅满目的巨大舞台显然就是给名角儿们用的,两侧的小舞台距离中心舞台有一两百米外,好像扮家家,也好像木偶剧表演的那种简陋。
  
      正面中央巨大的显示屏,两侧起码各有上百盏舞台效果灯的规模,到小舞台就是零星的两排灯!
  
      李易铭看了都笑:“这不是陪太子读书么,看来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啊。”
  
      也就钱多多敢揶揄他:“从您嘴里出来这句话,才是真的不容易。”
  
      手机都打不通了,乔万说是人数猛然聚集太多,移动基站的信道都不够用。
  
      所以越野车直接退回去报信。
  
      周钰林她们现在愈发忐忑!
  
      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既庆幸有了好的表演时段,更担心到时候被人家完全忽视掉怎么办。
  
      孟桃夭聪明的安排一组人马过去舞台前方占位置,又安排一部分人到其他区域去搜集乐队情报信息,反正都是来玩,这些事情大家都很新鲜。
  
      但细心的乔万又说既然要吃午饭晚饭,那占不占位置都不重要吧,女生们差点把他打一顿出气。
  
      直到十点过终于听见高亢激昂的摇滚乐声时候,众人才大部队抵达现场,然后看见个惊喜的事情。
  
      连周钰林都说这种三个舞台同时举行的场面是第一回看见,结果人家是主舞台表演一场,休息时段,两边同时打擂台!
  
      也就是名家名角上下场的时间也不冷场,毕竟据说这些大腕连各种设备都要用自己的,这大白天的露天舞台,又不像歌舞剧那样还有幕布调整舞台布景,所以都有时间间隔,这时候就请观众们稍微转个九十度,看看两边的表演。
  
      不知名的乐队们,就得在这点暖场时间里面各凭本事争取注意力。
  
      嗯,也没什么奖励,周钰林说她们还交了报名费的。
  
      这时候已经能听见有大学生在疑惑:“这么舔着脸来上个舞台,图个啥啊?”
  
      秀儿乐队没听见,因为孟桃夭她们把依维柯开到主办方允许的最近路边,现在就是乐队的化妆间了。
  
      跟乐队亲近些的汽车组男生怒目相视,差点都要骂了,钱多多却笑着拿这话去问罗小妹他们,专门带了防潮垫过来坐在草坪上的厨工们比大学生还热烈:“就图这个热闹也值了啊!”
  
      对的,哪怕没文化,但已经在社会上体验过那种枯燥压榨日复一日生活的厨工们,都不像大学生们那样生在福中不知福。
  
      有时候活着的念想,就是累完了一天,跳广场舞或者三五几个蹲在路边喝瓶啤酒,刷点手机上小说那点快乐。
  
      人总是要有点念想的,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真是个富二代》,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