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279、挣扎
    听闻这孩子居然是孟桃夭的妹妹,钱多多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了:“你妈……多少岁了!”
  
      孟桃夭裹着件防寒服和运动裤坐在沙发床边,双手抱着头耷拉在膝盖上,声音有点喃喃的:“十八岁她就生了我……给你说了我爸是仗着有钱,直接从高中把她娶回家的,在家二十年除了吃喝打扮打麻将,从来没动过脑筋,我也是这才知道她一根筋的想给那个男人生个孩子留住人,谁知道生了个女儿,那边重男轻女非常严重,这个妹妹……就彻底成了她的包袱,居然拿过来丢给我,我特么的这是什么人生啊!”
  
      兑了奶粉,钱多多抱着孩子坐在电视机柜边上,慢慢给喂,看着这个好不容易才鼓起对生活勇气的女孩子,又开始束手无策的崩溃,一如那个站在化妆店里无助的模样,尽量轻声点:“没事,没事,就多个孩子多双筷子,我们餐厅能养得活。”
  
      孟桃夭确实痛苦:“三十多四十岁的人了,怎么都还活得这么没头脑!关键这是我的亲妈,我感觉这一辈子的阴影没法摆脱了!”
  
      钱多多宽慰:“七老八十的年纪也有不明事理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几个月你还在寄钱给她?”
  
      孟桃夭只唔了声没抬头。
  
      钱多多很想拍拍她的肩头说没什么大不了,咱们再到银行去预约取出来那一墩子钱看看就心情好了,可又生怕这个消息破坏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他突然有点猜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孟桃夭慢慢把头滑到膝盖里语无伦次:“我们还能尴尬到什么地步……你竭尽全力的在帮我要脸,我再不要脸都没法说服自己活着了,绿茶婊,心机婊,我除了能从你那得到点施舍,可以勉强撑着脸面对其他人,我还有什么……我也想要脸,我也足够拼命努力了,好歹给我留一点点尊严吧。”
  
      一股浓烈的灰色阴暗情绪好像扑面而来,钱多多好像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桃子。
  
      起码去年的时候,还傲娇着,勉强用介绍女友之类的借口撑着张牙舞爪,这次确实是有点彻底崩溃边缘。
  
      就像她本能的躲到这个可能没人会来的地方,想把自己封闭起来,都不想面对现实了。
  
      当然更可能是看到钱多多有点松口气忍不住。
  
      钱多多尽量轻松点:“不就是带个孩子嘛,你不好意思带,我来带。”
  
      孟桃夭又有些欠债的烦躁:“不是孩子的问题!我看不到希望,上次是隆胸,这次是孩子,下次天晓得又是什么事情,你……!”
  
      好像想起什么的猛抬头:“你带?你跟周师姐发生什么了?”
  
      可是她连目光都不怎么和钱多多对视了,心虚理亏各种负面情绪下甚至有点逃避。
  
      钱多多笑起来:“没发生什么,我就在平京陪着她见了下世面,她发展得很好,我总不能一直陪着她当保姆吧,就回来了,现在我们好好讨论下,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你确实是遇到了问题,从学习工作的条件来说,你没法照顾孩子,那就请个保姆。”
  
      孟桃夭双肘放在膝盖上,垂头丧气的重新看着自己面前地板:“跟去年一样,我得是多不要脸才跟你提出那种要求,只要跳出来看我俩的关系,都会觉得可笑,如果不是给你介绍女朋友的借口,我都不知道能用什么说服我这么厚颜无耻的利用你的善良,你说你有没有想过,我就是吃定你的善良,在利用你?”
  
      钱多多肯定的摇头:“没有,从来没这么想!”
  
      孟桃夭也就假装信了:“看破不说破,朋友有得做……”
  
      钱多多轻松:“对,谁叫我们是朋友呢,对吧,起码相比去年,我们现在还算是很熟悉的朋友了,我不否认有些场面是有点尴尬,但这既然是个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这还是你和赵晓雅教我的呢。”
  
      孟桃夭怔怔的:“对啊,有钱就不是问题,我还是把自己卖了吧……你还有多少钱,我卖给你好了,我真的有点撑不下去了,我现在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少奋斗三十年,我只想躺着等死,不用化妆,不用保养,不用上班,不用赚钱……”
  
      钱多多其实看见神采慢慢在回到那张脸上了,嗯嗯笑:“你这是人类共同的梦想,这样吧,你先躺着不动,我看你能在这床上躺多久,我给做清洁的公司打电话,他们估计也有保姆之类的业务,中午我带着孩子去跟朋友们吃饭见面,说下这个事情,就说是我的妹妹,绝对不影响你的名声,哈哈哈,我这算不算是神奇奶爸?”
  
      孟桃夭抬头看钱多多宽厚的胸膛把孩子抱着轻轻摇,也许连婴儿都能感觉到他的善良温柔,安静的又睡了。
  
      她终于挤出来点笑容,起身走到钱多多面前变成苦笑:“我妈是我的包袱,我成了你的包袱,你要我怎么回报给你,随便你……”
  
      钱多多纳闷:“你为什么总想回报给我呢,我们一起搞餐厅、做专利还有这么多事情,你说你这点事到底花了多少钱,到现在为止三四万块有吗?有必要搞得多大回事一样吗?你堂堂一个打印餐厅总经理,一个月经手的业绩都几十万,你好意思要死要活的为这点钱?”
  
      其实对大学生来说,三四万已经很不少了,几千块校园贷逼死人的都有。
  
      所以孟桃夭看着他的眼睛,苦笑变讪笑:“对啊,我为啥一直都耿耿于怀的要回报给你呢……可能真的只有穷过,才知道一文钱真的能逼死人。”
  
      钱多多开导她:“你是从大手大脚的富裕家庭遭遇变故,由奢入俭难,我是从穷得一文钱都没,到现在宽裕些,当然觉得开朗轻松得多,好吧,这些事情都我来处理,你还是轻松的上班上课,当然你现在就开始躺倒不动,我倒要看你能闲多久,你闲不住的,哈哈哈。”
  
      孟桃夭终于随着他刻意的哈哈哈,也笑了点,伸手摸摸小婴儿的脸:“穗穗,张穗穗,比我还可怜,所以还是我带着吧,每月我给我妈转五千块,其他的我不够再找你补贴点,我还是坚持着不给你说谢谢,也坚持着有朝一日能还给你,那样我起码还能平等的站在你面前,不然就真的连朋友也没得做了,有时候我都在想,我要是个男的,就一定变成古龙小说里面那种再也不说一个字废话,你叫我杀谁我就杀谁的冷冰冰酷哥,一辈子给你藏在阴暗中干脏活,可惜我是个女的,你不会把我拿去献给什么大老板大官吧?我交际花的技能树还没点完呢。”
  
      钱多多没忍住,给她头上响亮的一记毛栗子,真打。
  
      疼得孟桃夭哎哟哟的抱着头又坐回床边去了。
  
      不过神态表情终于正常生动起来,不再是之前神叨叨的劲头。
  
      钱多多给罗小妹打电话呼叫了清洁工,餐厅里面有这种清洁公司一个月能过来做一次彻底的清除,放下电话他也拿定了主意:“之前一直逃着不敢回来这里住,现在空着也是空着,我们上下换换,你跟小袁住上面来,我住楼下,保姆带孩子也住楼下,把锁换了方便你随时上下楼照顾,毕竟我可能不会天天回来住,汽车组那边要忙起来了。”
  
      恢复正常的孟桃夭有了思维能力:“你跟周师姐怎么了?怎么去了趟平京,反而好像没了她这个女朋友,她把你甩了?不可能吧,她不是这种人……因为我?我发现她很在意你,肯定不许你跟其他女生走得近了,是不是?”
  
      钱多多说自己总结出来的感受:“她很好,对我也真的好,可我就是不够热情,除了她弹琵琶的时候,我俩甚至没太多交流,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在平京都是她忙工作,我做服务再作图,我觉得肯定还是我的问题,我不是那种赶紧需要新感情来冲淡以前的人,必须把自己整理好,完全调整好,再跟别人谈下一步,在错误的时间段跟人谈恋爱甚至是坑人。”
  
      孟桃夭的思路很独特:“这也怪我,帮你把起点定得太高,你看谁都觉得晓雅是白月光了,不过那天你们只摇了一两下,你是不是……那个不行了?这是心理上的问题吧。”
  
      钱多多差点把穗穗给这不着调的奇女子给砸过去!
  
      估计她还是有点受刺激了。
  
      其实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钱多多脑海里是有闪过句话:“要不就干脆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但随之而来的飞快抹掉了这个念头,这不是典型的趁人之危吗。
  
      而且撇开钱,站在外人面前,到底谁凑合谁说不一定呢。
  
      所以这话钱多多觉得自己反而一辈子都说不出口了。
  
      除非孟桃夭真能还清债务。
  
      可这债能还得清吗?
  
      ~加油加油,还差几十票就又要加更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