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31、你明白吗,你不明白

331、你明白吗,你不明白

老铁^一秒钟^记住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这顿夜宵是吃得挺欢畅的。
  
      钱多多买单,介绍伤员得在这边待几天,本来推荐住在七楼的快捷酒店,但汤云裳说自己需要照顾。
  
      她这脸皮也真是挺厚。
  
      孟桃夭连忙说她来照顾,汤云裳偷偷对钱多多摆出炫耀的神色来!
  
      梳理过情绪的孟桃夭,终于有点放下心里大石头的感觉。
  
      汤云裳趁着钱多多在温泉度假村里面开车转悠的时候,拍了不少照片,孟桃夭看了都没有伤感的反应。
  
      还能辨认出度假村里不少东西有点变化了,然后把手机轻松的还回去,靠在电梯轿厢上自我安慰:“我爸他……胆子其实很大,应该是在重新考虑该怎么做,再说这事儿差不多就是我们期末放假前,他可能以为我不在学校,我又换了手机号,等到下个学期开学可能会找过来。”
  
      汤云裳挂在她肩膀上:“你放心,有什么事情包在我身上,一准儿给你好好的解决,我二妈是国内司法界最顶尖的那拨儿专家,疼我得很。”
  
      孟桃夭忍不住看眼钱多多,低下眉毛说嗯。
  
      汤云裳流里流气的低头搂肩调戏她:“你怎么像红杏出墙似的,待会儿我跟你睡好不好?”
  
      孟桃夭没忍住面红耳赤:“这事儿我说了不算,我都是厚着脸皮借媛媛的房住,我觉得住不下了!”
  
      钱多多其实已经想好了:“我就是上去拿我自己东西的,我还是暂时住到房车那边去,你们自己调节着住吧,楼下的屋能住俩人呢,你们也宽松些。”
  
      汤云裳哈哈哈得意:“桃子,那就该我们洞房了哦?”
  
      孟桃夭以往没少用这种态度去调戏其他女生,今天终于遇见个更狠的,简直有些招架不住!
  
      她下楼的时候,本来就以为是跟钱多多单独说事,好不容易推脱掉袁媛,这会儿还得帮那姑娘打包外卖,钱多多拎着的,因为她要抗拒汤云裳的动手动脚啊。
  
      结果到了顶楼,孟桃夭还没说话,刚打开门穿着件露肩睡裙的袁媛就对汤云裳吃惊:“哟?你们这是……开始处对象要宣布的节奏么?”
  
      汤云裳简直像色狼掉进绵羊窝,喜滋滋的凑上去:“美女,不如我俩互补下,先处处看?”
  
      袁媛还是个孩子脾气,噗嗤就笑了:“你怎么这样儿,喜欢女生就明说嘛,何必绕着弯儿借他过路呢?”
  
      汤云裳惊诧莫名:“惨了!秘密被你发现了!今晚你必须要陪我睡了!”
  
      袁媛咯咯咯笑着恨不得打她的手。
  
      钱多多送了吃的在门口,听闻央金已经抱着穗穗入睡就下楼。
  
      孟桃夭趁汤云裳皇军进了村一样进屋到处好奇扫荡,快步跟着他也下来:“我……要不要给我妈说这事儿?”
  
      钱多多想下:“还是说吧,不管以后怎么样,起码现在不用躲躲藏藏了,没有人再威胁你们了,我感觉汤云裳家还是有些背景地位的。”
  
      孟桃夭嗯:“她确实没那么坏心眼,是我有点反应过激了,这些天我帮你好好敲下边鼓……”
  
      正在把自己笔记本电脑和几件衣服鞋子装塑料袋的钱多多捂头:“桃子!你又要开始作妖了么?”
  
      孟桃夭终于展露出笑容:“我说过的话是真的,我不跟你说谢谢,我只想尽可能的报答你,不然我很难摆正自己的心态,你明白吗?”
  
      钱多多这时真体会到汤云裳说的每个人思维逻辑的不同,特别是男女的脑回路好像都不一样:“有一点点明白,但又不用非得……”
  
      孟桃夭就靠在门边抱着手臂:“我要的不是怜悯,这是你教我的,在我最惨的时候,那种被怜悯的感觉能摧毁我所有的尊严,幸亏我还有点长相,我经常都在想,要是我丑,你会帮我吗?我除了长得漂亮,对你还有什么价值?如果我只能用自己来报恩的话,我和我妈有什么区别,我们总有点不一样,对吧?”
  
      钱多多看着这张熟悉又漂亮的脸蛋,相比刚刚认识时候虚张声势的高冷,相比在外人面前大大咧咧的爽朗气质,这会儿的桃子,可能才是真实的她。
  
      有点柔弱又有点倔强。
  
      一个在门边,一个在茶几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好像有千言万语都在目光中交流了,又好像有些若有若无的情感在交缠,都不想把目光挪开。
  
      因为相互好像都能触碰内心,不需要说话却有点享受,应该说是相当享受。
  
      那种内心无比温暖宁静,毫无防备的敞开内心,任由对方眼神探索的交流,甚至有些眷恋。
  
      只不过这种似乎很耗费精神体力的交流还没发展到物理距离上的接近,突然就听见汤云裳那特有的单腿跳声音:“就楼下?!钱多多跟我耍花枪说是一栋楼,原来就楼下……我看看去……”
  
      孟桃夭恍若从睡梦中醒来似的的惊慌,剧烈呼吸几下脸蛋红扑扑的跟水蜜桃差不多,然后汤云裳就出现在她身后了,伸手搂住她肩膀:“男生寝室不许进去么?一脚踹开呀!”
  
      钱多多也赶紧坐回沙发上去,然后再遮掩的跳起来,环顾四周:“没什么东西了,里面的床我没用过,那就先走了,我还是下午五点过来跟央金交接下,其他时间不会随便过来这女生寝室了,没问题吧?”
  
      孟桃夭抱着手臂让开些,嘴角动了动,但啥都没说。
  
      反倒是汤云裳看看:“住房车?厂区那边?那明天有空送我去创业团队露面吗,能接送伤员吧?”
  
      孟桃夭又没忍住笑,喜笑颜开看笑话的那种揶揄,估计对汤云裳把豪迈洒脱和软弱委屈转换得这么娴熟,觉得很吃惊有趣。
  
      钱多多简短的说好,按了电梯,二十几楼呢,三个青年男女站在楼道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孟桃夭先跳开:“我去问下媛媛的想法,看她愿意住哪里,我突然有点怕这个大长腿要非礼我!”
  
      汤云裳哈哈哈的笑着送两人分别进楼梯和电梯,自己才好奇的又转身进去观察这个小套间。
  
      钱多多下楼的时候,脑海里闪现的,当然是桃子那番话。
  
      他有点明白她的想法了。
  
      可能真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有很难越过的心理障碍距离。
  
      从一开始他对孟桃夭,就没有挟恩图报的意思,但如果两个人索性在一起,有多少感情的成分,又有多少是报答或者交换的成分?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钱多多难免会想这个,他能够类比的就是跟赵晓雅,可他和赵晓雅的情感又有点不太常规吧,有多少恋人是先那啥以后,才相互感情升华的,钱多多还是很清楚,如果没有那车祸,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玉米地,他跟赵晓雅几乎不太可能有后面的发展,因为赵晓雅是那么的清醒冷静,她超强的自控力能保证两人不会在爱情上面浪费时间。
  
      仰望女神的钱多多更不可能痴心妄想的主动去纠缠,哪怕在赵晓雅回国发短信前,他也没奢望过什么,当然也就不敢让自己投入太多情感。
  
      同居以后,钱多多才说得上是越来越爱,爱这个女孩到骨子里。
  
      可这深入骨髓的感情,又太过绚烂短暂。
  
      就像那天上的烟火似的!
  
      孟桃夭好像也说过父母兄弟姐妹,那是靠血缘关系天然拴在一起,唯有夫妻恋人是把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变成相伴终生的感情,的确很珍贵。
  
      那她也还是很希冀和相信爱情的。
  
      父母确实给她留下很多负面的感受,这是汤云裳说的。
  
      想着这些,钱多多驱车到了房车研发中心,还好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但拖挂车的制作进度已经明显慢下来,半数以上的人手现在投入到规划设计、工艺流程、生产规范等产业化的工作中去,李易铭还从工厂那边调了两位工程师过来指导规范。
  
      所以就连还在制作拖挂车的小组,都主要是在积累试验各种工艺改进,一排完工的拖挂车都停在厂房外面用防尘防雨布盖得严严实实,也就遇见领导视察的时候会展示下。
  
      看见钱多多过来都很欣喜,拉着他到二楼的设计室、休息室参观,但小声说还是喜欢在中间那个咖啡吧沙发上睡觉,因为嘻嘻哈哈的不像这休息室里面双层床打工的感觉那么强烈。
  
      钱多多挠头,这种细节其实就是他的强项,他一直都很在乎所有人的感受,不让大家觉得是在为自己打工,而是一群朋友在合力做拖挂车,从感情上就让大家很舒服。
  
      可现在一转到正规化,李易铭那边正式参与进来,有些东西就不够人性化了。
  
      所以这也是他当初不愿让李易铭控股的原因。
  
      现在还来得及跟乔万讨论调整。
  
      等他回到挂着赛车服的第一辆拖挂车上睡觉时,已经接近半夜了,乔万笑着靠在门口提醒他,到年底肯定会有超过十辆的拖挂车完工,全都堆在厂房外,那就太浪费了哦。
  
      对啊,这就意味着钱多多必须在年底前把蛤蟆嘴的那个营地搞起来。
  
      真正有目标的人,只会觉得时间不够用,哪有什么无聊的时候。
  
  3`3`小`说`网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