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41、我真是个穷光蛋

341、我真是个穷光蛋

    田丽霞又给儿子打了两千块!
  
      可能她觉得这就是招待费?
  
      他们还是习惯这种消费水准。
  
      已经很不少了。
  
      钱多多这个阶段,其实不缺钱。
  
      哪怕真是按照陆大叔说的要搞什么投资那么大的自行房车租赁市场推广,几十个县总不可能是乱七八糟的随意投放购买吧?
  
      工作都是要一步步完成的,所以哪怕一个亿也是要分拆成好些年来采购、建设。
  
      钱多多现在自己账上就有接近一千万,这一年的时间,他真没乱花父母的钱。
  
      其实钱多多这时候最缺的是关系,社会关系。
  
      在中国这个人情关系的社会里,人脉非常重要。
  
      但有很多人总是以为人脉决定一切,好高骛远的到处去结交关系。
  
      却忘了要首先夯实自己的能力,自己没有能力,就好像一串零前面没有那个一,再多的人脉都是零。
  
      只有自己拥有了能力和值得别人互换利益的资本以后,人脉才会显现出重要性来。
  
      钱多多已经有了站稳脚跟的那个一,教育系统或者往体制内走,姚校长的人脉对他帮助很大,起码那位副市长不是谁都能接触上的,有多少有能力的人,能让这样的大官亲耳倾听想法思路呢。
  
      但在社会上,他还真是缺人脉。
  
      他的父母,甚至没有沈蓯雯、周钰林的父母那样能在江州的普通社会上帮上忙,更别提李易铭家那种关系支撑了。
  
      从建设蛤蟆嘴营地这件事上,钱多多就能深切感受到。
  
      汤云裳家的人脉,随手这么一划拉,很多事情钱多多都不需要操心。
  
      如果能一股脑的在偏远山区搞几个小营地,那更是帮自己踏出了新的一步。
  
      所以他才愿意多接触下陆大叔,他指望这样的合作伙伴能带来关系。
  
      可真没想到,人家轰隆一下直接把关系和投资都砸在他面前了。
  
      陆家多有钱呢?
  
      过了几天钱多多就知道了。
  
      这事儿他没敢给孟桃夭说,可能怕把她吓着。
  
      但这几天,肯定每天一早就跑趟蛤蟆嘴,尽量利用早高峰之前六点过出发去看看施工情况,十点左右高峰过了以后已经在回到学创中心的路上。
  
      汤云裳没跟他一起,每天在跟着袁媛到厂区那边,主要呆在房车中心收集整理钱多多关于房车营地的图片资料信息,时不时的还到模型公司那边请老三帮忙把钱多多那些设计图解释下。
  
      她那位做建筑地产的十五叔第二天就带人过来定了七八套楼盘模型,冀冬阳对这种长期混迹在周边区县,并不主攻主城区的散户开发商不熟悉,但对这种彪悍的作风一看就心知肚明,一方面心花怒放,另一方面又有点战战兢兢。
  
      汤云裳肯定也把这种小企业主的反应看在了眼里。
  
      晚上在游泳馆健身房和钱多多碰头的时候,才会详细的谈谈工作。
  
      有了内裤组创业的经历,体育生和学创中心主任交流起私活儿来似模似样。
  
      也就是彻底的细化单个小型营地的建设方案,做出这个以后,再做一个县的自助房车租赁和几个营地的商业计划。
  
      感觉学创中心各种工作锻炼出来的两人,做这个都比较驾轻就熟了。
  
      钱多多的房车营地事业,迄今才有了第一个合作者或者助手。
  
      相比早早就提出愿意参与的李易铭,汤云裳没他专业,也没有李易铭那种过强的功利心。
  
      特别是钱多多很难猜度李易铭到底会投入多大的精力来做这件事,就不敢随便接纳他,可汤云裳这个体育生,专心做起来却挺让他放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一个亿扭曲了钱多多的认知。
  
      而且一个亿的粘合剂多么有效啊,年轻男女既像是在工作,又像是在约会。
  
      毕竟忙碌的这几天,汤云裳确实帮他分担了很多工作,譬如说房车营地的管理员小木屋。
  
      不准备在蛤蟆嘴林区里修建任何永久性建筑的钱多多,其实从准备请四叔来当管理员,就反复考虑过他住在哪,专门动用一辆拖挂车给四叔有点浪费资源,因为这种新奇的感受是给用户的,而且如果按照陆大叔建议的那样做个农家版的动物园,可能那一百亩地就得有围墙栅栏,现在已经成型的入口处得有管理员收费处之类。
  
      是汤云裳异想天开的说做个小木屋,就像她在印度洋海岛旅游时候看到过那种管理员小木屋,没这种见识的钱多多看看她找的照片稍微算计下就觉得可行。
  
      他画个草图,孙慧明帮忙设计落实,立刻请房车研发中心的男生们抓紧时间做了。
  
      就是房车制作的思路,钢架焊接骨架,各种隔音防潮防火板做墙面,叮叮当当三下五除二,三米乘四米的尖顶房屋带着两面门窗和集成卫生间就完成了,预留好外墙安装接口,成本大概也就一万多块,用研发中心带着吊臂的拖车直接背上蛤蟆嘴,白妈和另外两部车带着七八个男生和部分设备一起上山。
  
      从村里找来一群老爷们儿,齐齐抬下来摆放在路边,然后就在三姑六婆的围观下,把土建施工砍伐的少量松树切割劈开,半圆形的原木直接拼贴安装在外墙上,模拟成整栋房子好像就是用原木搭建而成的原生态。
  
      反正村里人都惊叹了,这么轻的房子这么快就搭建好了?
  
      屋顶更是专用的防水防雨隔热瓦一层层铺装好,四叔迫不及待的搬进去,整个房车营地的雏形就完成了。
  
      其实工程机械分别只来捣鼓了两三天,而且土建、混凝土之类的还是分别各来干一天就完了,耗费时间的主要就是水电,特别是电力系统按部就班的来开户立表,还得由村里出具这个农家乐的户名,安装也就是铺到小木屋外,丢下变电箱就撤了。
  
      钱多多顺便请村里找两位大妈来做清洁维护,从铺装路面的清洁到未来房车上的寝具洗洁,这些忽然一下就进入到了实施阶段。
  
      本来钱多多还想再把自己这家营地再建设再完善,再详尽整理好商业计划书,最后再去找汤云裳的母亲谈合作进展的。
  
      这天突然接到汤云裳母亲的电话,让他俩带上计划书到她办公室,特别强调开上那部依维柯自行房车,因为陆大叔准备自家去避暑旅行了!
  
      说是二十年纪念旅游,重走当年开着面包车去山区的那条路线。
  
      当然也是顺便帮忙选择下房车小营地的建设地址。
  
      看看人家过得这逍遥自在的生活!
  
      这才叫有钱人的悠闲生活!
  
      汤云裳很没个坐相的摊在后面长沙发上翘着受伤二郎腿:“不带我!我觉得他们是终于把我甩掉了,你有没有兴趣知道我爸跟我妈这几位的可歌可泣爱情故事?”
  
      钱多多开车不分心:“这是你家的私事,我没那么八卦。”
  
      汤云裳的主题是:“那你羡不羡慕呢?”
  
      钱多多想想:“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我觉得爱情是相互对等的吧,凭什么谁就只能是几分之一?”
  
      汤云裳哈哈:“你完了!我录音给我爸,你的投资就完了!”
  
      钱多多也笑起来:“你爸不是说他没钱,都是你妈给钱吗,我这是讨好给钱的啊。”
  
      汤云裳单腿跳着起来,站在驾驶员身后:“我俩什么时候也开这车出去旅游下,不,应该是工作考察。”
  
      钱多多摇头:“我还在担任学创中心主任之前,不太可能有这么多空闲时间,如果真能获得这份投资,进展顺利的话,就应该是你建立起来这个工作团队来做这种工作,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学创中心,这个公私要分明……这栋楼么?哇,这里租金不便宜吧,听说是江州第一高楼!只租不卖的。”
  
      汤云裳高挑的身材直接抓着驾驶座后面顶棚上的拉手,房车就是要抓住一切角落储物空间,她这个动作尽显身姿美妙,但都比不上话语冲击力大:“啊,对啊,这栋楼是我妈名下的。”
  
      钱多多呆滞:“你家的?”
  
      汤云裳尽量俯身点跟他一起看外面:“喏,大楼B座这家五星级酒店是我五叔开的,裙楼这七层的商场是我几位小姨开的,除了这栋楼,顺着街道过去,那边最有名的两栋港资商业中心加写字楼,一栋我家有一半股份,一栋有两成。”
  
      钱多多已经彻底呆滞了,汤云裳指的那栋她家有一半的商业中心,就是当初周钰林带他想买套高级衣服的奢侈品店集中地,而这条街道是江州最繁华最昂贵的商业核心呀!
  
      可这还没完,汤云裳低身指那些高低错落的天际线:“这些地产都是我爸拼杀来的,但都挂在家里人名下,我妈自己的生意其实是那些屋顶上的各种大型商业广告牌,一年收租大概有几千万吧。”
  
      就像曼哈顿广场的广告牌是整个纽约最昂贵的广告位,这条步行街当然也是江州这座直辖市的广告位核心,最有名的大牌都扎堆在这里做灯箱、霓虹灯、广告牌,那就像装满黄金的蓄水池,打开龙头都是钱!
  
      钱多多只能喃喃:“还好……你们家没在平京买多少房吧?”
  
      汤云裳笑:“平京?那房价还算便宜吧,买得少,我们家在香港买。”
  
      钱多多真想叫田丽霞来看看,这才叫地主家!
  
      自家比着可能充其量算个富农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