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49、有时还是喝点

349、有时还是喝点

    但事实证明,哪怕钱多多有点色心,也会被无情的剿杀掉。
  
      谁叫另一边的孟桃夭跟汤云裳忽然发现袁媛没回去呢?
  
      这姑娘可是连晚班都没去上,孟桃夭回了家就发现,自然马上把电话打过来:“在干嘛?”
  
      袁媛还没学会掩饰自己的喜悦,又或者说她觉得山高皇帝远:“嘻嘻,今天我们不回来了,就在山上住房车。”
  
      孟桃夭惊奇的啊?
  
      汤云裳的消息渠道是另一边儿,打电话给钱多多:“你晚上跟小袁在山上,嗯嗯?”
  
      钱多多听出来她这鼻音:“明早你父亲要过来考察完工的营地,我这边忙到天黑才完,还有工作要做,就干脆不往返这一百多公里浪费油钱了。”
  
      汤云裳哦的拖长音。
  
      然后转头她跟孟桃夭就开着那辆捷豹,还带着央金和穗穗一起上山来了!
  
      她们不怕浪费油钱。
  
      美其名曰给加夜班的钱多多带点夜宵上来,当然还带了酒!
  
      不到一小时,袁媛刚洗了澡,舒舒服服的裹着浴巾出来,沙发上的钱多多就接到汤云裳兴高采烈的电话:“来开大门!”
  
      小姑娘惊得毛巾都差点掉了!
  
      钱多多蹑手蹑脚的打开闸门,还给惊醒的四叔连连道歉,小跑着给捷豹带路,指挥孟桃夭把车停进车位里,已经拆了包扎丢了拐杖的汤云裳,迫不及待提着烧烤、麻辣烫跳下来:“后备厢有啤酒,搬出来!太开心了……”
  
      简直不知道她这个嗨点在什么地方。
  
      这又提醒了钱多多,应该在露营停车区周围安放那种粗大的露天木桌椅,方便眼前这种场面,现在么,只好带着一起上车了。
  
      唯有生物钟愈发稳定的央金呵欠连天,钱多多连忙打开自己那间房车铺好床,送还在长身体的两位小姑娘睡觉,央金抱着穗穗蜷上床的时候都有点迷糊了,还踮着脚在钱多多脸上亲了一口。
  
      钱多多做个骇然的鬼脸,轻手轻脚打开纱窗,关上门才回到之前的房车上。
  
      孟桃夭已经调戏过袁媛了,现在针对钱多多:“你坐大沙发上去,这么晚了在她房间不安好心么?”
  
      袁媛有担当:“我洗澡叫他过来外面陪着的!你不知道就是洗澡时候顺着下水道有妖怪出来的传说吗?”
  
      孟桃夭连忙毛骨悚然:“糟了,待会儿我洗澡也怕!”
  
      大沙发上的汤云裳揭发她:“你回家就洗过澡了!”
  
      孟桃夭嫌弃:“吃过了还不是一身的火锅味……给我留点藕片!”
  
      这些拖挂车的面积布局,都比依维柯房车宽松得多,算是小一室一厅,舒适的布艺沙发茶几,家居味的装饰环境,最关键是哪怕在盛夏,这山里林间,空调都不用开,就这么打开纱窗,夜凉如水一点暑气都没有,吃着喝着,确实有点神仙都不换的感觉!
  
      汤云裳还挑逗旁边的钱多多:“三位美女半夜陪你喝酒,有没有什么感想呀?”
  
      钱多多属于喝点酒话就少,越喝越少越不说话的那种,这会儿也是憨笑。
  
      哪怕眼前姹紫嫣红的确实美不胜收,他也只是微笑着闷在心里。
  
      孟桃夭一边吃一边探头看旁边小边几上的记事卡:“医生?你还惦记着医学院的那个小琦?”
  
      汤云裳马上哈哈哈笑得差点噎住,袁媛翻白眼:“有点见识好不好,他是个什么样儿你还不知道?他想在这边搞个诊所,要什么医生来着?”
  
      钱多多点头:“全科医生……嗯,有点像你前些日子钉子伤脚那个急诊医生,什么都能做点,还要有个无菌操作室,譬如接生之类的能做,这才符合我们要的要求,可这么远几乎算是隐居了,会有医生、幼儿老师来么?我有点发愁这个问题。”
  
      汤云裳伸手要钱多多拿拉罐啤酒碰一下:“幼儿老师我大妈可以帮你解决,她就是幼师出来的,这方面关系很多,只要舍得给工资,以前她带着我们去乡下自己家搞幼儿园还不是好得很?”
  
      钱多多看眼孟桃夭,这位也懂了:“行,我留了小琦微信的,回头问问她有什么这方面的师兄师姐愿意来不,待遇从优对吧,我也探探口风,太贵了可不划算,这里住着多舒坦啊,要是我也能长期在这里……不行,三五天估计我还新鲜,真长住在这里,我会受不了的。”
  
      袁媛和汤云裳也承认自己做不到。
  
      太静了,静得连外面的林间风声,都能化作涛声连绵的感觉!
  
      与世隔绝的感受。
  
      钱多多有分寸,快速自己吃点就起身晚安:“来都来了那明早你们也不着急起来,好好舒坦的睡个安稳觉,这里真的挺安静,我给他们说上午尽量不要噪音施工,祝各位好梦!”
  
      临走还把茶几上的空罐、吃食垃圾给一股脑收走,让剩下的清爽不少。
  
      汤云裳神色未改的举杯示意下,孟桃夭喝点酒就脸红只嗯一声,袁媛已经醉态可掬了,还回头嘟嘴拜拜。
  
      钱多多关上纱窗门以后,房车里面安静下来。
  
      汤云裳继续一罐罐的喝,嗯,对她来说,三五罐啤酒真的只是漱漱口。
  
      孟桃夭眯眼笑对面的袁媛,小姑娘还是没这俩大学生沉得住气:“我没想干嘛,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本来已经忘得差不多没交情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从小他就最照顾我,是我自己从去年一见面就给他留下了太坏的印象,根本就不可能的。”
  
      汤云裳好奇:“什么坏印象?”
  
      袁媛不说。
  
      孟桃夭却点点头:“对,这是最可悲的事情,你遇见个人,犯了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过的错永远无法弥补,每到深夜,脑海中都会重复那一幕很蠢很尴尬的场面,可能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忘记。”
  
      袁媛感激的点点头:“桃子姐,还是你最懂我!”
  
      汤云裳笑眯眯:“你说的是什么尴尬,趁着有酒有菜,讲出来帮你分析下?”
  
      孟桃夭也不说。
  
      袁媛有义气的帮她接招:“我想说的是你们不用这么防着我,他不会跟我有什么的,我只是把他当个亲人,我爸妈都嫌弃我,是他支持着我当赛车手的,我开车连命都可以不在乎,所以他能开开心心的幸福,跟谁恋爱我都不在乎,我怎么都行。”
  
      孟桃夭有律师的辩才:“这个怎么都行,变数就很大了。”
  
      汤云裳指指勒紧包裹还是高高的浴巾:“男人信得住,母猪都要上树,你不要这样主动,你要把握好尺度,冷不丁的对他好一次,才懂得珍惜,天天对他这么好,他就不在乎了,就像太阳每天都很亮很圆,也没人去赏日对不对?”
  
      袁媛低头看眼自己浑圆白皙的肩头,对裹着的浴巾撇撇嘴没什么难为情的:“我对他没什么防备,也没兴趣跟他玩什么把戏。”
  
      孟桃夭认真了:“那你明明知道这样没什么好结果啊,他只会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喜欢的女生吧。”
  
      袁媛把脚收上去蜷在沙发里不说话了,可能还是喝了点啤酒有点晕乎。
  
      不晕乎的汤云裳噗嗤笑了,忽然仰头喝完手里的啤酒:“好,明天你们会看见个帅大叔,二十年前很有名的人物就是我爸,我也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我妈是小老婆,俗称三姨太。”
  
      两个新时代的年轻姑娘惊呆了,孟桃夭还以为自己喝多了幻听:“正……正儿八经的三姨太?”
  
      汤云裳跳起身拿过旁边柜子上的房门钥匙:“好了,我陪央金和妹妹睡觉,我说这话呢,一层意思是男人没什么一心一意的,就看有没有那个花心的条件,另一层意思就是我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我坚决不会再让自己的孩子也这样成长!明天你们看看就知道了,晚安。”
  
      说着帅气的打个响指,也出去了,袁媛还探头看看,确认汤云裳跳上对面房车的门儿。
  
      剩下孟桃夭呆了呆,还是对袁媛展开手臂:“还是来给我抱抱,我们相互支撑着度过这尴尬的青春岁月?”
  
      袁媛就投怀送抱了,不过孟桃夭又忍不住咸猪手,笑得她连忙跳到床上去。
  
      等孟桃夭锁好门也上床,袁媛还低声嘻嘻:“其实酒后乱性也没啥不好的……”
  
      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拉床单遮住脸,让孟桃夭乐得嗷呜一声叫,脱了衣服就钻被窝去!
  
      这让酒后还在画幼儿园、诊所分布图的钱多多连忙再记下一条,现有的房车貌似隔音效果还不算很好,这种静谧的营地里,要是有为爱鼓掌的声音那就有点尴尬了。
  
      做完这些工作,钱多多才在松软舒适的床上睡下。
  
      这一觉果然睡得极好。
  
      看来睡前确实可以适当的喝点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