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61、小弟弟,你这是走上人生巅峰了

361、小弟弟,你这是走上人生巅峰了


      感觉摆脱了江州那个学校氛围,钱多多才能被汤云裳驾轻就熟的牵着鼻子走。
  
      譬如喝点酒。
  
      三人在露台上小酌几罐啤酒,大部分还是汤云裳收拾的,墨鱼肉泥、金沙鲜鱿很得钱多多赞扬,椒盐八爪鱼嘴其实就是章鱼吸盘,很q弹的感觉让孟桃夭都惊喜,说希望能引进这个菜式到打印餐厅,但钱多多正准备认真分析下这个菜的做法,她可能发现两人说深入靠近了,马上把话题岔开不谈这个。
  
      其实汤云裳在建议钱多多收拾整支的脆皮猪手,说她爸每次来都要吃一只,看钱多多艰难的尝试了几块,才嘻嘻笑这个其实是四人份。
  
      完全换个不同的环境,没有日常工作的纷繁打扰,也没其他朋友同学的关注或者在乎,一贯很容易照顾别人感受的钱多多都很放松,也能翘着二郎腿环顾周围逐渐夜幕降临的繁华景致。
  
      却听见汤云裳给孟桃夭抱怨:“玛德,老子吃饱了以后,肚子比胸还大!”
  
      孟桃夭哈哈哈的彻底笑开颜,她高兴起来了。
  
      汤云裳一点都不做作,更没大富大贵的那种傲慢,招手示意钱多多:“你请两位美女吃饭没问题吧?”
  
      钱多多连忙高兴的说应该应该,五百多块,他也不知道在香港算不算贵,但物有所值。
  
      汤云裳却掉头又给孟桃夭分析:“我觉得他手里的钱不止你说的那点,他绝对打了埋伏,男人就喜欢悄悄的存私房钱,我爸就是,这个事情要好好的排查下。”
  
      孟桃夭嘴张了张,只嘿嘿笑不说话。
  
      既然吃饱了就要溜达溜达消食,作为香港最繁华的闹市区,汤云裳带着在湾仔的老街道转悠,很多传统商家的老店面都在这一带,市井气息很浓,和钱多多想象中的香港不太一样,甚至俩青春靓丽姑娘的时髦打扮都跟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然后穿过这片儿跟江州菜市场神似,却又有独特感觉的区域,就是那些光彩耀人的购物中心了,汤云裳一马当先的带着孟桃夭买买买,她把银行卡和身份证都给藏在手机壳里,潇洒得好像个带着女朋友逛街的帅哥。
  
      一边不停的给孟桃夭和自己推荐各种彩妆养护用品,往往都是给孟桃夭说句你适合这个号儿,桃子还没来得及试试看,那边已经招手让导购包起来结账了。
  
      一边还给钱多多科普:“记住,给女生买化妆品养护品不知道买什么呢,就买lamer,绝对没错,香水买chanel已经有点烂大街了,ysl和纪梵希只适合买口红,雅诗兰黛的这几样可以买,桃子最适合这款液体腮红……”
  
      说着就不容置疑的把孟桃夭抱着放在高脚凳上,抓旁边的腮红,在人家忙着开单的导购仰慕眼神中,跟自己家似的,抓了什么红玻璃瓶,先用软软的刷头把那颜色偏清淡的鼻涕状东西点在孟桃夭脸上,再拿海绵蛋给拍开:“看见没?完全没有技术难度,这个款很清淡,不容易重手变猴屁股,还能跟底妆融合,最适合桃子了,要的就是这种皮肤从内到外透出自然的红晕感。”
  
      钱多多被抓着凑近看,很艰难:“我……觉得没多大变化啊。”
  
      一直绷着仰头,享受这种被宠着感觉的孟桃夭想笑。
  
      汤云裳忍不住就想打钱多多的头,但手都挥起来忍住:“一句话!好不好看!”
  
      钱多多不违心:“好看。”
  
      汤云裳就得意了:“记住啊,桃子用04号奶茶色,最适合她,凑近了看带点细闪……”
  
      钱多多被她摁着头嘟哝:“这不是要拿显微镜看么。”
  
      汤云裳没忍住啪一巴掌打后脑勺,差点亲脸上,孟桃夭眉毛跳。
  
      打了又觉得违反承诺:“是你太直男了,好看的不应该就随时珍惜记住吗?你看我爸随时都知道赞美我妈……”
  
      孟桃夭又使劲忍笑。
  
      钱多多很想问让自己记住这些干嘛,因为汤云裳又显摆自己适合02号什么莫斯卡托,因为她肤色稍深啊,哦,桃子适合的号码叫亚历山大白兰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拿去记点单词和房车信息不好么,全都浪费在这些东西上。
  
      不过钱多多必须得承认,这些东西是好看,孟桃夭好不容易等到汤云裳给她又加了高光,更是对钱多多的高光培训课完成,强行要求记住桃子适合的色号是什么以后,就迫不及待的跳起来角色互换:“好了好了,该我给你弄了,我还是有点心得的……”
  
      汤云裳眯上眼仰头,在灯光璀璨的商场美妆专柜前,那张大气的脸蛋竟然泛起幸福的感觉。
  
      孟桃夭的手法果然跟汤云裳不一样,但唠叨得差不多:“男生应该知道女生化妆是为什么,女为悦己容,譬如说约个会,女生要美美的准备,提前试好衣服裙子丝袜和鞋子,不行还找室友借,提前做头发,出门前还要吹一下,这时候正好顺便敷个脸,化妆才是重头戏,睫毛膏要用纤长的不要太浓密,口红不能太深,高光不要太亮,眼线用棕色,不然太不自然,像汤汤这种健康肤色,连耳朵都要打点腮红……”
  
      闻声汤云裳调皮的把耳朵都凑上了,打了一边又换另一边,她那闭着眼的表情跟二哈舒服的样子也差不多。
  
      孟桃夭把她转头给钱多多展现:“女生花费这么多心思准备,你就随随便便趿个拖鞋大裤衩t恤还是几天没洗的来约会,是不是不尊重人呢?”
  
      钱多多莫名的被说服了:“好像也有点道理。”
  
      化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汤云裳一贯都是那种很中性的打扮,短发更是利落帅气,这会儿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害羞得涨红了脸,娇艳又俏皮!
  
      当然钱多多现在知道这是腮红的功劳了,不是她真害羞。
  
      至于那一颦一笑间脸颊散发的少女红晕上,还有波光粼粼的细腻光泽感,那就是高光的功效了!
  
      真是学到了!
  
      可让钱多多没想到的是,两位带着自然“红晕”的美貌少女,只眼光相对一下,就心领神会的同时抓住了钱多多的两边胳膊:“好了!该给你收拾下了!”
  
      钱多多惊骇莫名得好像要被抓去杀一刀的小咩!
  
      可汤云裳哪里容得他跑,那擒拿手跟铁锁似的扣住,一边手指捏住了钱多多的手肘的什么筋还是神经,整个手臂都麻痹了,一边顺势反剪:“哈哈,想跑,老娘等这天好久了,一直看你那个眉毛不顺眼……”
  
      另一边孟桃夭是软的,抱着胳膊用力拖:“试试嘛,这里大庭广众的还有那么多外国人,你碰翻了东西好丢脸,别跑了,乖……”
  
      还压低了声音在钱多多耳边警告:“我看见晓雅还不是给你买过洁面乳的!不然我就说出来了!”
  
      软硬兼施的效果还是很好,钱多多跟上刑场一样被压在座位上,那位开好单子的导购连忙跑过来询问需要什么东西,她都能去其他柜台周转过来,还要不要去男妆柜台借个人手!
  
      看来汤云裳的大单已经彻底收买了导购。
  
      俩乐得兴起的新颜少女哪里会把乐趣给别人,汤云裳跟厨子吩咐墩子似的:“人就不用了,新的修眉刀、bb酸、粉底……还有什么?”
  
      孟桃夭尽量含蓄低调又忍不住兴奋的补充。
  
      钱多多感觉自己这会儿已经是头猪绑在桌上要被褪毛,最后给一刀那种:“我求你们了,大老爷们儿化什么妆,放过我吧……”
  
      孟桃夭比起汤云裳就是温柔了:“只是帮你把脸上打理下,杂毛,杂毛懂吗?你看看这镜子你这里的眉毛乱得跟什么样,修出个眉形来。”
  
      钱多多咬牙硬撑:“我就是丑死!死外边儿,出去丑得被车撞死,我也不化妆!”
  
      汤云裳已经从殷勤跑过来双手奉上的导购手里接过把亮闪闪的修眉刀,在钱多多眼皮上晃过:“管你撞不撞死,挖到眼球是你的事情啊,大不了赔你点钱……”
  
      钱多多顿时都有点后悔自己接了陆家的大单,这就是传说中的富婆快乐刀么?
  
      所以当然是汤云裳主刀,孟桃夭摁着人又急切的提供各种操作方案。
  
      钱多多真是一动不敢动,不说挖到眼球割到脖子,光是那刀片呼啦一下把自己眉毛全都刮了,跟无眉大侠似的,怎么回去学创中心上班?
  
      难道还画眉毛么?
  
      所以只能放弃抵抗,任由两位操作。
  
      不过还别说,真的蛮享受的。
  
      虽然他看不到这幅场景已经被周围好多人远远的羡慕着。
  
      两位如花似玉,各有特点的高挑姑娘,穿得跟亲姐妹似的帮个男生打理化妆?
  
      真的假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