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83、坑王之王

383、坑王之王

每晚运动以后,吃点夜宵喝点啤酒,回到房间看会儿书,无论是专业书还是学创中心资料,都能很快找到睡意进入香甜的梦乡。
  
  这种规律到成为习惯的生活方式,钱多多已经意识到对自己是多么有用。
  
  成天沉迷于花天酒地,或者生活无规律的瞎忙,都不如脚踏实地的从眼前一丁点生活规律做起。
  
  这就是自律,曾经赵晓雅给初恋男友强调过的自律。
  
  刚开始就是得靠早睡早起,保持固定锻炼这些细节来形成规律。
  
  说到底,自律,就是一种不断修炼,层层精进的过程。
  
  可笑好多人喜欢沉迷在武侠小说或者玄幻故事里面,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捡到武功秘籍,能够修炼武功,殊不知真正的绝世神功就在手边。
  
  天底下哪有不劳而获的神功,那些价值观正常的武侠小说里,神功大成哪个不是苦熬摔打出来的?
  
  起码在赵晓雅走后的这大半年,准确的说,还有两个多月就要满一年了。
  
  回头看看,正是自律,让钱多多摆脱了失恋的痛苦。
  
  那种身心自由,掌控自己生活的状态其实非常美妙。
  
  浮躁、焦虑、消沉、颓废等负面情绪,很少能干扰到他的心境,生活和时间变得有序,他手边的事情就井井有条的可控,逐渐开始享受那种充满自信,欣喜常在心间的状态。
  
  所以钱多多才会被周钰林的琵琶声吸引,那种春江花月夜的平和宁静高远,对他真的是种享受。
  
  这不是很有趣吗。
  
  王小波说,人的一切痛苦,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真正痛苦的人,是不求上进的人,是为现状焦虑,又没有毅力和决心去改变自己的人。
  
  钱多多已经不是这样的人了。
  
  如果说去年暑假以后,那个出类拔萃的钱胖子,是因为赵晓雅的淬炼开始发光,一年后的钱多多,则是因为自己的自律开始出成绩。
  
  能够因自律而明志,因自律而充满智慧,就能够少些浮躁焦虑,多些从容不迫,少些进退失据,多些挥洒有度。
  
  但这一晚,钱多多又有点失眠。
  
  在沙发床上翻来覆去的烙烧饼,特别是旁边一墙之隔就是汤云裳。
  
  她还是洒脱而不会自荐枕席的从属:“我希望你明白,这段感情已经开始了,至于进展到什么状态,我不是那种喜欢撒狗粮的黏黏糊糊女生,或者说我也不太完全清楚我能喜欢接受你到什么样,但我很想尝试下,因为你的善良和不那么强势很吸引我,我希望你这种不强势是我的专属,如果我觉得你不值得爱,我自然会走,我也不会把我的人生重心围绕在你身上。”
  
  钱多多苦笑没说话,难道优秀的女孩子都这么独立,难道就不觉得真心真情的割舍就像濒死一样难受么。
  
  汤云裳拍拍他的肩头:“记得把手机换了,方便发挥智能手表的作用,也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对我心动。”
  
  然后就开门回房间洗漱睡觉了。
  
  留下钱多多有点傻乎乎的在沙发上坐了好久,趴在茶几上的二哈都有点奇怪他的举动。
  
  钱多多住回来,孟桃夭自然是把猫咪也还给他了,小婴儿还是不要太接近猫狗,小咩更是已经放飞到营地山林去了。
  
  摸摸猫咪,哪怕钱多多强迫自己躺回床上,还是睡不着,脑海里真是汤云裳大大咧咧的那些场景,然后跟那个柔声靠在肩头的姑娘不停交织。
  
  最后不得不翻开那只三星手机,充上电开始查看上面关于自己心跳记录的所有数据,二哈也过来探头。
  
  看着那些密集的手动测量数据点时间,钱多多能够艰难的回忆起差不多一个月前的香港游,回忆起那一套套更换的漂亮衣裳,特别是那套充满妖娆女人味的白色斜边短裙,像白衬衫的那套。
  
  钱多多甚至还找了下,他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真有种猝然凝固的感觉,想看看和其他服装穿出来的心跳反应是不是一样的。
  
  那是因为印象中赵晓雅好像也这样穿过。
  
  顺着这些节点,也当然会想起那个操控摩托艇在海面飞驰的高挑姑娘,想起那溅起的晶莹碎花,也能想起躺在游艇飞桥甲板遮阳蓬下颇为孤独的女孩儿,还有一个人醉在沙发上让他没舍得走开的样子。
  
  心头好像有只小鹿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的问:“撞不撞?”
  
  可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有点迷迷糊糊的睡着,梦中仿佛又看见了那身白衬衫裙子,只是脸蛋有点模糊,看不清到底是赵晓雅,还是汤云裳……
  
  然后就是觉得有点热,梦中仿佛那白衬衫裙子忽然幻化成了妖精,跳起来狠狠的给钱多多头上扎了一剪刀!
  
  使劲不停的扎!
  
  钱多多终于被痛醒了,惊恐的发现关了灯的房间里面居然一片火光!
  
  二哈正惊慌的在喵喵叫!
  
  最为离奇的是这火光居然来自自己头上!
  
  这特么都什么事儿啊,再自律,再平和宁静高远,面临自己头上的火光也没法镇定,钱多多疼得简直惨叫几声,冲到卫生间里面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一头扎进马桶里,一片滋滋声中简直焦臭充满整个卫生间。
  
  钱多多已经疼得来不及打开水龙头了,浸灭了头上的火光,来不及关心伤痛,赶紧打开水龙头接了盆水,二话不说的冲出去直接泼到还在烧火的沙发床上!
  
  这会儿他满脑子的思路都是千万别把房子给烧起来,那不是要赔死人么?!
  
  接连泼了两三盆水,本来火光熊熊的房间里面才一片黑暗,只有外面的城市夜光隐约勾勒出来了房间里的轮廓。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钱多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想挠头,自己这是冥思苦想的想女生最后聚焦起了火吗?
  
  结果手指碰到被火苗肯定已经烫伤的头皮,钱多多忍不住又是声惨叫!
  
  刚伸手打开灯想看看怎么回事或者观察自己头上,却听见房门外面有声音:“什么?是你在叫吗?”
  
  开关就在门边的钱多多顺手打开房门,汤云裳穿着条长T恤睡衣,有点睡眼惺忪但马上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钱多多:“你……半夜三更你在搞什么搞?”然后就是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钱多多正烦呢,压低声音转身:“你也知道半夜,叫什么叫,别吵醒人……卧槽!”
  
  门后就有镜面,钱多多看见个被烧得七零八落的癞疤头,难看极了!
  
  汤云裳就立刻挤进来关上门,然后一眼看见湿淋淋的沙发床,接着难以置信的发现了罪魁祸首:“手,手机烧起来了?”
  
  正在关心伤情的钱多多回头,果然看见已经烧得乌漆抹黑的床枕头部分,正是那台汤云裳给他的三星手机待在正中心!
  
  对的,钱多多临睡的时候,就是捧着这台三星NOTE7手机昏昏入睡的,最后更是靠在自己头上……天啊!
  
  钱多多连忙飞跳过去,一把扯了还连接的充电线,忍不住还是有些恼怒:“汤云裳!桃子真没说错,你真是尽在给我添乱……一个坑接一个坑!”
  
  汤云裳听了稍微有点表情委屈,这让钱多多立刻自责:“对不起,对不起,这是个意外,不关你的事……”
  
  结果闻声抬头的汤云裳看他眼癞疤头,又忍不住笑,很欢喜的笑:“好了好了,我去拿钱包,我俩先去医院把你这个头打理了再说……哈哈哈,太搞笑了。”
  
  说着就蹦跳出去,转身才发现自己内衣都没穿,一连串卧槽!
  
  钱多多满头黑线!
  
  就像他手里提着的那部已经炸裂开的手机!
  
  屏幕上满是炸裂的黑线!
  
  自己怎么会摊上这种事情?
  
  但显然这时候有汤云裳陪着比一个人方便得多。
  
  特别是随着下楼外面风一吹,钱多多只觉得头上疼死了。
  
  汤云裳只是在外面罩了件运动服,拿着手机和钱包一直扶着钱多多,只是头顶受伤的钱多多想甩开没得逞,其实也有点享受这种被服侍的感觉,不知怎么就娇贵起来,头低一下都疼。
  
  姑娘尽量忍住笑又诚心诚意的道歉:“对不起,我不买手表,不买手机就不会造成这种事情,这个责任全都我来负。”
  
  出租车司机忍不住看眼后视镜,三更半夜都凌晨四点过了,你们这穿着睡衣的青年男女挽着手不是同居男女朋友关系?
  
  还分得这么清?
  
  连医院急诊科室的医生护士,都怀疑是小两口在家打架搞出这种祸事来的。
  
  还挺麻烦,钱多多这头部烧伤,又有些头发没有烧的,要处理肯定最好是全都刮了,人家再大的医院急诊医生护士凌晨也只有那么几个人,自然就成了汤云裳来给钱多多剃光头了。
  
  这姑娘已经没了之前的瞌睡,小心的捧着钱多多头细细剪刮,一撮撮头发捏着刮掉那种,口中也不停歇:“在香港,我给你修眉毛,现在要把你满脑袋头发都修干净,你说这是不是冥冥中注定的。”
  
  钱多多则没了两人之间的生分,话都不想说:“玛德……明天我还要去市里面开会,难道说我是被手机起火烧成这样……啊?你说那手机会不会炸了?”
  
  想到这里钱多多顿时急得心如火燎!
  
  要是再起火再爆炸,再把屋子烧起来,钱多多突然想到住在楼上的桃子她们!
  
  顿时有点后悔自己把那已经膨胀变形黑黢黢的手机随手丢在了茶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