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399、谁都想要这样的生活

399、谁都想要这样的生活


      汤云裳觉得好玩极了!
  
      她还想让央金探个头呢,被钱多多莫名其妙的叫住了:“高速公路开什么窗!这种人就懒得理。”
  
      不过真等到gtr开上山路,反正以钱多多的驾驶技术,他觉得这种以提速猛烈著称的跑车,对于崎岖蜿蜒的山道,特别是江州常见的发卡弯就有点不适应了,稍微尝试下感觉有点推头,钱多多就晓得这种利刃般的高级货不是自己掌控的,袁媛嘛……得限制她开这车来攻山,太猛了。
  
      真以为是秋名山车神啦?
  
      钱多多那么惜命的。
  
      但速度还是很快了,起码所有动力要有尽有,一脚下去绝对能嗨起来。
  
      抵达房车营地的时候,其他员工车辆都还没到,因为人不多,加上带家属的还有自驾车,汤云裳只把帕萨特借出去就够了。
  
      四叔打开门很欢迎,上周几辆大车已经拖过来安放到位,幼儿园已经有了七八个孩子在上学,其他新村的孩子都准备从镇上幼儿园转过来,免费的谁不愿意啊。
  
      更何况据说这个幼儿园组还很不一样,一百亩的活动场地呢!
  
      所以钱多多直接把车停在了第二停车区,四辆大巴车尺寸的b型拖挂房车一字排开在那,一部是幼儿园,一部诊所,另外两部共同形成了个能容纳几十号人就餐的餐厅。
  
      其实跟上路拖挂半点关系都没,就是利用钢架焊接打造的房体下面假假的加了两组车轮,算是隔离地面潮气,十来米长的车身,宽大的侧滑门甚至还能加上金属阳台,四五十平米的面积再加上遮阳蓬,就能构成一个相当舒适的使用空间了。
  
      做诊所跟幼儿园都很合适,钱多多看见这两边都停了私家车在房车外的,有个女生还在诊所前面的花台上浇花,看见这从跑车里面出来的青年男女,连忙回头招呼,戴着眼镜的江医生就出来。
  
      前两周他到江大去跟钱多多见面的时候,正好在打印餐厅陪同领导参观,只三言两语,江医生就自己安排过来开始操作准备诊所的细节,因为也需要他的资质行医证之类去办理诊所的手续,现在挺热情,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条件这么好,山清水秀的就跟住在别墅一样,一天到晚都没什么工作要做,不但不付住宿费,还要拿工资,受之有愧啊!”
  
      钱多多跟着他参观了下诊所的情况,其实除了江医生和护士女朋友在车尾的卧室卫生间之类,中间的诊疗室和车头无菌操作室外还有两个钢索钢架的阳台,上面摆满花盆之外,看来是他的护士女朋友主要成果,晒了不少野生菌和草药。
  
      江医生真的有点惭愧:“地方和工作我都很喜欢,我的主要收入其实是写小说,诊所工资我想能免就免了,这里一共加上清洁阿姨才十来个成年人,几个孩子,真的没事做,拿这份工资太清闲了。”
  
      他女朋友也活跃:“所以我们到下面村子发过传单,有需要出诊的,我们也能开车上门服务,因为诊疗都是要收点费用,本来也有农村医疗体系的补贴,如果以后这里经营运转起来,我还想在阳台上做个小卖部呢,实在是闲得没事儿做。”
  
      换以前可能钱多多能省就省了,现在知道按照规矩来:“国庆节我们要对外宣传试营业,但没几天时间了,估计也就是小范围的来点游客,到时候尝试下工作状态,其实我们也在探索这种营地的生存方式,不光是旅游,这可能也有点零工经济的特点在里面。”
  
      哪怕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对这种政治术语也有点陌生:“零工经济?”
  
      钱多多这些日子的会议没白开:“主要就是时间自己控制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状态,譬如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能够不需要集中上班的情况,就好比你写网络小说这种不受空间限制的工作,城里面其实很多,这种职业对待高房价高物价其实是没必要的,完全可以撤出来回归田园生活,又不等同于农村经济。”
  
      医生护士都小鼓掌:“小琦说你很厉害,好像跟我们学医的相比,思路眼界都高人一筹,牛鼻!”
  
      其实现在的年轻人,大学生们都有很多共通性,很好交流,汤云裳就像个闲杂人等,背着手在钱多多后面晃悠。
  
      一起到餐厅餐馆时候,江医生都介绍厨房三四个人也都是新村的,也就中午晚上过来煮点幼儿园伙食,他俩都是搭伙的,也是闲得没事啊。
  
      江医生都担忧这个房车营地到底怎么才能扭亏为盈了,据说他闲着无聊也是帮忙核算过这里的经营成本,各种配置还是高了点,就这么点个农家乐的状况,还配备了诊所和幼儿园。
  
      看来他很担心自己的神仙隐居生活戛然而止,宁愿不收工资也是有道理的。
  
      钱多多靠自家的钱也不难支撑这个门面吧,富家女在背后还没说话呢。
  
      央金抱着穗穗下车来,本来想去找羊驼和小咩看看的,结果正好看见幼儿园的落地滑门打开,一群小孩子冲出来,就在营地大马路上,闹腾着排开队形做操练武!
  
      居然有个穿着短打练功服的精瘦小伙子来给这群三五岁的孩子教打拳!
  
      央金有点抱着孩子看呆了。
  
      后面出来的年轻女老师,还以为她是抱着孩子来上学的,连忙凑近观察下:“这个……年龄也太小了吧,一周岁有没有?我们最低是从两周岁酌情考察的。”
  
      央金连忙指钱多多这边,说那是这里的老板。
  
      女老师也赶紧去把自己的同事叫出来,还有两位三十来岁的女性,等钱多多一圈考察过来,她们也带着孩子一起给钱老板夫妇问好,孩子们首先就是齐刷刷的鞠躬说感谢。
  
      可能看着这开豪车的架势,这俩年轻男女,怎么都不像大学生了。
  
      带头这位程老师介绍,这个目前还是混编班的八个孩子,主要就是从各种运动游戏开始,估计有个收敛性格的过程,然后才开始学论语、大学、中庸之类的经书。
  
      几乎没看过这些上古神书的钱多多有点呆滞,回头看汤云裳,这姑娘也拨浪鼓摇头:“我没学过,只有大妈才知道幼儿园的事情。”
  
      人家懂:“我们不是那种强调国学的装模作样,只是通过这些礼仪教学,让孩子懂得尊重、感恩跟平和,起码对这些山村孩子,懂得控制情绪,收敛野性就是他们和城里孩子最大的接近,既能保持这里接近大自然的童真,但又不至于毫无教养跟规矩,挺好的。”
  
      钱多多这才知道那位武术老师是开车过来临时上课的,每周都有两节类似的武术、舞蹈、英语、篮球、围棋等特种课程,不一定要求学什么,主要是让孩子多接触各种可能性。
  
      汤云裳都听得津津有味:“穗穗以后肯定也送到山上来读幼儿园了,这个教育好。”
  
      钱多多摇头:“太远了,孩子从小得跟父母一起长大。”
  
      跟着一块的江医生也点头:“对,从孩子成长来说,幼年的家庭环境是最重要的。”
  
      汤云裳鄙视他:“她父母在哪?”
  
      钱多多不怕被女朋友打:“我可以承担起父亲的责任来。”
  
      汤云裳连忙:“那我承担母亲的责任。”但说了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是那个意思啊。”
  
      年轻女老师看来也知道点汤云裳的身份,很恭敬,等这俩废话完了才小声:“我们在市区也有几家幼儿园的。”
  
      正要说什么,清净的林区听见那边有车辆发动轰鸣的声音,应该是其他人来了,钱多多让央金在这里照顾孩子,也有幼儿园帮她搭个手。
  
      自己和汤云裳快步过去迎接员工。
  
      汤云裳终于有点工作觉悟:“试营业要打广告吧。”
  
      钱多多顺口:“对啊,我想让桃子在她的客户群体里面群发下消息,能到打印餐厅来吃饭的客户,我觉得和消费房车营地的城市人群比较接近,听说她也积累上千人了,顺便宣传下譬如卖点房车使用权之类那些事情,这个阶段万一能回点资金,把这里热闹起来,平时也能运营着走啊,你看看,这些场地这么漂亮,花了这么多钱,其实没人来,很快就会破烂不堪,人手也做起来没劲,还是要让生意做起来,就像餐馆再好,厨子、墩子、打荷这些都要忙起来,不然哪怕拿着钱他们也会走人的,因为闲着就废了。”
  
      汤云裳哦:“那我让我妈也顺便打个广告说说,保证给你整得明明白白的!”
  
      钱多多已经在挥手招呼让四叔开门放车了:“可以啊,看来这还是要配对讲机,好多细节都要运转起来才能弥补。”
  
      四辆自驾车,除了带着爱人或者男女朋友,还有两家带着孩子的。
  
      但是和帕萨特上下来的单身员工们一样,凡是第一次来这个房车营地的城里人,都有点懵。
  
      这到底是农家乐还是游乐场?
  
      很有趣,但真的能赚钱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