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16、走过路过,大多都错过

416、走过路过,大多都错过

    只能说幸好钱多多这段时间为爱鼓掌得有点频繁,让汤云裳收拾得挺坐怀不乱。
  
      哪怕真的坐到怀里了,他还能顺手把睡袋扯开裹住她,自己麻溜的顺着车顶跳下去,跟捉迷藏似的。
  
      十九岁的少女气得嘟了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我都这样儿了,又没人知道!”
  
      钱多多靠在车轮边罩上衣服裤子:“这关系可不能错,你因为家里的事儿不开心,我陪着你来散散心,已经算是朋友的极限了,当初我跟周师姐分手,就因为我听见桃子不见了,急急慌慌赶回来,其实我们这么单独出来,已经有点没考虑汤汤的感受。”
  
      袁媛还是骄傲的:“我才是很给她面子了!不就是个儿高点、腿长点、家里有钱嘛,我又不是没见过钱。”
  
      钱多多在下面仰头:“跟钱没关系,你假如有了男朋友,他跟别的女生出去两三天还住外面,你怎么想?”
  
      袁媛顿时语塞。
  
      钱多多把车打着,给那热水袋加温:“其实你也未见得就是真的喜欢我,只不过家里这一系列事情,正好我都帮你支撑住了,可能有些错觉,回头看到更多人,也许就会觉得这时候的想法有点幼稚了。”
  
      袁媛又不说话,但情绪肯定不会纠结在父母的事情上。
  
      钱多多也不着急,熟练的把折叠桌椅给支开,然后把从研发中心拿的丁烷灶点燃烧开水,煮早餐。
  
      整个研发中心现在都是在研究怎么尽量用最节省空间的办法满足舒适生活,买了很多野营器械,这些东西在国内都算是很领先的,钱多多自然优先尝试了。
  
      好一会儿,咖啡都热腾腾的摆上了,袁媛才从帐篷里面伸出手:“把衣服给我……”
  
      荷包蛋甜粥也分进碗里,配上稍微烤一下的面包片,闻着都很香甜。
  
      洗漱完的少女坐在桌边真是忍不住撇嘴:“对我这么好,可又说我喜欢你是幼稚,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嘛?!”
  
      钱多多自己早就吃完了,舒舒服服的靠坐在软折叠椅子里,早上还有点凉,所以他把御寒的被单都裹着,反正也不怕别人看,端着咖啡美滋滋的喝了口:“我好歹也谈过两三回恋爱,这方面比你还是多点经验的,假如说你好几个月每天都碰到个人,如果不讨厌的话,关系当然会越来越亲密,甚至会想着没有了这个人还不知道怎么生活,其实呢,分开一段时间,一切都还按照先前的格局进行,原先以为一刻也离不了的人,却慢慢变得可有可无,日复一日,久而久之,甚至连想都不会想起来。”
  
      袁媛注视着他:“你对赵晓雅也是这样?”
  
      钱多多摇头:“那是真爱过的,肯定比这个深刻得多,肯定会更想念,但也就是个程度区别,离开了就不能也不该生活在念念不忘里面,那是找借口让自己变封闭或者放纵,应该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新的生活,遇见新的人,我很感谢这快一年来,是你们这些朋友帮助我度过这种煎熬,现在是我同样在帮助你度过情绪低谷,可你不能害我吧,我可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女朋友。”
  
      袁媛低头看眼自己,疑惑:“我就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自己还是很有可取之处吧,别说以前在平京,就算现在呆在餐厅小车上,也没少见男生来搭讪啊。
  
      钱多多扭开头笑:“因为吸引力就失去理智,那才叫禽兽不如,我一直把你当亲人,汤汤对你也不错吧?”
  
      袁媛长叹口气,不说话了。
  
      钱多多让她自己思考,想这些事情,总比纠缠在父母的伤害里面强。
  
      这里确实寂静,最近的公路在百米外,过路的车辆并不多,但仅仅是一两个游客情侣之类在这里,难免会有安全因素的考虑。
  
      景色也确实幽深美丽,钱多多还试着用手机放大拍摄观察,猜测那些山坡上的果实应该是野桃子!
  
      春暖花开的时候,这里满满的桃花盛开,配上这宝石般的小河湖泊,一定美得让人沉醉。
  
      必须在来年春节前,把这里的小营地搞出来。
  
      钱多多环顾周围,几乎看不到房屋,纯原生态啊。
  
      不知道这里要是牵扯水电,又该怎么操作。
  
      可翻开陆大叔留下的坐标,都提供了联络人电话和姓名的。
  
      看来只要花钱,搞定这些事情并不难。
  
      房车旅游确实与众不同,连钱多多都在敦促着自己适应这种生活,他并不急着非要去把边山县的这十个景点都跑一遍,现在就是以一个游客的心态来放松体验。
  
      感受这些环境下需要填充哪些更适合游客的环节。
  
      所以这一男一女居然就在这只闻水声和鸟叫的幽静山谷,闲坐了一上午!
  
      连袁媛都不急着催促,更懒得说话,已经是深秋时节,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还很舒服。
  
      快到午饭时间,钱多多才收起东西重新上路,袁媛还跟着帮忙。
  
      其实在导航上也能看见,转过弯没多远就有个小镇,车都只能停在镇外马路边,随意步行进去,充满古朴气息的青石板街道和大城市相距甚远,但现在也有不少煞风景的新建砖瓦房跟电器、商铺出现,如果非要把这镇上的所有元素都保留成值得游客游览的状态,那改造费用肯定不小,镇上的人也未见得愿意活在落后状态下。
  
      所以这里能接待的游客并不会太多,也不太可能成为很火热的爆款景点,但长期保持细水长流的游客,那些追求独特感受的游客,一定会喜欢这里。
  
      虽然他们的量不会太大。
  
      钱多多就是在感受这些,房车旅游的游客,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针对人群,这才是以后房车营地公司要针对性开发的客户。
  
      感觉从早上开始,袁媛都不太说话了,其实一直以来她都不爱说话,好像只有和钱多多单独相处的时候,才活泼点,其他时候都是个显得脾气不怎么好的小姑娘。
  
      但钱多多知道这种心态只有自己调整,他主要给经过看到的景点都拍照。
  
      陆大叔当初也拍了些,但思路看法肯定跟他不同,钱多多甚至会关注这里买菜补给在哪,小卖部的物价怎么样,袁媛也顺便给自己买了点衣裳,她什么换洗衣服都没带。
  
      随便吃过点带着山野气息的饭馆餐食,又驱车半个多小时,到了另一处景点这就爬上了附近的山巅,层峦叠嶂比蛤蟆嘴那山头显得气势恢宏多了,真正的只缘身在此山那种十万大山感觉,旁边还有个小小的山寨。
  
      钱多多刚打算到山寨里面去询问下是不是就是陆大叔标注的联系人,孟桃夭把电话打过来:“真不是打扰你们,这边镇上和工商、警察、旅游等各部门联合执法,下午过来查看了房车营地的各种手续,认定我们这个不符合要求。”
  
      钱多多顿时觉得脑袋里面嗡了下:“我们不是办理了农家乐的相关手续么,也没有在山林里面有永久性建筑的……”
  
      孟桃夭的声音更疲惫和无奈:“对啊,我们已经尽可能的去办理所有手续了,可现在说我们超出了自己的接待能力,这也不是个农家乐能够承受的局面,数百人……还是我说的那个道理吧,也许就是觉得这里人多,怕出事怕担责,随便找个理由取缔就是这些职能部门最简单的工作方式,他们才不在乎什么扶贫或者事业呢,他们只要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不出事不掉乌纱帽。”
  
      钱多多记得当初报警以后,警察局的确说了要严查这家房车营地农家乐的资质问题。
  
      以国内这些各种手续模凌两可的玄妙分寸,随便怎么都能找到条款理由来封禁的。
  
      因为这些条款法规的出发点就是怎么能省事的方便管理。
  
      感觉自从踏出校门,没了老姚的庇护,钱多多这真是接连遭受事业打击。
  
      以他的心态,这时候都难免默默哀叹:“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好像能听见他的心声,孟桃夭在电话那头细语:“相比去找汤汤寻求家里的帮助,我想你还是更倾向于自己解决,是不是我们到这个时候,应该尝试走走那位刘副市长的路线了,你一直悄悄的留了这条后路的,对吗?”
  
      钱多多深吸口气,拿定了主意:“好,我马上回来!”
  
      孟桃夭嗯:“记得提前联络下刘副市长,我存了名片联络方式的,你那还有吗?”
  
      钱多多说有,孟桃夭才挂上电话。
  
      袁媛真是难掩脸上的失望之色,不过还是收起东西也回到车上:“很麻烦?”
  
      钱多多苦笑下:“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整个营地包括地皮在内,前前后后也投入了几百万,说取缔就取缔,这下我终于明白那些当老板的为什么总是战战兢兢了。”
  
      袁媛小声:“如果外公还在,我一定能帮上你的忙,是不是?”
  
      钱多多拍拍她的肩,其实好像也在稳定自己的心:“我们不是因为利益关系才成为朋友的吧,我记得谁说过,不因为利益走到一起的朋友,才长久。”
  
      袁媛叹口气:“可没有利益关系绑在一起,说不定走着走着,就散了,变成可有可无想不起来的人了。”
  
      就像那没来得及一起看见的星空,还有带着晨曦的日出。
  
      错过了,也就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