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18、不同的厨子不同手艺

418、不同的厨子不同手艺

钱多多骨子里还是继承了他爹妈的小农式狡黠。
  
  早就有人说他为什么要在营地里面搞幼儿园和诊所,明明是个旅游营地,有必要破费周章的去搞这两样配套么?
  
  光是这两种资质就花了不少钱,特别是幼儿园那个如果没汤云裳长辈伸手,人员手续都极其麻烦,江医生这种志不在行医的兼职专业人手也很难再找到。
  
  这样不具备复制可能的配套,还免费提供给新村幼儿入学,钱多多真就仅仅是为了不让老乡们眼红?
  
  他也许没有那么长远的政治目光,但这点投其所好的投入是值得的。
  
  按照刘副市长那篇逆城镇化建设文章的思路,这种乡村新城镇形式应该具备的三大配套建立,诊所、幼儿园和快递收纳点都建立起来了。
  
  派上用场的目的就在这时,起码在打电话的时候,也有了开口的由头,自己正在试验这种逆城镇化建设的扶贫项目,请领导来视察指正下不是很正常吗。
  
  副市长当时还叮嘱有了进展要汇报给他呢。
  
  不然以这么小的项目,能有机会跟这样的领导联系上?
  
  很多人把这种大领导看得好高远,管的都是核武器、大金融大经济的天大事情。
  
  其实谁不需要从细节出发呢,哪怕领导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但总得看吧,民生民情的小事情在有为的官员眼里事无巨细一样重要。
  
  可能还是托了国庆节的福,各级领导都留守岗位,在全力应对小长假期间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不然这个级别的领导平时不提前一周预约都很难添加进日程表里。
  
  况且刘副市长是对钱多多这个项目真的感兴趣,打电话到秘书那一提,人家就汇报说领导同意,剩下的细节就是秘书安排日程了。
  
  一早还带着山里的雾气,几辆公务用车就抵达了山下,幸亏小长假已经到了尾声,慕名前来的游客已经很少,但还是显得整个村口挺拥挤热闹,挪开路障的营地公司员工还得赶紧把路封上,这点肯定给车上的官员们留下了印象。
  
  钱多多跟李易铭、孟桃夭他们就站在蛤蟆嘴玻璃栈道边等着,下车来的刘副市长环顾四周,七八个年轻人,基本上没有当地政府官员,深秋晨间山里常有的雾气中,玻璃栈道连接到月牙建筑,马上就能回忆起当初那个获奖的项目:“这就真的完成了?”
  
  这自然是钱多多接话:“对,就是从上次您在我们江大学创中心开业仪式上看见的获奖作品,经过这四五个月的施工建设,包括全市第一家房车营地,我们已经开始试营业了,所以特别邀请您过来视察提宝贵意见……这边请……”
  
  还别说,钱多多这小半年在学创中心三天两头的接待各级领导官员的访问,这套词儿娴熟得很,礼仪更是落落大方,走上栈道的时候,一边介绍这里大概的施工成本、施工技术,还有土地使用性质,就一边介绍了陪同的房车生产厂副总李易铭,房车营地总经理孟桃夭,学创中心副主任陆升,副市长对大家的年轻程度很赞许,汤云裳溜号儿,没出现在这里。
  
  其实能感觉到,这位刘副市长并没带着多重的官架子来,神态动作挺随意的,是真对看到的项目比较感兴趣,很期待的样子。
  
  所以走进通透明亮的月牙建筑里面,自然一眼就看见摆在中央的蛤蟆嘴模型,既有当初获奖的那个山头模型,主要凸显月牙建筑的3d打印立体模型,也有为了这个国庆小长假,老三他们特别加班加点做出来的浅浮雕沙盘,整个房车营地,也就是钱多多那一百亩地的沙盘模型。
  
  因为做得很薄,所以面积就可以做很大来拼接,偌大一片沙盘,像个立体的大地图,非常清晰了然。
  
  孟桃夭跟钱多多稍微对下眼,一点不像要被拘留的组织者,掏出个激光笔开始讲解整个房车营地的布局和配套。
  
  所以老冀的模型老团队还是有用的,他们制作的树木成本低仿真度还很高,展现出林地特色后,两片房车营地上摆放的房车模型,那就展现出3d打印的优势来。
  
  重点介绍的当然是幼儿园、诊所和各种配套设施,整个幼儿园能配套的丛林穿越、绳桥到小动物,打印技术都能体现。
  
  林地青翠、车辆斑斓,错落有致的自然植物和车辆房车结合得很自然。
  
  光看这沙盘都觉得挺漂亮。
  
  刘副市长听得很感兴趣,姚校长不是介绍过这位领导是学者型出身吗,是在关于民生建设方面有相当论述的底子,现在频频点头:“对,对,必须要有配套,无论是生活配套、娱乐配套,才能形成完整的生活圈,这是规划还是已经实现了多少?”
  
  孟桃夭也在打印餐厅接待过太多领导了,彬彬有礼:“这个小长假,就是整个营地的试运营,我们发现了很多问题,但也有很多收获……那,现在就参观营地?”
  
  钱多多适时补上:“原本我们是想把这里作为幼儿园和诊所,但最后是幼儿园方面提出不合适,最后调整到园区里面,这里……暂时就只能作为展示厅,给后面的房车营地参与者们讲解,我们首批在江州市边山县的十个小型营地争取在这个月到下月之间动工。”
  
  刘副市长都哦了下:“效率这么高?走走走,那的确是值得看看,边山县……我知道那边有很好的旅游资源,跟相关部门对接了吗?”
  
  钱多多并排引导,这位领导的确是临时视察,除了两位秘书和司机还有安保人员,并没多余的其他官员,所以整个队伍移动起来也很迅速,钱多多走过栈桥指着已经云开雾散的阳光下山色:“以前是真没想到人民群众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这么强烈,说起来我们也都还是在校学生,很多社会经验都不够,所以这个国庆节给我们上了非常生动现实的一课,十月一号第一天的时候,这个栈桥上站满了游客,路面上各种自驾车堵得严严实实,一直堵到山下村口两三公里外,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接待能力。”
  
  顺着这陡坡往上走,仔细点确实能发现路边植物、灌木丛都有被各种车轮碾压过的痕迹,这不是恢复收拾短期能就掩盖的,混乱过的印记很清晰。
  
  钱多多再指那墨绿色的塑钢栅栏围墙:“差点没给人流量冲垮了,最后我们不得不报警,请警察同志帮我们保证了不要让太多游客挤到栈桥上,超负荷的结果那就是事故了。”
  
  刘副市长听得若有所思,不随便表态了。
  
  身居高位,恐怕最怕就是被别有用心的利用,背着手慢慢随钱多多走过这两百米的营地外围,听他继续讲述:“原本我们保证了整个园区有超过七八十头不同品类的小动物,没什么攻击性的小动物,除了给幼儿园的孩子接触大自然,也是为了让房车游客多点游乐项目,但在第一天的试营业中,就全军覆没,除了最贵被保护起来的羊驼,其他动物基本上被抓了个干净……我都想给市民们挨个儿儿送上份烹饪指南了,我们学生餐厅很熟悉做菜,鸵鸟肉很容易做老了嚼起来费劲。”
  
  原以为他在告状,结果这么调侃的口吻,刘副市长都散开点眉头哈哈笑两声。
  
  谈笑之间没有把自己像个祥林嫂一样诉苦,而是随口说说,等走进营地大门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也看见那被砍断废弃的绳桥穿越设施,钱多多依旧轻松:“人太多了,我们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工作人员、安保人员都不够,所以只能第一时间拆除这些可能导致危险的设施,回头重新再搞,所以这就是试营业的意义,让我们确认必须要把工作做得周到完整。”
  
  其实除了破损的绳桥设施,整洁清爽的营地道路,延展到远处那些房车人来人往,不少家庭在起床后悠闲玩乐,这几天熟识的朋友打牌喝茶,孩子们迫不及待的骑自行车玩游戏,连剩下的绳子也成了他们的玩具,几个看守这些绳索的大学男生正在忙着劝开,又要防止影响了领导视察,贼兮兮的。
  
  总之就是一片挺有生活气息的闲逸感受。
  
  昨晚传达给客户、游客的内容说有领导来,肯定不会具体到是什么领导,也有人建议是不是要搞正式点的迎接。
  
  钱多多啼笑皆非的否决了,又不是做戏,搞得像检阅似的给领导看,那才是弄巧成拙呢,就得自然,告诉大家该干嘛干嘛,但千万不要来打扰领导视察就行了。
  
  反正李易铭都说这种级别的市领导到他们那汽车厂参观,都要准备台词的,钱多多啥都没准备。
  
  他不需要弄虚作假,就把真实的房车营地全都展现给市领导。
  
  包括被损毁的那几部拖挂车。
  
  他只是希望获得一个公正表达的渠道机会——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