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23、失去的时候,才会怀念

423、失去的时候,才会怀念


      为什么老秦在个驻京办主任的位子上做了一辈子,给他别的职务都没有走?
  
      恐怕就在迎来送往四个字上。
  
      古时候太监内臣为什么很容易独得恩宠,揽财又掌权?
  
      可不就是把皇上身边打理舒服了,天天迎来送往的混了个脸熟亲近吗?
  
      就像钱多多和袁媛讨论男女之间关系,没啥爱情,天天在一起熟悉习惯了,也多少会产生离不得的情绪。
  
      皇上也是人哪,君不见那皇上的奶妈都能高人一等呢。
  
      那些在边关驻守拼杀的将帅连面见圣上的机会都难,再大的功绩,纸上读来终觉浅。
  
      哪有身边人逗个乐子,献个媚来得记忆深刻呢?
  
      当然了,新时代!新社会!
  
      新的价值观肯定不会这么腐朽堕落!(红字加粗)
  
      但人性基本原则千百年来是不会变的。
  
      所以从操持打印餐厅,钱多多立刻就能知道这是个多好的位置。
  
      这几乎就是个秦老爷子的年轻微缩版。
  
      起码自己只要在大学生涯这几年,专心把餐厅做好,就能受益匪浅。
  
      知道一所国家直属重点大学每年会接待多少全国各地官员吗?
  
      从上到下几乎各级别都会有领导来视察调研。
  
      这其中能混个脸熟,结交点关系多如牛毛啊。
  
      如果能打理好了,一直跟着老姚,那都是前程似锦!
  
      可钱多多本能的有点回避,自从餐厅理顺了以后,就全部交给了孟桃夭来管理。
  
      整个威力就大打折扣了。
  
      因为这种位置重点只会关照腰马合一,哦不,是人位合一的那个,老秦作为驻京办主任,迎来送往别人记得他,田丽霞再殷勤娴熟,她也只是个服务员或者大堂领班,转化不了价值。
  
      孟桃夭和玲玲是一样的道理,唯有钱多多这个挂着打印餐厅捐资助学金字招牌的带头人,结合餐厅才能让人重视高看,老姚不是也只看他么。
  
      可他居然不怎么来,偶尔来了也是完成任务似的,接待完成又跑了。
  
      换做深谙人际关系的别人,恐怕都要气得捶胸顿足了。
  
      也许这就是人和人不同。
  
      厨子、服务员的儿子钱多多,从来都没想过把自己定位在那个迎来送往的角色上。
  
      不是他有多宏伟高大的理想,而是压根儿就没想过利用这个位子来钻营。
  
      哪怕他知道这个位子有多金贵,甚至比学创中心的主任还有利。
  
      毕竟学创中心也是要真刀真枪拿业绩的,就像古时候将领平乱,谁都想当大帅,可最后还是要胜负说话。
  
      而皇上身边的小太监,马桶洗得干净也能得黄马褂呀。
  
      这个道理有点残酷,却无比真实。
  
      钱多多明白,可他就是不想,不想最终落到秦老爷子那样的下场。
  
      上一回遇见这些冷峻的黑衣人,就是在秦老爷子的病床外,给钱多多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了。
  
      老子都是富二代了,难道还不能做个自由的人,快乐的人?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把帮助别人实现理想当成目标,而不是去钻营。
  
      这可能才是新时代年轻人和长辈们不一样的出发点。
  
      人人有自己的想法。
  
      可平时还多有想法的玲玲,在这种时候就无比拘谨,以前孟桃夭和钱多多在这种局面下,几乎是琴瑟和鸣、无缝配合,一个负责讲,另一个就用手势姿态引导连接,钱多多说完打印餐厅的设计意图,孟桃夭就会笑着操作食品打印机演示,钱多多腾出手来观察领导们的反应,视感兴趣程度再调整后面内容,是继续介绍菜品,还是谈打印餐厅的意义,又或者直接上菜收工。
  
      这就像现如今的战斗机越来越多双座,就是因为一个驾驶飞机,一个负责战斗,再高级的飞行员也忙不过来呀。
  
      在的时候这种感觉往往意识不到,真到了没有的时候,钱多多简直想哭!
  
      奉送了好几次严厉的眼神给玲玲,要她鼓起勇气做出一个餐厅经理应该有的样子,这姑娘都往后退缩。
  
      原来不是挺泼辣么。
  
      无奈中的钱多多只能全程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
  
      好在姚校长也能帮着说几句。
  
      上周撞碎的玻璃已经修复,几台食品打印机和那台漂亮的工程机械手成了主力。
  
      钱多多也注意到这位姓林的老领导对这些很感兴趣,似乎跟姚校长要他重点介绍电子信息工程那个项目一脉相承。
  
      所以就讨论得多点,由食品打印机延展到模型打印机上,谈到这是江大学子在3d打印技术实际落地上做出的一点努力。
  
      那位姚校长口中的林老居然想马上去看看,姚校长连忙还是建议把便饭吃了再走:“按照您的风格,视察项目很紧凑,也没有那么多形式上的东西,小钱负责导游展示下现代大学生的新动向。”
  
      于是钱多多竟然得了跟领导一桌吃饭的待遇,因为林老对新技术的思维很热衷:“最近看到一个国外的新区块链技术跟3d打印技术结合,譬如在各个社区有一台打印机,任何客户在网上看见自己需要的东西,或者发布自己需要的东西,大数据下的虚拟社区中有人做出来,他只需要付费购买,就能在自己家或者办公场所打印出来,这样一个云打印的概念是不是你们可以借鉴?”
  
      看似随意坐在一楼餐桌边的官员们,实际上都在侧身关注这边领导的说话,有人还记录!
  
      但更多是露出敬佩的神色。
  
      话说这么大年纪的领导,不管他说的内容到底有多大学术价值,起码从接受新思维的角度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多少人过了三五十岁,就基本关闭了对外界认知的接纳,不再学习新东西。
  
      先要有愿意不停探索学习的态度,才能有提高自己的可能性。
  
      这话是对着钱多多说的,他也可以打哈哈,一通赞美怂样的糊弄过去,可那也是在糊弄自己,多少人梦寐以求在领导面前展示的机会呢。
  
      可也要言之有物啊,又有多少人是机会来临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啥都说不出来呢?
  
      钱多多没有懵,他一直都在介绍谈话嘛,还是很清晰的,不过却根本没顺着领导的方向说:“这个……我……觉得是骗钱的吧。”
  
      语气就是袁媛经常说的那种怕是没什么见识吧……
  
      姚校长没忍住哈哈一声,看来他和领导关系还是可以的,算是缓解气氛,也不会让林老难堪,周围另外几位领导神情就各异了。
  
      还好林老根本不在意,还很认真的做个手势:“解释下?”
  
      钱多多没啥高深解释的,他就是市井小民的思路:“我不知道这个技术吹嘘得有多么厉害,起码在中国行不通的,这要么是骗投资,要么就是骗着卖设备,一个社区一台那得卖多少设备,3d打印技术再发达,也不可能一两台满足很多需求,每一台都是特定方向的,打印金属的不能打印塑料,尺寸区别更大,所以这思路就是错的,如果我们来搞,肯定是搞个啥打印机都有的制作点,谁在网上选了要什么,打印出来快递过去呀,我们有发达的快递网络,不需要到处都布满机器,还故弄玄虚的加上虚拟社区这个技术那技术的,都是……嗯,骗人的。”
  
      姚校长有点笑,林老却看着这个大学生:“那你能从中汲取到什么吗?”
  
      钱多多点头:“有,可取的就是这个对于3d打印机技术的实际运用,比我们之前的模型打印公司又扩展了一步,现在各种材质都能打印,那么只要有人在网上购物平台订购,我们都能打印了快递过去,这既能催生3d打印技术的普及推广应用,也能提高研发部门的实践性,回头可以跟我们相关的打印公司负责人探讨下,只要不违法的东西,都能在网上打印,不过这肯定就涉及到一个监管的问题,打一堆金属配件,组合起来却是枪怎么办?”
  
      林老转头对姚校长表情就很满意了:“不错不错,有独立思维能力,也不抗拒新思维,还不纯粹的学术化,有周到的思路,确实是年轻人中的行政带头人啊,你带兵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老姚反而不再多说什么:“创新创业是个大课题,光有科研人员、学术力量、社会需求都不够,要有能够凝聚起这些拳头的粘合剂,这一年来江州大学学生实践、创新创业做得有声有色,值得跟林老汇报下。”
  
      林老兴致高昂:“那行吧,我们现在就去参观下!”
  
      钱多多这个时候,又好想念孟桃夭,那姑娘要是在的话,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立刻联络学创中心那边,无论是陆升还是雯雯,赶紧打起精神准备接待啊。
  
      一般很少用过午餐还视察参观的。
  
      现在哪怕都在待命,但没个得力臂膀协同的感觉,让钱多多觉得相当空落落。
  
      玲玲就站在那大锅子里,大气不出,钱多多真想把她一锅炖了!
  
      不知道是不是麻辣小火锅味——
  
      上拉加载下一章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