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44、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444、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钱多多觉得自己是活该。
  
      当初抛下周师姐从平京回去找桃子。
  
      现在被女友活脱脱的原样奉还,这就是报应!
  
      可显然这样处理,又是最合适的,他还是相信汤云裳义薄云天,说话驷马难追,也一定会汲取教训,纯粹就是照看孟桃夭。
  
      那就不会有事了。
  
      他才能忍住不联系孟桃夭。
  
      可晚上根本不是汤云裳戏谑的场面。
  
      本来他想住超级大豪华的美式大房车呢,谁知道李易铭居然找了一群车模过来开派对!
  
      不知道李公子是原形毕露,还是白天伤了心有点自暴自弃,说要给整个团队加油打气送惊喜。
  
      下午指使有空的几个人布置两部大房车,还有礼仪公司的过来配合,灯光、音响、气球、彩带、南瓜头、鬼怪头蓬什么一应俱全。
  
      大多数都是宅男的房车研发中心成员还以为他是要过万圣节。
  
      结果到晚餐时候近二十位漂亮高挑的女生忽然被几辆商务车拉过来齐刷刷的出现。
  
      一水儿的高挑靓丽,短大衣、蓬蓬裙、还有几个打扮成白雪公主或者巫师造型的,好看极了!
  
      可能对这群男生来说,惊吓大于惊喜吧!
  
      李易铭这时候展现出来他绝对老司机的水准,给大家十秒钟时间主动邀请,不然就是所有人抽签凑对。
  
      袁媛比男生们还吃惊的看看这些漂亮妞儿,再自卑的低头观察下自己的身高,目光就只留在钱多多那了。
  
      这家伙比大多数男生还是淡定得多,毕竟谈过恋爱,女朋友还个顶个的出类拔萃,心态都不一样。
  
      不出所料,男生们拘束得没人主动邀请,但在起哄让钱多多带头抽签这件事上绝对的万众一心。
  
      一群年轻漂亮的模特也有点好奇的观察这个被推到中心的男生。
  
      钱多多不慌不忙,老实说他穷的时候面对美女都不慌,无欲无求嘛,现在更是淡定,先欢迎了大家来参加这次车队万圣节派对,介绍了略显腼腆的女性赛车手,再挨个儿给美女们介绍了这些男生,心细的,热情的,会唱歌会,打游戏的,他都能找点特色出来,没特别介绍李易铭的富二代身份,对自己更是一带而过的说是厨子,又让美女们挨个儿介绍自己的怎么称呼,最后请姑娘们挑男伴。
  
      原本略微冷场的局面,顿时春风化雨的轻松起来。
  
      姑娘们热情得多,她们也更驾轻就熟,反正就是商务活动嘛。
  
      场面顿时热闹起来,帅气、斯文如乔万这种很快就被美女挽着了,几个姑娘正别有用心的想青睐下钱多多,袁媛终于咬咬牙挤开她们,说这是自己的男伴。
  
      姑娘们恍然大悟的也就放开了。
  
      但钱多多的气质态度,明显比研发中心的男生们不在一个层面,这是种很玄妙的东西,不是人人都看得出来。
  
      起码得有点脑子。
  
      如果能区分出他和李易铭的差别,那就更有眼光了。
  
      不过接下来钱多多表现得真是像个厨子。
  
      其实李易铭还是安排得好,美式大巴这边是带点摇滚迪吧的风格,强劲音乐加爆闪灯,加长拖挂车上是轻柔慢摇,连滚灯都是慢悠悠的洒出满天星。
  
      喜欢嗨点还是轻柔的舞蹈都行,两边也有足够的美式松软皮沙发座位,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宽大的卧室!
  
      再加上几部房车围起来的草坪空间摆上露天桌椅,拉上灯带,那种美式乡村氛围就有了。
  
      房车里面都有的大烤箱里端出来烤火鸡,钱多多操作依维柯带着的厨师猛火灶做点烧烤沙拉,袁媛自然是重操旧业的做点果汁热饮。
  
      整个派对的气氛非常地道,可把周围那些参赛选手看得羡慕极了,好些人都在旁边溜达观看。
  
      却没人能想到车手戴着棒球帽挤在厨师旁边忙碌。
  
      袁媛看着那些出色的漂亮女生欢歌笑语,男生们也越来越活泼,小声问厨子:“不会怪我挡住你的桃花运吧?”
  
      钱多多笑:“很感谢你帮我解围啊。”
  
      袁媛还是懂:“她们都是拿钱……”
  
      钱多多想下点头:“是,这个事情如果想得很肮脏龌龊,那就是肮脏龌龊,但如果想简单点,大家也能掌握好分寸,那就是青春联谊活动,我觉得跟我们在大学的联谊寝室之类没什么区别,来都来了,而且这是李易铭主导的活动,他自己应该把握这个分寸,如果企业内部搞成丑闻,伤害的是他那些投资,我们也正好可以从这件事看看他是不是有头脑。”
  
      袁媛娴熟的帮他打下手,端给过来拿取的美女或者同伴:“你就没想过自己浪一下?”
  
      钱多多嘿嘿笑:“没有,以前是没钱根本不敢想,后来有了女朋友我为什么要放纵自己,我对感情很认真的,我从来不会觉得空虚,需要刺激什么的,我这正儿八经的生活已经足够刺激了。”
  
      袁媛提醒他刺激下:“给汤姐打电话没?桃子姐的情况怎么样了。”
  
      钱多多对她终于承认:“落地到了学校就发消息给我了,但……桃子怎么样,我总不能一个劲问我女朋友情况如何吧,瓜田李下瓜田李下。”
  
      袁媛也是那个意思:“你跟桃子姐真是……明明你们好好的,配得一脸,为啥非得让汤姐插一脚,你真缺她这些钱?”
  
      钱多多没有回答钱的问题:“我跟孟桃夭看起来真有这种误会?”
  
      袁媛认真点点头:“不是误会吧,只要熟悉的朋友,桃子姐怎么对你还用说?你对她肯定比对我好,相互都这么较劲……我说就因为你俩,如果真是你俩在一起,我肯定不会觉得我们……我不会说话,可能我这真的只能算是单相思,要是能看见你俩稳定下来,我才会死了这条心。”
  
      钱多多慢吞吞的撒佐料抹香油:“我跟汤汤已经这样,你还不觉得稳定?”
  
      袁媛点头:“不稳妥,你这么上进努力,她那么贪玩,根本就不是一搭,以前赵晓雅也跟你不是一搭,她那么仙儿,你就是个土豹子,周师姐就更不用说了,你也就欣赏她弹曲,还没我俩共同爱好都是汽车强呢。”
  
      钱多多佯装生气:“你就不要乌鸦嘴了好不好!”
  
      袁媛其实一直都带着笑的:“你生气我也这么说,是桃子姐教我的,她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能幸福,现在我也能这么想,你对人这么好,不应该哭得跟那姓赵的走了那么难过。”
  
      钱多多抬手,还是落在了袁媛肩头拍两下:“谢谢了,你能这么祝福我,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不难过了。”
  
      袁媛还探头看他:“真的不难过了?”
  
      钱多多抬头,用烧烤夹子指那夜空:“看见那些月亮边的云没,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旁边噗嗤一笑,有个过来端烧烤的美女乐:“你这厨师水平真高,随口都能说这么斯文的话呢!”
  
      袁媛本来满心高兴的,烦得差点把手里饮料泼过去:“他没什么见识,去玩吧,去玩吧……请那边!”
  
      人家美女打量下,满眼的揶揄,可能觉得这不过就是个厨子,你着紧什么呀,但话没说出来,起码的职业道德还是有,而且也觉得自己比这小个儿姑娘有优越感。
  
      其实相比之下,袁媛也就是矮了点也不爱打理,甜美的脸蛋收拾出来绝对不差。
  
      钱多多习惯了被轻视,或者他还更乐于旁观,笑着奉上盘菜肴送走。
  
      回头才批评袁媛:“做服务业可不一直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值得动不动生气吗,都跟我们不相干的。”
  
      感觉到明显的亲疏划分,十九岁的少女才笑起来:“不喜欢别人瞧不起你!”
  
      钱多多传授秘诀:“你不觉得被人看轻点,才有机会偷偷摸摸伏击突袭吗?我一直都很擅长扮猪吃老虎的!”
  
      袁媛彻底笑了,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欢笑:“呸!你原来胖的时候还能这么说,现在跟汤姐在一起,越搞越帅,什么妖艳货色都敢找你搭讪了,你真的不要再招惹女人了!”
  
      钱多多无辜:“我胖的时候,这个那个都嫌我,瘦下来又怪我招惹,其实除了赵晓雅和周师姐,我跟汤汤也是正儿八经的,我哪有什么招惹。”
  
      袁媛正要说什么,钱多多的手机响起来,袁媛嫌他手上有油,伸到兜里摸出来:“是汤姐……”
  
      接听了凑钱多多耳边。
  
      汤云裳的声音也像她说的,能听出来不那么欢乐:“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想先听哪个?”
  
      钱多多莫名的心里咯噔下:“先说坏的吧。”
  
      汤云裳果然是不听话的个性女友:“那我先说好的,她爸还不错,晚上一起吃了饭,那档子事情处理得挺干净,他的关系挺硬,所以现在哪怕他有残疾,但别人很器重他,让他单独负责项目,还很有眼力的感谢了我们在这段时间对他女儿的照顾,比姓袁的肯定好多了。”
  
      钱多多耐着性子嗯:“坏消息呢?”
  
      汤云裳平静得很:“她爸觉得女儿越发漂亮能干,据说他那关系年轻帅气有前途,想让桃子过去那边做事,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变成老丈人,最后这句是我加的,但他明显就是这么想的,吃饭时候提了三回。”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钱多多居然还是那句话:“穗穗呢?穗穗怎么办?”
  
      那边汤云裳惊奇的哇:“听见没?!听见没,我说了他只会关心孩子!”
  
      又是测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