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68、幸福的烦恼也会爆炸

468、幸福的烦恼也会爆炸

    钱多多也发现了这点。
  
      陆大叔的产业结构,远比李家这种锁定汽车产业做大做强的模式要稳健得多。
  
      除了什么都在做,受到市场大环境的波动影响小得多,各种规模都维持在比较好掉头的层面,相互协调转移的能力很强。
  
      再有就是那种游走在灰色边缘的民生经济,无论社会状况怎么样,好像都能活得很滋润。
  
      好像经济学上都有说法,哪怕经济崩盘一片萧条,总有些行业还是会逆市而上,赚得钵满盆满。
  
      陆家做的典当、小额贷款、收账、二手车、二手房、酒店、地产好像全都和主流有点区别。
  
      李家虽然说起来在全国汽车行业品牌当中也能排到起码前二十,民营品牌里更是前五,一年也能有几万辆的销售,说起来多少亿的销售,但在大鱼吃小鱼的这种硬碰硬市场上,消费者可不管你是民营、合资,品牌力不行、规模不够大、新产品力度不够,只要没人买车,这点销售真的是杯水车薪。
  
      论真正的家底儿,肯定比陆家差得有点远。
  
      但钱多多却没想到会差这么多。
  
      现在值钱的也许就是生产资质了。
  
      不过这都跟钱多多无关,陆家还会不会在营地公司上持续投入,他都没算计过。
  
      如果按照孟桃夭设计,黄定南完善的那种产权式销售来运营,自己独力承担资金也不是不可能。
  
      他和汤云裳的恋爱过程中,从来都没算计过陆家的钱:“这么说有点矫情,但真不是标榜我怎么清高,没图过陆家的钱,我们是心平气和的分手,未来可能还是会一起工作,但陆家是否愿意在这种项目上面投入资金,你可以直接问她。”
  
      李易铭相当惋惜:“我知道陆家有些道上的名声,你这以后要走仕途的话,确实要考虑,但也不用划分得这么开啊,能给你提供很多帮助的,现在主政一方的谁不需要几个搞经济的白手套。”
  
      钱多多忍住挠头,不想把安全帽摘下来解释。
  
      道不同不相为谋,可能就是说的现在这样感觉。
  
      也许这就是那位蒋阿姨说的,战术因为胜利而正确,战略因为正确而胜利。
  
      因为在过去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先人一步富甲一方,就认为成功的那些战术是正确的,却忘了这个社会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
  
      过去能用的一些伎俩,未见得再能提供帮助,甚至会是失败的深渊。
  
      钱多多内心真感激赵晓雅,给一片白纸的自己,起码指明了正确的方向。
  
      现在这种价值观上的差异,他就不跟李易铭争论了,人家接受的二十年教育和自己截然不同。
  
      没资格去评说别人。
  
      但李易铭显然不死心,转头就给汤云裳打电话了。
  
      钱多多趁着下午的空档,开着黑仔去蛤蟆嘴营地查看下元旦假期的经营情况。
  
      可刚上高速,汤云裳颇有些气势汹汹的打电话过来:“你是有多着急?分手不到24小时,就怂恿别人来追我?我就这么差劲随便推销?还是李易铭这孙子!你是在埋汰我吗?”
  
      富有活力的质问声被免提回荡在车厢,一点不像刚失恋。
  
      钱多多挠头才发现头上包得严严实实:“他找我谈想让你家投资的事情,我当然得说清楚,我还没那种显摆影响力的习惯,哪怕不分手,也肯定是让他自己问你,如果他提到投资以外的事情,那就是他的态度,我想你处理这种事情比我更熟悉吧。”
  
      汤云裳哼哼:“还敢约我吃饭,我了个去,你跟桃子进展怎么样?”
  
      钱多多还是想挠头:“这……我们还是说说工作吧,我现在去营地,明天安排人跟你联络去边山县?”
  
      汤云裳漫不经心的出尔反尔:“你就这么想我出差?桃子答应回来管理公司了?”
  
      钱多多据实相告:“说是今天过去公司辞职,我还没联系过她。”
  
      汤云裳就来了点兴致:“那我打电话问她!你也没说陪着她一起去。”
  
      说着乐淘淘的挂了电话。
  
      留下钱多多看电话上前女友的名字,感觉怪怪的。
  
      但也必须得承认自己好像突然被孟桃夭激活了,自从赵晓雅走了以后,那种有点枯槁的心思全都春暖花开似的热烈起来。
  
      今天把自己沉浸到简单的机械工作中,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去骚扰她,不想给她压力。
  
      这和当初敲着铜皮简单重复,避免自己……一度催促自己尽可能失忆的钱多多,突然从脑海深处挖掘出来。
  
      当初那个躲在小工作间里面敲着铜皮的自己,用忙碌来促使自己精心的自己,不就是因为孟桃夭神魂颠倒么。
  
      居然有种失而复得,得偿所愿的庆幸。
  
      哪怕还没得,也庆幸,更想珍惜,不能再错过了。
  
      既然孟桃夭说不想太快,那就慢慢来,钱多多有信心。
  
      因为他知道现在是真的两情相悦。
  
      这种感觉没有半点无奈或者勉强,就是发自内心的想起对方就面露笑容。
  
      譬如现在,他真有种立刻掉头去找孟桃夭的冲动,按捺了大半天,就是为了按捺住自己骚动的心。
  
      莫名的觉得有点愧疚汤云裳,这还真是分手不到24小时,自己就一个劲对着孟桃夭摇尾巴。
  
      挺不仗义的。
  
      这不犯法,也不有违道德,但就是觉得好像不应该这么热烈的马上去追桃子。
  
      可自己按捺不住啊。
  
      也许就像汤云裳说她按捺不住要去撩桃子一样。
  
      反正钱多多也不知道怎么定义这种行为。
  
      可能孟桃夭也是下意识的因为这个有点不对劲,才觉得要缓缓吧。
  
      于是钱多多要求自己,专注到工作上。
  
      可汤云裳马上打电话过来炫耀:“哈!我要过去给她扎场子!”
  
      语气欢快得一点不像面对前男友,更不像昨天说的不想跟前男友拖泥带水。
  
      钱多多知道扎场子就是捧场站队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尽量不显得很关心:“怎么了?”
  
      汤云裳是真开心:“她说辞职手续已经办好了,公司还很好说话,可她爹很不满,觉得我们是瞎胡闹,只觉得那家什么物流产业才是有前途的!我打算找个好车过去展现下公司实力。”
  
      被陆家车队洗礼过的钱多多只能劝说:“注意分寸,本来好好的事情,如果过犹不及那就会伤害人,而且那毕竟是她的父亲,父女之间没有必要反目成仇。”
  
      汤云裳呸:“袁媛的老爹是什么样?对了,袁媛走这么久,你给她打过电话没?”
  
      钱多多迟疑下:“发过几次微信提醒注意安全,没有打电话,她这个年龄我关心得太多,会产生误会,耗着她那就更过分,所以还是让她自己独立长大。”
  
      汤云裳啧啧:“虽然我也赞同你这个态度,但你对不喜欢的人能有多残忍,我还是见识到了,你以后也会这样对我,对吧?”
  
      钱多多反问:“那你觉得我怎么处理才是最合适的?陆大叔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无论是喜欢的都娶回家,还是你那几位小姨,我觉得对她们都不公平,陆大叔肯定也是有心理压力的,我没他优秀,无论是小袁还是央金,都只是生活工作中我尽量在帮助的亲戚朋友,以前我也是这么做的。”
  
      汤云裳有杀手锏:“那你还经常给桃子生活费?一开始你就对她区别对待,还不就因为她漂亮!”
  
      钱多多对前女友马上缴械投降:“好,我说不过你,你都对!你还不出门?你不是没学驾照么。”
  
      汤云裳随意:“叫豆豆安排车过来送我啊,这么看起来我真是要学个开车,以后看桃子比较方便,再不以后我给她当司机吧。”
  
      钱多多无语:“你说了要给她尊重和理解的。”
  
      汤云裳哼,挂了电话。
  
      钱多多把车停在新村村口,营地开放以来,确实带动了这条马路的人气,村民开了好几家小卖部、餐馆,据说晚上还有摆烧烤摊的,因为来住营地的基本都是自驾车。
  
      原本毫无商业价值的山头,多了这个能容纳几十家人的房车农家乐,就给带动起来。
  
      钱多多打心眼里觉得自豪,这就是自己带来的改变。
  
      当初爹妈非要买下这块地,有点无厘头,可也逼迫自己在这个方向上努力,做出了成绩,内心还是很感激爹妈……
  
      正在摸出手机拍下这种改变,钱多多忽然想起爸妈,准确的说是田丽霞。
  
      天哪,老妈和孟桃夭那是命中注定的冤家克星,见面就能飚起来的,怎么办?
  
      哪怕有钱富贵这个同盟军,可家里掌钱的还是亲妈。
  
      钱多多顿时想把自己账户里面的钱都先转移了。
  
      自己以后这一辈子难道都要生活在老妈和桃子的相互自爆中么?
  
      昨晚孟桃夭电话里叫钱多多先搞定了他妈再说的时候,钱多多还像个初恋的小男生那样沉浸在得到承诺回应的幸福中。
  
      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个现实多么残酷。
  
      一定要化解!
  
      必须的。
  
      两边儿一个都不能少。
  
      钱多多难免也会想起要是老妈和孟桃夭掉水里,自己先救哪个的遥远问题来。
  
      这时候都应该算是幸福的烦恼了。
  
      钱多多得用笑脸迎接面前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