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71、交相辉映

471、交相辉映


      吃过饭,钱多多都已经确定要两部警用拖挂车,准备拿去赠送给蛤蟆嘴附近的警署。
  
      虽然被辖区部门差点查封了营地,钱多多也经历过在高速路口被警察围观房车的糗事,基层警察巡逻的辛苦状况还是很明显的,搞个欧美最小款型的双轮拖挂车,装点警械、逆变器微波炉,一两张行军床相当有用。
  
      然后根据使用反馈再调整设计。
  
      李易铭小心翼翼的把钱多多手绘的稿子折叠起来揣巴宝莉风衣兜里,待会儿直接去研发中心出样车,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来大学生研发中心的特点,高素质高要求,直接出样品,比在普通设计室、生产线上反复磨蹭效率高很多很多。
  
      不过看见钱多多居然开着那辆浑身还残留不少广告胶印的黑仔出来,还是认为他在标榜自己清廉,明明放着g55、gtr之类的豪车不动。
  
      很有老友熟悉那种揶揄嘲讽表情,无声的指钱多多心思细密!
  
      钱多多确实觉得一个大学生,一个学创中心主任开着奔驰越野车招摇过校,除了能给女生装逼有百害无一利,而且他现在哪有在女生面前显摆的必要。
  
      面对个桃子都小心翼翼的。
  
      只不过这小心翼翼和面对汤云裳、赵晓雅不同,这是尽量呵护着别触碰伤害到孟桃夭。
  
      感觉帮自己的上游产业找到点思路,钱多多心情还是很好的,上车不发动先发信息给孟桃夭,有点表功的讲述了自己这个想法。
  
      孟桃夭不理他。
  
      他等了好几分钟,才心心念念的开车上路,还把手机点亮屏幕丢在副驾,时不时瞄眼。
  
      可直到他把车开回寝室,都没回应。
  
      所以回了寝室,被刚回来的李砚铎、曹勇惊叹一番他怎么又“包了个头”,嬉笑打闹番,偷偷扯张老大的便签纸,画个鳄鱼张大嘴,凑到一只摆出武术动作的兔子面前,对话框写的是:“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然后拍照传过去。
  
      不过今天和昨天不一样了,老四总伸长脖子偷窥,还拖长声音鄙视:“狗日的会画两笔真的不一样哦,一追一个准也不教教我!”
  
      钱多多有点不好意思的把纸条揣兜里,问老四的蓉都女朋友怎么样。
  
      李砚铎也嘴硬:“玩玩呗!”
  
      凑在自己电脑前忙碌的孙慧明不抬头:“哦,对啊,你还要老二怎么教你,不管画什么,他是花了心思在经营,你动不动就是玩玩,孰高孰低一眼就分出来。”
  
      曹勇连忙揭发:“他玩个屁,认真得很,陪着逛街、看电影、做学校的活动策划书,帮忙剪辑短视频,忙这么多还敢说只是玩玩!”
  
      室友们全都拖长声音哦,臊得老四本来想翻钱多多衣兜的纸条,扑过去按着老五大声揭发,这个狗东西过去三天,就一直在酒店里面不出门。
  
      其他三人又拖长声音唉……
  
      不过看了会儿狗咬狗,大家又关心陆升最近跟羽毛球的关系怎么样了,老大平稳得很,说最近忙着城市信息化那个项目,确实没有时间兼顾谈恋爱,而且因为那项目是市勘测院做二股东,江大学创中心拿了管理权,他们就想通过编制来获得话语权,要求公司得开到勘测院里面去,考虑到有点距离,他可能得搬到那边去住了,起码是部分时间在那边上班生活。
  
      402寝室看着新年刚凑齐,又要分开,几个大男生说起来居然有点感慨。
  
      老四嚷嚷着那就赶紧出门撸串,没什么伤感不是撸串解决不了的。
  
      确实这些天陆升基本上晚上都很晚才回来,老三他们更是轮流在基地那边加夜班,钱多多的忙碌程度不亚于他们,今天也就是托了元旦假期的福。
  
      已经靠躺在床上的钱多多,也很赞成的起身之余偷瞄眼手机,这么放大招都没回应!
  
      心里又有点忐忑。
  
      还真是发自内心的想喝两杯。
  
      校内是没有的,五个大男生嘻嘻哈哈的裹上防寒服讨论着今年春节的安排,模型公司三位股东起码能分十来万,这还是江大顶了钱多多的大股份,老冀也要分第二股东的比例下结果,投得多点的老四能拿小二十万,陆升虽然退了股,但也能分两三万,以后就没有了,可三位股东知道他的方向已经不是这种商业公司,人家是另外一条道。
  
      至于一分都拿不到的钱多多,室友们更不会为他惋惜。
  
      丫现在哪里是还在乎这点钱的样子。
  
      连gtr女朋友,都敢分手。
  
      说到这里,大家还真是佩服他和桃子是真爱!
  
      起码多少都知道桃子的父亲瘸着腿来找她,这一两年,孟桃夭一直在勤工俭学并不是富贵小姐的身份,大家潜移默化的早就接受了。
  
      钱多多居然放弃了同样高挑出色的汤云裳,去跟桃子在一起。
  
      虽然在大家的意料中,但也确实需要下点决心,那可是直接少奋斗几十年啊!
  
      就算贪图美色,也有其他途径,而且有了钱还怕没有美色?
  
      那就是真爱。
  
      钱多多不得意,连忙声明两点:“第一我只是在追桃子,还没成功,第二是汤汤甩的我……”他本意是没面子的事情是自己,可说出来又有点觉得不对:“反正她没什么错,要错都是我……”
  
      几个室友自然起哄他。
  
      结果说桃子,汤汤,这俩美女马上到,走在校园路边不太明亮的路灯下,本来还不起眼的男生嘻嘻哈哈起哄的样子,被辉腾刹车落窗探头:“干嘛?又要出去鬼混!”
  
      陡然看见钱多多前女友用这种很不客气的口吻训斥,五个男生都呆滞下,钱多多更是双手都弹在胸口准备摆手无辜了。
  
      然后老四欢天喜地的扑到车门边竹筒倒豆子:“老大过几天可能要搬出去住,明天开始我们也忙,几兄弟赶紧趁着今天闲点出去喝两杯,一起不!”
  
      孙慧明好想踹他屁股,又胡说八道的乱操作,看看驾驶座上目不斜视的孟桃夭,这是能喊着一起的吗?
  
      没想到汤云裳探头跟孟桃夭低语两句,就点头同意了:“那边巷子那家!味道好吃,我们停车就出来,你们先点上,今天喝白的!”
  
      男生们趁着欢呼哀嚎往外走的时候,钱多多回头看了眼,汤云裳正似笑非笑的对他竖中指,孟桃夭自然是专注开车,也不知道她看见手机消息没。
  
      钱多多这心情哦,真是七上八下的。
  
      男生们在外面烤串店坐下没多会儿,孙慧明正在小心叮嘱老四别瞎几把乱说话,俩姑娘就进来了,汤云裳自然还是那身欧美大妞穿着,孟桃夭就正式得多,可能也是想在父亲面前展现得成熟些,黑色高领毛衣搭配紧身牛仔裤和露脚踝的米色中跟皮鞋,外面还是罩着那件白色羽绒服,很普通的冬季白领通勤穿法,可仅仅是把长发这么稍微披散开来,有点卷曲的大波浪多半是自己捣鼓的,但就把所有学生味带走,显得慵懒而柔美,再加上脖子上那条花丝巾,走进来时候可能还有点街面的风吹着长发飘散。
  
      五六张桌子坐了不少学生的烤串店,都静了下。
  
      也许孟桃夭的娇柔衬托了汤云裳的利落中性美,汤汤又反衬着桃子女人味十足,同样高挑的俩姑娘这么走着真的很吸引目光。
  
      反正钱多多看了非但没觉着多自豪,居然有点发慌,这俩看着配得一脸!
  
      他对自己能不能追到桃子,忽然有点怀疑。
  
      而且汤云裳走近了还理所当然的伸手帮孟桃夭脱外面的白色羽绒服,然后跟自己的高级大衣裹一起,放旁边老三殷勤奉上的椅子里。
  
      更像个照顾女朋友的男生。
  
      周围好多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瞟,没女朋友一块儿的更是乐滋滋的直接秀色可餐喝两口。
  
      看着就是舒服。
  
      老四他们也觉得有面儿极了,一个劲张罗:“还点点啥?喝什么酒?”
  
      汤云裳这姑娘就是好的她能喝,这路边店里便宜白酒也不嫌弃,但帮孟桃夭担当了:“你喝点热饮吧。”
  
      单独看见的桃子挺特立独行或者活泼的,和赵晓雅一起的时候都各有特色,偏偏感觉在汤云裳面前就全面压制的变成文静。
  
      被推着在钱多多身边坐下也只是淡淡笑,这会儿摇头:“跟着一起喝呗,要不是穗穗,就该叫央金也一起来喝酒,她能陪你喝过瘾,我还是要啤酒,免得明天头疼。”
  
      汤云裳单独坐一边,很宽松的踩着旁边凳子放话:“我不相信五个男生还喝不过我……我跟多多分手,你们知道了吧。”
  
      前面一句老大他们还挤眉弄眼的胆寒,后面一句马上都变得一本正经,孙慧明立刻帮弟兄分担:“具体为什么……不知道,你俩都是做事靠谱的人,现在还是好朋友吧,能是朋友继续坐在一起喝酒就行。”
  
      老四本色,惊叹的对老三鼓掌:“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能说了!”
  
      陆升点评:“本来老三说得就有道理,昨晚他回来就跟我们借酒浇愁的喝了几杯,倒上倒上,不管怎么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都幸福快乐。”
  
      嗅着身边桃子传来淡淡的幽香,钱多多坐在那看着自己大气潇洒的前女友,静静的不说话,他没觉得难堪或者尴尬,发自内心的希望汤云裳也能快乐。
  
      不过这不声不响的样子。
  
      旁边看都不看他的孟桃夭,也在静静的把目光投到汤云裳脸上。
  
      就像五六十年代那些在单位宿舍结婚的新人,坐得那么规矩和沉默,甚至有点显得拘谨。
  
      要不要这么默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