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76、再浓的友谊蜜糖,也寸步不让

476、再浓的友谊蜜糖,也寸步不让

    比田丽霞两口子先回来的是袁媛。
  
      汤云裳和孟桃夭去接的。
  
      除了因为钱多多最忙,各种会议错不开,主要是汤云裳要练车。
  
      她有本儿了。
  
      当然还是代办的。
  
      别跟她说什么规则,她们家有的是办法搞到代办,虽然签发地不是江州市的管理部门,但是货真价实的。
  
      钱多多听说了前女友的胡闹,他也只能叮嘱孟桃夭多押着汤云裳练练车,好在营地公司外面有的是练车环境,不爱上班的汤云裳也天天练,起步就用辉腾来练习,也算是很有逼格了。
  
      用孟桃夭形容的话来说就是向前开是没什么问题,只要不靠边停车、倒车、移库,反正汤云裳在驾驶这件事情,既没兴趣也没天赋,而且莫名的开车很温吞。
  
      汤云裳自己解释是对机械的东西不喜欢,唯独掌控下车子还有点意思,但也就仅此而已,她不太喜欢速度,更强调操控感受。
  
      所以她开车看起来还蛮安全,孟桃夭就当陪着她去试试各种实际路况了。
  
      还有五天就是除夕,天可怜见,钱多多从元旦以后还没见过孟桃夭!
  
      所以孟桃夭在试探汤云裳的寒假安排。
  
      董事长开车还是潇洒,但很专注:“啊?我俩出国去玩吧,东南亚免签跟落地签的国家都有,后天公司也放假了,你终于可以休息下了吧。”
  
      孟桃夭悄悄翻个白眼:“你不回家和父母过年?”
  
      汤云裳想的是:“你爸妈要来?”
  
      孟桃夭算算距离,指前面机场入口:“右边下道顺着走,去年春节之前,十二月底左右我刚把出走流浪的钱多多给找回来,我爸妈都没什么音讯,所以我们带着袁媛、央金一起过的春节,今年我估摸着也差不多。”
  
      这话已经递得很清晰了,也没有特别撩拨前女友的底线,汤云裳却简单处理:“啊?那再多我一个吧。”
  
      孟桃夭噗嗤:“你知道我们去年怎么过年的?整整一个寒假,都在开茶餐厅,知道吗,我们整个寒假都在赚钱,今年……我估计也是类似的情况。”
  
      最近钱多多没什么自己赚钱的路子,两人晚上聊天时候有提过这个,趁着春节餐厅空出来搞茶餐厅,哪怕是加班工资也能赚几万块。
  
      关键是能借着这个理由,在一起过春节,多有情趣啊,孟桃夭多期待的。
  
      汤云裳却想的是:“你缺钱?跟我说啊!”
  
      孟桃夭长叹一声捂头:“谢谢,明天发工资,我这个年已经能过得很开心了。”
  
      汤云裳鬼头鬼脑:“明天让财务给你发年终奖!哈哈哈,我早就想过这个瘾了!”
  
      孟桃夭温柔:“汤汤,除了我的年薪是你早早定下的,年终奖、每个月的奖金怎么计算,全公司员工都看着的,该拿多少都跟业绩有关。”
  
      汤云裳就是破坏财务制度的那种:“放屁!公司是我们自己的,想拿多少拿多少,这大半个月回款多少?两百多万!我妈都吓着了,以为我们在干不法勾当呢!”
  
      到处联络客户的结果就是按照五万八一部A型拖挂车,十万零八千一部B型拖挂车的使用产权价位销售,因为黄定南别有用心的在客户群里放风,开春以后肯定要涨价,所以一股脑的卖出去四十多份,这个春节估计边山县那几十部房车会很火。
  
      以B型房车能住四到六人的规模,一家人出去过个春节都要几万块,这里可是三百天的不限期使用产权,摊算下来每天不过三十块钱!
  
      未来要是这个房车真的铺到很多景点去了,全家人只需要开着车过去就有景区别墅住,那不爽翻天?
  
      而对营地公司来说,光卖房车已经赚了点,后面用个七八年出租,甚至一房多卖,也赚翻了!
  
      说起这个孟桃夭当然开心:“嘿嘿,路子对了……不不不,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我们是股东,且不说真正的股东就是你和钱多多,股东这个时候还远不是分钱的时候,至于总经理职务这时候应该作为表率,如果谁都这个时候只想捞好处,让员工和客户就看不到未来了,明白这个道理吗?”
  
      汤云裳伤脑筋:“别说得这么复杂,我在开车!停哪里?”
  
      孟桃夭小心翼翼的指挥她停在最简单的地方,熄火下车,哪怕她们开着“大号帕萨特”,俩漂亮姑娘在机场依旧很吸引目光。
  
      其实只要稍微注意点观察,超宽的车头正面就出卖了身份,毫不轻佻的修长腰线则展现出豪华车那种沉稳大气的格调。
  
      就像这俩姑娘的气质一样。
  
      汤云裳不用说了,孟桃夭这些天,成天被孟总孟总的喊,好像也有点恢复以前大小姐的味道。
  
      被外面机场寒风一吹,汤云裳终于清醒点了:“对,我这才想起来,本来年底我们仨一人拿二十万年终奖的,你给财务否决了?”
  
      孟桃夭煞有其事:“正式回款才一个月不到,就碰见春节这样特殊情况,前期从购置车辆到边山县各处施工,已经花费了超过四百万的现金,入不敷出呢,管理层就马上分红,非常非常的伤士气!”
  
      汤云裳就不解了:“我们老板拿得开开心心的理所当然啊,怎么就伤士气了?”
  
      孟桃夭不能说是为了斩断钱多多轻松买房的收入来源吧,只能尽量后推,走出停车场,没有车上那么危险,她也终于可以说正题:“我想表达的是,整个一月,我还没怎么跟钱多多见面呢。”
  
      汤云裳立马哈哈哈的大笑:“我就看你什么时候忍不住!”
  
      孟桃夭立眉毛:“你故意的?”
  
      汤云裳得意的护着她过人行道,走进温暖的机场大厅:“就是故意的,看你能忍多久,还不好说对吧?”
  
      孟桃夭真的有点恼了:“喂!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随时都在捉弄人?”
  
      汤云裳委屈:“你俩一起玩,肯定就会甩开我,我想想有点后悔了。”
  
      这是杀手锏,孟桃夭顿时不言语,在拥挤的春运大厅找个角落站着,身上依旧是那件白色中长羽绒服。
  
      这些日子和汤云裳逛街吃饭可以,姐妹淘买点便宜东西也无所谓,但冬季大衣这些昂贵的就算了,她很在意这个,汤云裳也不坚持,都随她。
  
      但这会儿汤云裳凑近些:“真的,分手时候我给钱多多说尽量相互不联系冷却下,第二天我就忍不住给你打电话,还是这样最开心,当然,如果钱多多天天也跟我们这样同进同出就好了,我也有点想他。”
  
      孟桃夭无奈的看着她:“你就不要玩弄我们了好不好?有些事情不戳破,真的还有朋友做,难道你还想我继续尴尬下去,又或者我跟钱多多已经相互挑明了态度,又要为了你心里带着疙瘩?我很感激你把他让出来,不管是什么动机,但拖泥带水真不是你的style啊!”
  
      估计最近期末考试,孟桃夭也不由自主带点英文。
  
      汤云裳敏锐:“挑明了?”
  
      孟桃夭权衡下点头:“其实你也看得出我喜欢他,主要是心理上难过有些关,怕他不珍惜,更怕我母亲那种见异思迁的行为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我的家教真不算好,所以得慢慢掂量,相互磨合……”
  
      汤云裳不愧是过来人,马上双手重叠的意味深长摩擦下:“真的磨合下就好了!”
  
      掌缘上的伤口基本愈合了,但还没拆线,有点惊心动魄。
  
      所以哪怕孟桃夭也是挑逗别人的好手,这时候却甘拜下风:“汤汤,那是你……我不是认为那层膜有什么天壤之别,而是你跟他分手还有强大的内心面对,还有家庭,还有退路,还能随便世界之大去散散心,我的心态经不起折腾,如果我连他都要反目成仇,闹得朋友都做不成,这世上我估计就没什么可以信赖的人了,对我来说一切都完了。”
  
      汤云裳马上委屈:“我还不算可以信赖的人?”
  
      孟桃夭诚恳:“我认识钱多多这么久,快两年了,汤汤,是他一点一滴的把我软化成现在这样努力的人,也是我一手一脚把他打造成能找到女朋友的样子,其实我在想,无形中我就是在按照我希望的样子改造他,我跟他早就不是朋友关系,哪怕你们不分手,我跟他也是soul mate……”
  
      汤云裳忍不住哈哈:“知己还是灵魂伴侣?我也对他这么说过的,我俩真是情投意合到连喜欢的男人都一款哦。”
  
      孟桃夭吃惊下,但调整得很快:“哦,对,又被你大大咧咧的骗了,你英文那么好的,但是汤汤,也许你觉得谁都应该宠着你围绕你,或者说你习惯了不属于你的就不稀罕,能够超脱淡然,云淡风轻,我不行,这次既然已经和钱多多说好了一起努力,我就不会退让了,我要保护我的幸福,我会把你当成我俩最好的朋友,工作上也是唯一的合伙人,但爱情不会分享,你让给我,不管有多感激,我就要牢牢的抓住了,好么,汤汤?”
  
      换汤云裳吃惊下,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总经理毫不示弱的回看董事长,但她带着笑容,毫无对抗性的明媚笑容,就是她招牌的那种有点露后槽牙的笑容。
  
      所以仅仅几秒,汤云裳就认输,抱怨的嘟哝着挪开目光:“我还不是爱他,但是更爱你,我有什么办法,自从感觉到你走了以后,他整个就低沉了些,你更是为了他才走,我能咋办,只有退出成全你们,还记我个好。”
  
      孟桃夭出人意料的伸手搂住她的胳膊:“好了,撇开掰弯的可能性,我们做最好的闺蜜,经常都能在一起,好么,但也给我和钱多多一点单独的时间。”
  
      汤云裳也是个禁不起美色的家伙,脸上立刻就喜不自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