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87、义气就是把所有苦果自己吞了

487、义气就是把所有苦果自己吞了

    汤云裳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看孟桃夭故作镇定的挂上电话:“他说什么?”
  
      孟桃夭伤脑筋的捏捏鼻梁:“还不就是说那笔钱的事情,抠门得很!我跟你说,他以前追赵晓雅的时候,一个服装店的纸袋都舍不得扔……”
  
      汤云裳摆个睡佛侧卧撑头的姿势:“他说过爱你之类没?”
  
      孟桃夭肯定心头猛跳了几下:“怎么可能,他那么木头!”
  
      汤云裳其实不知道自己这会儿的动作多女人,她屁股大,这侧卧的曲线就很惊心动魄:“他其实是闷骚,下了决心就很主动的,别忘了我可是他前女友……我忽然又想去看看他的那两位前女友,找她们坐坐聊下,汲取点前任经验,特别是赵晓雅同志。”
  
      孟桃夭得绷住脸:“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个良好的情绪状态,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最好的朋友,可以分享友情,但不是爱情,好不好,给我和钱多多一点空间,也给你点时间?”
  
      汤云裳真乃奇女子:“那我采访下你,以前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孟桃夭哭笑不得:“我能有什么心情,每一任我都努力帮忙介绍,我是真心希望他好,其他的我不会想,因为我的情况不允许我想,不想就不会难过。”
  
      汤云裳出神的看着孟桃夭,轻声:“可现在你还是容许自己想了,也没什么阻碍吧?”
  
      孟桃夭依旧是那件黑色高领毛衣,显出有点柔弱的削瘦,手里抓着的签字笔晃晃,好像在思考:“不是有个笑话吗,穷人装有钱去骗女生,这叫欺骗感情,是人渣,富人装穷骗女生,这叫情趣,女生爱的不是钱,是人,原谅就好了……说到底,我跟他之间最大的问题还是钱,放到两年前,哪怕那时我知道他有钱了,也不敢相信他能保有财富,现在我相信了,他和我都有点自信,能够经营生活了,所以说到底还是最俗的问题,钱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都是小问题。”
  
      汤云裳皱眉:“钱有这么重要?”
  
      孟桃夭越发自然:“对,十八岁前我跟你一样,从来没觉得钱有多重要,哪怕没到你那种地步,起码我有个手机掉厕所,就赶紧扔了换掉,想的都是怎么玩怎么打扮,没钱跟爸爸要就是了,和我妈一起当伸手党,心安理得的吃老爸,结果呢,只要我爸出事,幸好我还在学校这个可以稍微躲避缓冲的环境,幸好还遇见傻乎乎的钱多多拉了我一把,看看我妈,那就是以前的我未来年老色衰的下场,我不敢再穷了,我也不敢把命运系在男人身上,我要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起码能养活自己,任何男人也别想我吃糠咽菜的跟着一起过苦日子。”
  
      汤云裳提醒:“可你为了他去跑专利权,比吃糠咽菜更重的苦头都吃了。”
  
      孟桃夭苦笑:“我又不知道这么苦,你不搭救我,估计都后悔死了。”
  
      汤云裳看着她,孟桃夭坚持住回看,俩美女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其他员工都赶着下班回家了,只剩下俩前台在楼下玩赛车游戏带孩子,俩老板在楼上也没人来打扰。
  
      所以更爱的那个先退让,汤云裳无奈收回目光:“真的就是你俩,让我觉得越来越讨厌自己,我最鄙视女人拖泥带水唧唧歪歪的没主见,结果事实证明我在心理上还是个女人!”
  
      说着跳起身:“我把她俩带走去,你俩自己去玩吧。”
  
      孟桃夭嘴角都动了下,还是忍住,站起来对这个重义气的朋友行送别礼。
  
      关门回头的汤云裳看见了,苦笑下挤出个俏皮的表情,然后就听见她下楼豪爽的叫两个小妹妹带上更小的妹妹出发:“想去哪里玩?我带你们去!玩个够!逛街买东西也行!”
  
      有小欢呼。
  
      孟桃夭站了好一会儿,才嘟着嘴慢慢坐下来,习惯性的拈着颈窝的绿色小坠子,慢慢把那种复杂的情绪压下去,再给钱多多打电话:“喂?”
  
      钱多多马上叫那边稍等下然后压低声音回避:“说话方便吗?”
  
      孟桃夭难以抑制全身的放松,想撒娇的那种撤去所有硬壳铠甲,所以带了点鼻音:“不开心,跟汤汤争论了几句,她还是很义气的把三个小妹头都带走,说是给我们留出二人世界,明明我们没做错什么,却有种对不起她的感觉,是她主动退出了,可又不放手!搞得我现在心理压力很大,好像我在偷情似的!”
  
      语气恹恹的。
  
      偷情对象犹豫下,也觉得附和桃子吐槽汤云裳不义气:“来买房不,打折好爽的,我刚才的所有心理压力都不见了,估计跟女人喜欢血拼一样。”
  
      就有这么神奇,一语换一笑,孟桃夭马上噗嗤:“你就关心这个!在哪里!我看能打车不……我都不敢跟她们一起走。”
  
      钱多多正式:“来买房,写你的名字。”
  
      刚才还誓言旦旦不跟男人吃糠咽菜的桃子,立刻有点中弹倒地的虚弱:“为什么……不添加共有人名字?一人一证,但可以在第一业主之外添加共有人的。”
  
      听声音还是有点感动,钱多多这是完全信任的态度啊。
  
      没想到那边钱多多也有点兴奋,没注意孟桃夭的语气:“嘿嘿,万一以后我们还要买房,首套房好像有些政策优惠的,分开买,可以多买点,划算!”
  
      没听见想象回答的姑娘有些莞尔,又有些沉思,钱多多就喂喂:“那你等我一会儿,我来接你,从厂房走出来街上打车是挺远的。”
  
      孟桃夭被拉回心神:“你傻呀,直接把中介带到我们公司来谈呀,照片大概都看过了,谈好了再去看现场,展示了我们实力表达诚意,也容易讨价还价,这个时候是买方市场的!等等,我再去看看她们走了没……”
  
      钱多多觉得再次印证了老爸说的话,这个姑娘才是跟自己最搭的:“马上到!”
  
      其实一辆辉腾就很让中介们感觉到购买实力了。
  
      钱多多一车拉了四位中介到营地公司来面谈。
  
      他的思路是谁都想赶在过节之前成交,那就现在摆开了谈,钱多多在超市打工那么久,自然知道周围地产中介店的一些小门道,起码很多房源都是通的,甲店在卖,乙店也在卖,有些想低价冲业绩,有些想高价多提成,不如现在都喊到一起,有谁能把中意的房子给出合理的价格,再说后面的事儿,成不成交就看谁最迫切了。
  
      他可不会像汤妈妈买房那么阔绰,其实买什么房都无所谓,一样的住,钱多多真不挑剔。
  
      孟桃夭打开公司大门等着的,她像是跟钱多多商量过,更狠!
  
      四位中介都有好几套房,她在前台给倒上茶直接说:“我知道有些房你们相互都了解,为了避免失败的恶心人去捣乱人家生意,我们每位单独谈,回头联系去看房,这里先给各位发个红包,争取今天就能敲定签约,连夜签都可以,但错过春节前,我们节后买也无所谓,只是想趁着房价有波动做点现金投资,说不定节后涨起来还要托各位卖出去呢。”
  
      就是给员工发红包剩下的红包皮,每封五十块还是很让中介惊喜了。
  
      有礼有节,甚至连为什么买房的理由都解释得滴水不漏,中介们该有的小心思都只好收敛起来。
  
      钱多多站在会议室门口,看孟桃夭单独一位位面谈看手机图片,就像他俩面试员工一样,忍不住摸出其实还蛮新的手机拍张照,孟桃夭发现了,没好气的白他一眼,钱多多连忙把白眼也拍下来。
  
      借着换人的时候,钱多多讨好的凑过去展示手机上照片:“我爸给我的6SP,外观和你那个看起来一模一样,我俩换一个呗,这个据说照相效果更好,你用处大些。”
  
      孟桃夭深深的看他眼。
  
      钱多多不需要解释为什么不一掷千金干脆买个最新最贵的,哪怕不要爸妈的钱,那单专利权的收益也能随便买新款手机不心疼,可他在竭力降低钱的因素,从每个细节维护桃子敏感的心思。
  
      他可不是汤云裳那么费解穷人的思维,钱多多再清楚不过了。
  
      看孟桃夭没说话,他更殷勤的把照片退出去,直接看到那张合照的桌面。
  
      孟桃夭终于笑了:“这么丑!”
  
      从美颜的角度来说,确实不咋地,表情呆板,甚至有点黑脸。
  
      钱多多很认真:“老三拍照的功底还是比我好,构图很好,一看就是夫妻。”
  
      孟桃夭终于:“靠!你的前女友真是没说错,你就是闷骚!”
  
      钱多多想想更认真的把那张最早的夕阳回眸照片调出来:“赵晓雅当初说回看社庙斜阳里,金人肩头噪暮蝉,其实应该是说的这张照片,她说的是我心里从拍这个的时候,就有你,对不起,是我不够坚定,也不够自信。”
  
      孟桃夭愣住了,可能没想到钱多多闷骚到这么主动直接,美丽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眨巴几下。
  
      正好这时候下一位中介过来,站在门口怯怯:“我……能进来吗?”
  
      从气势上他可能就觉得自己是来应聘的,很被动。
  
      而这边俩的眼神都依依不舍的分开,谈个恋爱只能见缝插针!
  
      好惨!
  
      但是又有莫名的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