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01、一物降一物

501、一物降一物

钱多多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对两个都一心为着自己好的女人,恐怕最有效的灭火器就是,自己因为她们变得更好。
  
  田丽霞被钱富贵推着回来坐下,美其名曰听儿子说说这个学创中心主任是怎么回事。
  
  钱多多现在多能说啊,科技部的国家科技计划的先进服务机构奖,教育部的重点宣传创新团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保部的优秀创新人才工作站,宣传部的青年学生奖项,这种部委级别荣誉,田丽霞听来都是津津乐道的,差点叫丈夫拿瓜子来磕!
  
  眼睛虽然不看孟桃夭,但起码没了刚开始那种剑拔弩张的水火不容。
  
  钱多多说完部里,才说江州市,从姚校长、刘副市长的关照,到各种表彰先进团体,更有今年年底市委组织部跟科技局的创新创业示范团队支持计划名单,五十占七都是他的名字,这些都是在春节以后要逐渐体现到工作中的。
  
  换做一般平头老百姓,对组织部什么都只闻其名不知其意,孟桃夭都不懂,田丽霞门清儿啊,一脸容光:“组织上……那个裘部长,老钱还记得么,以前老爷子跟他很熟的,就是组织部,嗯嗯?可惜后来也退了,要是多多早几年……”
  
  钱富贵关键时候比老婆更坚定:“幸好没早几年!”
  
  田丽霞也反应过来,马上点头:“对对对,但是多多能走到这步,还是不得了了,老爷子当初二十岁还在干什么?”
  
  这时候就有目光和孟桃夭交错了,虽然主要是炫耀,满腔得意的情绪想宣泄啊,钱富贵总是一脸呆呆的,哪有女人之间嘚瑟的那种八卦气氛?
  
  特别是看孟桃夭满眼茫然,田丽霞就爽了,哼哼,你个狐狸精大学生,还不是不懂。
  
  归根结底,她可能最明白的是这种姑娘会把儿子彻底抢走,钱家的万贯家产不就便宜了这种女人?
  
  田丽霞看人太准了!
  
  从见第一面开始,恐怕她就清楚这个姑娘会把儿子彻底迷进去。
  
  所以等钱多多说完这一卦,田姑也琢磨好了,反过来换套路:“老钱,我们在六龙松那边那几套房还在租吗?”
  
  孟桃夭分明从钱富贵脸上看见更似曾相识的表情,但比钱多多掩饰得更好:“六龙松?今年退租的有点多。”
  
  田丽霞拖长声音嗯的点头:“这两年世道不好,我们餐饮业都做不走,租房的小三们也得撤,不过那些男人给买了房的小三,这几年赚翻了吧?前两年四五百万买的,现在都是一千万朝上了,不少小三当时缠着买两三套,住一套租一套,吃喝不愁,再家乡里买点门脸房,算盘打得啪啪响!”
  
  钱富贵肯定明白了老婆的暗示含义,对两个年轻人语重心长:“这个社会呢,不是电视里面吹嘘得那么光亮,这也是我们不赞成多多往官场混的原因,我们家没什么文化,但一定要做个清清白白的人,不要被抓了辫子把柄,不要搞那些见不得人……”
  
  田丽霞不满搭档表现,一肘子撞开丈夫,直接上场对着孟桃夭:“这社会啊,职业小三很多的,根本没有什么八荣八耻,跟的都是光亮人物,什么网上都能搜到的男人,她们为着就是要车要房要钱,年轻漂亮的我们见得多了,生孩子就为了要钱,要钱的本事可比那地下通道的叫花子强多了!”
  
  这话说得可真够糟心的。
  
  孟桃夭却眼都不眨好,腰挺直,钱多多感觉她倚着的身体有变化,就立刻知道她要反击了,连忙伸手揽住腰,哎哟喂,那柔软,那劲道,手感好极了!
  
  他真没忍住手指头这么点了几下,跟弹钢琴似的。
  
  反正孟桃夭刚涌到嘴边的词儿,瞬间无影无踪,红着脸又低头,整个腰都软了。
  
  还是钱多多说话:“妈您说的那种情况,以前在平京我也听厨房说起过,就是吃青春饭,出卖自己的青春,我跟您说个我那食品打印机的事儿,就是我在平京大学研究所跟人合作出了东西,有个专利权的事情,就好比我爸炒了麻辣鸡丝,申请专利以后,人家再想照着炒,就得给钱,是桃子要求去帮我做的打印机专利,她就是学法律法务的,然后春节前打了一场专利权官司,最后我俩赢了两百多万赔偿,这钱都算在我这个专利所有人的头上……”
  
  两口子还是吃惊了,哪怕他们有资产,但也知道两百多万,是一家餐厅一年的利润,现在的江州小厨一年还赚不了这么多呢,这个看着妖里妖气的姑娘,有这般能耐?
  
  钱多多不啰里啰嗦的解释其中有哪些波折,也不说孟桃夭为这个吃了多少苦头,只感觉这姑娘稳定的坐在那没准备发飙,赶紧松开手跳到后面的营地模型:“再说这个,本来一个拖挂车我们要投入三五万,一个小营地投入二十万,现在我们一共搞了近百辆车,十个小营地,这就是六七百万的投入,虽然这部分资金基本上都是陆大叔那边投入的,但桃子在春节前,搞了个把这些拖挂车按照十万左右一辆使用权卖出去,一个月就卖了三四十辆,收了两百多万现金回来,未来如果我们都按照这种模式来运营,甚至不需要外部资金投入,就能自己运转起来,三五万一辆的拖挂车,仅仅卖个使用权,车还是我们的,却卖了个翻倍的价钱,今天你们看到那些客户,还抢着买!”
  
  说到这里钱多多是真骄傲:“这一切,都是孟桃夭在管理,我可以把精力都放在学创中心。”
  
  钱富贵两口子更吃惊,上回刚回来就参观了这里,当时还有陆大叔在,钱多多介绍的时候肯定刻意绕开了孟桃夭,现在两口子肯定没想到,这个看着有点脸红,有点妩媚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
  
  不过孟桃夭抬头略微有点皱眉,正好迎上钱多多回来坐下,满脸更诚恳的面对父母:“我讲这两个事儿,不是说桃子能赚钱才有价值,而是想说明她很努力,两年前的时候,她还什么都不会,这两年从做餐厅经理开始,一点点在学,这是凭着自己的能力在努力给社会证明自己,从小的方面来讲,这是帮我做了很多我现在没有精力去做好的事情,从大的方面来来讲,在给社会做贡献,在发展旅游事业,在推动逆城镇化建设,在增加就业,在创造GDP,妈,这才是这个社会年轻人正面向上的榜样,不是您说的那种,我很为她骄傲。”
  
  孟桃夭终于没能忍住,和钱富贵夫妇用一样的目光看着钱多多:“钱主任,你最近是不是开会开得太多了,这种八股文套话一串串的,怪不得能得那么多表彰奖励,我看你还是去当官算了,别来跟着我卖红薯。”
  
  田丽霞情不自禁的鼓了下掌:“对!官不大个,官腔十足……”
  
  说出来才发现,哎呀,怎么能附和这个狐狸精呢!
  
  堂堂田姑脸上肯定有点挂不住,气得一拍腿:“不管了!我不管你们这些破事情,真要吃了亏才晓得锅儿是铁打的!”
  
  说完跳起来往外走,钱富贵躲在后面对儿子儿媳挤眉弄眼,还偷偷竖大拇指,看来是连孟桃夭的发挥都觉得是默契十足!
  
  孟桃夭反应过来,反手抓了钱多多的手揪发条。
  
  疼得钱多多满地跳,但还是跟着送母亲出门:“妈……”
  
  田丽霞恼羞参半,态度也不可能马上转弯:“反正你别想再从我这里拿钱,看着就生气!不怕不识货……”
  
  钱多多点头哈腰的抱住母亲胳膊:“好了好了,不生气,不生气,反正都是分开住不碍事,我们那个专利权的事情赚了点钱,她就想着先买房,说爸妈回来可以过去住,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你可以去看我做事上班上学,不用看她,好不好,虽然长得漂亮,我们也不稀罕是不是?”
  
  后面几句当然很小声了。
  
  田丽霞气得笑:“漂亮又不能当饭吃!”
  
  还是承认漂亮了。
  
  钱富贵知道帮儿子照顾好女朋友:“冷不冷?平京今年雪下得早,比这厚多了……”
  
  借着手在玻璃廊桥栏杆上这么刮了一捧雪,就拉开跟前面的距离。
  
  细心锁上门的孟桃夭也笑着照例抖抖手腕上的串儿,再高兴的去捧了一大捧雪:“谢谢叔叔,谢谢您从一开始就对我照顾,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一直帮着多多,一直对他好,不会害他。”
  
  钱富贵乐得拿雪搓手洗手:“多多他妈在餐厅管人搞惯了,说话夹枪带棒的没文化,因为总怕儿媳妇漂亮了多多兜不住,可你不一样,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有心眼有算计的好姑娘,跟多多在一起,你俩相互帮衬步步高,不要贪多求快,慢慢来,家里会支持你们的,多多他妈那边慢慢来,今天多多那句话我觉得说挺好,人和人都是相处出来的感情,日久见人心。”
  
  孟桃夭就当成祝福了,笑一下,不过上车时候还是选择坐远点,可不会贴冷屁股。
  
  太后也坐在后面一声不吭,钱多多小心的把车开下山,路上和父亲一直没停了话,讨论这个春节怎么过,他是不会回来村子办席的,爸妈希望到城里玩或者怎么都行,铺张浪费就是没门儿。
  
  钱富贵一叠声的对,反正就是不给婆媳俩开口点火的机会。
  
  到了村子口,钱多多跳着下车去服侍母亲下车,钱富贵又悄悄的给儿媳妇宽心:“没事!绝对没事,一家人一定会好好的!”
  
  结果话音刚落,就听见田丽霞怒喊:“钱富贵!你在干什么!”
  
  钱富贵屁颠颠的下去就挨了一巴掌:“我说怎么不得劲,原来还有个卧底!”
  
  钱多多赶紧趁机跑回来开车逃离,结果马上也挨了女朋友一巴掌:“很会说呀,我说你怎么在家跟我装得一套套的,全跟你爸学的!”
  
  其实很轻,还很慢,钱多多赶紧抓住了。
  
  孟桃夭这才心满意足。
  
  外面雪花越来越大。
  
  瑞雪兆丰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