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04、书中自有颜如玉

504、书中自有颜如玉

钱多多长叹口气把手机递上:“我妈……”后面的口型明明就是他在说女朋友不在。
  
  孟桃夭只能硬着头皮接过来:“……阿姨好。”
  
  田丽霞感觉做了很多准备:“多多这傻子明显就是迷进去,掉进坑里了,我懒得说他这个窝囊废,敢过来一起过年吗?”
  
  孟桃夭还有点犹豫。
  
  田丽霞呵呵:“钱家是要祭祖的,多多如果找了媳妇,不带着祭祖,那是要撵出去的,你要害他到这种地步?”
  
  孟桃夭几分钟前还柔弱的腰肢挺直了:“好!去就去!”
  
  田丽霞都有奸笑的语气了:“来呀,下午三点就开始祭祖,抓紧时间来哦。”
  
  然后比儿媳妇还快的挂了电话,孟桃夭几乎听见那边有哈哈哈的尾音,抬头看着面前眼巴巴的钱多多,想给他一巴掌,可又知道是自找的:“吃饭!赶紧吃了饭去你们那个什么地方祭祖!”
  
  钱多多不孝:“哪有非要去的,去年我还不是没有去,他们也有一搭没一搭的,不用去!”
  
  孟桃夭哼哼:“现在不是你去不去的问题,是我去不去,输人不输阵,老娘还不信了!”
  
  姜还是老的辣,田丽霞简直步步紧逼的锁死了桃子的退路,骄傲的桃子怎么可能不去呢,况且这明摆着是一辈子的对手。
  
  婆媳关系,多么永恒的矛盾。
  
  钱多多想提气说话,但想想,反正有什么自己承担了就是,点点头回厨房去继续:“马上,就在这里吃。”
  
  还先把那个沙发上能用的小电脑桌给搬进来放在飘窗上。
  
  孟桃夭却忍着那点不适,跳下来换衣服,最漂亮的,怎么漂亮怎么穿,然后化妆,怎么好看怎么化。
  
  钱多多才把两菜一汤加个小拼盘搞好,准备端出来,孟桃夭已经坐在厨房外的小餐桌边。
  
  端盘子的厨师差点手上一哆嗦!
  
  从他认识孟桃夭开始,这姑娘一定会化妆,但一直很淡,她五官好,皮肤白,所以往往是快速的点缀打理,呈现出来都是满脸的胶原蛋白,自然水嫩的感觉。
  
  今天是标准的浓妆,也不是浓,很正式的那种全套妆,看着色调很淡,就像汤云裳给钱多多传授过的那样,最适合孟桃夭的妆就是看似清淡却带着天然红晕,就像桃子笑起来略微有点用力过度,是因为她下颌略微有点方,和那些网红脸的尖下巴蛇精脸相反,她的两眼间距也恰好和汤云裳相反,她要宽得多,也许没那么神采,也就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感觉,非常单纯无害。
  
  也许这就是她在高冷不笑的时候,依旧很勾人的原因。
  
  当然,换句话来说,这种冷漠时候还能显出招人喜欢的柔和味,很容易被同性认为是在装纯,是绿茶婊。
  
  今天就是在这基础上更变本加厉,每个局部看起来都是化了妆的感觉,可凑到一起就是感觉理所当然,明明是化妆的结果,却觉得她就是长这样,让人无可挑剔的觉得喜欢。
  
  孟桃夭并不是那种十全十美的美女,她的特点是表情,一颦一笑一皱眉,好像没有哪个表情会难看,没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可就是随便怎么都看了好看。
  
  今天加倍无可挑剔。
  
  最后加上黑色套头衫NY卫衣和黑色短裙,还有黑色裤袜跟高帮靴,像个战士穿了全套铠甲,要去开片!
  
  把自己打造成人见人爱的样子去对抗,而不是带着咄咄逼人的锋芒。
  
  钱多多简直爱不释手,使劲在围裙想抹两把手:“不吵,不用在意我妈的任何语言,那都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尊敬我妈,我来处理好不好?”
  
  孟桃夭还是把筷子横着在双手虎口上做个拜天地的动作:“我又不傻,又不是非要让你跟家里决裂,我知道分寸的。”
  
  钱多多才放下心,赶紧称赞:“好看!回来我们再去买点衣服,你赚了那么多钱,要花呀,经济要滚动起来,为GDP做出贡献……”
  
  孟桃夭都笑骂了:“去盛饭!饿死了……”
  
  明明是个一米二的标准四人餐桌,适合两人对坐吃饭,钱多多却非要挤在女朋友身边,要挟菜要喂!
  
  孟桃夭忍着胃酸的感受,照做了,不过钱多多变本加厉的说要“挟点菜菜盛点汤汤”的时候,终于一筷子头打过去:“还要不要我喂饭饭!?”
  
  钱多多才哈哈哈的端起碗来大口的吃:“你想象不到我有多快乐。”
  
  孟桃夭冷哼:“没我快乐!”
  
  说完快速收拾了自己那点吃的,拿了化妆包出来给男朋友脸上动刀,主要是修眉,钱多多面对那亮闪闪的方头刀,饭都不敢嚼了。
  
  衣服更是按照女朋友搭配出来的套路换上,出门时候孟桃夭还拉着他在门口落地镜自拍了张:“早知道这样昨天就该捯饬下,今早的感觉更好。”
  
  钱多多低头心喜:“感觉好?”
  
  挽住胳膊的孟桃夭娇红了脸,在电梯里给他一肘子。
  
  上了车还是酸倒牙的抓着手。
  
  不过这一路就差不多是孟桃夭低头在处理公务,实在是上午耽搁了。
  
  堪堪在两点多赶到蛤蟆嘴附近,还没到新村的另一个岔路口过去几公里,然后开始爬山,公路旁边的石板路,蜿蜒在竹林松枝之间的山路,积雪没法像北方那么厚,但也时不时的从枝叶上垮下来,到处都白皑皑的。
  
  孟桃夭多少有点不良于行,钱多多早有心理准备,只走了几步就不由分说的背着她前行。
  
  孟桃夭没挣扎拒绝,尽量把自己趴得上去些,然后紧紧抱住钱多多的脖子把下巴放在他头上轻言细语的描述,小时候父亲也这么背过自己,不过那时候都是骑在肩头把头放父亲的头顶。
  
  钱多多更把这当做一种传承,接过老丈人的班,要好好照顾桃子,脚下沉稳有力,自己都有点吃惊不觉得累,可能还是汤云裳这大半年来督促着的健身,特别是深蹲下肢力量的结果。
  
  跟陆家那种顶级专业的身体要求肯定有差距,但在普通人中间已经很不错了,起码汤云裳要求的那些高难度动作,钱多多已经能试着做了,只是数量和耐久度上还有差距。
  
  其实最后这段步行,还不到两公里,后半段更是在略微有点斜度的下坡前行,然后突然从遮天蔽日的竹林松树中间穿出来,眼前就是个山坳坳。
  
  就是周围一圈山环抱着的地形,也就这条石板路算是缺口走进来,成片的坟茔!
  
  哪怕是漫山的雪地都掩不住那些起伏的坟包。
  
  乡下的坟墓没有公墓那么整齐划一,江州这里的风气也没多少豪华大墓,很多就是个简单的土包,前面一块碑,好点的也就是把土包垒成石块,都是搬在上面堆起来没有水泥砌封的那种,天长日久无论墓碑还是石碓都长满绿色青苔,周围各种树木也长得挺茂密遮住了不少雪,偶尔有些插着悼念纸幡,也脱色变白了。
  
  孟桃夭虽然有点吃惊这么大的规模,但也没有多惧怕,她不是那种大城市里啥都没见过的姑娘,小镇也有类似的地方,主要是远远的看见那边几十上百号人,就赶紧拉缰绳下来。
  
  可哪怕站好快速理理裙子,已经被远处的田丽霞给看见。
  
  骑着儿子过来祭祖?!
  
  田姑脸上再次能刮得下来二尺冰霜。
  
  等看见钱多多放下女朋友,第一件事就是脱了自己的黑色休闲西装给孟桃夭裹上,她已经忍不住要暴跳如雷了,全靠钱富贵使劲拉着劝不要在这么多亲戚朋友面前丢面子。
  
  孟桃夭不再是上回那种拖刀迎战的局面,也许变成小妇人的心态都不一样,双手插在西装兜里,露出那个标志性的笑容,从见到的第一个人开始就亲密称呼!
  
  钱多多给她介绍是什么亲戚,她就照着钱多多的喊:“四婶好!我叫孟桃夭,您身体健康!三叔公好!我叫孟桃夭,您龙马精神!”
  
  其实就这两句分别男女的称呼,毕竟在祖坟面前祝贺新春快乐之类怪怪的。
  
  可她虽然没有伸手去握,却每次都小小的弯腰低下头,配上那露出后槽牙的明媚笑容,每个人都对她连忙回以笑容!
  
  那么多人,从后面无论年龄大小,连个头小小的孩子她都弯腰低头的这样称呼下。
  
  谁看了这样好看的年轻姑娘不笑呢?
  
  而且她这种清新大方的做派,一看就不是乡下人,略大的男式西装反而显得她有点娇小,彻底掩盖了最后一点点锋芒,就是用好看俘虏了钱家的每个亲戚。
  
  浪潮般的让开点路,又水花般涌回来靠近,争先恐后的点头见面,男的不好意思伸手,女的七嘴八舌的赶紧表扬称赞漂亮又有礼貌,知书达理的样子多多真有福气,然后就拥着她慢慢走近田丽霞面前。
  
  感觉钱家的亲戚,特别是女性,都成这一见面的小姑娘麾下,前呼后拥的走到田姑面前。
  
  因为田丽霞经手了太多这附近几个村的年轻男女打工管理,在钱家哪怕是媳妇,哪怕没有暴露财力,仗义疏财的派头下也是挺有地位的,属于操办祭祖的大佬之一,就在最前排了。
  
  可是感觉孟桃夭这一上阵就披荆斩棘的走到最前排来,然后落落大方的站在田姑面前,双手拿出来也不伸过去握手讨没趣,就是甜笑着再鞠躬:“妈,我跟多多回来陪着您祭祖,也祝您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周围轰然叫好,钱多多简直就是个配角,被女眷们挡在后面,更是被往日熟悉的那些年轻后生拉着羡慕不已。
  
  这难道就是读过书的好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