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12、自作自受

512、自作自受

    的确开心,钱多多被袁媛从后厨叫上楼时候,汤云裳已经和周钰林笑得跟闺蜜一样。
  
      汤云裳多流氓啊,又是那种斜倚在餐椅上大马金刀的架势,长腿尽显:“我还是把他打来吃了几个月的,全面提高技战术水平,只不过最后便宜桃子了。”
  
      周钰林也放松,做个惊骇的小表情:“对嘛,我那时候就觉得他跟桃子才是一对儿,幼稚,明明比他俩还高一届,居然相信这俩是清白的,真真是猪油蒙了心,不过……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帅得多了。”
  
      上次见田丽霞的时候,还有那种上舞台、排演厅、专业顾问共同打造出来的明星范儿,那是种发自内心的熠熠生辉。
  
      为什么说明星与众不同呢,他们真的就好像天上的星星般在明亮的发光,有些人狭隘的贬低文体明星,不过是忽略掉人家身上异于常人的光彩,哪怕是靠老天爷赏饭吃也有那个外貌啊,更不用周钰林她们这样,还花费了多少汗水淬炼自己的技艺。
  
      可这次她身上却有种返璞归真的淡定,举手投足不再带着刻意雕琢的痕迹,挺随意的。
  
      一身深蓝色短大衣裹着白色绒衣跟浅蓝色长裙,她个头本来不高,脸蛋也挺小,以前还觉得是个缺点,现在却被造型师发扬光大的显出种精灵般的活泼,只是跟汤云裳坐在一起就显得格外娇小玲珑,很难想象这样的女生在舞台上却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气场。
  
      联系这几天在电视屏幕上看见的秀儿乐队光彩照人的场面,愈发让人感觉这就是明星日常的反差。
  
      所以钱多多连忙放下热饮擦手去握:“荣幸荣幸,你都大明星了,还记得我们。”
  
      周钰林PIA的一下打掉他的手:“听见你跟桃子终于混到一起,神烦!”
  
      汤云裳稀罕极了:“噫,你都见多识广了,还记得他这么个土豹子?”
  
      周钰林呵呵:“就是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才觉得钱多多这样朴实善良的人难得啊。”
  
      汤云裳斜眼看前男友:“他还朴实?我信了他的邪。”
  
      钱多多赶紧站好在旁边做出老实人样子,还画蛇添足的不好意思。
  
      周钰林给一巴掌再喂颗糖,尽量漫不经心的从兜里摸出来个精美盒子:“情人节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在江州,所以提前过来看看,顺便祝你节日快乐了。”
  
      袁媛嘿嘿笑,汤云裳欢喜得吹流氓哨!
  
      还一个劲怂恿钱多多打开包装:“西方送礼很讲究当面拆开然后赞美的,优秀的习俗就值得学习。”
  
      钱多多就谢谢着拆开,竟然是张封面很漂亮的CD:“你们都出唱片了?!”
  
      周钰林淡定从容:“现在唱片哪里赚得到钱,不过经常在录音棚进进出出,就托人自己录了一张独奏,希望你能喜欢听。”
  
      但转过头对汤云裳就是女生间的生动八卦:“他当初就是迷我的独奏,才不是迷我这个人呢,也就是我自作多情的会错了意。”
  
      汤云裳哈哈哈大笑,不能再同意:“他这狗东西就这毛病,老是不会拒绝,女生喜欢就喜滋滋的收着,有时候真不是爱情啊!”
  
      周钰林对接班人轻轻鼓掌:“钱钟书说过,年轻时候总把对孤独的恐惧误以为是对爱情的向往,唉!”
  
      钱多多久经考验了,面对前女友的组队调侃,用一叠声的谢谢转移:“这音乐肯定好听!虽然很少关注娱乐动态,但是你们的成绩还是有目共睹,祝贺你们……”
  
      周钰林对他就大家闺秀:“你呢?这一年我的成绩都能看到,你怎么样?还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谈恋爱上面?”
  
      汤云裳迫不及待的取代了:“我来,我来给你说,作为前女友对他所有行为举动最清楚了不是,你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去放CD呀!”
  
      同时面对两位前女友,钱多多这种经历也算是难得:“中午一起吃饭,我跟我爸多弄几个菜。”
  
      下楼的时候还顺便喊走了袁媛,这姑娘明显很想旁听八卦。
  
      周钰林的目光随着钱多多背影消失在台阶,转头看汤云裳:“我这难得放松,回来看看前男友叙叙旧,你这也太抢台词了吧。”
  
      汤云裳收起刚才嘻嘻哈哈的表情,撑着脸蛋出神:“他也不是多了不起,作为前女友,那就应该向前看,陷在这种印象中毫无益处,其实真在一起也就那样儿,没必要。”
  
      周钰林反击:“你也是前女友啊,那你怎么没有向前看,起码应该完全开始新生活,看起来你条件比我好得多,又高又漂亮,家里条件……肯定也不错,怎么还在一起,多出去看看,帅哥还是很多的。”
  
      汤云裳恹恹:“善良的人很多碌碌无为,有本事的人又大多善于心计,找个品性良善,还这么有本事的男生就不容易了,点滴处处都能为别人着想,除了生活闷点,工作投入得有点重,其他方面真是个挺好的爱人,还是我一手打造成这样儿呢,胸肌腹肌还有屁股都是我练出来的……”
  
      周钰林还是没她那么流氓:“好好好!打住!我还是个孩子!你还是说说他的工作吧,这快一年了,有什么进展,起码让我看看分手后有什么变化。”
  
      汤云裳嘿嘿:“那也是在我的指导下完成的,他现在可是全国第一的在校大学生行政主任,带领的学生创业中心拿到全国范围也是挺有分量的,我给你说说有哪些大奖,刚开始全靠我撑着……”
  
      说是鄙夷钱多多工作狂,原来还是把最近的成绩都如数家珍,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内裤组打开了局面的前提下。
  
      说起营地公司那就更有分量了,董事长还是熟悉业务的,没有提自己家投了多少钱,却强调她和孟桃夭、钱多多这家企业多么有前途,如何在一个月时间就回款两百多万。
  
      周师姐听得有些悠然神往:“当初走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说过,相比他们这种生机盎然的大学生活,之前几年我都有点浑浑噩噩,也正是他和这些伙伴激励了我一定要去冲击梦想,哪怕现在经常对眼前的道路感到失望、紧张、犹豫,但只要想起钱多多他们这么有干劲的在努力,就能鼓起勇气再面对生活。”
  
      汤云裳听懂了:“所以就为了这个,还忘不了他?”
  
      周钰林笑笑:“不是忘不了,而是他挺真诚的,也很期待他能幸福,期待看到他能做出什么样子来,起码在人生拼劲上,多多也算是我的启蒙老师。”
  
      汤云裳不忘调侃:“哟哟,师生恋啊!”
  
      周师姐可不是一味感叹:“你呢,说说你俩吧,我觉得你这状态可不如我,好歹我独立自强的去闯荡自己的人生了,你这……”
  
      汤云裳苦笑下:“我可没你这么自由自在,如果只是跟多多谈恋爱,那多简单……”
  
      然后却不说了,周钰林也不追问,慢悠悠的喝热果茶,一点不像个争分夺秒赶通告的明星,这春节前后可都是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捞金时刻呢。
  
      那还是听琵琶曲吧,随着钱多多下楼,那悠扬的琴声很快回荡在打印餐厅里,整个格调都感觉上升不少。
  
      很少听音乐的汤云裳也听进去了,开始找周钰林询问是什么曲子什么含义,周师姐也都讲解了:“当初他失恋,可全靠我这曲子振作起来。”
  
      汤云裳怔怔的有点出神:“确实能体会到他那会儿的感受了。”
  
      周钰林嘿嘿好奇:“什么感受,说来大师姐帮你分析分析?”
  
      汤云裳却避重就轻:“你这大明星怎么都没有前呼后拥的带着经纪人之类的?”
  
      周钰林噗嗤:“刚上路的几线小明星,搞那些排场做什么……”
  
      借着音乐的相互熟悉,终于能有些聊天的感觉了。
  
      十一点过,孟桃夭跟婆婆一起回来的时候,得了小探子通报,还把好几个纸袋都藏在G55后备厢不敢拿出来显摆,眉毛使劲乱跳的走上楼去,迎接她的是两位前女友齐齐鼓掌,好像她得了个什么大奖似的。
  
      周师姐是那种闺蜜之间的揶揄:“还记得我走的时候说什么?如果你再不把他收了,我就慢慢下水磨工夫了,你怎么回答我的?”
  
      孟桃夭勉力支撑着赶紧装失忆:“不记得不记得,哇,你现在气色好好,这头发是烫过的吗?”
  
      汤云裳也在抛弃旧爱:“看,看看,她这东拉西扯的功夫是不是跟多多一个样儿,打一开始就觉得这俩狼狈为奸,我还真信了他俩没关系,结果掉坑里,还是这么大一个坑。”
  
      周师姐使劲起哄:“就是,就是!”
  
      孟桃夭只能笑得后槽牙都出来那么讨好,心头一万匹羊驼呼啸而过:“狗日的钱多多,你的前女友还要我来擦屁股……”
  
      不过当初追前女友的时候,她不是最起哄么。
  
      也算是自作自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