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31、众志成城

531、众志成城

    钱多多是不知道他这个渣男形象,在江大传播有多么广泛。
  
      也许他身边的人是了解他,甚至有点想故意调侃他,不想看见钱多多身上那种正儿八经的领导风格慢慢凝结成型,所以挺喜欢拿这个开玩笑的,这其中汤云裳应该居首功,当初还在内裤组,经常调戏钱多多,后来钱主任被创业团队美女收入囊中的段子传得活灵活现,每个团队都在配备美女这都成了不成文的梗。
  
      但对于不了解他的人来说,真以为像传播这个梗一样,就觉得挺渣了。
  
      经管院的女神那么青睐他,走了好像没多久,就跟艺术学院的琵琶师姐勾搭上,没人在乎钱多多那个空窗期有多痛苦,别人只看到女神走了又邂逅明星,也没人在乎周钰林她们的蹿红是在认识钱多多以后,反正就是他一个接一个的泡美女,如果说周钰林现在只能在电视画面上看见还有点遥远,汤云裳这个体育学院的长腿美女就太让江大学子们印象深刻了,有钱到搞来一队跑车给男朋友撑腰显摆,多多少少都会让人开始有点嫉妒,而不是祝福。
  
      等到连这样的女朋友都会分手,又跟经管院的系花打得火热,只能说明他在男女关系上有问题。
  
      不了解实情的人,或者说已经习惯了这个资讯爆炸年代,习惯了碎片化思维人云亦云,放弃思考的人看来,钱多多就是妥妥的渣男,还不许反驳。
  
      这点在钱多多带着俩美女逛颁奖典礼彩排现场时候,被团队内部嬉闹着拍几张照片发回去群里,自然又流传开了。
  
      人家看见的都是汤云裳神采飞扬的在笑骂,袁媛粉脸红霞娇羞不已,明明是汤云裳管不住自己又在撩妹,却记在旁边专注于思考问题的钱多多头上了。
  
      中午时分,彩排还在磨蹭,只能等着现场发盒饭的时候,周钰林居然戴着墨镜过来,被团队里面的学生认出来以后,肯定又拍照回去惊叹啊。
  
      反正是连镇守学创中心的雯雯看了都觉得稍微有点过,连声提醒不要随便拍,也不要到处说这种事情,特别是不要传开了让桃子看见,总归不舒服吧。
  
      这几个坐在后面的团队成员才收敛不少。
  
      钱多多压根儿就没跟女孩子说什么话,坐在跟话剧院差不多的典礼厅前排席上,一边注视台上细节,一边记录些东西。
  
      对于已经打通了思考能力的聪明人来说,万物皆可学习借鉴思考,他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规格档次的大型颁奖典礼,有国字号水准,无论主持、现场布景、音效还是台词都很有水准,钱多多自然联想到了昨天老许说的国际房车博览会上的展位,他自己就是建筑设计,这种一两百平方的大型展位设计肯定不用花钱找外人,省钱还能体现自己的想法,多好啊。
  
      连周钰林来都给了他灵感:“六月的时候你们乐队在平京没,能不能请你们给我们营地公司的展位做个商演,气势效果都要很好的那种,费用肯定该怎么收怎么收,也算我们蹭个明星热度。”
  
      因为就连周钰林过来坐着这会儿,台上周边负责文艺、演出圈子的这些人,陆续来了好些找她寒暄合影。
  
      周师姐都挺好态度的摘了墨镜笑眯眯配合,回头小声给袁媛和钱多多解释这就是生态环境,平京能人太多了,很多有能力的人很难得到机会出头,这些做周边助理配套工作的人,能合个影没准儿都能自抬身价,算是顺水人情。
  
      这会儿又戴上墨镜哼哼笑:“行啊,价钱跟汤汤谈,估计我是真要让汤汤给我做经纪人了,公司没问题,但配给我们的资源肯定也一般,毕竟我们又不是什么大红大紫的路数,所以还有不到两年就得谈新的经纪约了,希望能跟汤汤磨合得更好。”
  
      汤云裳就又邪恶的双手摩擦做鬼脸。
  
      其实距离钱多多和周师姐互相认识那段,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时间了,钱多多得艰难回忆:“当时……那个牵线搭桥的梁胖子,梁什么来着?他怎么样?”
  
      周钰林解释:“梁慕晨,人挺不错,后来在工作中接触过两次,还帮我们联系过两次活动,他专业做幕后的,搞活动策划什么的擅长,可不是做经纪人。”
  
      钱多多触类旁通:“那我们这次参展能不能请他来做策划,费用当然要控制,但效果要出类拔萃,把我们这家明明只成立了半年不到的小公司,要搞得像个国内知名大企业,你觉得合适吗?”
  
      周钰林笑:“行啊,回头我联系他问问,具体的让他跟你谈,看来你对桃子的事情确实很上心舍得哦。”
  
      钱多多推到汤云裳身上:“她是董事长!”
  
      汤云裳正在调戏袁媛:“他很好搞定的,直接上冰块,冰块不行就加温水,冰块加温水都还不行,那就再加跳跳糖和果冻!”
  
      少女赛车手双手捂红脸:“哎哟,怪不得你家原来老有果冻,我还是个孩子!”
  
      周钰林都翻白眼:“汤汤!”回头给钱多多告状:“她一来就把思思那个牵扯好久的孽缘男友给踹了,好听点是帮思思清净了世界,可现在思思有点喜欢她!”
  
      以前钱多多就觉得秀儿乐队如果有不安定因素,可能想法比较多的思思是容易分崩的,毕竟乐队好几条心呢,短时间内可能因为利益还能捆在一起,时间稍长天晓得有什么矛盾,却没想到汤云裳这种大杀四方的风格过来倒是立马摆平关系,倒也是,她这种同性的大气洒脱的确很容易hold住场面。
  
      汤云裳吊儿郎当的坐在袁媛和周玉林中间:“女生中间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最擅长处理了,下午你不是还有个首映式吗?催我上班?”
  
      周钰林回头看后面,都能换来那些稀稀拉拉坐着的参会人员手机闪光:“如果这边差不多了,下午过去看我们首映式吧,也算是给钱主任一个汇报演出啊,我们也好歹算是学创中心培养出来的社会实践模范吧,文化部也应该给我们颁个奖。”
  
      于是钱多多带着三个女生招摇出场的样子,更坐实了他的名号。
  
      其实可怜的渣男啥都没做,他还满新欢喜这确实是自己的功劳,虽然从来没对人显摆过,但内心钱多多是很自豪的,是自己带动了这支少女乐队的蜕变,从自娱自乐的小团体,变成了站在舞台上的光辉身影,哪怕不想被人误会自己还在挂念前女友,钱多多还是悄悄搜过秀儿乐队的表演、新闻、评论等网页来看,当然看了就把浏览痕迹给删了。
  
      现在听说周钰林她们趁着火热,在一部电影里面客串演出,更是使劲鼓掌。
  
      所以上了出租车钱多多还在传播自己最近从央金那里得到的感受:“传承,你自己也是从大学生走上这条路的,可以在你所有的宣传中,都强调这种心态,鼓励现在的大学生追寻梦想,把爱好变成职业,这样也能帮助更多的大学生是不是?这就是传承。”
  
      周钰林温柔:“嗯,可以把这当成人设的一部分,我提炼下。”
  
      汤云裳嘿嘿嘿的挑明:“你该不是又想帮扶什么艺术学院的美女吧,传承谁呀。”
  
      钱多多被她打岔惯了:“行行行,话一到你这儿就变味,我可从来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
  
      袁媛赶紧维护:“最近那个艺术学院的郭梦霖,跳舞的那个,给招到餐厅做大堂经理,也是桃子姐自己弄的,可跟多多哥没关系。”
  
      这话简直就是好心帮倒忙,俩前女友立刻就嘘声双起:“哦哟,原来点在这里!”
  
      “跳舞的妹子那可妖娆得很,郭梦霖我认识,我们院迎新的时候我都大四老姐姐了,还是注意到这个小姑娘,身材很辣的!看不出来多多你居然喜欢这款。”
  
      汤云裳是怀疑:“桃子是不是有做媒的瘾,不行,这事儿我得跟她打电话聊聊,如果要突破婚姻法的禁锢,我是原始大股东啊。”
  
      周钰林不知道清楚钱多多他们三人之间的复杂情况不,也不知道她清楚汤云裳的家庭模式不,反正脸上笑笑,也摸出电话说给梁胖子联系。
  
      孟桃夭没好气的接了男朋友前女友的电话:“哦,我有什么办法,谁叫男朋友是个富二代呢,美女如云的生活不就是富二代的日常写照么,我的命就这么苦,没办法。”
  
      连周钰林听了她这种欲盖弥彰的显摆和防范口吻,都哈哈大笑起来,袁媛还探头看后排这美女,估计在看着是不是就如云了。
  
      所以钱多多这渣男形象,也是被桃子给烘托出来的。
  
      她老是在外面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被拱了白菜的样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