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42、为了她,都可以

542、为了她,都可以

上得龙凤帐,下得修罗场,可能就是用来形容孟桃夭的。
  
  居然随时想的是怎么帮钱多多捏合他周边的人,让朋友伙伴们都记得钱多多的情,然后卖力做事。
  
  单凭这点,就比那位动不动就实力坑男友的大姐头要可人多少倍了。
  
  也许直到两人走到一起之前,钱多多都没搞清楚,自己居然是把梦想交给孟桃夭在帮他努力实现。
  
  这样的贤内助,夫复何求?
  
  所以,当桃子在竭尽全力推动她拿定的那个商业模式时候,钱多多在干嘛呢?
  
  当然是要去跟女朋友的头号追求者谈谈啰。
  
  昨天晚上请大家吃饭时候,心细的乔万就悄悄给钱多多提醒,在钱多多去平京这些日子,李易铭终于有点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什么,昨天中午更是找他询问钱多多是不是跟孟桃夭走到一起,得到肯定答案以后,脸色很难看到昨天晚上都没来。
  
  按说对于追求自己女朋友的头号富二代,包括到现在恐怕也是比自己更阔绰的富二代,很少有人会愿意去解释什么,凭什么需要解释?
  
  但钱多多肯定觉得需要去解释下,孟桃夭当面肯定是没什么好话,嘲笑男朋友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然后再赏给钱多多一个温柔的吻。
  
  可能正是钱多多的温柔善良,彻底软化了她本来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性格。
  
  钱多多也是先到建院应个卯,再去学创中心开完会,最后自己开着黑仔去创业基地。
  
  李易铭从大年十五元宵节那次和陆大叔摊牌以后,很快就在这边另起炉灶,基本上都待在这边新的厂房里面整合全新的房车制造厂。
  
  钱多多还是先到三栋创业基地里面巡视一番,跟他一同过来的谷山关注第四栋正在装修的新基地,钱多多讨论一番,可能最多扩展到六栋,容纳三十来家创业公司就差不多算是饱和了,不能无止境的扩大创业公司数量,现在有了量,就要求质,要把创业公司尽可能扶上自立自主的正规化公司,这点可以去看看孟桃夭带领的营地公司,现在已经演变成非常气派的大公司了。
  
  虽然钱多多还没去过,但手机上孟桃夭已经多次发照片给他炫耀,谷山看得连连点头,笑称一定要去主任夫人的公司考察,并且恭维孟桃夭还真是事事做在前面给整个中心做榜样。
  
  钱多多一想,好像还真是,当初打印餐厅不就是整个学创中心的样板么,全靠孟桃夭打理得井井有条,学创中心才能有条不紊的跟进,不会显得一筹莫展,现在创业团队要开始谋求市场化,又是原本在一起办公的营地公司抢先走出这步。
  
  光是想到这里,钱多多就心里美滋滋,抽空给女朋友发消息:“已经去过建院教室,办公室也去了,中午可能跟李易铭吃个饭,下午想去看你,或者说我下午晚上就是空出来的,我去带着穗穗等你下班也行。”
  
  这就是巴不得把自己所有都抖搂给爱人。
  
  差不多等钱多多走到房车厂这边,才收到孟桃夭的回应:“在学校等我吧,争取提前下班,想你。”
  
  这也是她的标准回应,要她起头说想啊什么的很难,但只要钱多多不要脸的先说,她就不吝于跟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逻辑。
  
  钱多多收起手机,又做了个小明上学的蹦跳动作,才走进巨大的厂房。
  
  两千平米一间的厂房,在普通创业团队或者小公司看来很大,放给标准的汽车制造厂,那就局促得要命。
  
  连之前创业基地厂房上空还能拉起天幕篷布,在这里直接就被高大的生产线桁架替代了。
  
  哪怕李易铭说过房车制造还达不到普通汽车生产流水线的高度集成机械自动化,但当他决定把全部精力都压在这个项目上的时候。
  
  局面肯定不一样。
  
  门口甚至还有正规的保安阻挡访客,直到钱多多请他给李总打电话确认以后,才得以从一扇侧门进入。
  
  所有人员进出,必须从这边的人行通道走,大门是留给成品车出入的,平时都锁着,严格管控的细节可见一斑。
  
  然后从钱多多踏进那涂满墨绿色地板漆的厂区开始,就得换上鞋套,严格按照地面划线的区域行走,随时有人陪着他,谨防被卷进生产线里。
  
  迎面钱多多就看见部无人驾驶拖板车,挂着一串装零部件的货架,无声的闪着头上警示灯,埋头忙碌的自顾自按照电脑设定程序把配件送到每个工位,起码观察了十秒钟,还是那陪同人员介绍,钱多多才知道这车是靠着地面那条格子线来引导规划线路。
  
  哪怕房车生产里面夹杂了大量手工工序,但整个厂区还是按照现代工艺流程设计建造,而且这么短的时间,肯定大部分都是直接从什么地方搬迁过来安装的,几十名工人正在忙碌,看得出来还在熟悉培训,线路上摆放的也主要是拖挂车型号,但有几部依维柯自行房车也在流水线中。
  
  哪怕是国内汽车生产企业中的小萝卜头,几乎每个角落都呈现出来管理严谨,细致入微的生产流程规范,连工人们喝水休息的区域,都是用钢架网围起来的安全空间。
  
  钱多多认真的看了好几遍,把自己过来找李易铭谈私事的初衷都快忘了。
  
  没有自己,这一切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就是自己给这里带来的改变!
  
  所以等钱多多恋恋不舍的顺着铁架楼梯走上二层管理办公室区域,李易铭已经站在那等了好一会儿的样子,头上抹得很整齐,但无框金边眼镜下的眼神是疲惫的,还有点臃肿。
  
  钱多多加快脚步小跑迎上去,机器轰鸣嘈杂中得稍微大点声:“眼见为实,上次听你给陆大叔说了这是最好的生产线工人跟管理,现在看到才明白什么叫现代工业管理,确实是精华。”
  
  李易铭捏捏自己鼻梁,云淡风轻的笑笑:“这算什么现代工业管理,最基本的……进来坐吧,我这还有点好茶。”
  
  这大厂房本来就是在高处才有一排窗户,所以刚建成的房车厂管理区,就是在侧面高处做了一排板房,恰好利用了这一排窗户给办公室,相当明亮整洁,大班台上电脑文件,后面文件柜,雪白的墙上还有一幅“天道酬勤”的书法,看起来是什么名家的,一套价格不菲的皮沙发边角落里,甚至还有一缸漂亮的鱼,金红色跟带鱼似的两三条在畅游,钱多多不认识,但判断做糖醋的肯定味道很鲜嫩。
  
  一身西装革履的李易铭转身在茶盘上开始洗涮茶具,小壶水怎么就烧起来喷气的当口,钱多多主动开门见山:“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作为长期的合作伙伴,还有朋友关系的基础上,我是过来解释下我跟孟桃夭的事情。”
  
  李易铭手上动作没停:“你觉得没必要,那就不用说了。”
  
  钱多多没有脸皮的:“我认识孟桃夭两年时间,你应该记得我前年的时候还是个看起来很糟糕的胖子,她一直对我很不屑,所以我也没有追求她的想法,但工作中我和她是非常好的搭档,包括你追求她的时候,我作为旁观者都还是朋友。”
  
  李易铭没说话,用个竹夹子把烫过的小杯子摆好,开始娴熟的滤茶泡茶。
  
  钱多多注视着他的手自顾自:“如果说我跟她有感情,可能就是在她最低迷无助的时候,我作为朋友跟她一起搞餐厅、搞公司,给了她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她对我的帮助就是介绍女朋友,我们都没意识到相互其实不知不觉已经成了对方生活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直到汤云裳来戳破了这个事实,我们才正视这个事实,现在决定在一起共同努力。”
  
  李易铭已经把滚烫的茶水淋在杯子里,自己端了一杯,示意钱多多可以喝了。
  
  前餐厅小打荷觉得如果换做自己,有无数种方法两人共饮,却在其中一杯下毒,所以小心谨慎的端起来只是在手里把玩那天青色釉质的茶杯:“这本来是我们各自私人的事情,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影响我们的关系,造成些不必要的误会……”
  
  李易铭轻描淡写的抿口茶:“你就是专门来给我说这个事情的?就为个女人?”
  
  语气其实有点轻慢了,换个心思敏感或者自尊心比较强的人,一点就着的没准儿会拂袖而去甚至发飙。
  
  钱多多反而呵呵笑:“对,就是为了孟桃夭来跟你解释沟通下,未来的事业中你的房车生产企业,孟桃夭的营地建设工作,缺一不可,我希望不要因为我们三人中曾经出现过的关系变化,觉得谁在算计或者戏弄耽误了谁,我们以后依旧是工作上的伙伴,下来还是朋友,好么。”
  
  李易铭不得不再次打量他:“为了她,你可以这么低三下四的来跟我说话?好像以前从来没这种态度吧。”
  
  钱多多真的不要脸:“能让你心里没疙瘩,她也能开心顺利的工作生活,就没什么不可以的,傻子才为了自己那点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和面子打打杀杀,我们还有很大的事业要做,我也祝福你能找到更好的生活伴侣。”
  
  李易铭重新拿起那修身养性的功夫茶具,慢慢的滤茶倒茶时候,脸上露出些莫名所以的讪笑。
  
  是自嘲还是讽刺?
  
  看似追求得轰轰烈烈,可为了那个女生,他做得到这样的地步么?
  
  也许这就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