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574、狗改不了吃屎

574、狗改不了吃屎

    确实像,像到下午孟桃夭就开始接受电视台的人物专访,两口子分别因为不同原因接受国家电视台人物专访,这种奇闻别说在江大,放大到各种范围估计都很难找到。
  
      有体育局支撑协助,马上安排这样的专访简直小菜一碟。
  
      体育局的领导对这家年轻的公司,具有如此远大的理想跟眼界很赞扬,会后又专门到车舍营地展位视察一番。
  
      整体看起来是个营地的感觉,实际上房车里面是有区别,其中一部是餐厅,有一部完全空着跟营地售楼部似的,从玻璃房子里面搬出来的蛤蟆嘴营地模型,后来新做的微型营地模型,都像地产商售楼部的沙盘那样一眼直观的看到整个感觉,再加上房车内的壁挂电视都在反复播放各地景点跟营地的视频。
  
      五六位体育局的领导官员恍然大悟,这时候再解释驭房天下的这种营地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还别说,相比那些大型度假村似的营地,这种山野中的小型营地更有户外运动的感觉,那位梁叔很会凑趣,一个劲赞扬这就是天造地设的默契,领导也很满意的点头。
  
      跟随领导的媒体记者拍的都是领导视察那种御用角度,然后坐在房车里面好好的跟孟桃夭了解这个营地的具体情况。
  
      还是有赖于经常听钱多多给领导汇报营地工作。
  
      孟桃夭也抓住了简明扼要说经济收益赚钱,强调社会责任重大的风格,目前车舍营地在江州确实已经获得了市政府和旅游局的认可,但体育局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报到。
  
      这事儿钱多多还真知道,当时是李易铭说他跟袁媛去联络,跟江州市体育局报到以后,其实是能够按照每个营地车位领取补助的!
  
      结果后来袁媛紧接着就被留在沪海国际赛车中心,孟桃夭又离开了营地公司,有点混乱的局面中,恰好错过。
  
      这就被体育局领导批评了,孟桃夭赶紧学着钱多多的样子虚心接受批评,回去一定抓紧时间跟各级体育局领导联络汇报工作,这边直接指派了位巡视员以后直接可以联络汇报,公司这边发展到哪个省也可以通过巡视员联络当地体育局。
  
      其实领导说话非常严谨,没有轻易许诺跟表态,但梁叔最后偷偷说,这只是第一步,体育局这边也要审查认证甚至是改制,确定没有问题,肯定还有资金和政策上的倾斜。
  
      什么样的倾斜呢。
  
      因为内部已经有定论,可能就在今年会宣布发展纲要,要求在2020年基本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门类齐全的汽车自驾运动营地体系,重点打造一批精品汽车自驾运动赛事活动,培育一批专业化程度较高的汽车自驾运动俱乐部,推出一批主题鲜明的汽车运动路线,壮大一批具有影响力的汽车自驾运动营地连锁品牌企业。
  
      就这么两三年的期限,时间紧,任务重啊!
  
      这就是朝中有人的优势,先于整个行业得到讯息,而且哪怕其他房车产业也得到消息,再想跻身到体育产业中来,那步伐差得就不是一步两步了。
  
      光是铺垫关系就得慢慢排队。
  
      而这边已经开始先接受采访造势。
  
      体育局安排的栏目组,下午直接赶到了展位现场,主要专访公司,房车运动的营地公司。
  
      把李易铭吃了一大惊,不过他也忙得很,几乎没时间精力过来看。
  
      坐在房车里面摆开采访架势的孟桃夭,依旧还是主要谈房车产业很容易被利用的案例,几乎都不怎么谈自家企业,反复强调钱多多在人家警局提到的那三点。
  
      失去正常比例平衡的投资肯定是骗局,高额返利的事情如果要通过未来相当长时间逐步按比例返还,那也多半是骗子,短时间内大肆宣传,抓紧一切最短时间拉更多人进来大量圈钱的公司,肯定也是骗子。
  
      天晓得钱多多面对那么多群情激昂的受害者,短时间内是怎么抓住这三个要点的,其实就是他习惯性的给人留面子,说难听点贪小便宜一定吃大亏。
  
      为了那点返利,投入更多的资金去做什么事业,都是泡影。
  
      孟桃夭太理解钱多多了,从那个遇事退一步,到现在明明没他什么事儿,还要主动站出去苦口婆心说些人家不爱听的,这种转变是发自内心的。
  
      正是这种出于内心的本能,才改变了孟桃夭,改变了很多周遭的人。
  
      所以孟桃夭只有这个想法,把钱多多最在乎的东西扩散出去。
  
      而不是自家那个公司。
  
      她是这么想的。
  
      可在电视台或者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
  
      身为商人,在这种露脸的机会时候,不大肆吹捧自己的公司,反而翻来覆去的强调提醒注意商业风险,注意诈骗套路。
  
      这就很非同一般了,不是企业庞大得不需要吹嘘宣传,就是人家底气十足,眼界甚高,直接把钱多多的心胸格局都挪过来了。
  
      于是原本按照上级领导安排来完成任务的电视台人员,也有点不敢小瞧这江州女老板,再说年轻漂亮这么上镜,让人采访工作的心情都好,全程双方都很客气。
  
      跟钱多多体会到的一样,平京这种国字号的地方,接触到有水平的人,几率很大。
  
      人品好的人,自然也就容易被人辨认出来,好像自带光芒的那种。
  
      但是和钱多多当时接受专访不太一样的就在这里了,孟桃夭是被体育频道过来做的人物专访,毕竟是体育局领导要求安排的嘛。
  
      晚上七八点电视台那边就打电话过来,您这专访节目很适合法制频道,正好最近在做这种关于诈骗传销新动向的宣传,要不您再过来录一段?
  
      孟桃夭正在和汤云裳借口压压惊喝两杯呢,实在是下午秀儿乐队的表演也出彩了!
  
      她们换上的新服装,在已经有点人山人海的展场表演非常成功,恰好下午采访的电视栏目组也来了,观众们看见设备上的国家电视台字样,也很激动。
  
      气氛极好。
  
      所以今天大家就聚在酒店喝两杯,实在是都很累不想出门,谁知道还没完。
  
      还好没喝多,汤云裳号称自己顺道过去看自己有个在电视台的二叔,也给桃子做保镖去,看看睁着一脸无辜表情的央金和李秀莲,孟桃夭干脆连玲玲也叫过来一起带上,浩浩荡荡的坐人家秀儿乐队的商务车过去。
  
      大家都去见见世面嘛,又不要钱的,来都来了。
  
      两口子在一起时间长了,可能有些思维模式都会趋同。
  
      谁知道过去还没录完法制节目,人家又说你这明明是经济类,完了以后顺便也录个经济频道的访谈吧,体育产业领头羊的市场情况是怎么样,不要光谈骗子跟商业风险,我们这可是要给全国人民看的,多谈谈前景,要引导人民群众嘛。
  
      孟桃夭还是谈着谈着就拐弯提醒,简直有点苦口婆心的提醒不要掉进陷阱。
  
      和她高挑甜美的外形反差太大,以至于主持人和编导都有点笑着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大不了回头多剪辑下,因为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年轻小姑娘的认真和诚恳。
  
      话说这个年纪,居然做到这种大企业总经理,怎么都是应该有背景的,于是整个访谈居然很默契的没有问这么家发展迅猛的房车营地公司是怎么建立起来的,不该问的就不要多问,可最后都下了镜头,顺便询问孟桃夭履历的时候,才吃惊的听说这居然是个今年才会应届毕业的大学生!
  
      所以离开电视台的时候,都快半夜十二点了,央金、玲玲上车就忍不住打盹,汤云裳则调笑孟桃夭,幸好没有再让教育频道来采访她,不然那就明天不用去展会现场了。
  
      孟桃夭也疲倦:“反正就是钱多多总结了,我尽量把防备上当受骗的信息传播出去,明天还是尽量好好的把展会收尾吧,哪怕没有任何签单收益,像今天这样攀上了体育局的大树,汤汤,这还是你家的大功劳!”
  
      汤云裳不在乎:“没有你半年来做出的成绩,再大的树也爬不上去,不过不签单子,你俩就投几十百来万到平京开展会,他也算是脱胎换骨了,对吧?”
  
      孟桃夭靠在航空座椅上都有点迷瞪了:“明天……你自己看……”
  
      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李秀莲终于转身小心翼翼:“孟总……下午我看见李老板那边好像谈的人很多,好像还有签合同的。”
  
      孟桃夭一激灵,瞌睡虫都不见了:“真的?”
  
      汤云裳气得笑:“卧槽,怎么成了我们给他做嫁衣神功!我就说了这孙子是狗改不了吃屎!”
  
      这姑娘总是不记得房车生产厂也是她爹的。
  
      孟桃夭清醒的不是这个:“李大少那边的产能现在很成问题,准确点说满足我们的需求量都有点吃力,如果我们真搭上国家体育局的路子,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展会的签单,本来我们来展会就是为了摸索下一步究竟应该怎么走的,是自己去搞分公司,还是招募代理商,又或者别的模式,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我们有足够的房车产能基础上。”
  
      这时候李易铭签什么合同?
  
      他签下任何关于生产的合同,都会影响驭房天下的房车扩张数量。